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伤别离

2017-09-12 字号:

摘要: “你走吧,我只是跟你玩玩,你却当真了。”他甩下一句音量不大却砸地有声的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手脚发软,挪不开步子。她不敢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因为三天前他们还在一起喝咖啡,然后一起到公园散步。在经过一树红得耀眼的木瑾花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搂...

“你走吧,我只是跟你玩玩,你却当真了。”他甩下一句音量不大却砸地有声的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手脚发软,挪不开步子。她不敢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因为三天前他们还在一起喝咖啡,然后一起到公园散步。在经过一树红得耀眼的木瑾花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深情地说:“我爱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她没有拒绝他的搂抱,只是看着他的眼睛淡淡地问:“你能爱我多久?”

“一辈子。”

“男人的话不可信,追人家的时候海誓山盟,追到手就不珍惜了。”

“不会的,我保证。”

她相信了他的话,把头深埋在他的怀里。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回到宿舍,她告诉自己的闺蜜,她要开始恋爱了。闺蜜并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而是揶揄地跟她说:“你这么单纯,可别上当了。男人的甜言蜜语不可靠,宁肯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破嘴。”她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丝毫不以为然地说:“我相信他。”

这一幕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可见,然而仅仅三天时间,闺蜜的预言就成真了。这两天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个深情的男人转眼就变得如此陌生?她不相信他是一个薄情的人,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他就像一只讨厌的苍蝇一样粘着她。不论她到哪儿,他总是奇迹般地出现在眼前,摆出一副偶遇的样子。那时候的他,在她面前显得异常拘谨,手足无措,不是碰倒了水杯,就是踩错了台阶。她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但又笑不出来。一开始,她不想理他,还经常跟闺蜜说起这个令人讨厌的人,迟早要找个机会收拾他一顿。闺蜜却油腔滑调地说:“有爱就有恨,你不会爱上他了吧?”

这话说得她内心竟然开始有些慌乱,慢慢地她不那么讨厌他了。有时候,在本该遇到他的地方没有遇到他,心里居然还有些想念。再后来,两人的偶遇慢慢变成了约会,咖啡馆就成了相见的老地方。

然而,这个男人太可恨了,利用半年的时间苦心积虑地接近她,让她产生了依赖的感觉,却又猛然地抽身离开,就像拔河的一方突然放手,使对方彻底失去了平衡。她一时之间无法承受这样的心理落差,不相信这个男人这么无情无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可是,会是什么事情呢?

她有些不甘心,她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她拿起手机,不停地拨打着他的号码。可是没有人接,手机里发出拒接电话的嘟嘟声,后来索性连电话都关机了。她决定去找他。她找遍了两人曾经一起呆过的所有地方,都没有他的影子。她甚至还到他的公司门口坚守了一天,却发现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去上班。

她的心情有些沮丧,脚步变得沉重,就像灌了铅一样。她站在街头,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期望能够看到他。每个行人的身影似乎都有点儿像他,走近了却令她一次次地失望。

她茫然地停下脚步,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失恋又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一个有始无终的男人,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何必再去找他呢?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根本不值得珍惜,让他早点见鬼去吧!

这时候,那个令她憎恨的男人出现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挽着他的手臂,正匆匆地走过马路。女孩的身材不错,曲线凹凸有致,透射着青春的气息。在路过她的时候,那个男人假装根本没有看到的样子,紧紧挽着身边的女孩子走了过去。

她很想冲上去抽这个男人一个耳光,狠狠骂他一顿。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她不是那种彪悍的人。她深吸了一口气,试着平息自己的情绪。她开始变得平静和理智起来,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这么短的时间这个男人就又有了新欢,而自己却还放不下旧情,四处去找人家,真是掉价。这种朝秦暮楚的男人是不会珍惜感情的,失去这样一个男人不是损失,而是幸运。

她昂起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松地走过了马路。她努力地安慰自己:你不过是失去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何必在意呢?

一回到宿舍,闺蜜就问她:“你找到那个男人了没有,问清楚了没有?”

她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她一头倒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低声地啜泣起来。闺蜜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渐渐地,她恢复了往日平静的生活,过着自己波澜不惊的日子。然而有一天,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那个男人的电话号码。她毫不犹豫地挂掉了,可是那个电话又执拗地打了过来。这个可恶的男人,难道说他被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甩了,又想回头来找她?她可不是男人的玩物,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决定痛骂一顿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然后告诉他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永远都不要再回来找她。

她接起了电话,正要发飙,却发现听筒里说话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一个柔柔的略带沙哑的女声:“你好,我是他的妹妹。他在上周因病去世了,留下一个日记本。他生前说过,如果他不在了,请我把它交给你。”

“什么?这怎么可能?”

她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只是说:“今天中午,我在咖啡馆等你。”

中午时分,她赶到了咖啡馆。坐在她对面的正是那一天挽着他手臂过马路的那个女孩子,原来她是他的妹妹。女孩子没有多说,双手捧着一本红色皮面的日记本,交到她手中,然后就匆匆地离去了。

她向服务生点了两杯咖啡,一杯是自己爱喝的焦糖玛奇朵,放在自己这边,一杯是他生前爱喝的卡布奇诺,放在桌子对面。她打开了日记本,一字不落地读了起来。

他以前并不写日记,自从遇到她之后决定开始写日记,想把自己对她的爱恋完整地记录下来。过去的半年,她周末去图书馆的时候,他总是能够在相同的阅览室出现。她要到咖啡馆的时候,他总是能够有机会请她一起喝咖啡。看了他的日记,她才知道最初那些偶然的相遇,原来都是他执着地蹲守与精心的准备。

日记永远停留在两周以前的一个星期三。这一天,他在日记里这样写道:

“明天我就要做手术了,据说这种手术成功率很低,风险很大。如果手术成功了,我就可以创造医学上的奇迹,健康地活下去。我期待着奇迹的出现,因为一旦康复了我就可以去寻找我深爱着的人,向她深深地道歉,请她原谅我的绝情,并且告诉她我一直都爱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充满了希望,洋溢着爱的气息。

“但是,如果手术失败了,我可能会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和妹妹,我最牵挂的人就是她,希望她能够理解我的苦心。我离开她并不是不爱她,只是不想让她承受太多的痛苦。

“如果我走了,请把这本日记交给她。这里有我们爱的记忆,爱的足迹。我希望她不要悲伤,不要难过,永远相信爱情。我不够好,这个世界上比我好的人多的是,希望她能够勇敢地去恋爱。她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值得更好的人来爱。即使我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依然会在另一个世界祝福她永远平安、快乐、幸福。”

读到这儿,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她伏在桌子上啜泣了一会儿,拿起日记本,走出了咖啡馆。秋日的阳光干净得有些刺眼,微风中吹送着菊花的香气。过往的行人来来去去,丝毫不因某个人的悲伤而停步。

她穿梭在人群中,昂起头,任眼泪肆虐地流过脸颊。她知道,他并没有离开她。他一定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注视着她,祝福着她,关爱着她。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以另外一种方式与她再度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