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我想你了

2016-12-19 字号:

摘要: 远在天堂的爷爷,您过的好吗? 有没有很想奶奶?会不会也像我想念你这般想着我呢? 你放心,奶奶她很好,我们大家也都很好。只是都很想念你,总会时不时地提起你。 可是,你离开了那么久,从没回来找过我,也不曾在我梦中出现过。 你可知道,我多么渴望能在梦里和您见一面,只...

远在天堂的爷爷,您过的好吗?

有没有很想奶奶?会不会也像我想念你这般想着我呢?

你放心,奶奶她很好,我们大家也都很好。只是都很想念你,总会时不时地提起你。

可是,你离开了那么久,从没回来找过我,也不曾在我梦中出现过。

你可知道,我多么渴望能在梦里和您见一面,只一面,就好。

偷偷跟你说哦,其实在我心里,你从未离开过。因为我知道你舍不得,你放不下奶奶,也牵挂着我们。你只是累了,暂时停下来休息而已。

可是每当看到悬挂在你卧室墙上的黑白照片时,它都在无声地提醒着我:你已经离开了!而且已经好几年了!

2011年六月份,这是我发誓要用一辈子去铭记于心的日子。因为在这天,你走了,永远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那天凌晨五点多,我被舍友从睡梦中叫醒。迷迷糊糊地接过她手中递过来的电话(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一般和家里联系都是用她的),是爸爸打来的。

他在手机那边哑着声音说“快去把哥哥叫醒,一起回家,爷爷没了。”

我使劲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清醒些。但还是懵懵地把手机还回给舍友,然后以最快的时间收拾好自己,接着去对面的男生宿舍找当时和我同在一所学校的,但比我高一个年级的哥哥。

在这中间,我没有哭,只是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是懵的。

找到哥哥,把情况告诉他。然后我们兄妹俩便一路跑出了学校,直到跑出很远一段路后才见到被安排来接我们的邻居。

一路上,我很安静,不哭不闹,只是脑袋一片空白。

回到家,看着门口和大院里站满了人。再看着四处披挂着的白布和忙进忙出的或熟悉或陌生的身影。

这一刻,我开始意识到。你,或许真的离我们而去了。

在充满各种哭声中走进你的房间,我看到了爸爸和妈妈,还有奶奶和大伯他们都跪在地上。而地上躺着的是盖着白布的你。

那一瞬,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慢慢地在妈妈身边蹲下身子,她把我拉进怀里,泪水一下又一下地砸在我的头顶,也狠狠地砸在我的心头。

看着哭成泪人的奶奶,我无法想象当你在她跟前闭上眼、垂下手的刹那,她该是怎样的伤心欲绝。

看着跪在你身旁,埋头痛哭的父亲。我亦想不到早晨在电话边,他是用怎样的心情对我说出那句“爷爷没了”的话。

你是我爷爷,可你更是他的父亲!我没了爷爷都这般痛苦不堪,那我的父亲,他没了自己的父亲,又该是何般的肝肠寸断?

你静静地,一动不动地躺在白布下。我彼时多么想掀开那该死的白布,然后把你摇醒,对你说“别睡了,快醒醒。你看他们都哭成什么样了。”

可我知道,就算把白布拿走,你也不会醒来,永不会。

我跪坐在一旁,泪眼模糊地看着你的儿子们为你烧着纸钱,听着奶奶一遍又一遍地喊你的名字。可是再怎么喊,你始终都没能向以前一样开口回她“喊什么喊,我在这呢,死老婆子。”

不知道哭了多久,觉得此生的眼泪都要流干了。可那又怎样?就算哭干了眼,流干了泪,依旧换不回你。

大约过了一小时,大伯把几近晕倒的奶奶扶起来,让她坐在一边暂作休息。她佝偻着背,苍老的脸庞让人心疼,那蓄满泪水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你。仿佛要把白布盯出洞来,好让她能透过这个洞唤醒沉睡的你。

这时,有几个身强体壮的人进来。他们对着你三鞠躬,再对着我们这些家属道“节哀顺变”。

紧接着,他们把棺材抬进来,再小心翼翼地把你放进去。

当棺盖被盖上的瞬间,奶奶再次放声嚎啕大哭。其他人也再次抽泣起来。

那些候在门外的,是我素未相识的亲戚朋友,他们此时也潸然泪下。

轮流着行完礼,奶奶被我们劝着留在家休息,因为她年纪大了,腿脚不便,走不了远路。由我们去送你最后一程就够了。

马路上,长长的队伍,一个个披麻戴孝的身影和奏响的鞭炮和唢呐,无一不昭告着你的离开。

来到墓地,我们被告知不能去看你下葬。于是,大家便坐在树林里歇歇脚。突然间,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怎么会走的这么突然呢?明明前几个月,情况还没这么糟啊”

没人回他的话,大家都沉默了。

是啊,明明几个月前,你才从医院回来。我还天真的以为你已经痊愈了呢,呵呵。

你走的那样突然,让大家都措手不及。你知道吗?远在深圳的堂哥表哥因没能赶得及回来参加你的葬礼,没能见着你最后一面,他们有多么懊悔吗?

你还记得吗?上周周末我从学校回家,在房间陪你说话。你说“爷爷时日不多了,恐怕看不到你高考,上大学的那一天了。你一定要好好努力,争口气,爷爷会在天上为你加油的。”

当时不知道你大限将至的我,傻傻地安慰你说“不会的爷爷,你说过等我考上大学的时候,你要送我礼物,还要去我的学校看我呢”

你看,你许下那么多的承诺,却无法兑现。不说等到我考上大学的那天,连我高考的时候,你就早已缺席了。

从墓地回家后,天已经黑了。我们简单地用过晚饭后便各回各家,只有奶奶留了下来。

我们让她和我们一起走,她不肯。她说怕你回来找不到她,她要为你留盏灯。

你看,她以为你只是晚归了,晚些就会回来,所以她要为你留灯,怕你回来看不见路。

你看,在你走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但你都无从得知。

晚上,躺在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脑子里如电影屏幕般一幕幕回放着以前你在时和我们大家相处的点点滴滴。

仿佛就在眼前,可事实却已天人两隔。

辗转难眠,我爬下床。独自一人走到阳台。抬头望着满天的繁星,心想,这漫天星空中,会不会也有你的存在。

常常听人说,人死后都会化作天上的星星,永远守护着他爱的人。

可是这满天星河中,哪一颗才是你呢?你会不会像人们常说的那样永远守护着我们呢?

你走后的第三天,爸爸和大伯依照习俗去看望你。他们带了你爱喝的酒,爱吃的菜,还带了好多好多的钱要烧给你。

我当时不懂,他们说怕你在那边会饿着,会冻着,还怕你在那边没钱花。因为你平日里为了把好的东西都就给我们而省吃俭用。

我想跟着他们一块去,但他们不让。说是不允许,没办法,我只能留在家陪奶奶。

你看,从11年到现在,你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这五年里,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发生。我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大伯他们也盖了新房子,堂哥又生了一个小孩……

这五年里,我都没有去看过你。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若不是你卧室里还挂着照片,说不定我都快把你忘记了。

幸好,我记忆力还不错,就算没有照片,也不会忘了你,因为你的样子已经深深刻在我的脑子里了,此生永不忘怀。

你知道吗?我好羡慕那些年纪和我一样大,甚至比我还大的多的人还有爷爷的陪伴。要是你还在的话,那该多好啊!

五年了,再过十来天就六年了。时间一步步往后移,你走的就越远越久。而我们也都在慢慢长大,将来也会渐渐老去,甚至是死去。

你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别喝太多酒,也别太担心我们。我们都会过的很好,也会替你照顾好奶奶。如果想我们的话,就时常回来看看我们。

离开几年,应该还记得我们家在哪,长啥样,还能找的到回来的路吧?

就算记不住也没关系,你只要记得有一户人家,家门口的灯永远是亮着的,哪怕刮风下雨,都会亮着。

这时候,你只管进来就好了,因为这就是你家,家里为你留灯的那个人,是我奶奶,也是你的老婆子。

自你走后,我习惯性在夜里抬头仰望天空,总觉得你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陪伴着我。这种认知和感觉让我知道,你从未离开过我,从未离开过我们。

夜色已深,对床的舍友也早已入睡。打开窗户看向远方的夜空,我又开始想你了,我亲爱的爷爷。

 

文/云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