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心只能让你自己痛苦

2017-06-21 字号:

摘要: 1 今天的天气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已经连下半个多月的大雨了,昏暗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漂泊的大雨冲刷着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 长时间的熬夜工作导致我的脸色苍白,眼窝下陷,双目无神,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草,老子早晚要猝死在这。” 吐出最后一口烟,今天还有一个采访要...

1

今天的天气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已经连下半个多月的大雨了,昏暗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漂泊的大雨冲刷着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

长时间的熬夜工作导致我的脸色苍白,眼窝下陷,双目无神,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草,老子早晚要猝死在这。”

吐出最后一口烟,今天还有一个采访要做,要抓紧时间了。

羊城精神科医院,这就是我今天采访的目的地。

我很讨厌医院这种地方,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甚至我觉得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小感冒都能给你开出天价的医药费。

当我向前台的小护士出示记者证询问院长的办公室时,两个小姑娘双眼发光,那是想要配种的眼神,勾魂摄心。我觉得她们应该是被我的帅气所吸引,而不是那张印着某台的记者证明。

和她们留下联系方式后,我找到院长的办公室。但是我并不是来采访他的,我采访的是他医院里的一位久居已久的病人。

他是,十五年前震惊全国的羊城虐奸女童事件的作案者——陈大生。

2

十五年前的羊城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罪案,犯案者陈大生,涉嫌虐奸一名女童。在逮捕他以后发现其精神失常,言语混乱,心智如同三岁孩童,精神科鉴定过后确切属实,陈大生又没有监护人,无父无母。以至于判刑一拖再拖,受害者一方悲痛欲绝,但却没人要这颗烂皮球。踢来踢去,最后踢到了医院。

但是奇怪的一件事是,在陈大生在医院度过的第八个年头,曾经有人来过医院看望陈大生。还给院长留下了一大笔钱,说是赔偿给那个女孩的家人以及陈大生的疗养费。此后,便再也没出现过。

来到陈大生病房前,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去,看了看四周。角落里蹲着一个人,应该就是他了。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国字脸,脸上的皮肤很粗糙,身穿医院的大号病服,唯一与常人有差异的便是他的眼睛,如死鱼一般,让人心瘆。

“你是叫陈大生吗?”我盯着他的死鱼眼问道。

“你这样问是没有用的,他不会和人沟通,我都没听他说过话,每天都是按时吃饭睡觉,然后就蹲在角落里不知道干什么。”

我转过身,一个手捧着病历本的小护士站着我身后。我笑了笑,问道:“你好,他十五年来都是这样吗?”

“应该吧,我刚来不久,不过听护士长说他一直这样,不吵也不闹,是最好管理的病患呢。”小护士若有所思的回答我,我向小护士道了一声谢,随后便出了医院。

一个心智如同三岁孩童的人,怎么可能耐得住寂寞一句话不说。这其中必定有原因,我需要调查一下陈大生十五年前的经历。

3

我的调查失败了,陈大生所在片区的档案在七年前的一次大火中损失殆尽,我没有查到半点有用的消息。

回到医院病房之后,我蹲在陈大生的旁边,眉头蹙成一团,心中充满疑惑。这个姿势不知道保持了多久,脑海中的思绪越来越乱,在我准备起身回去的时候。

一个犹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你也是在演蘑菇吗?”

陈大生说话了!!我欣喜若狂,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我思索着他这句话的意思,演蘑菇?他十五年不间断的蹲在角落就是演蘑菇?于是我顺着他的问题,答到:“是。”

“哥哥也会给你带好吃的吗?”陈大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宛如天音。

哥哥?陈大生…..他有个哥哥!!!他不是孤家寡人!!!

我理了理我的脑神经,接着问陈大生:“是你哥哥教你演蘑菇的吗?他为什么要教你演蘑菇?”

“因为哥哥说演蘑菇会有人给我天天送吃的呀,哥哥还叫我不要跟别人说话呢,因为说了就没人送吃的,除非是跟我一起演蘑菇的我才能跟他说话呢。”

没错了,十五年独自一人是因为他哥哥的有意为之。我若不是恰好蹲在他旁边思考问题,或许他也不会跟我说一句话。

“那你,自己一个人不会孤单无聊吗?”我接着问陈大生。

“会呀,很无聊呀,可是跟别人说话会没饭吃,我怕饿。上次哥哥来找我玩也陪我演蘑菇呀,哥哥好厉害的,会演蘑菇会变脸。”陈大生如同数豆子一般跟我吐露心声。

毕竟是一个小孩子的心智,我“偶然”被他当成了同伴,小孩子跟小孩子之间无话不说。

4

回来之后我连忙整理出了今天得到的信息。

1,陈大生有个哥哥。2,陈大生的哥哥唆使陈大生扮演蘑菇,不于任何人交谈。3,陈大生的哥哥应该整容过,七年前的探访者就是他。

第二天我回到陈大生以前生活过的所在片区,通过走访,终于在一位岁数颇大的老奶奶口中得知,陈大生的确有个哥哥,但是由于老奶奶讲话不利索,很多话都没听明白。只知道他们兄弟两一个痴呆,一个正常,生活则靠哥哥捡垃圾为生。

陈大生的哥哥就像从人间消失了一样,没有他的半点痕迹,如果不是碰巧被陈大生当成了同伴,再问到这位老奶奶,恐怕世人皆不知有他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再次回到医院,我需要跟陈大生再演一回蘑菇,得从他嘴里再知道点信息。

顺利接近陈大生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

真相,离我越来越近了。

5

陈大生并不是作案者,真正的罪犯是他的孪生哥哥陈屠,陈屠利用陈大生的天生痴呆,巧妙的瞒天过海。在跟陈大生的第二次接触当中得知,陈屠在犯案后欺瞒弟弟当顶罪羊便远逃外地,估计这些年间发了财,整了容貌,当年的火烧档案室应该也是他纵的火。

但是这一切都是我的臆想,还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指控,我需要找到陈屠。

Z省S市,我下了火车站,看了一眼手中的纸条。上面写着:北山花园B2栋301室。这是陈大生给我的,他说是他哥哥走的时候留给他的,虽然我不知道陈屠留下这个地址何意,但是只要我找到他,所有事情都将解开。

咔擦一声,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我礼貌性的问了一句:“你好,请问这是刘思过刘先生家吗?”

“是的,你是谁?”中年妇女迟疑了片刻说道 。

“请问他在家吗,我是他的朋友,有事找他一下。”我平静的道。

“哦你等等,老刘!有人找你!”她朝里屋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里屋出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中等身材,国字脸,跟陈大生一样粗糙的皮肤,他看到我的那一刻略带疑惑。

我抢先开口:“刘哥,我是羊城来的。”

“哐当”他手里本来拿着的东西突然掉落,脸上一种复杂的情绪,那是惊惧?还是愧疚?

“你跟我来吧,老婆你去做饭,我跟这位小兄弟有话要说。”他叹了口气,唤我进屋。我跟他进了书房,他家的装修很不错,四室一厅的格局,看起来生活还算富裕。

“小伙子,抽烟吗?”他递了根烟给我,我没有接也没有接话,见我如此,他应该也猜到了我此次前来的目的。

“我见过陈大生。”我开口说了一句。

他苦笑一声,耷拉着脑袋抽着烟道:“听我讲个故事吧。”

6

十五年前有个跟你一般大的小伙子,他跟他弟弟两人是孤儿,弟弟还是痴呆,心智能力低,他从小只能带着弟弟干苦力,捡水瓶混口饭吃,可是却处处受人排挤。好不容易两人长大了,可是遭受的待遇并没有变好。弟弟是痴呆,只知道吃饱就是幸福。他却不能,他甚至希望自己也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

直到那一天,他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在小卖部偷了两瓶二锅头,他从来没喝过酒,但是他听说过,喝醉了能摆脱一切。那天晚上他喝的酩酊大醉,哭声震天,在他心里的黑暗无限被酒精放大甚至扭曲的时候,恰好有一个小女孩经过。

小女孩见他在哭,递给了他一张纸巾说:“叔叔不哭哦,妈妈说爱哭的人神仙爷爷会惩罚他的。”他接过了纸巾,抱起了小女孩。他那颗已经被腐蚀的心,让他干出了禽兽不如的事。

听到这里,我两眼通红,双拳紧握,紧紧咬住的嘴唇已经蹦出了血丝。

“别说了!你TM就是个畜牲!我就问你,既然有悔过之心,为什么不自首?? 你知不知道那个女孩后来自杀了??你知不知道受害者的家庭因为你支离破碎??”我厉声质问。

陈屠的脸上留下了一行清泪,缓缓道:“我骗了大生帮我顶了罪,就逃到这个城市。在这里遇到了雅儿的妈妈,就是你刚才看到的,我老婆。她照顾了我一年多,跟她结了婚生了雅儿,我是想过回去自首,但是放不下他们娘俩,七年前我回去见过大生,烧毁了有记录我和大生的档案。所以我留给了大生一张纸条,我心里甚至期待着你来的这一天,等了七年,你终于来了,每每深夜那脑海中的噩梦,我也想解脱啊!!”

我报了警,警察带走了陈屠,十五年的案子翻出重审,陈屠被判了无期,他的下半生将在牢狱中度过。

而我,在羊城的一处坟墓面前。

墓碑上的照片是一个小女孩,笑容清纯可爱。

我的妹妹。

我来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