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里镜外

2016-11-27 字号:

摘要: 我起床了,六点,很早,外面的风还在“呼呼”地吹,下床的时候冷气从脚底透到大脑顶部,我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冷颤。不过刚刚好,可以赶上早读,这种寒冷天气,这个时间,与其他同学相比,也许我是少有早到的一个。那很好,我是个好学生,匆忙披起着件厚大衣开始洗漱,水很冷,透骨的...

我起床了,六点,很早,外面的风还在“呼呼”地吹,下床的时候冷气从脚底透到大脑顶部,我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冷颤。不过刚刚好,可以赶上早读,这种寒冷天气,这个时间,与其他同学相比,也许我是少有早到的一个。那很好,我是个好学生,匆忙披起着件厚大衣开始洗漱,水很冷,透骨的冷,水声“哗哗”地冲洗着水槽,不打算去早读的舍友应该被吵醒了。

镜子里的我

还躺在床上,瘫着的姿势,是我喜欢的,很惬意,也许还有舍友的呼吸声,因为真的还早。大概风声还是如镜外的那么响,我怎么会知道,我还熟睡在暖和的被窝里呢。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舍友也还在床上,而且早上的课,根本没有去的必要。我该把昨晚的睡眠补回来,迎接今晚的狂欢。


六点三十分,洗漱换装完毕,看看身上,穿着正好,是一个朴素的大学三好学生。没有化妆,不是低胸的裙子,黑长直的头发,眼镜把我一个读书人的身份衬托得正好。这个时候,亲爱的舍友起床了,我想,我该去早读了。

镜子里的时钟

十点三十分,我还在床上,宿舍已空,手机微信“叮叮”响个不停,“嘿,中午约吗?”“晚上还是酒吧?”都约,我回了信息,顶着蓬松的头发,终于起来了。洗漱完毕,我换好了裙子从厕所里出来,厕所门前镜子里的我真漂亮。冬天里穿这样一件裸背的裙子,性感得与中午那场约会搭配得刚刚好,笑脸扬起,一抹口红绽放,性感小红唇,还有浓妆在脸上荡漾,完美。


操场真冷,可是环境怎么可以打败一个好学生呢,我知道同学都羡慕我的好魄力。早读完毕,踏着操场上阳光覆瞒着的落叶,这又是一个很美好的早晨。真好,又是第一个来到教室,第一排,好学生专属位置。预习,复习,补充笔记。笔记本里密密麻麻,标志重点的颜色,愈多彩,成就感愈强。时间从笔尖下溜走。午饭时间到来。

镜子里的餐厅

裸背的裙子总是和我的妆容搭配得完美无缺,高跟鞋把我双腿的比例显得刚刚好。面对他人的频频回头和低声细语,我也许该用一抹妩媚的微笑去回应。这是一间高级餐厅,灯光的色调会把我裸露的皮肤照得白而嫩。“你好,小姐,是会员吗?”是的,载我来的男性朋友,都是这里的会员。


图书馆里的暖气真让我留恋,不过真正让我停留的该是这里的氛围。敲键盘的声音,翻书的声音,写字的声音,堪比天籁,可真美妙。白炽灯下的我奋笔疾书,我想,我应该又离那些个理想又近了一步?些许厌恶的闭馆音乐响起,“还差十几页没看完呢,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骑车回宿舍的路上很安静,已经习惯了这种孤身奋斗的日子。

镜子里的酒吧

动感的音乐把我身上的细胞全都激活,来夜店前去发廊做的成熟发型,跟我跳的辣舞结合起来,的确很性感,何况跳舞之前,我换了件低胸裙子,还涂了个烈焰红唇。我猜接下来,我该去吧台寻找一个猎物,请我喝一两杯酒。扑朔的灯光开始迷离,达到巅峰的狂欢该是在切换灯光颜色的时候开始,“嗨,缺伴喝酒吗?”我不缺,不过我得装作是自己一个人,我喜欢突如其来的新鲜感。点点头,举起酒杯,轻碰一下对面举得些许久的酒杯,手指娴熟的不经意碰下对方的手背。“干杯。”我知道我的动作该有多优雅,多引人欢喜。


舍友早已上床窝在暖和的被子里了,韩剧里女主甜甜的声音,各种综艺里的欢笑声,还有电影里的枪杀声,都透过那些个电脑的小小喇叭,传进我的耳朵,很自然地穿过这些声音。习惯性地把书本收拾好,休息片刻,洗澡刷牙洗衣服。应该明白,好学生不熬夜,作业工作之类的,只要认真专心,根本不需要占用睡觉的时间。而大晚上熬夜看视频什么的,在我这样子的好学生看来,根本就是不懂得珍惜时间的弱智。十一点,准时躺下,请求舍友戴上耳机,把电脑亮度调低,该以一次好的睡眠犒劳今天勤奋的自己,迎接明天一个全新的自己。

镜子里的吧台

夜生活终于真正地开始了,十二点之后的酒吧,灯光和音乐都变得暧昧动人。猎物已经死死地被我勾着,娴熟地说一些略略下流的话,当然了,这会显得我更优雅。三杯红酒喝完之后,他的眼神我太过熟悉,这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猎物了。像是已经尽兴了一番,把手里的杯子放下,拨弄一下耳旁的头发。“我该走了。”不必去理会他们的那一句“不如我送你。”作为一个打扮性格妩媚的女大学生,该微笑拒绝,说朋友在呢。拉拉扯扯的话就不配“娴熟”这个词了。“再见。”


她们终于都关电脑了,夜幕彻底笼罩着这个宿舍,熟悉的呼噜声响起。我张开闭了很久的眼睛,回味着刚刚被她们的嘈杂声而激起的怒气,在她们的呼吸声中翻来覆去,我在等一个人的归来,她身上的另一半血液是我的。

镜子里的街道

我的高跟鞋击地板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街道里,声音击破我所走过的每一处寂静,两点多了,我得在某一刻灰飞烟灭之前,回到那个人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