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华大学,他吓跑了我的初恋女友

2017-01-18 字号:

摘要: 在他出现之前,我对自己的一切都很满意,没曾想到,我意气风发的生活会被他搅得人仰马翻。 我从小就习武,学过少林和太极,练就了挺拔的身材,身高180cm,长得也帅气,考上了清华大学,有一个温柔可人的女朋友,还有一帮好哥们。 我自拭武艺高强,但是,那个男人却用疯狂追...

在他出现之前,我对自己的一切都很满意,没曾想到,我意气风发的生活会被他搅得人仰马翻。

我从小就习武,学过少林和太极,练就了挺拔的身材,身高180cm,长得也帅气,考上了清华大学,有一个温柔可人的女朋友,还有一帮好哥们。

我自拭武艺高强,但是,那个男人却用疯狂追我的方式打败了我。

他和我同一所学校,金融专业,比我大两届,长相文弱,但在他的圈子里很受欢迎。

以他的聪明,他本可以前途无量,现在我只替他感到惋惜。

02

我喜欢摄影,或早或晚,我都会背着相机,坐着地铁出去,随机拍一些照片,有风景,人物。

遇见他那天,我出去外景拍照,天晚了,就到西直门地铁站,等着坐车回家。

无意中,我看见他喝得醉醺醺地,站立不稳,要往铁轨里倒,我心里一紧,一个健步跨过去,一把把他拉了回来。

他就势要往我身上倒,我一把把他拉开,然后单手扶住他,问他住在哪里。他左摇右晃,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我也没有听清。

无奈,我用另一只手,翻了翻他的口袋,好在,兜里有一个手机。我把他的手机打开,翻了翻通话记录,打了他最近的联系人。

他喝得太多,一个劲地想往地上扑,我费劲地拉住他,好在电话接通了,我询问了一下,说是他的同学,让我等一会,待会就赶过来接他。

谢过我之后,他的同学架着他坐地铁返校,我也坐上地铁回家了。

03

小柔是我的初恋,隔壁班的同学,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纤细,瀑布般的长发,垂到腰部。

我们的这个学校,本就阳盛阴衰,恐龙女都吃香,更何况是小柔这样的气质美女呢?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各种邂逅和嘘寒问暖,才凭着过硬的帅气,成功地吸引住了她,成为了她的第一任男友。

这一年多来,我俩花前月下,校园里处处留下里我俩的踪迹,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每次跟小柔单独在一起,我都心跳加速,总想那事,可是,小柔太聪明了,总是说再过一段时间,要通过她的时间考验。

每次哥们问我,睡了没有,我只能岔开话题,含混过去。

看我窘迫的样子,哥们跟我开玩笑,“看你挺男人的,智商真令人着急,这点事都办不到。再不睡,小心煮熟的鸭子飞了。”

听到这句,我疵之以鼻,“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可是小柔的初恋,她对我那叫一个死心塌地。”

牛皮不能吹得太满,很容易被戳破。半年以后,小柔就跟我分手了,无论我怎么向她解释,都没有用。

罪魁祸首,就是他对我的死缠烂打,不仅骚扰女友,甚至还骚扰了我妈,让我忍无可忍。

那晚地铁救了他之后,我完全没有当回事,除了返校后,给小柔得瑟了一下。

我还是照常陪着她,一起吃饭,上自习,鞍前马后,心里幻想着我的那点小九九。

04

过了几天,他突然出现了,我的生活也就开始乱了,直到最后,所有的一切,甜蜜和混乱,都不复存在了。

最开始,我收到了他的短信。在短信里,他介绍自己,是清华大学金融系的杨刚,今年大三,感谢那晚的救命之恩,最后问我,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我告诉他,我也是清大计算机系,大二的,郝帅。

很快,他回了短信,说,太有缘份了,咱俩是同一个学校的,改天一定请我吃饭。

我说,没必要,举手之劳,然而,他再也没有回我的信息。

我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没想到,噩梦才刚刚开始。

一开始,是小柔的反常态度。之前,小柔很顺从我,我给她打个手机,她就马上从宿舍里出来。可是,最近,她总是找理由不见我。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约出来,想抱她一下,她都不给抱,感觉她的态度冷冷的。

“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这么无情啊?哥哥都想死你了。”我嬉皮笑脸地问她。

小柔欲言又止,只狐疑地望着我,不说话。

我被她看得很不自在,只好硬着头皮问她,到底怎么了?

等了半天,她终于问我,“你跟那个杨刚,是什么关系?”

“哪个杨刚?我不认识。”

“就是那个金融系的,你在地铁站里救过他。”

“他?我最近都没见过他啊。”

“那他为什么来找我?还对我说,嫂子,我要跟竞争,把哥哥抢走。”

我觉得好笑,这都哪跟哪啊,“小柔,哥哥是那样的人吗?那个人估计脑子有问题,别理他。”

“我跟你保证,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容易,我才把小柔给劝住了,心想,那个杨刚是什么鸟变的。

05

很快,我自己也被他缠上了。

有一天,我刚逛完了校内超市,给小柔买了一些零食,心想,最近她对我都别别扭扭,我得加把劲,把她彻底哄好了。

没成想,走出超市没几步,就发现他站在我的面前,没喝酒的他,还是很自信的。

只见他面带微笑,左手拿着玫瑰,右手拿着万年青。

我愣在当场,问他,“你想干什么?”

他说,“哥,你不明白吗?这玫瑰花是我,万年青是你,你要永远记得我哟。”

我打了个哆嗦,他比我大,还叫我哥,真是肉麻。我没有理他,大步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我心想,碰了这个软钉子,他大概以后不会来找我了,可是我想错了。

某天下午,我刚跟哥们打完球,他从道边斜刺地窜到我面前,迫使我停住了脚步。

我警惕地问他,“你又有什么事?”

“哥,我不是说过要请你吃饭吗?走吧,我请你吃烤串,喝啤酒。”

“我酒量不行,不去了。”我赶忙拒绝他。

“呵呵,我的酒量也不好。要是咱俩都喝多了,那就,不回来了。”他羞羞答答地回答。

“滚。”这次我不给他留面子了,这种人,看样子不骂不醒。

没想到,他像个女生一样,扭动着身子,对我撒娇,“嘤嘤嘤嘤。”

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真是倒霉,我逃似地大步走开了。

06

小柔的生日快到了,那就到校外给她办个生日会,等过了学校的宵禁,她就回不去了,然后,我那事差不多就成了。

某个星期六,我正盘算这事呢,几个哥们来找我了,难道他们是我肚里的蛔虫?省了跑腿了,我高兴地想。

“郝帅,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他们劈头给了我这句话。

“没有啊。我最近一直跟小柔在一起,哪也没去啊。”

“奇怪了。校内网有一个叫杨刚的家伙,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发了信息,宣称你是他的人,谁都不许跟他抢。”

真是晴天来了个霹雳,妈的,真是阴魂不散啊,我感觉我的脸热热地,每当我生气的时候,就会这个样子。

突然,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不会也给小柔发了信息吧?估计会,想到这里,我的脸刷得冷却下来。

“郝帅,你的脸色儿不好看哪,要不要哥几个帮你解决?”

“谢了,还不至于,就他,我一拳就搞定。”

可是,我高估了自己,后续事态的发展,我根本搞不定。

07

我到小柔宿舍楼下,给她打电话,叫她下来,听我解释。

她没有下来,只是哭着在电话里对我说了一些失望的话。

“你骗了我,枉我这么相信你。你和他真是清白的,他能在校友网里跟那么多人说?”

我急着解释,“小柔,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管怎样,我都不想再丢人了,这真是我的耻辱。咱们分手吧。你以后别再来了。”

“小柔,小柔,你听我说。。。。。。”电话被挂断了。

我在她宿舍楼下等了一天,她也没有露面。

第二天,天上下着雨,我打着伞,又来到她的宿舍下面,给她打电话,这次干脆不接了。

我的心情委屈极了,怎么也想不通,救人一命,自己却落到这个地步,被那么多朋友看笑话,被女朋友嫌弃,要跟我分手。

伞被我扔到一边,就让这雨淋着吧,我是活该,都是我自找的。

过了不知多久,身上凉飕飕地,这时电话响了,难道小柔心疼我了?我的心里一喜,连忙打开手机。

“你是郝帅吗?我是小柔的妈妈。”

听到这里,我的心更凉了, 嘴唇哆嗦着试图解释。

“阿姨,事情是这样子的,您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你的事小柔都跟我说了。是我让她跟你分手的。”

我的脸上凉凉地,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们小柔,从小就是听话的好姑娘,她太单纯,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也从没有跟社会不良青年沾过边。”

“我不反对她找男朋友,但至少应该是洁身自好的上进青年。你太复杂了,跟我们小柔不合适,以后别再来找她了。”

听到这里,我也生气了,好像我多不是人似的。

“阿姨,您放心吧,我郝帅绝不会耽误你女儿的前程。”

说完,我挂了电话,最后望了小柔的宿舍一眼,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到了家里,妈妈看到我落汤鸡的样子,一脸诧异,眼神狐疑。

“儿子,你最近没惹到什么人吧?”

我又有不好的预感,那个家伙,不会也骚扰我妈了吧。

“有个叫杨刚的人,给我打了电话,说很喜欢你,还说想跟你在一起。”

“妈,你别理他,他是故意弄我的难看,他跟我有些过节。”

“我学校里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一趟。”说完,我转身走了。

“你拿把伞啊,这孩子。”

妈妈的唠叨声传到耳边,眼泪不断地涌出,我要把他彻底了解。

08

“杨刚,我想见你一面,嗯,我就在操场。”

10分钟不到,杨刚来了,打着一把黒伞,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头发拾掇了一番,面带喜色。

“郝帅,你终于想见我了?是不是被我的诚意打动了?”还没走到近前,他扭捏的话音就传到耳边。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人渣。”

想着最近受的窝囊气,我怒从心头起,一个健步过去,对着他的脸挥拳便打。

他一个趔趄,但还没有倒地,我跟上一步,又补了几拳。

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白衬衫瞬间沾满了脏污,他在地上挣扎,还要起来。

“郝帅,我对你一片痴心,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他嘴角出血,嗡里翁气地问我。

“为什么?你害得我女朋友跟我分手,还敢去骚扰我妈。我真是受够你了。”

越说越气,我上去对他又是一阵脚踢。

“别打了,郝帅,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他断断续续地说。

“你喜欢男人,尽可以去找别人,但是记住,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恶狠狠地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起身离开了。

如我所料,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听说他留学日本,后来找了一个50多岁的日本男人同居,还找了一个拉拉做女友,互相应付家里人。

09

我的世界重归平静,可是我跟小柔之间,已经永远地结束了。

小柔大三就申请到了美国名校奖学金,后来嫁给了一个白人,永久定居美国。

我出于志气,刻苦学习了一段时间,去了英国留学,现在回国 ,任500强企业经理。

虽然现在身边不缺女人,但我总是遗憾,如果当年他没有出现,小柔会不会嫁给我?

前一段时间,我听同学说,他得了重病死了,同学还去参加了他的追悼会。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我也不好说他什么了,必竟他已经死了,30刚出头的年纪。希望他的灵魂能够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