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赢家

2017-09-17 字号:

摘要: 这一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王贵刚走出林府大门,就看到一个老道向他作揖,“无量天尊,贫道观贵府有瘟鬼出没,不知贵府近来可是有人患得不治之症?”王贵听到此话,两只大眼稍稍一转,露出喜色,“道长料事如神,不瞒您说,最近我家员外不省人事,方圆数十里的大夫都查不到...

这一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王贵刚走出林府大门,就看到一个老道向他作揖,“无量天尊,贫道观贵府有瘟鬼出没,不知贵府近来可是有人患得不治之症?”王贵听到此话,两只大眼稍稍一转,露出喜色,“道长料事如神,不瞒您说,最近我家员外不省人事,方圆数十里的大夫都查不到病根。道长既然看出瘟鬼作祟,不知可是能解此病?”道士一抖拂尘,“小道尔”。“那请您跟我进府,只要您能解决老员外的病症,我林家必有重谢。还不知道长高名?”“无量天尊,贫道法号一闲。”

林府内部,屋舍俨然,有花香鸟语,小池竹林,假山松柏,一条花岗岩铺成的石路不知一直通向何处,让人难以理解如今社会为何还有如此阔绰之家。林青看到王贵带着一个双面消瘦,身披道袍,手持拂尘,留着一撇山羊胡的老道归来,顿时一怒“王贵,让你去请大夫,你弄来个老道作甚。”王贵听到林青的话,面不改色“这是请来的活神仙,二少爷您说话客气点,别把神仙给气走。”王贵转过头来,“道长您别生气,还请您到里间一观。”说着一探胳膊作请状,就让一闲去里间。“无妨,二少爷也是关心则乱吗,这两日必将除去贵府老爷病根。”然后一闲就向里面走去。在两人的背后,林青的嘴角勾出了一抹弧度。

一闲进入里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套金丝被,至于旁边的几房太太,在这华丽的屋子里根本就显不出光彩。屋子的空间里不是挂着字画就是放着古董,房子里面随便拿出一件都够普通人家几乎一年的开销。王贵见一闲面露惊诧之色,笑着说“老爷爱财,家里值钱的东西几乎都在这里。”一闲深深的看了王贵一眼。一闲回过神来,见到三位女子,衣着华丽,身上首饰虽然不多,但也尽显家庭阔绰。“这是老爷三房太太。”王贵介绍。一闲顺着王贵深处的胳膊看去,恍惚间竟看到了一个猪头,细看之下,才发觉是个人脑袋,这人长得白白胖胖,一张大嘴似乎预示着可以吃遍天下,翻天鼻,招风耳,两只小眼睛上方的眉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想必此人便是林员外吧?”一闲开口。“正是我家老爷。”三位女子中的一个最年长的说道。“这是我家大太太。”王贵小声解释。“我观老爷也是一脸富贵相,只是眉间一股黑气造孽,致使老爷昏迷。”一闲细细打量王老爷后说道。“不知道长如何去除眉间黑气?”大太太开口。“无量天尊,我得遍观贵府地势,方能寻到破除瘟鬼之法”。一闲一抖拂尘。令人看上去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此时的黑风寨之中,一边的人正在杀猪宰羊,很难想象普通的午饭竟然如此奢侈。“大哥,二哥又出去了?”一个小喽啰开口。“二弟来寨中不过大半年,可是做的几笔生意一单比一单大。最近又出去找生意了。”说话的人满脸横肉,络腮胡挂在黑脸上,浓眉大眼,身穿一套虎皮衣,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当然,他确实也不是什么好人,乃是当地有名的土匪头子,吴天。他知道,寨中的二当家这次是要出去干一笔大的,说不定这笔生意过后,寨中的兄弟们就可以回家享福了。同一时间,官府内,一个衙役走到前去,“大人,黑风寨开始行动了。”衙役抬头,看见那个獐头鼠目,两撇八字胡写满了狡诈的大人点了点头。

一闲足足在林家转了大半日,包括前院后院,厨房柴房。可以说将林家的布局摸得清清楚楚。“无量天尊,贫道今夜便可施法,管家大人尽可放心,瘟鬼必定会除去,但一切都要听贫道指挥。”旁边王贵立刻说话:“但凭道长吩咐,林家上下定然谨遵道长金言。”“我观贵府所有房屋几乎都在前院,后院花花草草满布。管家大人请在后院摆三丈三高法台,上面放八仙桌一张,香案一张,八仙桌上放上牛羊猪头,各类瓜果,香案上搁置香炉,上插三根檀木香,两侧点燃两根白蜡。置办齐全后,请贵府中人今夜静坐屋中,千万不要出去,如若不然,惊动瘟鬼,老爷的病将彻底无法痊愈。”一闲说过后,闭眼盘腿,便开始在院中打坐。

晚上,林府中人只听到阵阵阴风发响,一闲不时大喝出声。偶尔还能听到另外一个声音。第二日早上,一闲直接奔往林员外屋中,看见员外的三房太太,两个年轻男子,王贵已然在屋中等候。男子中的一个是林青,另外一个上前,“道长昨日施法可曾成功,为何家父依然不见好转?”王贵走到一闲身边,“这是府中大少爷林木,前些日子在外管理产业,今天刚回到家。”一闲点头。“无量天尊,贫道昨日确实施法,可贫道眼拙,困扰老爷病根的并非瘟鬼,而是天上玉皇派来的瘟神。他言说林府老爷欺压乡里,鱼肉百姓 玉皇特派他来惩戒林老爷。”林木吃惊,双手作揖:“请道长救我老父性命。”一闲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色,“虽为瘟神,却并非无解,自今日起,还请贵府在乡中发米施粥,贵府上下荤腥不沾,七日后再建法台,待贫道施法,自可去除老员外昏迷不醒之症。”林木听过话后,扭过头来。又是一副威严的样子。“王贵,还不快去准备。”

七日后,一闲看着对面的林木与王贵,一掐手指。“差不多了。请管家大人吩咐再摆法台,一并告知贵府中人今晚安坐屋中,员外屋内更是不要存在他人,今夜贫道施法必存波折,他人若是外出,自身身死是小,员外自此离世是大。”

员外屋中,王贵端着一点稀饭走进去。“大太太,老爷该吃饭了。”原来林员外虽不醒人事,但是除却昏迷,身体并无其他病症,林木吩咐老员外一日三餐不能少,不然即使除去员外昏迷之症,但恐怕员外醒来之后也已经饿得半死。王贵又去院中一阵吩咐,让众人今夜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待在屋子内,不能出去。

夜深了。一闲悄悄打开了林府大门,门外正是吴天与一干喽啰。“大哥,都准备好了。”吴天领着一干人直奔林员外屋中,将里面的东西洗劫了个干干净净,连林员外贴身盖着的金丝被都被一个小喽啰装起来了。可笑员外府众人看到屋外人头耸动,只觉得是瘟神下凡,吓得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

一干人回到黑风寨,下面的小喽啰竟见到本地县太爷站在山寨门口,县太爷一见到一干人浩浩荡荡的回来,弯腰抱拳:“恭喜两位当家喜得林府巨财。”吴天斜睨了一眼,露出一脸鄙夷之色:“少不了你那份。”说着带着众人进了寨中。“二弟,这次你的功劳可不小。”吴天大笑,他早就想着抢林家了,奈何林家家丁不知有几十号人,根本找不到机会,今天终于是实现了。再看那二当家,哪还是一闲那股仙风道骨的样子,早已变成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人,虽然看起来依旧瘦弱,但是寨中的人都知道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青年人有多大的爆发力。“还是多亏王贵与林木的配合。”县太爷听到此话也是连忙点头。原来,王贵是县太爷多年前就派到林府当作卧底,以便关键时刻出其不意的细作。近几日林员外昏迷不醒就是王贵在员外的饭菜里下药的缘故,至于方圆几十里的大夫查不到病根,每次请大夫都是王贵亲自去的,不过是几个红包的问题。林木则是对林员外早有敌意,因为他听说林员外要将全部财产传给林青,只将外省的一个小铺子留给他,正好此时吴天找到了他,原意将财产给他一份,所以就有了后来的事。众人又聊了一会,正准备分钱的时候。“报,外面有大队官兵前来。”一个小喽啰急忙跑到大堂之中。所有人直接将目光投到了县太爷的身上。“诸位别看我,那绝非本县人马。”县太爷一脸焦急之色。

次日清晨,官道之上走过了一批浩浩荡荡的队伍。“二弟,没想到你竟然”还没等吴天说完话,“谁是你二弟,我乃九门提督坐下天机处莫天机。”旁边的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说道。“早就发现这里官商勾结,土匪横行,今日也算是一并拿下了。近一年的卧底,你们的罪行已经有了充分的证据。”莫天机轻笑,拿扇子轻摇两下“谁能观天地,唯我莫天机。”

林府内,林青将最后一勺子稀饭灌到了林员外的嘴里,不一会儿,林员外彻底断气。林青露出几分嘲讽的微笑,“王贵,下手终究太轻了。林木,随便散出个谣言你就信了。莫天机,我不过损失几张字画就彻底躲过了官府的排查。”屋内的人终于忍不住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