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孤独的未亡人

2017-09-13 字号:

摘要: 文/孟小满 “曲先生,欢迎来到奇幻空间。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一个身穿黑衣,带着面具的神秘人,一本正经的问到。 抬眼,曲先生发现这是一个神秘的幻境,四面都是镜子做成的墙壁,可以看到众生相,可以还原过去所有的场景,他有点害怕,身体有点忍不住的哆嗦。 曲...

文/孟小满

“曲先生,欢迎来到奇幻空间。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一个身穿黑衣,带着面具的神秘人,一本正经的问到。

抬眼,曲先生发现这是一个神秘的幻境,四面都是镜子做成的墙壁,可以看到众生相,可以还原过去所有的场景,他有点害怕,身体有点忍不住的哆嗦。

曲先生:“我……病了。”

神秘人:“病了?哪里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曲先生:“我是心里病了。”他低下头,整个人散发着悲伤的信号。

神秘人:“心里?怎么说?”

曲先生:“你听我细细道来。我是一名普通的公职人员,从事这个行业已经十年了。想当年,我在学校可是一个风流人物,追我的人排成一大队。我的好朋友,从混迹江湖的小弟到街头卖东西的小贩,从校园的明星人物到各班的无名小卒,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会给我三分薄面。

那个时候,我们最爱干的事情便是打抱不平。谁欺负弱势,我们便会伙同一起去给他警告,方式自然是最古老的,胖揍一顿,我们奉行拳头底下谈正义。那一个个被揍的人,捂着红肿的脸颊,如老鼠一样逃窜着,我们笑的前仰后合。

后来,我便出名了。在校园里,有人递水送饭;在外面,商贩们会主动把他们的货,送给我以示友好;混迹江湖的人,常常跟我称兄道弟,拉着我们胡吃海喝,宣扬着他们的豪情壮举。我常常不醉不归,在云里雾里度过了最特别的几年,那日子,逍遥的很。

可是,近年来我越发觉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夜幕降临,一个人躺在那里,孤独感袭来,翻看所有的手机联系人,微信好友名单和扣扣在线人员,却发现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前一段时间,我忍受不了,给一个曾经能穿一条裤子好友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我失眠了……”

神秘人:“为什么会失眠?好友回复的内容,刺激了你?”

曲先生:“不是,我等了大半夜,都没有得到好友的回复。前段时间,有同事提到他们好友的电话号码,很多都是打不通的状态,发消息隔几天回复或者不回复的都有。我就想着,自己肯定不会是这样,结果……唉,我开始生病了。我回忆了所有的细节,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们,整个人开始恍恍惚惚,很多事情总觉得存在脑海里,可仔细一想,又觉得没有发生过。”

神秘人:“那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处在一个孤独的阵地,想找到倾诉的出口,出口却被完全堵死了吗?”

曲先生:“你说得太对了。我的内心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告诉我,我现在的境地,每一个人都曾遇到过,不用管。一种声音说,你不该是这样的,你要走出去,跟好友对话,跟有趣的灵魂相遇。可是,这个牢笼我有点出不去了,好友,呵呵,他们现在都把我孤立了,我哪里有?”

神秘人:“听你这么说,你所有事情的源头在于你想出去,可是找不到出口,确切的说,你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是么?”

曲先生:“对的,我最重要的是没有朋友了。”

神秘人:“那你单位上的人呢?”

曲先生:“他们啊,都是上班的时候,我当面说着人话的人。这背后的鬼话,他们怎么能听呢?放假期间,大家的手机都处于关机状态或者欠费状态,找他们办事,那可是泥土里打滚,惹得一身賍,还不一定能办成。

年初,我家侄子惹事,跟同学闹矛盾。本来一件小事,结果两人越吵越气愤,最后打起来了。然后,我侄子一拳打过去,结果那小孩太弱不禁风了,碰到了桌子角,造成了脑震荡。

我跟同事请求帮忙,结果一个个的都找不到人。哪像我们那个年代,兄弟义气大过天,绝对会出面摆平这件事。”

神秘人:“你刚说你没有朋友,可是按你现在说的,你们关系那么好,怎么会说自己没有朋友呢?”

曲先生:“他们啊……死的死,逃的逃,还有一部分成家立业了,也不鬼混了。”镜面里的他,眼睛变得猩红。

神秘人:“死的死?逃的逃?”

曲先生:“嗯,我对不起,对不起他们……啊,我是个畜牲,是我,是我背叛了他们。”

神秘人:“背叛?”

曲先生:“对,当年我们约好去干一件大事,后来警察来了,我逃跑了,亲眼看见他们被抓了。”

神秘人:“什么大事?”

曲先生:“当年,我的兄弟看上了一个姑娘,于是到姑娘家提亲,结果老汉头子不干。他嘲笑我家兄弟没文化,也没正当职业,好话说尽,还是严词拒绝。

我兄弟气不过,就想着走江湖风,去抢人。那一夜,夜黑风高,农户家的狗叫声传遍山岗。我们拿着骨头,哄骗了所有的狗,然后翻院墙进去。结果,不小心惊动了老汉头子。他拿着锄头,对着我兄弟,威胁他不允许再往前一步。

我兄弟受不了这个窝囊气,直杠杠的往前走。老汗头子火了,举起锄头要打他。他向后一退,老汉头子一个趔趄,狗爬式摔在地上。然后,再也没起来。

有人说,老汉头子有心脏病,一旦怒火攻心,就会病发。那一个趔趄,正好加速了他的死亡。我兄弟傻眼了,那个姑娘大喊要杀了他,拿着菜刀就冲过来了,一刀下来,兄弟胳膊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口子。姑娘始终没有下得去手,自己撞死在门栓上。

之后,警察就来了,我趁乱,逃了出来。后来,我听说所有参与的本次事件的人,都被判了刑。但是,我兄弟不承认两人的死亡与他有关,警方需要证人,证明老汉头子的死与他有关。”

神秘人:“根据推测,你所说的背叛,应该跟这件事有关。你充当了证人,葬送了兄弟的性命,对吗?”

曲先生:“嗯,嗯,是我,都是我。我做了证人,他们的诱惑太大了,我不仅得到了钱,还得到了一份职位。”

神秘人:“什么职位?对于你来说,很重要?”

曲先生:“因为做证人,帮那个警官处理了这么顽固的罪犯,也帮助他一夜成名,所以我成了一名狱警。这个职位,让我的人生,从此开挂。所有来探监的人,都要给我送礼,我几年之内,都富的流油,从此各种女人,应有尽有。”

神秘人:“这么多人陪你,你应该不孤独啊?”

曲先生:“他们,他们哪里能当朋友!这些人,都是两面三刀的。”

神秘人:“先生,平复一下,过度的扩大音量,会激发内心的躁动。那你的兄弟,总还有剩下的吧?”

曲先生:“有,有一个,几年前,我还是狱警的时候,我们整天厮混在一起。我跟他说监狱里的各种奇葩事,谈论监狱里面的男女,混乱的性关系。有一次,我们还跟那些女的,来了一次游戏。呵呵,真够贱的,那些女的。”

神秘人:“后来呢?”

曲先生:“后来,我就当上了狱长,跟着我们局长一起跑腿,搞了三年,今年终于升上了所长的位子。”

神秘人:“那你爬的够快的,什么方法?”

曲先生:“钱呗,局长不好出面的,我来传达。毕竟,一个小狱长的一举一动,不会有太多人关注。收上来的钱,我全部都送到局长家。另外,女人也不可少。”

神秘人:“那恭喜你升上所长了。平时,你看书吗?看书,可以排遣孤独的。”

曲先生:“嗯,晚上我忙完工作,会看会。这个社会啊,还是需要一点文化知识的,特别是像我们这一类的人,没有点文化底蕴,怎么可能混的开。”

神秘人:“我看了你的阅读软件,好多都是提示更新的状态,这是……”

曲先生:“我看一下,喔,最近很忙,所以,很久都没打开了。你都不知道,这些软件天天提示更新,烦得很。”

神秘人:“天天?一般不是半年或者一年吗?”

曲先生:“不知道,反正我最近挺忙的。”

神秘人:“挺忙,那我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给他发的息?”

曲先生:“一个月前的周一啊,那天我难得不加班,结果不理我。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么无情啊?当年那可是跟着我的小弟啊!”

神秘人:“你不要激动,我再问一下,你上次发消息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或者他们给你发消息,是什么时候?”

曲先生:“上次,好像是一年之前,不对,现在是17年,那就是说三年了吧。最近的三年,我为了进职称,天天陪酒,天天想法设法的去讨好领导们,很久都没有联系了。”

神秘人:“你没听说过,很长时间不见面,不联系,感情会变淡的吗?”

曲先生:“会吗?没听说过。不可能吧,他可是我的铁哥们,不可能因为这个就跟我感情变淡了吧?”这一次,他抓着头发,那个肯定的答案,开始侵蚀他的血液了。

神秘人:“这个问题,我想你已经有了答案,不需要我多说吧。”

曲先生:“但是,我都是因为忙,才会没有时间去跟他们一起玩啊?难道,这个也是罪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神秘人:“是,你很忙,可是你忙的是工作,你的生活呢?你的生活乐趣在哪里?你想起他们的时候,都已经三年了。他们是你躺在微信上的名单而已,你大概忘了自己的朋友吧?你发消息的那个朋友,一个月前因车祸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如果他回你消息了,那就奇怪了。”

曲先生:“生活乐趣?不对,你说什么?我朋友住院啦?不可能吧?他……”

神秘人:“是真的。你连他现在是胖还是瘦,都不知道了吧?他现在……算了,像你这么忙的人,也不用告诉你,你走吧。”

曲先生:“他现在在哪家医院?你不要赶我走,告诉我!”

屋内,昏黄的灯光照在一个男人的脸庞,口水顺着书本,低落到裤子上。他的嘴巴还是发出声音,好像说着:“告诉我,告诉我……”

那个晃荡在曲先生脑袋里的神秘人,冲击着他的内心,拷问着他的血液与神经,又化成了清晨的风,吹落到各地。镜子碎了,据说不会再重圆。

青春的热闹,终会散场。我们眼中的正义,正在消退,时间打磨后的感情,也淡的没有了味道,我们忘却了生活本身的模样。最终,是他们离开了我,还是我抛弃了他们?孤独的是心,还是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