我朋友的真实创业故事

2016-09-21 字号:

摘要: 大家好,我是摘鲜的创始人杨林。很开心今天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坐坐聊聊,下面我为大家分享一下摘鲜的故事: 一、成长的台阶! 我叫杨林,1985年12月出生于陕西汉中市西乡县,一个国家贫困县的贫困户家庭。这要从我的高中说起,天生的偏科,英语从来没有及格过,为了一颗不敢...

大家好,我是摘鲜的创始人杨林。很开心今天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坐坐聊聊,下面我为大家分享一下摘鲜的故事:

一、成长的台阶!

我叫杨林,1985年12月出生于陕西汉中市西乡县,一个国家贫困县的贫困户家庭。这要从我的高中说起,天生的偏科,英语从来没有及格过,为了一颗不敢失落的心,高中复读两年,只为一张重点大学通知书,纵然家庭并无财力支持我去上大学,但也一定是因为我不去上,而不是我不考不上,选择权在我手里!庆幸的是东北师大较低学费,感恩国家提供的助学贷款,这个不羁的梦想被顺利实现。

重点大学是考上了,生命科学专业因为分低与我无缘,我顺利的被心理系录取(第四志愿)。高中对自己做过规划,理工科超强,动手能力不错,家里少得可怜的电子设备也被我无数次摧残过,所以第一梦想是去做一个科研人员,从事科学研究。同样也因为家庭贫瘠,所以从小就很自立,废旧回收,稻田捞浮萍,倒卖农产品,高中甚至在宿舍开了一个小卖部被校长全校通报批评……在这些小商业活动中 我给自己规划了第二个规划,去做一个有梦想的商人。

遗憾的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一刻,自己的第一梦想几乎破灭,但是入学后当我发现一个打着心理学专业的师范院校实际上却是教育心理学时,我的人生几近崩溃,开学的前两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我到底要不要放弃东北师大,再次回去复读一个高六。却不敢轻易决断,因为在班级我已经是大龄青年。宿舍我老大,年纪我前三。室友给了我一个建议,建议我考浙江大学的应用心理学研究生,这样至少对我从事商业是很有帮助的,OK,大一上半年就定下这个目标,逃离师范。

目标刚刚定下,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迫改变。06年我大学的第一个春节,整个春节我在医院度过,父亲重病,借款了数万元给父亲同时进行了三个高危手术,生离死别的瞬间,突然顿悟,本已是大龄青年,本科四年,硕士三年,毕业接近三十,期间的费用除了借贷别无他法,初略算过,硕士毕业之时,人近30,负债近20万,而我的梦想还没开始启动。不,这不是我要的人生,我的人生一定由我做主。既然大学给不了我想要的,考研之路又被堵死,我决定自己放开手脚,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学校给不了的自己从社会中获取,既能锻炼学习,也能创造一些收入。幸运的是,我声泪俱下的说服了我们的导员,她同意我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学校的一切她替我兜着,但要我做到一点,学校有事时我必须随叫随到。

大学四年,有三年半我在创业,我的第一个公司 长春东奥科技有限公司 成立于2008年8月8日 东奥商城从事校园IT电商项目,当然,失败了。但是养活了自己。

为什么做生鲜电商—-自以为发现下一个蓝海?

大四时,开始规划自己未来的方向,因为一直在从事校园电商,3C电商成就了京东,再无其他创业者机会,同时09 10年垂直电商红片天,凡客,乐淘,好乐买,梦芭莎,麦考林,当当,也买酒等等,我开始思考有没有一个领域留给我们这样创业者,前后寻找到三个方向,汽车电商,成人用品电商,生鲜电商,最后选择生鲜电商,开始思考,为什么生鲜没有人在网上销售?他的痛点是什么?我能不能解决?

当我发现上海有一个叫易果网的公司在2006年就开始在网上销售水果时,异常兴奋,证明生鲜电商水果网购这个方向没有问题,大有可为。

当时认为生鲜电商有三个坑,产品不标准,保质期超短,每公斤价格低造成配送成本超高。那么有没有一种商业模式能解决这个问题?

当时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生鲜电商无法全国销售,只能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做,小城市可以一次做一个城,大城市只能一次做一个商圈,所以我称之为圈地运动。圈地运动能很好的解决这几个问题。再分析消费者的行为习惯后认为一线城市的消费者最容易接受这种新生事物。

2010年毕业后就带上自己的idea,开始闯北京,没关系,没资源,没钱,所以当时特别希望找到一个靠谱老板,借助他的平台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做一个跟随创业成功者。先后在电果网、酒仙网、菜到家等任高职。但是很不幸,因为自己性格和其他方面的原因,这个梦想一直没能实现,而生鲜时间窗口在一点点流失,如果再不狠狠心去践行自己的想法,生鲜电商这一波和我杨林就没什么关系了。

2012年,带上身边所有亲人朋友的借款,凑齐十万,拉上一个合伙人凑资十万,加上一个作价1万的zhaixian.com域名,总共21万,摘鲜开始起航。

首站—-北京西城金融街商圈,开始践行自己苦心思考的商业模式。

上天是不会辜负每一个有梦想敢实践的年轻人的,2012年摘鲜在“圈地运动”的商业模式运作下,2012年销售额200多万,2013年销售额600多万,2014年800多万,2015年接近2000万。摘鲜总算活了下来,期间在2014年拿到数百万天使投资,2016年顺利拿到湘鄂情千万级别preA产业投资。

2012年被称之为生鲜电商的元年,同年上线的生鲜巨头有 顺丰优选、本来生活、正大天地等,当时特别恐惧,一不小心我又进入了一个刚刚成为红海的市场,但是当我研究了他们的商业模式之后又哈哈大笑,用京东的模式做生鲜一定没有出路,摘鲜一定是这一波浪潮中活的最久的,摘鲜的商业模式“圈地运动”,2014年全国得到集中爆发,2014年被称之为O2O元年,几乎所有的商业都开始商圈运作。

二、摘鲜的转型—摘鲜外卖的诞生

2012年-2013年,一直在精耕金融街商圈的水果O2O市场,由于商业模式的限制,摘鲜的定位是主流商圈,两年间有了很多固定客户,客户说:“在金融街这样的一流商圈中午的午餐快要了我们的命

主流的快餐形态:吉野家,必胜客,肯德基等,在商圈人均在35左右,品质相对放心,但是产品单调的要命,一些小馆产品丰富,价格更加亲民,但是每次都是一场心理大作战:“不要去想他的原料是什么“ ”眼不见为净”等自己来麻痹自己,没办法,如果收入够高,午餐可以去一些慢餐厅,但对绝大多数白领,快餐是午餐的标配。为了吃一口好饭—-发现市场的稀缺的机会。

三、悲哀的中国有机农业

13-14年摘鲜慢慢从水果开始扩张到全品类生鲜电商,开始增加了一些高端农产品,包括有机蔬菜,有机肉类,进口海鲜等。摘鲜开始接触了很多有机农庄,有机养殖厂等,慢慢对中国有机产业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了解越深越是窝心,中国的有机产业陷入了一个病态的循环,无法自拔。我几乎找不到有机农业的出路。

中国90%以上的有机产品达不到真正的有机标准,有很多方面的原因,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等不可控因素。所以很多有机农场主出的产品我们称之为“农民有机”,不使用农药,化肥种植的,我们就可以称之为有机产品,当然这个标准不合规的,所以又有“农民有机”一说。即便是降低到这个标准,依然无法寻找的真正放心安全的有机产品。

我了解到很多诚实本分的农场主,一直在坚持做安全放心产品,但是苦于销售通路打不开,很多种植养殖高手,不得不放下自己的专长去做市场推广,商业销售。黑龙江五常市远景乡的一个农民背着电饭锅,带上自己种植的有机稻花香大米,坐火车,住最便宜的旅馆,全国各地跑,参加各种展会,只为了推销自己合作社的有机大米,类似的企业很多很多,更多的所谓有机企业都在挂羊头卖狗肉,新闻也曝光过很多在新发地采购蔬菜包装成有机蔬菜进超市的。

整个有机产业乌烟瘴气,种养殖专家不去搞种养殖而去跑销售,看着像父亲一样老实巴交的农民,在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环境中夹缝求生,中国的有机产业几乎看不到前途。

中国有机农产品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好的有机产品不敢量产,因为种养殖成本高市场销售没有保障。而摘鲜通过外卖每天固定的大量需求量可以有效的解决销售保障的问题,让农场主按照摘鲜的标准进行种植。订单农业是有机产业的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种养殖专家专心去种养殖,摘鲜通过自己需求衍生到食材销售来解决放心农产品销售的问题。社会协助,各自发挥所长,良性循环。

四、摘鲜自营&合租基地诞生

我们在庞各庄测试做了一个小型的自营种植基地,同时也给农民下订单做定制农业,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到每天吃的饭菜是如何培育的,同时可以带着自己的家人周末时间去到基地进行采摘,吃到放心的瓜果蔬菜。

通过小范围自营,了解农产品的基本运作,通过合作农场做订单农业解决摘鲜下一部分深度发展的需求,这样合作基地摘鲜在北京周边已经建立了五六个。

五、结束语

摘鲜已经运营4年了,在这四年里摘鲜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脆弱到强壮,我们在极力的打造从原材料生产到美食制作到最后一百米配送,从田间到舌尖,全产业链模式。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开在做各位的鼎力支持,在这里、我要用最诚心的态度对在做的每一位朋友表示感谢,是你们的认可和支持给了我们前进的动力。摘鲜前面的路还很长,摘鲜也想通过自己强大的生产力和采购量来改善当下中国有机农业的现状。希望大家可以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

摘鲜公司的经营目标是:让白领吃好,让农民幸福。从田间道舌尖,链接农场和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