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他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2017-05-28 字号:

摘要: 天色渐渐变暗,远远近近的霓虹灯开始闪烁,预示着这个城市夜生活的开始。 一穿着时尚、眉宇帅气的年轻男人贾飞,走进了位于市区街角的一家酒吧。 这是一家中高挡场所,一眼望去,五六百平米的场地,几十张桌子已座无虚席。 此酒吧内外设计优雅美观大气,在贾飞眼里,漂亮的装潢...

天色渐渐变暗,远远近近的霓虹灯开始闪烁,预示着这个城市夜生活的开始。

一穿着时尚、眉宇帅气的年轻男人贾飞,走进了位于市区街角的一家酒吧。

这是一家中高挡场所,一眼望去,五六百平米的场地,几十张桌子已座无虚席。

此酒吧内外设计优雅美观大气,在贾飞眼里,漂亮的装潢设计中,总带有一丝令人迷惑的神秘感。

来之前,贾飞听朋友说,如果你运气足够好的话,会恰巧碰上这所吧里不定期不定时举行的“拍卖”活动,只要愿意,任何人都可参与,至于是何等的“拍卖”活动,朋友耸耸肩眨眨眼睛说道:“那真是会让人仿佛置身于梦幻世界的经历,你何不亲自去体会?”

从朋友自我陶醉的神情中,不言而喻,此项活动该为最受客人欢迎与喜爱,加之还提供各种趣味十足的小游戏,以及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式美女、美酒与美食,所以生意好得一飞冲天,时常一椅难求。

今夜,贾飞正好应大学同学之邀,第一次踏入这家神秘的酒吧内参加同学聚会。

这时,吧内的灯光忽明忽暗,这样的光线里,反而衬出了热闹而骚动着的人们不甘沉寂的表情和一对对充满欲望的眼睛。

仔细看去,所有的桌旁无一空闲围满了各色男女,人们对饮着,说笑着,调着情,谈着爱,飞着媚眼,打着kiss。

酒吧内的香风和人们身上发散的荷尔蒙在混杂缭绕,不断刺激着酒吧内男男女女一颗颗按奈不住的心。

各式身材和长相的人不停穿梭于场中,小小的舞台上,歌手们时而唱起忧伤的歌,时而又劲歌热舞,全场的气氛随着台上的音乐和歌声不断变换起伏着。

酒保们托着各种酒类,兴奋地在场内四处奔跑,殷勤而彬彬有礼地把酒呈给疯狂的客人们。

这个出生于豪门的年轻漂亮男人,对此种供人们娱乐放纵的场所,早已见怪不怪。

多年未见的同好,好一番热闹和惺惺相惜,大家碰着瓶,热闹着,伤感着,诉说着,相互间好一阵嗟叹,此后一别,又不知何年经月才能再聚……

为了应景,大家不约而同点了首英文歌《Five  Hundred  Miles》又名《五百英里》。

这是流行已久且脍炙人口的美国电影《醉乡民谣》主题曲。

纸片放在酒保托盘里,被送给了台上刚演唱完歌曲的女歌手手里。

所有人在静候,等待着天赖之音响起。

这时,台上的女歌手望着手里的纸条仿佛尴尬了几秒,随即大方而老炼的对酒吧里所有听歌的人作出了解释:“抱歉,目前我正在努力学习英文,下次一定将这首迷人的英文歌曲献给在座的各位。”

女歌手话音刚落,台下立刻响起一片嘘声和嘲讽声:“什么酒吧驻唱歌手,连英文歌都不敢碰,水平也太差了吧,扫兴,下次不再踏此门,换一家。”

在大家的抱怨声中,舞台中央重新站立了一位身材修长的年轻姑娘,熟悉的乐曲声响起,柔和的舞台聚光灯下,身穿一袭长裙的姑娘披散着一头长发,怀抱吉他,对着麦,缓慢而温柔的唱起了这首伤感的抒情民谣《五百英里》:

若你错过了我搭乘的那班列车

那就是我已独自黯然离去

你听那绵百里的汽笛

一百里又一百里  载我远去

一百里又一百里   再也回不去

那绵延百里的汽笛会告诉你

我离去的讯息

……

姑娘用标准的英文在演唱,她柔软而伤情的声音,久久飘荡在大厅上空。

一直喧嚣的酒吧倾刻间突然寂静无声,所有人抬起目光,竖起耳朵,惊㤉地望向台上唱歌的姑娘。

如此美的歌声如此美的姑娘,天籁般的嗓音,天使般的面孔。台下所有人纷纷露出倾慕的目光。

悠悠的歌声和吉他声戛然而止,与同学们喝酒碰杯的贾飞转过了高脚吧椅,面向了歌声浮起又落下的舞台。

曾毕业于某外语学院的贾飞,被英文发音如此专业而标准、唱功如此了得的女歌手打动了。

为歌手转身的他,凝望着走下舞台的姑娘,一直以来总是处于宠辱不惊的心开始了莫名的悸动。

他的目光穿过人群,越过闪烁的灯光,最后定格在落座于离舞台很远的僻静一隅的姑娘身上。

趁中场休息间隙,贾飞穿过人群走向了姑娘。

在得到姑娘的点头同意后,贾飞做到了她的对面。

他向服务生要了一瓶名贵的红酒,斟满一杯递给了姑娘,姑娘迟疑了片刻,接过去一饮而尽。

灯光闪烁间,贾飞似乎看到了姑娘眼中的泪光,她泪目地望向邻桌的一个男人。

贾飞向邻桌男人仔细望去,此男人大约三十多岁,长得眉清目秀,衣着光鲜考究,举止投足却像足了一个土豪样,他醉意朦胧,此刻正和两名酒吧女郎左拥右抱,左亲右吻,旁若无人地相互打情骂俏。

望着姑娘伤心的摸样,贾飞心里涌起一个大大的疑问?

这时,中场休息结束,一位男主持人拿着话筒向酒吧所有人高声宣布:

各位,请注意,我们的“拍卖”活动开始,请在座的拿起桌上的按健器,选出今夜,您心中最美的女神,然后我们会进行“拍卖”女神的香吻给出价最高者。

主持人话音刚落没一会儿,舞台背景瞬间亮了,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姑娘正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她长发垂腰,身材高挑,皮肤洁白,黑亮的大眼像一潭清水,里面却蓄满了说不尽的忧伤。

坐在贾飞对面的这位漂亮姑娘,被所有人推选为今夜最美的女神。

贾飞内心莫名的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对姑娘说道“你,当之无愧,可看上去,你如此简单纯洁,这样的事,你可经常在做?今夜的献吻,你,同意了?”

“是,我自愿,有钱赚,何乐而不为,为了寻人,今夜我第一次到此,也是第一次做如此丢人的事。”霎时红了脸的姑娘不卑不亢地回答着,用修长的手指托起盛着红酒的抔子,轻轻摇晃着,小口品着。

邻桌的男人继续和美艳的吧女做着亲密的动作。

此时,舞台上已备好拍卖的架式,起价从二百元开始,一路不断飙升,拍卖师卖力地大声念着:“十二号桌先生已出至八千元,还有吗?啊,十八号桌先生又出手了,他出到了一万五千元,还有更高的吗?还有吗?”拍卖师兴奋的大叫着,他手里高举着小锤:“还有更高的吗?好,一万五千元第一次,一万五千元第二次…”

就在拍卖师高举小锤即将落下的一瞬间,小锤突然停止在了半空,拍卖师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啊,二十六号桌先生,出价二万元,还有比这更高的吗?”

随着拍卖师的叫喊,贾飞望向了邻桌男人的桌号牌,没错,正是“二十六号”,这个流连于女人堆里,露出一脸坏笑,且骚劲十足的男人的桌号牌。

贾飞在快速思考着,如果邻桌男人是今晚拍卖会出价最高者,那就意味着,这个姑娘的吻将要献给他,献给这个让姑娘伤心流泪,而又对姑娘不屑一顾的男人。

贾飞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他自己二十多年来从不肯轻易做出的决定。

他要出手保护这个姑娘,这个让自己心动的姑娘,决不让那个猥琐的男人碰她一下。

贾飞拿起面前桌上的按键器,输入了金额和桌号,完成后把它们发送了出去。

“哇,二十七号桌先生,已出至三万元,三万元,还有吗?这可真是本酒吧拍卖历史最高纪录啊。”拍卖师用激动而颤抖的声音不断重复着。

随后,一锤定音,二十七号桌的贾飞,成为今夜拍卖会上出价最高者。

贾飞和姑娘双双被邀请到舞台中央,按游戏规则,姑娘将献上自己的香吻。

当姑娘漂亮的唇即将印到贾飞性感而棱角分明的唇上时,却不料,贾飞突然轻轻拉起姑娘的手,众目睽睽之下,在姑娘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全场所有人被这一场景感动得一塌糊涂,男人们在低头沉思,女人们在低头轻叹。

姑娘抬起又黑又大的眸子望着眼前这个不一样的英俊男人,并不解地问道:“这是你该得到的,你为何如此做?”

“我不想让你被别人欺负,尤其是你邻桌男人的欺负。”贾飞望着姑娘的眼睛说着。

“可你知道吗?我大学毕业就跟了他,他是我丈夫啊,无论他怎样的背叛我,我都深爱着他。”

姑娘流着泪的每句话,像重镑炸药一样,炸得贾飞的心支离破碎。

当拍卖会结束后,望着不知姓、不知名的姑娘孤单的离去,转瞬消失于人海的背影,贾飞默默地在心里与她轻声道别“晚安,姑娘。”

这时候,贾飞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