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凶杀案

2017-02-10 字号:

摘要: 审判?裁决? 狄落走出淋浴间,用力甩了甩湿漉漉的长发,似要从脑子里甩出那些莫名其妙的字眼以及画面。 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又经常做这样的梦? 一觉醒来浑身乏力,似乎一夜没睡,而是与人搏杀了一晚。 真得想要记起那些也许是梦里的画面,却总是头痛不已,不得结果。 恍...

审判?裁决?

狄落走出淋浴间,用力甩了甩湿漉漉的长发,似要从脑子里甩出那些莫名其妙的字眼以及画面。

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又经常做这样的梦?

一觉醒来浑身乏力,似乎一夜没睡,而是与人搏杀了一晚。

真得想要记起那些也许是梦里的画面,却总是头痛不已,不得结果。

恍恍惚惚,有一道背影,又似乎是一张面具,缥缈的声音……

围上一条洁白的浴巾,手执一杯红酒,阳台上,狄落看着温情的明媚轻易地透过薄薄的剔透在诱人的红里徜徉,那一刻,他可以忘却所有,只欣赏眼中的美。

这就是狄落,前一秒还在忧郁,下一刻美丽的心情就可以在微翘的嘴角上扬。

三个月前,狄落在神农架野宿,去喜马拉雅探秘雪人,在喀纳斯湖寻找水怪,也在拉萨与喇嘛探讨某些密宗绝学……

神农架他并没有发现野人,对于一些幽深的密林和神秘的峡谷狄落也是浅尝辄止;喜马拉雅,他发现一些异常的足迹,却也没有冒险追踪;喀纳斯湖,他看到的只有山明水秀;西藏,他的确见识了喇嘛的与众不同——拙火定。

逃离了城市许久,重新回归帝都,有一点点疏离,也有一丝亲切。

仔细整理一番服饰,狄落准备去商场转一圈,买些日用品以及储粮。只是,刚欲伸手推门,竟又转身回来,走到卫生间,从梳妆台上拾起一枚黝黑的指环,随意戴在了左手的尾指上。

那枚指环看不出什么材质,却感觉很有质感,圆润有光泽,很有美感。

狄落翻过手,看了一眼,便微笑地出了门。


“废物,一群废物!这是第几起了?到现在,你们竟然连凶手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国家养你们有什么用?”熊百重重地将一叠文件摔在了办公桌上,看着对面一个个低头不语的手下,他这个公安局长更是火冒三丈。

“三起!三起了!你们连凶手一根毛都没摸着,今天集体开会讨论,得不出个结果,谁也别休息了!立即通知全体重案组,开会!”说完,熊百便转身走出办公室,直奔会议室而去。

“不到一个月,三起杀人事件,这个凶手也够猖狂的了。”

“别说了,赶紧通知吧!老大这次真的火了!”

几人赶紧散去,各自分工……

三分钟后,所有在勤人员便都聚集在会议室。

“楚彤,你把这三起杀人事件的线索放给大家看看。”

“第一起在三周前,死者魏荭,富家女,死于自己家中——炎黄区丽水别墅,初步鉴定为煤气中毒,自杀。”

“第二起在一周前,死者蓝纵天,蓝氏集团二公子,死于苗祖区黎巷,死因……不明。”

“第三起,昨晚,死者罗侯,身份:个体商业老板,死于新区皇冠休闲会所,死因……不明。”

白楚彤一张一张地播放完照片,静静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言不发。

熊百,强忍心中怒火,“说说你们还发现了什么线索,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大家一起研究、探讨!”

“老大,魏荭那起事件,我们有些发现,从验尸报告来看,死者的确是煤气中毒而死,不过,并不是在睡眠中中毒,验尸官判断,是死者自己打开了煤气阀门,并非泄露。死者生前也没有什么私人恩怨,没有仇杀的可能!但同样,她也没有自杀的理由,没有抑郁症,也没有癫痫病史。”

“你们调查她的通话记录了么?网络信息调查了么?”

“调查了,死者……死前的确是接了一个电话,但电话卡是黑卡,没有线索可查,电话号拨打过去,显示关机状态,无法追踪……”张俊唯唯诺诺地回答着熊百带着火气的问话。

“街坊邻居,同学好友,都查访了么?”

“查了,但……没有丝毫可疑消息!”

嘭的一声,熊百忍不住砸了一下办公桌,吓得大家一阵紧张。“下一个!”

“蓝纵天的案子,有点儿……死者生前贵为蓝氏集团的二公子,花天酒地的生活在所难免,但若说到与人结仇却也没有任何迹象。他身边的两个保镖是退伍特种兵,精英中的精英。诡异的是,据悉:蓝纵天是凌晨离开,第二天早上发现尸体时,却成了一堆白骨,现场也并无打斗痕迹。这……”

“就这些?”

“哦,想起来了,还有一枚银质十字吊坠——没有指纹,没有任何痕迹。”

“下一个!”熊百气得要爆炸,却用看似温柔了很多的语气说出了这三个字。

“死者罗侯,个体老板,经营几家高档咖啡馆,为人口碑很好,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没有发现跟谁有宿仇。死者死在皇冠会所的卫生间,坐便器上……卫生间的地面有水迹——审判……”

“再给我仔细盘查,我还不信了,难道这几个人都是鬼杀的?”熊百当了公安局长十几年,还真得没遇到过这么棘手的案件,处处透着诡异,没有丝毫可用的线索,真得是让人焦头烂额。

一个人走回办公室,沏杯茶,降降火,静静地思考了起来。

时间在静默中已跟着时针转了好几圈,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狄落买了一大堆吃的、用的,把冰箱塞的满满的,他也要宅男一回,准备一个人静静地享受一段笔墨书香的优雅日子。

他不信基督,也不信佛,他是一个无神论者。

但他看圣经,他看圣经纯粹是为了揭穿神的人性,他看到神的虚伪,也看到了信徒的无知。

轻轻地将手中的圣经放到一旁,合上眼准备入睡。

一阵一阵的眩晕便突兀而至,逐渐陷入迷茫,昏迷前,他似乎看到圣经里飞出一道微弱的白光,那白光像一片洁白的细细的羽毛,钻进了自己尾指上的指环……

阳光透过洁白的窗帘在卧室里撒下一片晦涩的明亮,狄落慢慢睁开眼,微痛的头,混沌的脑海中却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阴暗中一点一点变淡。

他看到一双惊恐的双眼,那眼里布满了绝望和恐慌,有一根手指用那人的鲜血在玻璃上写下了两个字——轮回。


“是……好的……嗯……明白!”熊百缓缓放下手中的电话,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有一丝深深的无力,百感交集,说不明白,起身向会议室走去……

“全体队员,把连环凶杀案的资料……全部封存。”

“老大,这……这是什么意思?”张俊有点迷糊,不是累的,而是被这个消息惊得。

其他人也一头雾水,不明白,之前还信誓旦旦、火冒三丈的老大,为什么突然下了这个命令。资料一旦封存,几乎就是悬案,或者说不再追查。

“不要问太多了,上面有安排,具体细节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不能再插手了,这样……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是吧!”熊百说到最后,竟有些颓废的语气。


“有点儿意思,花妖,你看出点儿什么没有?”某个酒吧,躁动的喧嚣里一头红色长发的男子缓缓端起手中的酒杯,透过酒杯看着舞池里骚动的人群,眼中露出轻蔑的笑容。

“的确有点意思,这三个死者,不对,又多了一个,四个人的灵魂竟然都是黑色的……”说话的女子有一张妖而不艳的容颜,漆黑的瞳孔似乎有着诡异的花朵若隐若现。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对手了,是不是,他将来也要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啊?”说话的是另一个男人,一身中规中矩的打扮——修身藏青色西服,内着白衬衫,领口的两颗纽扣随意打开,精神利爽的短发,阳光的笑容,没有古板的感觉,相反却有一种可爱的萌感。

“老七,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是被掳来的么?”魁梧的光头男刚从热闹的舞池走回来,恰巧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洛图——被称作老七的男子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与鲨鱼——那个魁梧的男人计较。

“走吧,来了一天了,放松差不多了,回基地,我们好好了解一下。”一直安静坐在一边的眼睛中年男子,淡淡地说了一句,起身便往外走去。


“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忘记吧,都忘记吧,这只是一个梦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宿命,谁也逃不掉,他们必须死,将来你会明白的……”

“你是谁?你是谁?”狄落想努力的张开嘴询问那个从虚空穿出的声音,但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我们会再见面的,我叫灵儿……”

“灵儿?灵儿……”狄落点燃一根烟,倚靠在床头,静静地回想那些莫名的片段,却怎么也连接不起来。“灵儿?是谁?”这是他唯一记忆的清晰的名字,却不知道脑子里为什么会突兀地出现这个名字……


“可惜老大这次有任务没过来,我们没人都得通灵之术,否则查出凶手就很简单了。”中年男子——苏秦,微笑着扫视了周围一眼,“大家有什么看法?”

“逮住他,一把火烧了他!”红发男子得意洋洋地玩弄着指尖的一小撮火苗。

“我喜欢鲜血的味道,尤其是这种人,哈哈……”鲨鱼伸出舌头舔了舔猩红的嘴唇。

“天离,鲨鱼,你俩说得都是废话,动动脑子行么?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连对方是谁,在哪儿,都不知道!”花妖轻蔑地瞟了两人一眼。

“第一个死者,没有仇杀的可能,唯一的线索是死前的那个通话记录,排除直接被精神力攻击死亡的可能,那么极有可能是被催眠;第二个死者,身边有两个高手保镖,却没有打斗痕迹,并且尸体在短时间内化为白骨,这只有现代的尖端生化武器才可以做到到,身边还有一枚十字架;第三个死者死于卫生间,没有打斗痕迹,没有突发疾病,凶手留下‘审判’字迹,这个比较难,最新的一个——一刀封喉,眼中露出惊惧,凶手又留下’轮回‘两个字,所有的现场没有任何可供追查的痕迹,所以,看似很难,实则很简单!”洛图环视一周,看着大家疑惑的表情,神秘一笑。

“老七,你卖甚么关子啊?知道什么赶紧说啊!吊人胃口么?”鲨鱼总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天离,转头看着苏秦,花妖也在低头思考。

“洛图说得对,这些案子看似神秘莫测,实则想要侦破却并不难!”苏秦淡淡地看了大家一眼,目光落在微笑的洛图身上,继续说道:“初步可以判断:凶手很可能是一个催眠高手,并懂得尖端生化武器,不被武功高手发现,一定也身怀绝技,掩盖一切行动痕迹,要么懂得反追踪,要么根本就没有留下痕迹,尤其第三个和第四个死者身上,我们可以发现,残留的精神波动,所以……”

“这应该是我们到目前为止遇到的就棘手的对手。”花妖抬起头补充到。

“没那么夸张吧,人都没看到,就做出这种判断?”鲨鱼惊讶地看着花妖。

“你想想你能做到这种程度么?”花妖鄙视了鲨鱼一眼。

“我……不能!”

“从种种迹象表明,这些案件的确应该出自一人之手,既要懂得催眠,又要懂生化武器,还有超乎寻常的精神力,更是神出鬼没,并且同时用了‘审判’和‘轮回’这样相悖的宗教术语,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与我们是同类,只是可能更出类拔萃而已!”洛图淡淡的道。

“你说不难,那怎么找?这么大的帝都,无异于大海捞针!”天离愤愤到。

“老大不在,没法用通灵之术寻找凶手,但是大家别忘了,苏二哥除了实力最高之外,还有一手鬼神莫测的周易之术。”洛图笑嘻嘻的看着苏秦,“二哥,我说得对不?”

“你小子,我这点儿老底儿都让你知道了!”苏秦莞尔一笑,“大家准备吧,今晚凌晨……”

“我去,这也行?二哥,这么多年来,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一手,这……我们在你面前岂不是赤裸裸的,毫无秘密可言啊!”鲨鱼貌似想到了什么,瞪着一双大眼睛,夸张地看着苏秦。

“别贫了,上次跟小七出去执行任务,迫不得已,让他知道了,这小子太精了!放心吧,我不会占卜你的,哈哈……出发!”


“去吧,不要犹豫了!他们都是满手鲜血的刽子手,灵魂已被罪业吞噬,魔鬼在他们的内心膨胀……”

炎黄区秦皇路轩辕小区,某栋别墅的阁楼里依旧散发着明亮的灯光,只是遮光窗帘却使得这光芒丝毫没有逸出阁楼一丝一缕。别墅广阔的院子里有保安、保镖以及各种暗哨和隐藏的摄像头。

五道身影早已在别墅外潜伏多时,某棵大树上,鲨鱼有些不耐烦,小声儿的嘀咕着:“到底准不准啊?我们等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出现?”

“准到吓死人,放心吧!肯定会来的!”洛图轻声回答着。

23:45分,一道身影从狄落的卧室走出,随手戴上一张不知从哪里来的银色面具,推开窗,纵身一跃,跳下了十几层的高楼……

“还有五分钟,高度戒备!”苏秦通过通讯设备通知分布在各处的几人。

时间在每个人紧绷的精神上,缓慢移动,摇摇晃晃。

一道身影在黑色的夜空里如清风一扫而过,最终停在了轩辕小区的别墅外,凌空而立。

“哼,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拦我?”那道身影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继续凌空朝别墅走近,一步一步,有如踩在结实的地面。

五人不需要通知已感受到了强者的存在,唰唰唰,几人跃起站在树尖、楼顶,眼里都露出一丝凝重。

“看样子,我们还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这是一场苦战啊!”天离调侃道。

“你想得太乐观了,恐怕,我们自身都难保了!凌空而行,除了龙老,我至今还没见过一人有如此实力。”洛图的表情有些惨然。

“也许只会飞,实力不如我们呢?”鲨鱼不服气地说道。

“但愿吧!”花妖看向苏秦。

苏秦也是一脸凝重,“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只是……任务可能会失败了!”

“我只取别墅内的那人性命,与你们无关,希望不要逼我动手,你们,差得太远!”

“这小子太嚣张了!”

“大家不要死拼,见机行事!”苏秦回头看了大家一眼,做了一个简单至极的战略部署。

银色的面具仿佛活了一样,变换着不同的面孔,那身影轻轻抬起一只手,朝着众人一拂,一道比夜还黑的光刃便出现在众人眼里。

苏秦眼疾手快,双手捏印打出一长,无人面前出现一个银色的洞穴,吞噬了部分黑刃,但余波依然继续向众人袭来,剩下四人也分分出手,天离双手各打出一团炽烈的红色火焰,鲨鱼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大刀朝着黑刃狠狠一劈,花妖双瞳发出一缕诡异的绿光,洛图一手打出极寒的雪白冰气,一手打出同样的黑色光团。

说时慢,那时快,几人的攻击终于把那黑刃拦住。却不想,那道身影不知何时已没了踪迹。

苏秦第一个跑进别墅阁楼,却发现一句尸体已躺在地板上,头颅被割下,滚在一旁,鲜血流淌一地,冒着热气。

几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什么看法?”据点内,苏秦坐在大家面前,询问他们的意见!

“差距太大,我们根本完成不了任务!找老大和龙老吧!”天离严肃地看着苏秦。

“这个人……我总感觉,有一点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洛图低着头疑惑到。

“你熟悉?你们以前认识?”花妖疑惑地看向洛图。

“不是认识,而是感觉熟悉,就是想不起,不过我也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角色啊!”洛图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通知龙老吧!让龙老拿主意吧!花妖,你联系龙老,把情况汇报一下!”苏秦对花妖说。


轮回?审判?呵呵,哎呀,你个小丫头就喜欢玩这些花样!时间快到了吧?帝都某军区大院内,一位白发苍苍、精神矍铄的老头儿,坐在葡萄架下,微笑地喝着雨前龙井,清新的香气沁人心脾。

老人,静静地、微笑着看着手臂上的那副图案,“天道渺渺,谁又说得清呢?死亡?呵呵……”


“龙老怎么讲?”

“放弃任务!”花妖一脸茫然的看着苏秦。

苏秦转身,拿出几枚古朴的铜板,摇了又摇,旋转的铜板在桌面上缓缓停下,苏秦用手轻轻一触,几枚铜板却突然化成了铜粉,苏秦一口鲜血喷出。


阳光再一次爬上洁白的窗帘,一点一点钻透那薄凉,泄了一地的灰。

狄落抱头在床上翻来覆去,大量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分不清梦与醒。

从白森森的、平齐的劲项汩汩而出的鲜血;惊恐莫名、蕴绝望的瞳孔;抽出的肢体的挣扎;血肉迅速的腐烂……还有那若隐若现的身影和那张银色面具。狄落快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