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

2017-05-13 字号:

摘要: 退出性冷淡风头像的对话框,他看到一条推送的新闻,躺在空荡荡的聊天列表界面。惯例似的标题党加上模糊的小图——大学生开房实拍…… “无聊!”他用力划开了红色的“删除”并摁了下去。 锁上屏以后,他开始庆幸,自己从来没被偷拍,或者,有被偷拍,但对自己没有任何负面影响。...

退出性冷淡风头像的对话框,他看到一条推送的新闻,躺在空荡荡的聊天列表界面。惯例似的标题党加上模糊的小图——大学生开房实拍……

“无聊!”他用力划开了红色的“删除”并摁了下去。

锁上屏以后,他开始庆幸,自己从来没被偷拍,或者,有被偷拍,但对自己没有任何负面影响。

“还回来吗?”性冷淡风头像右上角出现了一个红色的1。

“再看吧!现在有事情,晚点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异地女友的聊天时间越来越短,话题越来越少,甚至在自己忙事情,回她一个接一个的消息时就觉得很烦躁。

九天,五一的假期是整个学期中最长的,如果这次他不去找她,那么只能再等两个月,在暑假见了。

他在纠结,毕竟回去的路那么远,在旧铁皮上的时间那么长。

还是回去吧,距离上次做爱快两个月了,寂寞也如同孤独一样,也像发烧,在夜晚开始加重。他很想念和她做爱时的感觉,很享受她对他的配合。他所知道的姿势他们都试过了,虽然状态不好的时候连一半都没用到,但很显然,他还想再试几次。

“你回来吗?”寂静的深夜,声音在电话那头哽咽,“我好想你。”

他的心抽搐了一下,一点苦酸或者是一丝疼痛极速掠过,然后开始发软。“别哭啊!”他赶忙安慰道。然后下定决心要回去找她,决定的过程一秒都不到。

“那个,亲爱的,我想和你说个事,我来姨妈了。”她没有支支吾吾,很快、很轻松就吐露出来了。

沉默,深夜里长时间的沉默让人感觉浑身不自在。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像谁都不知道在这沉默中,会有什么其他不好的东西混入夜晚人脆弱的思想中。

“所以我们不能那个了。”她似乎有一些抱歉,在下一段沉默后,他开口之前,她只是低声地说了这一句。

“我知道了,睡觉吧,晚安。”没有了开心时隔着屏幕的亲吻,甚至没有亲昵的称呼。

“嗯,你睡吧。”她的眼泪似乎重新溢满眼眶。

他就真的睡了。

 

“你该起来了!”他吻了一下躺在身边的她,“前台还有工作呢!”

“嗯~”她的声音发酥,“知道啦。”声音有些沙哑。

“快去吧,去洗个澡。”他掀开被子,似乎在欲望很强烈的清晨对她的声音完全没感觉,下了床,径直去了卫生间。

“水放好了,温度OK,快来吧。”他从卫生间里探出头向她叫着,声音如平常一样温柔。

“真贴心!”她光着身子进门的时候吻向他的嘴。

“你不来吗?”声音伴着水声。

“不了,早上没有洗澡的习惯。”他靠在小桌子上抽烟,手微微有些颤抖,想着女朋友应该出家门正在来的路上了,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到,时间够。

不知煎熬了多久,她终于要走了。他目送她直到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然后关上了门,边收拾房间边等待着女朋友。

他把用过的避孕套用纸包了好几层塞在垃圾桶的最下面后就站在那里发呆。

他有些高兴,至少在那方面没有那么大需求了,就不用缠着姨妈期的女朋友要这要那了。这样的话女朋友就不会那么说她了。

 

 

“你到底是想我了才回来的还是只是想那个?”在回去的路上,浮现在他脑子里最多次的就是这句话。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他站在摇晃着的车厢过道里,一根根抽着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上抽烟,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感觉与烟这种东西相见恨晚,他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更多的享受烟给他带来的快乐。

也可能是他的情人喜欢抽烟。

披着白色的绒大衣,她高贵冷艳的气质和漂亮的脸蛋让人着迷。白皙纤长的食指和中指轻夹着同样细的烟尾,浓白色的烟从红唇间涌出来的同时,她的眼睛眨了一下,高翘的睫毛下的眼神好像可以勾走所有在注意她的人的灵魂。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情人的场景,她就像烟一样,在想要的时候就能找到,时间久了一定会让人无法自拔。

情人比他大几岁,是成熟的女人,但他知道也好奇情人就只和他在一起,简直浪费了自己这么优越的条件。

“你不是来姨妈了吗,我能怎么办?你觉得呢?这不还是回来了。”这是他对那句话的回答,他有些后悔,至少应该表明自己是爱她的,但他想到了情人来姨妈时,用手和嘴照样可以让他高潮,于是咽了下去。

到站下车后,第二根烟还没抽完,他见到了女朋友,那一瞬间,心像被绒毛撩拨一样痒起来,他向小跑过来的她奔过去,在小丁字路口中央紧紧抱在一起,心贴心的那一刻,所有的期待全部化为喜悦飞出来,除去和洗涤了一路上的疲劳与尘埃。

 

他在担心宾馆房间的薄墙能否盖得住她大声呻吟与啪啪碰撞声,他有点慌,放慢了动作,开始细细、慢慢品味起来。

他努力克制住和在姨妈期的女朋友做爱的冲动,但偏偏女朋友先把他撩起来了。

经历了许多花哨的、复杂的,有的时候真的觉得朴素的、简单的好。她不及情人花样繁多,做爱时最多的姿势就是仰面躺着呻吟、大叫、咬被角,抓枕头。但现在的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来不及被窗帘遮住的地方透出的光从亮变暗,从有到无。他们终于停了。像一场大战过后,两个人都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他右手把她搂在怀里,左手抚摸着她的头。

“你爱我吗?”她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虚弱无力。

“嗯,爱你,亲爱的。”刚说完这句,放在右手边床头柜上的手机闪了一下。

他把她搂的更紧了,她的头也在他怀里埋的更深。她的视线完全被遮挡,这正是他想要的。

手机断断续续闪着。

“可能是情人发的消息,毕竟他们很久没暧昧了。”他想,“也不对,有急事应该会打电话。更不对。因为情人从来没有在找不到他的时候打电话过来。”

把她送回家后,他一个人回到宾馆,失落感随之而来。她家里人坚决不让她在外过夜,夜晚变成了两个人的煎熬。

“你好啊!?”他微笑着。

“嗯,有什么事吗?”这是新来的前台接待员,比上次的中年妇女漂亮多了。下午登记入住的时候态度也好,他很喜欢。

“你还不下班啊。”他想和她更近一点,毕竟自己的房间一整晚只有他一个人住。

“本来就长啊。”她抱怨着的语气很冷漠,完全让人没有其他想法。

“哦哦。”他也一样,说完便独自回了房间。

回去这只是暂时的,他想,谁都不想在奔波劳累了一整天后还一个人躺在双人床上。

 

“为什么骗我来姨妈了?”他们在路上走着,她挽着他。

“想给你一个惊喜啊!准备今天早上告诉你的,结果昨天下午我自己都忍不住了。”她偏头看着他笑起来,“还准备给你做爱心早餐呢,结果买的东西还没到。”她声音越来越小,有点委屈。

“这哪里是惊喜啊,真的来了我还能把你怎么样?爱心早餐啊,看把你能耐的。”他无奈的笑在高兴的表情到来之前只存在了不到一秒。

“嘻嘻!”

两个人脸上都很甜。

和女朋友路过前台,她果然下班了。他在想着昨晚的缠绵,她没什么经验,但肯定不是一次都没做过,她在床上的动作从骨子里透露出对爱的渴望,像久旱不雨的季节中烈阳下龟裂的黄土,快速贪婪地吸收、享受着甘露。

“分手吧!”女朋友突然甩出这句话。

“啊?”怎么啦?“他着急的侧着身子望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在想着是不是自己的情人暴露了,或者是昨晚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都不可能啊,情人的备注很普通——初二一班,XXX,聊天记录、搜索方式更不用说了。至于昨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怎么啦亲爱的,啊?”他脸上的疑惑是真的,说着,双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你都不要我了!”听着她撒娇的声音,他顿时轻松了许多,“你这么冷淡,是不是不爱人家了。”

“要要,这不是怕你受不了嘛,没有累死的牛,只有耕坏的地。”他顺势就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趴了上去。

 

夕阳沉入地平线,很快,黑暗像墨一样染透了所有。

她坐在前台接待处,双目无神,精神有些涣散,在手机响的好几秒后才只是伸手去拿。

“东西呢?”一个性冷淡风头像的对话框在说话。

“真的不好意思,没有录下来。”她只是机械的在打字,表情上没有一丝愧疚。

她也完全没有理由愧疚。

房间内,初夏的夜晚和她的心一样渐渐变凉。锁上手机屏幕,她趴在床上流着泪。

荒郊野外,他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想着女朋友,估计她还在哭呢,他们每次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会哭,哪怕说了谁哭谁孙子之类的话。

“分手吧,终会寻得真爱。”他快速打字,接着点击发送,然后拉黑、删除一气呵成。

在删除拉黑电话号码前,他还是补发了一条短信:认真的,没有惊喜。

无论现在火车开得多慢,都不会让他的心情改变从未有过的轻松,他真的不在乎情人看到消息后的样子。

他也决定不再抽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