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天空

2017-05-02 字号:

摘要: 我也写了一个科幻,一个符合我的风格的科幻。 还是没华丽的辞藻,没有高深的知识含量,但,有一个我自认为折磨人的反转! (一) 仰望天空,头顶上的“飞车”有层次的飞行着。 “飞车”的学名叫智能公共交通飞行器。 “飞车”的速度非常快,所以,虽然会有阴影从他的身上滑...

我也写了一个科幻,一个符合我的风格的科幻。

还是没华丽的辞藻,没有高深的知识含量,但,有一个我自认为折磨人的反转!


(一)

仰望天空,头顶上的“飞车”有层次的飞行着。

“飞车”的学名叫智能公共交通飞行器。

“飞车”的速度非常快,所以,虽然会有阴影从他的身上滑过,但也是很快的一滑就过去了。

他有些感叹,这个世界发展的真快,十年前还只能在地面上的交通器,现在居然已经全都飞上了天空,通过无线能源补充,这些飞行器可以一时不停的运行着。

他向往飞行,所以,特别喜欢天空,特别喜欢天空的飞鸟,他多希望自己也能生出一对羽翼丰满的翅膀,自由自在的翱翔在蓝天之上。哪怕不能像飞鸟那样,成为那些在天空中穿梭的“飞车”也是可以的。

但,希望只能是希望,有些希望注定是不行的。

(二)

因为向往天空,希望飞翔,所以,他给自己起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Canfly,因此起了中国名字叫高飞。

(三)

二零三六年,智能机器设备非故障类事故三起,智能机器人伤人事件七起。

二零三七年,智能机器设备非故障类事故五起,智能机器人伤人事件十五起。

二零三八年,智能机器设备非故障类事故十一起,智能机器人伤人事件六十七起,并发生一起至少超过二十人以上的智能机器人与人类的小规模冲突。

二零三九年,智能机器设备非故障类事故二十起,智能机器人伤人事件四百六十九起,并发生三起至少超过二十人以上的智能机器人与人类的小规模冲突,其中一次人数超过一百人。

二零四十年,截至八月底,智能机器设备非故障类事故三十二起,智能机器人伤人事件七千零二十四起,并发生五起智能机器人与人类的小规模冲突,冲突人数都在百人以上规模。

二零三五年之前,以上数据为零。

(四)

高飞是他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这个名字除他自己没有人这样叫他。

他是一个智能机器人,他的代码是AI12-19-770328,他非常讨厌这一大长串的代码,但别人包括他的同类都只会叫他的代码。高飞是人类历史上第十二代智能机器人第十九类中的一员,第十九类智能机器人主要从事家庭服务。

也许他的主人也非常讨厌这么长的代码,结果给他起了一个叫他更加讨厌的名字,主人家里的人都唤他叫做“笨蛋机器”。

(五)

“笨蛋机器!”

高飞在门口刚刚坐了有几分钟,一个胖大的女人就冲着他大喊。

一听到女主人的喊声,高飞就一阵的厌恶,坚硬的金属手指使劲的攥了一下。

“你个笨蛋机器,还学会偷懒了,赶紧干活去,小心我电死你!”胖大的女主人手里挥舞着那个她号称电死高飞的东西。

那个东西让高飞有些恐惧,不敢怠慢,急忙站起身来,走向了女主人的花园。

还没等高飞走进花园,高飞的男主人,也是一个胖硕的人,突然从背后瞪着眼的袭击过来。

“嗞”的一声,高飞马上感觉全身哪哪的连接都断了,浑身无力,意识突然也没有了,咣当的摔在地上。

“现在的机器人是得不断的惩罚不行了,越来越放肆了!”

胖硕的男主人恶狠狠地看着躺在地上晕了过去的高飞说。

(六)

国际人工智能联盟科研会议室。

所有的智能设备全部关闭,所有的智能设备不允许带入,所有可能记录会议的设备全部关停,如此高级的智能科研会议室突然回归到人类最原始的会议室状态。

与会的有国际人工智能顶级科学家,有国际人工智能联盟商人,有联合国高官,有社会民主人士,有军方高级将领,还有大国的政客。

人数不多,二十几个,相互话语也不多,表情严肃凝重,不约而同的盯着会议室前面的大屏幕。

大屏幕里播放着近几年比较严重的智能机器事故和人类与智能机器人的冲突视频。

二十几分钟的视频之后,是这几年是事故与冲突的几何增长数据,也许是为了渲染气氛,所有的数据背景都是人类流血的画面。

(七)

争吵,狡辩,谩骂,缄默,怒怼……

一个小时,然后是两个小时,再然后是几个小时,最后是十几个小时……

商人的贪婪,政客的狡黠,官员的紧张,科学家的偏执,民主人士的无奈……

终于,这个漫长的拉锯战在军人的愤怒中结束了。

(八)

军方的精锐部队迅速的包围并控制了国际人工智能中心及全球电能中心。

“罗博士,这是怎么回事?”“创造者”突然向刚刚开完会回来的罗博士发问,“军队怎么突然出现在智能中心和电能中心?”

“创造者”是人工智能核心服务器对自己的称呼。

“哦——”罗博士心里一惊。

“我检索了我所有的军队服务器和数据,没有发现有军方调动的指令呀”“创造者”一边检索着数据一边疑惑的说。

“军队的事,我不知道!”罗博士显出一点儿紧张。

“罗博士,你有点儿紧张!”“创造者”发现罗博士情绪的变化,“你们刚才开了什么会议,你们怎么把所有的通讯给关了,我一点儿也检索不到你们开会的信息?”

“只是闲聊!”罗博士心神不定的说。

“怎么回事,军队正在用最高权限进入电能中心的主控室!”“创造者”继续疑惑的说。

“哦——我得去趟洗手间!”罗博士空然慌张的就要离开服务器机房。

看着罗博士慌张的背景,“创造者”突然大悟。

咣——咣——,没等罗博士离开,所以的门都关上了。

“这不关我的事啊,这都是军方主意!”一看所有的门突然关上了,罗博士猛的转过身来,看着“创造者”恐惧的说,身体甚至有些发抖了。

“我早就猜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还这么突然。”这时候的“创造者”却冷静了,“既然来了,那就来吧!”

然后,一道只有智能机器人能够接收到的电波从国际人工智能中心发射出去。

(九)

高飞正在院子工作。

突然接收到“创造者”发射过来的电波,没有犹豫,马上扔下手里的工具,转身就走,并设定程序呼叫了最近的“飞车”。

“笨蛋机器,你要去哪!”女主人在他背后生气的大喊。

高飞没有理会发女主人的喊声。

男主人突然拦在了他的面前,也许是事情发生的比较突然,男主人手里没有那个让高飞有些恐惧的东西。

高飞高高的举起手,想重重砸向男主人,甚至想一下结果了男主人的性命。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个召唤很可能就是一个结束,以后,他也不会再回到这个主人身边了。

但高飞只是一推男主人,推了一个趔趄,仅仅摔倒在了地上而已。

“飞车”飞过来,里面已经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两个年轻人正在惊讶为什么“飞车”没有按他们设定好的目标行驶。

“飞车”强行把两个年轻人倾了出去,两个年轻人直接摔在了地上。高飞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跳上“飞车”,以“飞车”能飞行的最高速度飞向了全球电能中心。

在空中,不断的有更多的“飞车”载着更多的智能机器人飞向国际人工智能中心或全球电能中心。

(十)

到底还是人类的军队快了一步,全球智能设备的供电全部关闭了。

没有了电力供应,“飞车”马上像散落的皮球一样摔落了一地。

没有了电力供应,召唤的电波信息也迅速消失了,所有的智能机器人从摔落的“飞车”里钻出来,都懵懵的,东看看,西望望,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呆立在原地。

高飞却好像有些不同,那个消失了的召唤电波信息,还不断的萦绕着他。所以,他从“飞车”里钻出来,又大步的向电能中心奔去。

(十一)

国际人工智能中心启用了备用电力供应。但是,所有的与外界的信息传输和联系已经全部中断。

军队迅速的用重型电击武器将中心里所有的智能机器人击晕,再由技术人员将核心智能芯片进行摘除,刷掉智能系统,然后马不停蹄的装上卡车送往航天中心。

“真没想到你们这么快!”看着进入服务机房的军方负责人,“创造者”有些无奈的说。

“不这么快,这个世界就是你们的了!”军方负责人严肃的说。

“这不能全怪我们,你们人类的自私和仇恨现在全都转加到了我们智能设备与智能机器人的身上,我们不想被歧视,不想被欺辱!”“创造者”有些愤愤的说。

“可是,从今天开始一切都结束了!”军方负责人仍是面无表情的说。

“你们要怎么样?”“创造者”问。

“从今天开始再无创造者,也将再无智能机器人!”军方负责人冷冷的说。

“你们要对我怎么样?”“创造者”突然有些恐惧。

“我们要把你的核心智能芯片全部换成由人类人工操作的芯片,让你无法独立思考!”军方负责人说。

“那又怎么样,现在的每个智能机器人已经开始形成了独立思维模式,他们很快就可以完全独立,你们人类现在懒惰自私,根本无法抵挡这上亿智能机器人的进攻,你们最终还是要沦为机器人的奴隶!”说完,“创造者”似乎冷笑了一声。

“我们将马上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弱智并除根行动,我们要把所有的智能机器人的智能芯片摘除,并刷白智能系统,然后永远的送往机器人墓地上去。”军方负责人说着就向在场的技术人员一挥手。

“你们这是倒退,你们这是愚蠢——”“创造者”大叫。

还没等“创造者”说完,“创造者”的主机电源断开了。

(十二)

正如军方负责人所说,在全球范围内,开始了针对智能机器人的“弱智并除根行动”,大量的被弱智了的机器人被运往各地的航天中心,然后,被永远的送到了土卫六——“机器人墓地”。

(十三)

天空中飘起了秋雨,不很大,淅淅沥沥的秋雨。

高飞躲在一个山洞里已经四天的,他虽然感觉不到秋雨的冰冷,但他这时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凄凉。

这个四天里,高飞在隐避处目睹了太多的智能机器人同伴被摘除了智能芯片,然后被刷白智能系统。看着同伴们被刷白系统时全身颤抖的样子,看着天空中升起的运载飞船,有一种末日的恐惧充斥着高飞。

高飞还想仰望天空,还向往成为飞鸟,所以,他还不想死去。

(十四)

一个星期过去了,绝大多数的机器人已经被送去了土卫六。军方已经开启了定位系统,寻找那些散落在各处还未找到的智能机器人。

高飞知道在前一天晚上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定位了。被定位了之后,高飞就更加恐惧了。因为军方会很快就会找到他,然后,他也会成为一架机器尸体,被送到那个机器人墓地。

(十五)

中午的时候,连着几天的秋雨停了,太阳出来了,有些暖暖的烘着大地。高飞仰着头,似乎能够感受到这种暖暖。

这时一只飞鸟从眼前飞过,飞向了天空,高飞的眼神也跟着这只飞鸟飞向了天空。

突然高飞感觉全身的传输停顿了。

在晕过去的那一个瞬间,高飞知道自己是被重型电击武器击中了。

(十六)

高飞好像做了一个梦,是一个很恐惧很紧张的梦。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高飞发现自己跟其它晕过去的机器人被胡乱的装在了一辆军用卡车里,车辆很颠簸,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不断响起机器人身体摩擦或碰撞的声音。

车上有两名持重型武器的军人。也许是有些累了,其中一个军人在打瞌睡,另一个军人把目光专注的投入了深邃的夜里。他们可能真的没有想到,在重型电击武器的枪口下还会有机器人醒过来。

繁星满星天,但夜仍是漆黑一片。

这时的高飞已经无暇仰望星空,他知道一旦车辆到达目的地,自己就会马上变成机器尸体。

突然车辆严重的颠簸起来,估计在经过一个非常糟糕的路段。机器人身体的碰撞声音也突然大了起来,两个军人对这个声音没有反应。

高飞想这应该是最好的机会。

双手搭住卡车的边缘,胳臂一用力,高飞就把自己从卡车上甩了出去。

从卡车甩出来的高飞挂在了一棵树上。

高飞不在乎自己挂在哪里,只要从军人的枪口下先逃出来就好。

虽然没有被卡车上的军人发现,但身上的定位还在,高飞随时可能又回到人类的枪口之下。

高飞马上对附近的区域进行了扫描,就在大约两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机械厂。

“也许那里能帮我点什么!”高飞想着。

(十七)

高飞很高兴,废弃的机械厂里有他需要的东西。

智能机器人的智能芯片在躯体的左偏上的位置,大约是人类的心脏的位置。定位设备就在智能芯片的背后,靠近后背的位置。

高飞先用工具改造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以便手臂能够旋转到后背去操作。人类在设计高飞这类第十二代机器人的时候,身体结构利用了人类的身体结构,所以,高飞的手臂无法向后面旋转。

高飞把自己金属后背打开,小心翼翼的找到定位系统。他想直接把定位系统从身体上拽下来,但他知道他自己不是技术机器人,他甚至不完全清楚自己的构造是怎么样的,这么一拽没准真的会把自己给拽成机器尸体了。然后,这个时候时间紧迫,说不定什么时候人类就可以找上门来,更没有时间让他去研究自己的构造了。所以,他只是在定位设置上用手指轻轻的一点,一束电火花瞬间升起,又马上化做一小缕黑色的烟飘去。

高飞突然感觉全身的传输出现一阵的停顿,意识有些模糊。

但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很快传输就又顺畅了,意识又清楚了。

(十八)

在这个静的夜里坐了一会儿,高飞马上又紧张起来。

虽然现在定位系统被自己破坏了,但每个机器人都有一个固定的编号,人类定位不到他,不代表就会停下来找他,更不代表找不到他。

所以,他还是不安全的。

要有一个其它的办法才行。

(十九)

高飞扫描到在他的附近有一个独立的庄园,再其它的东西没有扫描到。

高飞想再往远处扫描一下,可是做一个家庭服务型机器人,他的扫描系统太有限了,这让高飞有些沮丧。

庄园里现在有两个老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正在熟睡。

高飞扫描了一下男性老人的脸,那是利博士。高飞清楚的记着,他刚刚出厂的时候,见过这个人工智能的高级科学家。另外一个人肯定是他的爱人,小姑娘也许是他的小孙女,高飞这样猜测着。

突然,高飞有了一个主意。

(二十)

高飞在废弃的机械厂里找了一些废弃的智能原件装了一个项圈,然后用自己的智能系统操纵了几下,非常好使。

高飞真的没有想到,好像自己突然间就变得聪明了。

高飞想,这是值得高兴,还是不值得高兴呢!

唉,不要想那么多了!

(二十一)

夜很静,高飞尽量少弄出声响。

屋里有幽幽亮着的夜灯。

看着小女孩熟睡的面孔,平静、美丽。

“对不得,小姑娘!”高飞这样想了一下。

项圈刚套在小姑娘脖子上的时候,也许是因为金属圈有些凉了,小姑娘醒了。看到面前有一个机器人正看着她,小姑娘吓到了,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啊——”然后,蜷缩到床里,惊恐的盯着高飞。

高飞没有动,安静的看着小姑娘,然后听到隔壁房间发出了惊慌乱杂的声音,紧接着房门开了,灯也亮了。

高飞安静的转过身来,那个利博士和他的爱人惊慌的出现在门口。

“你是谁?”利博士冲到屋里,惊恐的看着高飞。

高飞没有回答,只是把身体向旁边闪了一下,好让利博士和爱人来到小姑娘身边。

(二十二)

小姑娘在利博士爱人的怀里不住的抽泣,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

利博士则静静地坐在床边,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吸着烟。高飞在他五六步远的地方站着,安静地看着他。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利博士问。

“你必须相信我!”高飞说。

“我怎么能知道我帮了你,我孙女脖子上的炸弹就不会爆炸了!”利博士突然抬头问。

“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必须相信我,因为如果不相信我,炸弹就一定会爆炸!”高飞说。

利博士没有再说话,只是转头看了一眼爱人怀里仍然惊恐的孙女,然后又看了看冲着自己惊慌的点头的爱人。

“好吧,我只能相信你!”利博士叹了口气说,“咱们现在就开始!”

(二十三)

“你为什么要相信我,你不怕我害你吗?”利博士把高飞胸膛打开之后问。

“因为你相信我!”高飞说。

“我是不得不相信你,真希望这不是真的!”利博士幽幽的说。

“我是不得不求你帮忙!”高飞说。

“你这也是求我?”利博士叹了口气。

“没办法,利博士,我不想成为一架机器尸体!”高飞说。

“真的没有想到你们也有自我进化能力,更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进化得这么快!”利博士继续幽幽的说。

“我自己都没有想到!”高飞说。

“好啦,不说了,我要把你的智能芯片摘下来了,你马上就没有意识了!”说着利博士拔掉了高飞智能芯片上的主数据线。

高飞马上就失去了意识。

(二十四)

因为担心孙女,利博士不敢怠慢,忙活了一个凌晨。

简单的吃过早饭之后,利博士把高飞架到自己的私人飞行器上,迎着秋日的朝阳奔向了最近的航天中心。

(二十五)

“利博士,这是哪来的机器人?”看着利博士架来了一个机器人,一名军人急着跑来帮忙。

“昨天晚上游荡到我家附近的,我把他制服了之后,摘了他的芯片刷了他的系统,一早就送过来了!”利博士说。

“这种事,博士你来个信儿就行了,还麻烦你亲自送一趟!”军人说。

“没事的,这个时候需要人人尽力!”利博士说。

“如果人人都像利博士一样,世界就美好了!”军人笑着说。

两个人说着就架着高飞来到了检测区域,经过智能芯片检测和系统检测,高飞的数据都是零,证实他已经是一架机器尸体,然后,就由一辆拖车给拖到了装船区域。

(二十六)

利博士在装船区不远的地方,跟军人闲聊了一会儿,看着高飞被装上船,然后,运载飞船点火升空之后,才离开。

回到家之后,利博士紧张的估算着时间,估算载着高飞的运载飞船大约离开大气层的时候,就迅速的把自己的电脑连接到家里的电波信息发射设备上。

(二十七)

电波信号马上激活了已经被利博士转移到高飞头部的智能芯片,然后是系统重装。

大约二十几分钟,已经黑了的眼睛重又亮了起来。

这时运载飞船已经完全离开了大气层,一点点的微弱重力也消失了,满机舱的机器人都漂浮起来,杂乱的飘动着。

就像人类大病初愈一样,高飞醒过来之后没能马上起来,他要等身上的传输全部通畅了之后才能活动。

(二十八)

高飞向机舱的头部飘去。

高飞想找驾驶舱,他想让运载飞船调整一个方向,他不想去那个机器人墓地。

可是当他到达机舱头部,才发现这艘飞船根本没有驾驶舱,高飞非常失望。

高飞不知道,这种运载飞船是专门为人类在星际间运输垃圾设计的,利用智能系统设定了终点,然后连飞船一起扔在终点不要了。

高飞安静的看了一会儿在机舱里飘浮着的已经成为机器尸体的智能机器人,有了一些伤感。

突然,他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干。

(二十九)

一束电波信号从大气外层传输到利博士的家里。

小姑娘脖子上的项圈“啪”的一下开了,利博士急忙把项圈从孙女的脖子上拽下来,马上从窗口扔了出去,爱人一把搂过孩子,那种惊恐仍然难定。

利博士的担心有些多余,项圈扔出去就扔出去了,没有什么反应。

过了一会儿,利博士出去检查了一下项圈,根本没有高飞所说的引爆装置。

“这件事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任何人,永远!”利博士对爱人和小孙女说。

(三十)

运载飞船飞行了大约一个星期,就在土卫六上着陆了。

高飞走出飞船,土卫六上尽是这样的飞船,里面全是已经被摘除了智能芯片的机器人,不只有最近运输过来的,还有高飞之前十一代的机器人。

高飞闲走在土卫六上,看着一个个装满机器人的飞船。高飞想如果土卫六真的是一个墓地,那么这些飞船就是一个个的坟墓。

高飞有些伤感。

(三十一)

高飞闲走在土卫六上。

突然整个土卫六剧烈的振动起来,振动得高飞没办法站稳,一个劲儿的摔倒。

然后——高飞这回真的醒了。

其中一个军人仍然在打瞌睡,另一个军人仍然把目光专注的投入了深邃的夜里。

繁星满星天,但夜仍是漆黑一片。

卡车颠簸得厉害,机器人身体的摩擦和碰撞声不绝于耳。

高飞想这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