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散了,让我把你埋在哪里

2017-06-20 字号:

摘要: 当爱散了,让我把你埋在哪里?看那火红的石榴花开,你笑容沉醉在花芯里。就让我把你变成一棵真正的树,栽在我眼前,长在我心里。 ——by高凤华 01 “让开,别当我的路!”秦明推着自行车往一边转。 “偏不让,有本事你飞过去啊?”李浩一转身又挡在车前。 “李浩,你吃错...

当爱散了,让我把你埋在哪里?看那火红的石榴花开,你笑容沉醉在花芯里。就让我把你变成一棵真正的树,栽在我眼前,长在我心里。

——by高凤华

01

“让开,别当我的路!”秦明推着自行车往一边转。

“偏不让,有本事你飞过去啊?”李浩一转身又挡在车前。

“李浩,你吃错药了,找事啊?”秦明把自行车放倒,瞪着眼看李浩。

“呸,今天我就找事了”李浩说着就上手了,直接往秦明脸上煽。

秦明抬手去挡,晚了,脸上落了一巴掌。

“你混蛋啊,我可是你姐夫!”秦明抬脚去踢李浩。

“你是狗屁姐夫,我今天就替我姐教训教训你。”说着手又煽上去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壮妈以极快的速度跑到辛然家里,,描述了这场斗殴盛况。

02

辛然抱着唯一的女儿,眼泪滚滚的流下来。

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完了,完了,表弟不掺和还好,这一搅和,这日子还怎么往下过?秦明是要脸的人呀!

刚才老公狼狈的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搬到单位宿舍去了。

生了女儿之后辛然就再也没有出去工作。丈夫是一家燃气公司的经理。虽然出身农家,但是正经的大学本科毕业。而辛然只有初中学历。当初在邮局上班也是走的关系,合同制的。

一度老公秦明是辛然的骄傲,文化人唉!

大龄青年辛然孜孜以求的高学历文化人的梦,实现的那天,秦明就变成一颗闪耀的星星,镶嵌在她的心里。

在这个不大的城镇,整条邮政局的街上到处都飘荡着辛然的幸福。一出门就是秦明喜欢的刀鱼,大肠,鲅鱼,辛然精心的伺候着,酣畅的享受着照顾一个人的幸福。

秦明发力工作,两年之后他当上燃气站的经理,石榴花开的时候,他们有了可爱的小棉袄,就取名小石榴。

小日子欣欣向荣。

结婚之前,秦明还时常给她讲一些工作上的事,看过的书,辛然只是静静地听着。他是一座高山,她是仰望的河流。

等辛然在家看起孩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话就越来越少了。辛然的天地除了老公就是孩子,他越来越猜不透老公在想什么。

世界上最悲哀的是连架都吵不起来的夫妻。

又一个石榴花开,秦明破天荒的给辛然买了一条大红的连衣裙。辛然穿上它,如同一朵绽放的石榴花。

可是,秦明回家越来越迟,回到家他时常一个人发呆,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当全世界都知道她老公出轨了,辛然是最后知道的人。

接着就是无休止的争吵和冷战。

终于他们有了吵架的理由。辛然把那几年的委屈,愤怒全都吵了出来。

“你嫌弃我,早说啊?为什么娶了我就在外面胡搞?”——那一头是沉默。

“我为了你和孩子,辛辛苦苦呆在家里,你还出轨,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那一头还是沉默。

“我让你撩骚,让你撩骚!”——“啪”老公的眼镜碎在地上。

一个大巴掌接着就煽过来了。

接着是厮打在一起。

两岁的小石榴哭的撕心裂肺。

以后,秦明越发的沉默,如同一头倔强的驴。

他爱上的是同一个单位新去的同事,大学生。长的像郑爽,单纯甜美。

03

这婚是断然不能离的。辛然好面子,也传统 ,更不想便宜了狐狸精。

这个时候如果冷出理,先放着,没准过两年,热乎劲过了,人就回来了。

可是辛然娘家知道了,纷纷扬扬,母亲的意思,也是不能离,但拿不出主意,都是老实人家,哪里会处理这种事情。

表弟知道后却火了,见一次骂一次,说都不能说。

辛然带孩子去老公单位找,那女的直接躲起来了。离开了,谁也不知去哪里了。但他们肯定还联系着,不会断的这么快,这是辛然的猜测。

她去求老公回家,老公一脸的冷漠。

她把换洗衣服带去,他一脸嫌弃。

她想把他的父母接来,公公婆婆直言:你们的事我们不管,儿大不由爹娘。

在一年之后,辛然彻底陷入抑郁之中。老是觉得有人要害她,人也变的歇斯底里。只要看见秦明就不是大吼大叫就是低声哀求。

孩子放在娘家也顾不上了。

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白天又疯狂的去找老公。

秦明这时候其实已经结束了那段感情,他只想逃离,逃离这狼狈不堪的局面。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秦明消失了。

那个夜晚秦明应辛然之约回家谈离婚。

然后邻居听到剧烈的争吵,最后是辛然的哭嚎,“滚,滚了这辈子别回来!”

接着门被“哐哐”的带上。

04

第二天,辛然擦干了眼泪,抑郁症出奇的好了。

她在院子里栽了一棵石榴树。

然后平静的去娘家把女儿接回家。

在然后在娘家人的帮助下在镇上开了一间杂货店。

勉强养家糊口而已。

邻居每每聚在杂货店门前问她,“你家秦明不回来了啊?”

辛然拿着鸡毛毯子就出去了,霹雳吧啦的乱打。

在家里,她却对女儿说:爸爸从未离开过。

五月,石榴花开的红艳艳的,辛然好像重新又活在幸福里。脸上竟有了灿烂的笑容。人越发的勤快,小店新上了烤肠机,冰激凌机。

原来干瘦干瘦的人竟然面色红润起来,她跟女儿说:都是石榴树保佑我们,我们要保护这棵石榴树。

邻居们打趣她:“眼看着秦明不回来,要不再给你找个婆家?”

“这就胡说了,我们一天没离婚,我就还是秦明的媳妇。”你们少来试探我。

05

等到秋季,石榴结籽,满树的大石榴,红彤彤的沉甸甸的,像一个个小灯笼挂在树上。

晚上,辛然在石榴树下安下一张桌子,铺了纯白的桌布,把摘下的石榴一个一个摆上去,堆成一个小山的模样。然后拉过女儿,让女儿磕了一个头。

辛然念叨着,“你终是心疼我们,终是有了些用处。……”

树影婆娑,你终于变成一棵沉默的树。

辛然剥开一个石榴,吃着吃着就哭了,吃着吃着又笑了。

紫色饱满的软籽石榴,甜蜜多汁,又带着一丝丝腥腥的鲜甜。辛然把籽摆下来放在小碗里,拿个勺,一勺一勺的挖给女儿吃。

“这是爸爸对你的爱吆,你要多吃点。”辛然是温柔的。

剩下的,拿到杂货店卖掉。每一个石榴都被辛然擦的锃亮。那裂开的口子好像在对着辛然笑。

05

二十年后,小石榴已经长成婷婷玉立的大姑娘。教育心理学研究生毕业,留在省城某国际学校任教。

十月一日,石榴带回家一个男生。

个子不高,但很健壮,他学校的股东之一,石榴大学同学的哥哥。比石榴大八岁,无婚史。

回到家正是石榴成熟的季节。

六十岁的母亲,头上已是斑斑白发。

这一块要拆迁了,辛然执意要搬到乡下老家去,为的是把石榴树带上。

人在,树在。

一家三口在石榴树下拍了照片,一起摘石榴。辛然亲自剥开一个大石榴,看着女婿吃下去。

临走,辛然给女儿带上一旅行箱的石榴。悄悄地告诉女儿,“这里面有爸爸,让你爸爸保佑你。”

“石榴就交给你了,你以后要好好待她。”辛然像完成一个仪式一样对女婿说。

别过脸,石榴的眼泪流下来。其实,他早就知道爸爸变成了石榴树。

她学心理学就是为了自我的一场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