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一个朋友不容易

2016-10-25 字号:

摘要: 高中的时候,朋友和我说,如果有一天我看到喜欢的姑娘了,我就不能再像初中的时候那样让你当我的传声筒了,我怕你把她拐走,交一个朋友不容易,找一个女朋友也难。我说,那是我听过的最扯淡的话,我别的没什么,那点操守还是有的。他收下了笑容,却也并不严肃地对我说,那并不关操...

高中的时候,朋友和我说,如果有一天我看到喜欢的姑娘了,我就不能再像初中的时候那样让你当我的传声筒了,我怕你把她拐走,交一个朋友不容易,找一个女朋友也难。我说,那是我听过的最扯淡的话,我别的没什么,那点操守还是有的。他收下了笑容,却也并不严肃地对我说,那并不关操守的事。

想想朋友说过的话,距离现在已经有些日子了,如果不是遇到他说的那样的事,也学我并不会想到他说的那句话。世事无常,我才明白,所有的玩话,背后都有一个尴尬的事实,在人性的最细微处,让生活一时地变得不那么简单,但也并没有夸张得那样的凌乱。

我和胡成宇相识是因为图书馆,我和他闹掰了也是因为图书馆,认识他的时候我没有料到,和他闹掰的时候我也没有料到。我想过去的就都是命中注定,但为什么我没有想到。

我第一次见胡成宇的时候是在寝室里,那时我刚从外院转到文学院,我宿舍的隔壁正好挨着历史系。嗨,你好。他在洗漱间和我打招呼的时候我礼貌地回应了他,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因为他太普通了。那时是夏天,他脚上穿着白色的有些泛旧的十元左右一双的人字拖,腿上是刚盖没膝盖的休闲松紧带短裤,上身是一件白色沃特的运动T恤,个头不高,身材微胖,鼻子与上唇间有一些黑乎乎的绒绒的胡子,是哪怕用一双发现美的眼睛都不能找到心仪之处的人。人都说不能以貌取人,但看到人的时候如果不以貌取人,我也不知道该以什么取人,所以我一直没能改掉这个毛病。他的穿着是在中学里都嫌low的打扮,虽然我并不欣赏也做不到型男的款,但我偏见地相信至少应该介于屌丝和型男之间。所以我心里并没有对他留有好感。但世事奇妙,峰回路转间,冷不丁地总会有一个人掉进你的生活里,嘻嘻哈哈,缠缠蛮蛮,借着自古不打笑脸人的规训,和你早午餐餐,风风雨雨。

他进入我的生活不知是赶巧还是心有预谋,他总刚好赶巧在我吃饭的时候遇见我。嗨。他这时省去了你好,总之人与人的交往总是在不断地省下客套礼貌后一步一步深入,但往往又因为什么都没有剩下,反而又回到了最初。一起吃吧,走,我请,好吧,二食堂,三楼吧,三楼贵点,但人少,环境也好,好吧,那家蛋包饭不错,不过中午还是请你吃正经的吧,黄焖牛肉,好,就是它了。

我是一个慢热的人。慢热的人不主动,也不拒绝。所以他一次两次的约我吃饭后,便摸准了我的日常。明天早上我找你吧,你不是七点一刻从寝室出去么,我等你。他并不是在跟我商量,倒像是通知我在第二天早上,不能起太早,也不能走太迟,要刚刚好在那个时间点等他。寂寂一人的日子,忽然出来了一个人硬要插两手,心里也倒期待着这两下子能在庸常的日子里搅些从前没味的滋尝一来。接着他就和我一起泡起了图书馆。

他倒也看得进去书,不过没有幼功,也看《史记》、《左转》、五经、世界史,乃至诗词的选编,一坐就是一天,无论如何,在这一点上,倒也适合做伙伴。但他不能写,在遗憾的同时,我也就有些看轻他。最不舒服的时候就是他在论史的时候,一开口我就知道他刚看了某某书的某些部分,又不能举一隅以三隅反,意见也没什么新意,也就只听,不大放在心上,只偶尔遇到实在不对心的就和他争上几句,争到最后他又不吭声了,也不服你,也不表态,不由的让我心里憋着一股气。但到底是久了就习惯了。最让人无语的就是,看书看多了,就自觉高人一等,有时候喜欢发些宏论。比如图书馆有人占座不来,就是一顿臭批,尸位素餐,看着漂亮的女孩和形秽的男生在一起,就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要是男女都过得去,就是现在的男生只知道看外在,浅薄庸俗,等等等等。我说先人说,君子责己也重以周,待人也轻以约,他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表示没听过,不知道,所以可以不以为意。我心里又对他小有不满。有时候倒想摆脱了他干净,只是觉得小题大做,也开不了口。

2.

他说的一件事让我有些吃惊。因为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也动了那样的心思。这让我更有点反感他。到底不过一个表里不一的人,张着嘴从来只知道批判别人而不解剖自己。

他把我从图书馆的阅览室拉出来,小心而神秘,让我觉得有什么新奇的事要发生。他支支吾吾,对面的那个女生。什么鬼女生?呀,你小点声。他把我拉到玻璃门边,悄悄地指往靠着窗的一个座位上。那时已经是晚上,台灯照在她看的书上,她低着头,右侧的脸在灯光里就着金黄色的波浪滚滚的发,安静而雅致,是有几分姿色。怎么了?他把我拉过一边,悄悄地说,她在那儿待一天了,早上排队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在拿着一本英语书背,刚巧正好坐在我们的前面。怎么样,我观察她一天了。现在这样的女生难得吧。而且我觉得我们有缘分,不能错过,我要追她。你帮我吧。我对于他的话有些惊诧,也有些不屑。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在排队看书的间隙里能有时间心力来考虑这些事,我也对于自己的单身原因明白了些。我之所以不屑是因为他所说的那些外在的因素,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最原始简单甚至有些粗暴的欲望,那就是美貌。然而他没说。努力的女生太多了,我每天都能在闭馆的时候看到许许多多的普普通通的女生背着书包,一个人,或骑着单车,或是走着,一日一日重复着昨日的生活,只是没有脸蛋,没有身高,甚至没有日新月异的奇装异服。我不反感他的喜欢美貌,只是不喜欢他的态度。怎么帮你?要他的联系方式。

这一个小小的请求打乱了我后面一个多小时的生活,我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看看书,想着该怎么说,如果不给,怎么缓解那样的尴尬。她关了灯,收拾了书本进挎包里,又从包里拿出了镜子看一看,用手揉了揉眼角,把嘴抿了抿,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手,起身走了。我起身追在了她后面,心跳得像混乱的鼓点。同学你等一下。她转身对着我的时候我不由的一惊。她确实很漂亮,衣着的品味,身高,外貌,都俨然女神,如果才华横溢,便只能是要遥不可及的幻像。但到底我是他的学长。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她有些犹豫。我是你的学长,看你的英语书看出来的。这一句让她笑了。英语考试挺简单的,你刚来,可能有些怕挂科,不用那么拼命地看的。不是,她忽然一下子放松了,像个无辜又需要保护的孩子。可是我平时一直没看,所以•••她有些不好意思。啊,那样。嗯。她嗯时的样子有些傻,我才觉得那些看上去遥不可及冷冰冰的女生,其实在生活里都是喜怒哀乐羞涩腼腆的大傻瓜。我找你是因为一个学长觉得你很好看,想认识你。她捂着嘴笑了起来,谢谢,谢谢。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么。她的笑容慢慢地收了起来。嗯,留什么呢。微信吧,我打开手机你扫一扫。她站在我的左边,肩膀靠近我的胸膛,头发里的香味带着她呼吸的热量,蒸腾着我的呼吸。好了,她一回头,头发的梢扫到了我的脸上,滑滑的,痒痒的。呀,呀,不好意思,她的适度的慌张让我很开心。没事,没事。好吧,那你回吧,路上小心点。学长拜拜。

3.

我是今天加你的学长。

我知道

怎么样,觉得学长怎么样,人其实挺好的。

在自夸呃。

我说那个加你的学长。

哦,那样吧。

没找你聊天么。

找了,聊了几句。

我不耽误你聊天吧。

呵呵。  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留下联系方式后就有了。

那是礼貌。找一个陌生的女生要联系方式是对她极大的赞美,我干嘛要拒绝。

你倒圆滑。

你才圆滑。

•••

我有些颤颤惊惊的欢喜,想到他又有些惭愧。那天我已经睡了,他冲进来就放了大半个西瓜在我的桌子上。我已经睡了,那我不管,爱吃不吃。这是最粗鲁的关心。但一事归一事,我喜欢上了她。

我带着嫉妒来打听着他们之间的事,从她那里,也从他那里,他语焉不详,她总是那样不咸不淡的一句。

你们怎么样啊。

能怎么样,刚认识能怎么样。

呃,也是。

不过她真高冷。

想起她每晚和我聊的那些话,我有些可怜他,包含着我深深的无奈和自责。

你觉得她怎么样。

他分享的文章没有生气。朋友圈里没有自己的话,我觉得他好没意思。

我想为他说一些好话,但最终我没有,我带着满心的期待和焦灼的欢喜,在自己更渴望的未知之地里摸索发掘。

那你觉得我呢。

呵呵。

好,那算啦。

•••

我觉得你挺好的,莫名地想亲近。

•••

那是我时隔多年之后再一次感到了初恋般地心底没来由地震荡和欢喜,仿佛之前的世界都不是世界了,以后的路铺满了软花彩锦,只等我一步一步地踩过去,走到她的面前,带着她一起,创造出一片小小的自为的天地。

4.

他看到我们的时候是最尴尬的相遇,没法倒退,没有拐角,没有熟人的招呼帮忙遮掩搪塞,我们彼此处在不同的地方,怀着相同的惊慌,礼貌地问候,心中热辣辣的火起,又翻腾腾冷冰冰的凉水扑腾。

我想过这样的场面,许多次,假设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说什么。

你听我说一句,在感情上,每个人都无能为力。等待着他说,我不是和你说过么,她太高冷了,我们不适合,你们都有着金黄的头发,给你吧。

我等待着那样的对话,不管出于真假,我终究得到了口头的原谅,我可以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哪怕不能从容的面对他,我的心里也不会留下一个铁疙瘩,惴惴不安地尾随着我后来无数的日子,偷偷地冷笑。

然而他留下的是沉默,和我一样,我们什么都没说。他不想听解释,我也没那样的心思。

但我心里有一个解不开的结。

你说我们这样狗血不。

我没有喜欢过他,也没有对他热过,我从来对他的只有礼貌,哪里有狗血。

我觉得我对他有愧疚。

你即使不和我在一起,我也不会和他在一起,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而他那个世界的某一角刚好有你,仅此而已。

我和他是朋友,他照顾了我那么多,我无法释然。

你释不释然事情都要是这样。你们之间的裂痕不是因为女人,就像一对男女的分开不是因为爱情。

为什么你看的比我深。

因为我是女生,比你成熟。

也许吧,容我想想。

我断断续续地想了好久,依然没有想通。我和他还会见面,礼貌地打声招呼。日子一日一日地照样过着。

有一日在洗漱间他忽然从盆里撩了一些水洒在了我的脸上,他突然的玩笑让我的心一下子轻松了,我终于对他笑了,那是半年多来,我对他表示的最自然的笑。

小伙子日子过得那么滋润都把我忘了,明天请我吃饭啊。

好啊。

其实我们的心里到底还是留着一丝芥蒂,彼此小心翼翼地掩着藏着,但稍一用力,互相就觉得了,然而都不揭穿。它终究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日子才能从心上磨掉,也许一生都不可能,但通达的人到底等不起,明白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还要照常的过。至于我们之间的裂痕到底是不是因为女人,因为我相信她说的话,所以觉得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