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死猫

2017-08-01 字号:

摘要: 故事发生在一个七月。 这个地方七月基本已经达到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了,太阳升起后会在三四个小时之内把一切都加热到最高温,然后死寂的空气就会把这份灼热传到每一个角落。 这个地方多丘陵多河流,丘陵和河流间胡乱分布着几片农田。夏天这个时候放眼看去满眼都是绿油油的,在...

故事发生在一个七月。

这个地方七月基本已经达到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了,太阳升起后会在三四个小时之内把一切都加热到最高温,然后死寂的空气就会把这份灼热传到每一个角落。

这个地方多丘陵多河流,丘陵和河流间胡乱分布着几片农田。夏天这个时候放眼看去满眼都是绿油油的,在强烈阳光的照映下这绿色比平时显得异常浓烈,让人看着不但没有一丝清新,反而更加烦躁。

紧挨着山脚是一条国道,沥青路,四车道。两旁还稀稀拉拉种着永远长不大的行道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夏天的中午在这样的路上行车过,那感觉完全是从脚底传到心脏的炙热,根本无处可逃。

这条沥青路连通城市和乡村,一个大村庄过后,路边偶尔会有加油站和几个饭馆,直到下一个村庄。而我就在其中一个加油站上班。

上午九点过后路上的车逐渐变少了,我们也逐渐空闲了下来。正当我坐在休息室里无聊地刷着手机的时候,休息室的玻璃窗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拍窗户的是一个穿着破烂的十一二岁的小孩。我赶紧跑出门来看,本以为是有人来加油,结果只是小孩一个人。这个小孩我认识,叫小耿,和我一样住在河对面的村子里。他父母平时在城里打些零工,农忙时候就回农村干活,他家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五岁的弟弟。这个小孩别看看起来都挺好,但附近的人都知道他是有癫痫病的,发病的时候口吐白沫,倒地就抽搐,并且脑子很不灵光。

我不知道他敲我窗子是有什么鬼花样,就问他“诶!? 耿娃,你敲我窗户干啥,敲坏了当心赔不起。”

小耿被我吓的有点慌张,连连赔笑,见我也没了脾气,他才开口说话“叔,刚刚看见路上有个猫被撞了,你来看看吧。”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我随他走到路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路上确实有一个起伏的障碍,一动不动,像是个塑料袋。待我走近一看,原来是只死猫,棕灰色身子,间着黑色的条纹,从它被压扁的身体来看,明显是被过路的车给压死的。

看了不一会儿,我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就又回到了值班室。这样的事情也不算罕见,别说猫这么小的动物,就是人长得那么大,也不照样有被撞死的。倒不是说什么我不尊重生命,我一样为那只猫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生命而惋惜,我只是说这么个事实。

以我的经验,这一会儿是很少来有人来加油的,小城到乡村的路上的车本来就少,何况天气还这么热。早上起得早,加上客户又少,不一会儿我就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瞌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急促的拍窗户声吵醒,我以为又是耿娃,刚想发作,抬头一看是一个中年男人站在窗台前。我带上工作帽,快步走出值班室。我瞄了一眼发现并没有车子停在加油区,看来这人也不是来加油的。

这个人大约四十出头,身高不高,我能看见他的局部头皮。体型富态的很,尤以肚子最为突出。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额头有汗但是不是很多,那他肯定是坐中巴车在这下的车。没有开车到加油站停下做什么?我实在想不通。

中年男人看见我出来,从兜里拿出一根烟递给我。我说我不抽烟,并且指了指旁边禁止吸烟的标志。

“不好意思,我忘了这儿不允许吸烟了。”中年人假笑着把拿出来的烟又装进了盒里,说道“小伙子,我看门口那电瓶车是你的吧,能不能借我骑会儿,我一会儿就回来。”

听他这话,我第一反应觉得他是没安好心,我问“你要骑我车子做什么?”

“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刚刚见路上有只死猫,觉得很震撼,就想拍下来所以我就想赶紧折回家那家伙来拍一下。”

他说得恳切,但我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他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于是他从另一个兜里摸出了钱包,从里面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我把身份证押你这总行了吧,再给你50块钱。”

我接过身份证,是真的无疑,而且住的离我们这也很近,拍了一张照片后就又交还给他。“我就住这不远。麻烦你就算帮哥哥一个忙,我这也跑不掉的不是?。”他又补充说道。

他看起来不像说假话,而且我也能理解艺术家们的心理“你可以把车骑去,要是你不骑回来,我要报警的。”中年人连连点头,又把50块钱硬塞给我。

我把车钥匙取给了他,并且嘱咐他慢点骑。转身回值班室的时候,我瞥见在小猫尸体旁边还站着一个小孩,正在对着我傻笑。小孩当然是耿娃,我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多半是听了刚刚那人的话在帮忙保护现场呢。有那么一个瞬间我想过叫他离路边远些或者干脆到值班室来吹会儿空调,但是下一个瞬间我就反悔了,我决定不与他有任何多余的接触,自顾自回到了值班室。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我在值班室玩手机的时候,听见路上传来砰地一声响和车子急刹的声音。直觉告诉我肯定是出事了。

果然,刚刚时出了车祸。现在在猫的尸体前方几米的地方还躺着一个人,白色的体恤衫已经出现大块大块的红色。我顺着几道红色的轮胎印向远处看去,视线里只有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在公路上飞奔,不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我跑回值班室拿手机报了警,也拨了120急救电话,虽然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打完两个电话,我赶紧回到了路边,耿娃还躺在血泊里,整个身体在抽搐,已经奄奄一息了。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什么也做不了,只好回到值班室又打了两个电话催了一遍,得到的却是和上次一样的“尽快的答复。”

一时间四下都是一片安静,只听得见空调嗡嗡的声音和自己的心跳,我脑子里现在什么都想不了,整个人只是麻木地坐在椅子上。

不一会儿,之前的中年人骑着我的车回来了,背上还背着一台单反照相机。他来值班室交了钥匙,道了谢之后又塞给我一百块钱,随意闲扯了几句便想走。

我看出他眼神有点躲闪,想必我先前关于耿娃的猜测是对的。

“照片拍完了吗?大艺术家。”

“拍是拍完了,可是怎么还多死了一个小孩儿啊。年纪轻轻的,怪可惜的。”中年男子低着头,目光飘飘忽的,始终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对了,你报警了吗?”

“报警了,马上就到。”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接着我们都低着头,不说话,屋子里重新归于沉默,只剩下空调运转的声音。

“我孩子还小啊兄弟……”他抬头看我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他看着我,像是在乞求我的宽恕。

“你走吧,我不说就是了。”

中年男人千恩万谢,抱着照相机一路狂奔了出去。我叹了一口气,决定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给警察说。好在耿娃是附近出了名的脑子不灵光,这样一来倒是比正常情况好解释。而且听说家里父母也并不很喜欢这么个孩子,所以这才要的第二个儿子。肇事车也肯定是逃不了的,这路上有这么多摄像头,而且免不了要给小耿家里一大笔补偿金。想到这我心里稍微好过了一些,但是不免感到有一点悲哀。人也好,猫也好,命怎么就这么轻薄。

事情后续就如你所料那样,肇事车主被判了刑,并且支付给小耿家里一笔可观的赔偿金。我也信守承诺没有提中年男人,只说了车祸现场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我后来偶然间在网上见过中年男人那天拍的照片,我记得照片上的猫,记得中年男人的名字,也记得照片的名字,很土,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叫“珍爱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