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夜

2017-09-14 字号:

摘要: 在我的印象中,林华是我所有朋友中内心最脆弱的一个,也是给人印象最深刻的那一个。 在那时,我们班级中女生寥寥无几,可以说是珍稀物种,更没有女神级的人物,但是几个人中总有那么两个还算过眼的,林华就是看上在我们班里还算过得去的学习委员。 这不是林华自己告诉我们的...

在我的印象中,林华是我所有朋友中内心最脆弱的一个,也是给人印象最深刻的那一个。

在那时,我们班级中女生寥寥无几,可以说是珍稀物种,更没有女神级的人物,但是几个人中总有那么两个还算过眼的,林华就是看上在我们班里还算过得去的学习委员。

这不是林华自己告诉我们的,是我们从他的一举一动中看出了一些端倪——他经常看着学习委员发呆,于是几个男生在一起聊天时,向他逼问。

“林华,看你最近不怎么在状态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你们想多了吧。”林华笑了笑。

“那怎么总是看到你在发呆啊?”

林华突然脸一红:“你们……你们看错了吧!”

“你是不是对学习委员有意思啊?”

林华准备点头,不过还好他反应较快,立马改变成了摇头,但是破绽已经漏出,他看着四周凝视着他的目光,只好又点了点头。

“没错,我就是喜欢她咋了啊?”

“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而已!”

“只是想了解一下么?我看你们已经窥视我很久了吧!”

于是,这件事就成为了天下皆知的事情,既然全班都知道,那么学习委员也没有不清楚的道理,不过她从来没有过什么表态罢了。

我们的学习委员个子不高,披肩的短发,戴着一副眼镜,除了脸长的比我们班上的女生精致一点,长相上似乎没有了其他优点,莫非林华是喜欢她的小巧玲珑?由于我和班上的学习委员没有过交集,对她的认知仅存于“文静”两字,这是班主任评价的,不过她看上去也的确像是那种听话文静的女孩。

我们很清楚,林华虽然暗恋学习委员,但他和学习委员并没有说过一句话,为了他的未来,我们商定了一个计划。

我们在中午自习的时候,趁着林华出去上厕所、学习委员下桌收作业之际委托了一位做事干净利落的同学偷偷地将林华的保温杯塞进了学习委员的课桌柜里。

一切都进行的很完美,就等着林华回到教室来找学习委员要杯子,到时候他们就有了第一次对话的机会。

林华回到教室,学习委员也早已回到课桌。林华发现了自己的自己的保温杯不翼而飞,而学习委员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课桌里多了一个杯子。

“咦,你看见我的保温杯了么?”林华一脸茫然地问我。

“在学习委员桌柜里。”

林华听到显然有些慌张:“怎么会在那里?谁放那里的?”

“这是我们共同商议的。你还不快点过去拿?这是个搭讪的机会啊,喜欢一个人却连话都没和她说过一句,不可惜么?”

“你们有病吧!我怎么会有你们这一群损友?”

“咋了啊?到时候你就和她说我们放的呗,牺牲我们大家却只换你和她搭讪的机会,这样伟大的朋友你上哪找去啊?”

虽然我费尽口舌,但是林华还是没有和她说话的勇气,等到学习委员离开座位的时候,他才悄悄地过去将保温杯杯拿出来,结果不巧的是,他刚将杯子拿出来,学习委员就站在他跟前。

林华抬起头,刚想解释,一个“我”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学习委员一个轻描淡写的字抢了先:“滚!”这是她对林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

林华带着杯子和满腹怨气回到了座位,我来到身边准备安慰他几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还好意思说,都因为你们,特么的,一个个是闲得慌吧!”

“我们咋了啊,我们不是给你创造了对话的机会啊,你自己不好好把握,她叫你滚,你说句好,也算完成了一次对话啊,虽然有些短。”

“我就那么贱么?”

“不贱一点,怎么泡到女神呢?再说了她不是和你说了一句话么?总比一句都没说过好吧?”

“滚!以后别和我说话!”

“啊?用得着这样么?我一直以为学习委员像老师夸奖的那样文静,谁知道她会叫你滚啊?”

林华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理会我,将头埋在自己的手臂中。

我看着他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会哭了吧?这种事用得着么?”

“滚!”林华继续伏在桌子上,不愿抬起头。

“你不是说不和我说话了么?”

……

“你不会因为太喜欢她,所以她说了一句伤人的话就把你伤到了?”

“我告诉你,男人就应该自强一点,没听过男儿流血不流泪么?不要为了这些儿女情长而忘了自己当初安邦定国的本志!”

林华再也忍不住,抬起头来,对着骂道:“我去你大爷的,我告诉你我没被她那一个字伤到,什么儿女情长什么安邦定国?你说话跟扯淡一样,流泪流泪,我啥时候流泪了?这次事情是你带头弄的吧?我告诉你我特么不喜欢她了,别再一天天烦我了!”

“我发誓,真不是我带头的,我除了一直在安慰你,啥都没做!”

林华干脆不理我!后来,林华似乎将这件事忘却,对此事只字不提,上课也不再看着她发呆,一到下课就和我们有说有笑……

直到一天夜里,我正在熟睡时,手机突然响了。我从迷迷糊糊之中拿起手机,看到是林华打来的,再看看手机右上角正在凌晨两点多。

我接过电话,打了一个哈欠,骂道:“你有病吧,大半夜打啥骚扰电话啊?”

“睡不着,想找你聊聊!”

“你睡不着我还想睡呢,聊啥啊?”

“我……失眠了!”

“看出来了!”

“你知道啥时候开始的么?”

“你这问得不是屁话么?我怎么可能知道?”

“从她叫我滚的那一天。”

我听到这句话,再也打不出哈欠,对着电话沉默了一会儿,我问:“你不是已经不喜欢她了么?”

“我也想……”

“那天,对不起啊!不过那件事的主谋真不是我。”

“这个已经无所谓了,你知道我为啥找你聊么?”

“我咋知道啊?”

“因为那天你说的话!其实我宁愿不让你安慰,你安慰的话比别人骂我的话更让我难受!”

“所以你来报复了?”

“你想多了,我也想不到,会因为那一个字让我失眠了三个月。”

“你每天都睡不着么?”

“嗯,在床上翻来覆去,感觉很烦,很烦!”

“你不会每一夜都在想那一个字吧?”

“不是,我脑子里经常会是一篇空白,感觉很孤单,很烦躁!”

“每天晚上都不睡,不会猝死么?”

“只是晚上经常会闭着眼睡不着。”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靠在窗户边上看星星看月亮。”

我听了赶紧下床拉开窗帘,外面仅有些路灯的灯光,哪里有什么星星月亮?

“你也开始学着我扯淡了。”

“呵呵,其实我这里很黑,房间里没开灯,也没拉开窗帘。”

“为啥要这样啊?”

“因为我怕黑。”

“你不会得了神经病吧,要不要我把你送医院?”

“我怕黑,也怕死。我感觉生活无时不刻在折磨我,精神上摧残我,肉体上也摧残我。”

“不应该啊!我觉得像你这种被摧残的体无完肤的人应该求死啊,要不然像这样每天夜里睡不着还要饱受精神上的折磨,生不如死的活着有什么意义啊?怎么会怕死呢?”

“你是在劝我去死么?你不懂的,也许一开始我也想去死,后来我才发现,一个人越是接近死亡,就越会怕死!”

“又在瞎扯了!有依据么?”

“一个人被刀架住脖子或者被枪顶住脑袋,总会吓被吓得半死;监狱里被判死刑的犯人,被枪毙前总是会大小便失禁。所以说一个人越是接近死亡,对死亡就越恐惧。”

“这种说法科学么?还有,你不会因为这事就觉得自己接近死亡吧?”

“其实,我只是单纯的暗恋一个人,想把这份暗恋埋在心里,就算她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也不在意。可是,为什么就这么难?”

“不好意思啊,这个……虽说我不是主谋,但是也有责任,希望你能看开一点吧。”

“你根本不懂,晚上睡不着觉,脑子里是一片空虚,外加心中无限的烦恼,靠在窗户边一个人默默流泪到天亮是什么感觉!”

“我……的确不懂,但是,你也用不着这样吧,还有,打这么长时间电话,你不嫌电话费贵么?没什么事就挂了吧!”

“没什么事,能别挂么?”

“也行,反正是你的电话费。”

“我想对着电话哭一会儿。”

“你哭吧,我不挂就是了。”

……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没听到电话里有一丝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于是对着电话问道:“喂,咋一点声音也没有啊?”

电话里传来传来他的啜泣声:“我想哭,你就不能不说话么?”

“你哭也不发声音,我咋知道你出什么事?”

“谁哭会发声音啊?”

“你一定很多事在心中吧……”

“电话能不挂么?就算我不说话,你也不要挂掉!”

“嗯。”

于是我们一个电话从凌晨两点打到凌晨四点,其中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几乎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最后,他说:“第一次失眠夜还有人一直陪着,谢谢!”

“不客气!”

他似乎有些惊讶:“我以为你睡着了。”

“我怎么睡得着呢?手机快没电了,挂了吧!我想,今天可能是睡不着了。”

“没事,我也陪你一起不睡。”

……

后来,也许是被他传染,每到夜晚我就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眼泪会顺着脸颊打湿枕头。他是玻璃心,一触即碎。本以为我自己的内心很强大,没想到也不比他好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