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模样

2017-09-18 字号:

摘要:   有一个男人,自小便没了娘。年纪轻轻便在社会上混荡,混着混着就进了局子。那个年代,一进去便是打,也不知道伤到了哪里,反正出来以后,到处都传言这个男人不育,不育就不育吧。生活所给予他的苦全都变成了他的无所谓。无所谓好,好能好到哪里去呢?无所谓坏,坏能坏到哪里...

  有一个男人,自小便没了娘。年纪轻轻便在社会上混荡,混着混着就进了局子。那个年代,一进去便是打,也不知道伤到了哪里,反正出来以后,到处都传言这个男人不育,不育就不育吧。生活所给予他的苦全都变成了他的无所谓。无所谓好,好能好到哪里去呢?无所谓坏,坏能坏到哪里去呢?就这么一个人过着,无人说亲,没人做媒,形单影只,噩噩浑浑。
一直到三十几岁,突然就碰到了一个女人。这是个苦命的女人,嫁做他人妇,生育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本是幸福美满的一家,男人却突然着了魔,爱上了一个风尘女子。她老实本分,怎及的上欢场女子的心机狐媚。男人失了魂,不管不顾地要离婚,她忍气吞声,还是被扫地出门,失掉了这段婚姻。不知是上天垂怜她,还是他?这样的两个人机缘巧合地在一起了。她是勤俭持家的好女人,吃苦耐劳,嫁来一年,便翻修了新房。他脸上仿佛有了光,光里长出了笑,生活好像他们新盖的那座楼房,忽然有了庇护所,忽然就有了家。
他们真的没有孩子。女人的儿子大了,上高中时住到了他们家。女人有时候故意问男人,“让小谷明儿别来了吧,一来就要花钱,他现在上高中了,开销大。”他随意的一句,“来有什么紧啊?”
来有什么要紧的呢?可是他去了外地做工,扎钢筋,一天能有几百块。孩子大了,现在要读书,以后要读大学,再以后……或许,他没想那么远,只是觉得需要努力挣钱了。
爱是什么?俗世中的男男女女穷其一生或许也看不清这个简单的字。爱其实没有那么高深莫测,遇到了一个人,竭尽所能地让她过得好,让两个人变成一家人,或许这就是生活里爱情的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