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理

2017-06-05 字号:

摘要: 乌有村坐落太湖边上,四周竹树环合,微风吹起,层林碧波,站在村中的灯塔极目四望,天高海阔,太湖风光尽收眼底。按理说风景如此优美的地方,应该是人人知晓的,但乌有村却极为奇怪,不仅外人不知晓,连太湖周边的人家也不知道有这个村子,乌有村竟像是一个桃花源一样,除却那幸运...

乌有村坐落太湖边上,四周竹树环合,微风吹起,层林碧波,站在村中的灯塔极目四望,天高海阔,太湖风光尽收眼底。按理说风景如此优美的地方,应该是人人知晓的,但乌有村却极为奇怪,不仅外人不知晓,连太湖周边的人家也不知道有这个村子,乌有村竟像是一个桃花源一样,除却那幸运的武陵渔夫,竟是无人能寻。

乌有村最初并不神秘,有很多人见过,凡夫俗子芸芸众生,如云烟过客,不可胜计,他们的话当不得数,但庄周的话自然可信,“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此话可当做证明。乌有村是人间仙境,比之天堂,毫不逊色,否则庄先生不会如此崇拜无何有之乡了,但是乌有村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消失了呢?

这要从传国玉玺说起,话说秦始皇统一六国,功绩莫大,但也造成无穷杀孽,因此触怒天罚。在他南下坐船泛游太湖时,突然狂风大作,风高浪急,眼看就要翻船,始皇帝快成淹死鬼,宰相李斯足智多谋,通晓冥漠天理,知道这乃上天的意思,阻碍不得,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始皇帝把传国玉玺抛下,来换得苟延残喘。始皇帝哪晓得这其中的诡诈,为了活命,顾不得自己万尊之躯,急忙把玉玺扔到湖底,没有一点皇帝的雄风。万顷汪洋,霎时水晶清明,微风而波,无波而平。始皇帝龙颜大悦,盛赞李斯聪明过人,却不想这一下子就断送了秦国万世基业,没了传国玉玺,这国家还怎么往下传?所以到了胡亥,天下盗贼四起,最终秦国呜呼哀哉,没了。

乌有村的老人在说起这件事时,常常叹气,大骂李斯出的什么鬼主意,把传国玉玺扔下来,竟而裹挟着乌有村的风水一起断送,导致乌有村从此与世隔绝,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不知道它,同时村子的风气也大坏,和过去截然相反,真是个世道浇漓,人心不古,村将不存了。

乌有村的老人们说想要离开乌有村,只有找到当年的传国玉玺,把风水修补好,就能逆天改命,离开乌有村,为此乌有村的人世世代代只有一个使命寻找传国玉玺。

“找到了吗?”

“没呢,你呢?”

“我也没。”

“那继续找。”

最初乌有村的人们见面说这些话,只是出于关心传国玉玺的下落,久而久之,竟然成为了一句问候,就像咱们说吃过了吗,英国人说今天天气好一样。

以色列人历经两千年漂泊无依,矢志不渝,最终建国。乌有村的人们历经两千年,却渐渐有些忘却他们的使命,对传国玉玺不再上心,这可急坏了村中的老人们,他们想如果村子里的人们忘记了传国玉玺,要在地狱般的乌有村生活,真是个恐怖至极。为此乌有村的老人们开了一次集体会议,要重新宣读乌有村人的历史使命。

“乌有村是一个有着三千年文明的村子,是一个人人向往的文明古村,虽然在近代以来,遭遇了许多磨难,但乌有村仍然是人杰地灵的宝地,为了把乌有村建设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村子,让天下人都瞩目乌有村,我们一定要找到传国玉玺。为此咱们的先人们,世世代代,千辛万苦,历经磨难,从不懈怠,甚至有人奉献出自己的生命,都是为了我们能够更好的生活。我们乌有村人要继承先烈遗志,谨记使命,时刻不忘寻找传国玉玺。”

“但是,咱们村中的许多人们生活的渐渐好了,吃得饱了,穿得暖了,竟然忘记了使命,不再寻找传国玉玺,这怎么能行?你们一定要···”

一个老头在前面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地说着,突然被人打断了话。

“村长,我看见阿毛前天找到玉玺了。”

“啊···”

下面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八面掉线的阿毛竟然能够找到传国玉玺。

这时跳起了一个中年人破口大骂:“刘三,你别血口喷人,我啥时候找到过传国玉玺?”

“是啊,刘三,你别乱说。”村里有人说。

大家看向阿毛,见他衣服破烂,胡子拉渣,谁都清楚阿毛是个懒汉,别说寻找传国玉玺这种大事了,他连基本的农活都不干,一家人一年到头不能饱餐几回,要说他能找到传国玉玺,谁也不相信。

“真的,我见到了,他前天鬼鬼祟祟地在水里捞东西,捞完了,偷摸跑回家,还不想让别人看见,你们说如果不是传国玉玺,还有什么东西让他这么紧张?”

见刘三振振有词,大家不由得怀疑起阿毛。

“爹,你那块石头是玉玺啊?”阿毛旁边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抬头说。

阿毛抬手打了一巴掌,吼道:“给老子闭嘴,别说话,否则老子打死你。”

小男孩捂着脸叫:“爹,你就是捞了一块石头嘛!”

“你还敢说。”阿毛气急败坏地踢了一脚。

小男孩扑倒在地,大哭。

“你干啥,打孩子干嘛?”阿毛的老婆坐在旁边,站起来推了阿毛一把,低头去哄孩子。

“你们看我干啥,我说没有就没有,小孩子撒谎,你们也信?”阿毛仿佛受不了村民的目光。

“阿毛,带我们到你家看看。”在台上讲话的老头是村长,他终于发话了。

“去我家看什么,我家没什么好看的。”

“少废话,赶紧带路。”

冲上来两个年轻人,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向阿毛怒喝。

阿毛身子矮了半截,不敢吭声,只得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村民,阿毛的老婆拉着孩子的手,跟在人群后面。那孩子刚被打过,哭了一场,这时见到村民都往自己家里去,十分高兴,蹭的一下子脱了手,跑到人群前面。阿毛家在湖边上,众人很快便到了。阿毛的房子破破烂烂,四壁空空,门前逼仄的地方,连个院子也没有,村民中有人嘀咕,阿毛也不怕孩子玩闹掉下湖里。

“阿毛,你还有什么话?”

村长拿着一块石头质问阿毛。

“村长,这就是一块石头,哪里是传国玉玺啊?”阿毛摆摆手,很无辜地说。

村民们睁着眼睛看那块石头,见它乌漆麻黑,峥嵘突兀,怎么看也不像传国玉玺。

“谁说这是传国玉玺了?我问你的是,你竟然敢私藏国家宝藏,该当何罪?”

村长朝阿毛怒声呵斥。

“村长,这是我从湖里捞上来的,哪是什么宝藏啊?就是一块石头,我前天打渔,就是看它独特才拿回家的。”

“哼,还敢顶嘴,强词狡辩,这叫黑玉,是吸取日月精华,沉淀万年才能在湖底形成的。你打捞到了竟然不上交给国家,就是想要私吞国家财产。今天我要治你的罪!”

“村长,可是我就是从湖里打捞上来的。”

“蠢材,湖是国家的,地是国家的,连你也是国家的,你还敢藏国家的宝贝,你找死!”

村民们听了纷纷觉得有道理,却有一个人出口道:“村长,可咱们现在没有国家啊?”

“是啊,是啊,咱们自从秦始皇扔下传国玉玺就变成没有国家的人了,这个东西也就不属于国家的,还是阿毛的。”村民中有人小声嘀咕。

“混账,咱们乌有村以前属于吴国,后来并入越国,秦始皇雄才大略统一天下,咱们现在属于秦国。怎么叫没有国家?”

“村长,你说都过了两千年了,秦国还有吗?”

村长捋一捋胡须,骂道:“没有了秦国,咱们还有村委会,村委会就是国家,太湖就是村委会的。阿毛你私藏村委会的宝藏,今天要治你的罪。”

阿毛听完后,脸色煞白,两条腿不听使唤地跪了下去:“村长,你就放过我吧—”

“放了你,把你的石头上交村委会,另外限你十天内交罚款一百斤黑鱼,否则村法侍候。”

阿毛和他老婆听完,两个人绷直的身子霎时松了,一百斤黑鱼,他们多劳累些,是能够交齐的。那孩子看到父母下跪,不明所以,拍手欢叫,却是一个不小心掉到了湖里。

阿毛大惊,急忙起身扑进水里把孩子捞了上来,众人胆战心惊地看着孩子,露出了关切之情。

孩子眼睛闭着,鼻孔中残存着呼吸,阿毛老婆抱着孩子心疼地哭着。

阿毛突然起身对村长说:“村长,你要赔偿我孩子的医药费。”

刘三嘲笑:“阿毛,不会是你孩子受了惊吓,让你得了失心疯吧,你孩子掉到水里,和村长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村长把你孩子推下去的。”

村长拍拍刘三的肩膀,意思是说,你说得对。

“湖是村委会的,村委会不看好自己的湖,让它淹了我的孩子,不找村委会赔偿,找谁赔偿?”

村长大怒:“阿毛,你不要无理取闹。湖是死的,不能动,怎么淹你的孩子,是你孩子玩闹不小心掉下去的,你不要找村委会耍无赖。”

“湖是村委会的,我孩子在湖里淹的,也就是村委会淹的,我找村委会赔偿,就没错。”阿毛红着脖子争辩。

村民们纷纷点头:“阿毛说得也有道理啊!”

“混账,有个屁道理,还没有村委会的时候,就有太湖了,村委会怎么管得了太湖,你孩子掉太湖里淹的,你找太湖要赔偿去,找村委会干嘛?”

“村长,你刚才要黑玉的时候,说的太湖是村委会的,怎么现在不承认了?”

阿毛不忿,质问村长。

“混账,你这刁民,竟然敢和村委会讲道理。”

那两个五大三粗的年轻人恶狠狠地瞪了阿毛一眼,阿毛的身子又矮了半截,嘴里却咕哝着:“难道只准村委会讲道理,不准村民讲道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