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们终于不再联系

2017-09-20 字号:

摘要: 最后一次见面,她已成为人妻,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家庭。 当时,我刚生了一场病,回到家乡的一所医院住院治疗。没过几天,她也回到了家乡,在那所医院探望亲人。 见面时,我们尴尬地笑了笑,心情说不出的复杂,谈话的态度很客气,很不自然,仿佛在对着陌生人。每说一...

最后一次见面,她已成为人妻,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家庭。

当时,我刚生了一场病,回到家乡的一所医院住院治疗。没过几天,她也回到了家乡,在那所医院探望亲人。

见面时,我们尴尬地笑了笑,心情说不出的复杂,谈话的态度很客气,很不自然,仿佛在对着陌生人。每说一句话,都要在脑子里过滤良久,然后才能将一句完整的话给挤出来,似乎在努力向对方证明:没错,我已经变了,不再是十年前那个单纯的男(女)生。

但毕竟曾经相恋一场,顾虑到我当时又是一个病人,她问我,“你有什么想法,或者需要我帮助的,尽可以对我说。”

我说道,“有时间,就陪我喝一场酒吧。”她点了点头,问我,“什么时候?”

我沉默片刻,说道,“国庆以后。”

“为什么要等到那时候?”

我略悲凉地说道,“因为那时候,我最后一个高中同学就结婚了。”

“最后一个?”

“我是指关系好的……”

2.

我们相恋是在十年前,分手也是在十年前。

那时候,刚高中毕业,拿了高考成绩单,我们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学校。

回到家以后,我感觉不对劲,情绪低落得像是一堆腐烂的落叶。我躺在床上,心绪烦乱。半夜,终于憋不住,把表弟给踹了起来,逼迫他陪我散步。

表弟很不情愿地跟着我往学校的方向走,他抱怨了一会儿,见我一直不说话,也就自觉地闭上了嘴。

来到学校大门,由于门已经关上,进不去,我只能伫立在门外,呆呆地往里往。

整个学校一片灰暗,所有的灯都已熄灭,只有淡淡的月光无力地照在大地。我看着若隐若现的教学楼,仿佛在看着一个空壳。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在这所学校里面,已经没有了我熟悉的朋友,也没有了叶小蝶。

我的眼睛湿润了,泪水直往下落,哽咽着说道,“毕业了,所有人都不见了。”

表弟“哦”了一声,不敢多话。他惊讶地看着我,大概从来没有见我表现得那么脆弱过。

倘若在今天看来,我当时非但表现得不脆弱,泪水流得也十分有先见之明,因为那个夏天过后,我一个要好的朋友便失踪了。再见到那位朋友,已经是在八年后的清明节,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土地,对着一座孤零零的坟墓。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在那时,我总觉得,朋友是能够走一辈子的,这一辈子,谁也甩不掉谁。

只可惜,叶小蝶不是我的朋友,倘若不做点什么事,我想,我一定会彻底失去她。

于是,我决定向她表白。

但我生性懦弱,自尊心又很强,表白这种需要技术和胆魄的事,我不敢做。

幸好,我有一个聪明的表妹。

我的表妹能说会道,做事靠谱,让她去替我去做这件事再合适不过。

但表妹毕竟只有十三岁,将这么一件关系到终身幸福的事交给她,我总还是觉得不大放心。我一再叮嘱她说,“叶小蝶这人很腼腆,很害羞,你得委婉一点。”

庆幸的是,表妹成功了,我也成功了。

叶小蝶在短信里说道,“小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以后不准再欺负我。”

随后,她提出了一堆霸王条款。我兴奋得脑袋发热,早已失去了理智,不假思索,全给答应了。

就这样,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那天是2007年6月17日,由于时间和我的偶像邓肯所穿的球衣号码一样,所以,时间我也记得很清楚——00:21。

我有一群特别好的朋友,男男女女,大概有十几个。第二天,我兴奋地给他们发短信,炫耀道,“我恋爱了!”

我骄傲地想,我是第一个谈恋爱的。

短信一发出去,手机很快就响个不停,众人纷纷问道,“是谁?你跟谁谈恋爱了?”

我叫他们猜,但他们统一回复了一个“?”,没有一个人猜出叶小蝶。这不能怪他们,整个高中三年,我的情感隐蔽得就像是特务机构一样。

当我说出“叶小蝶”的名字时,所有人都大感意外。因为平日里,我跟叶小蝶几乎就没有说过话。两个不说话的人忽然间谈起了恋爱,这个世界能不奇怪吗?

一个朋友甚至问我,“怎么能是她?”

很快,他们就觉悟过来了。因为他们都知道,高中三年,我一直在写小说,而叶小蝶则一直在帮我抄小说,我每写一个本子,她就会帮我抄一个本子。虽然我们平时不说话,但却经常传纸条,将要说的话都写在了纸条上。

当然,我和叶小蝶传纸条总是很低调,悄无声息的,很少让人看见。

3.

那个夏天,发生了很多值得高兴的事:和朋友打球、喝酒、聊天;马刺夺得了NBA总冠军;大多数人都如愿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另外,我和叶小蝶恋爱了。

恋爱期间,我们每晚都会打电话。经常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谈过去,谈理想,谈未来,也谈小说。我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到对方困得没有力气再说话了,才会抱着“侵袭”到对方梦里的想法入睡。

除了打电话,我们也发短信。然后将对方所发的每一条短信,用钢笔抄写在本子上。

记得有一次,我在楼梯间抱着她,教她下象棋,她忽然抬起头,问我,“我们每天都这么聊,要是以后无话可说了,那怎么办?”

我捋着她的头发,说道,“不会有那种情况的。”

“万一有呢?”

“那……那我们就读课文,或者念诗给对方听,反正这世上有读不完的课文、念不完的诗。”

她欣然说道,“好呀!”

我们就像做梦一般,放肆地恋爱着,大部分时间都很幸福,但也有不愉快的时候。她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叫代颖,追了我两年,我们总得想办法去面对她。另外,由于我的朋友很多,特别是一些异性朋友,这让她很没有安全感,每当提到那些朋友,她总会表现得情绪低落。

我解释道,“我跟她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她“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4.

秋天,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充满离愁别绪的季节。

我离开了亲朋好友,也离开了她,独自去南京上大学。临行前,她叮嘱我道,“照顾好自己,回来的时候,你要还我一个又帅又优秀的阿一。”

我说了声,“好,你要等我。”便启程,上了飞机。

到了南京,宿舍的同学了解我的情况后,便说,异地恋容易出现问题,很难维持下去。

但我不以为然,信心满满地说道,“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世上绝没有任何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不幸的是,我和叶小蝶正如大多数异地恋一样,没能解决距离带来的问题,也没能解决年少时,天真任性所带来的问题。

没过多久,我们就闹起了矛盾。情侣之间闹矛盾,不怕吵架,就怕吵不起来,而我们偏偏属于总吵不起来那一类。

一天,她忽然在电话里提议说,“要不,我们假装吵一架吧。”

我问她,“为什么要吵架?”

她说,“我们每次闹了矛盾,总吵不起来,我想试试吵架是什么感觉。”

我答应了她。

结果,我们假装吵架,却吵出了真的眼泪。

她边哭边说,“要不,你重新追我一次好吗?”

我正气闷,听她这么一说,更加来气,对她说道,“我们已经恋爱了,我都把握不住你,重新追又有什么用?”

她不说话,我又问她,“你是不是没有那么喜欢我了?”

她不假思索地说道,“是。”

我的心情顿时跌入谷底,一股毫无人性的冲动塞满脑袋。

我想,确认恋爱关系的时候,有表妹帮忙,现在表妹不在了,分手这事儿我得自己来。于是,我说道,“我们分手吧。”

我的声音很小,这几个字一说出口,只觉得耳里嗡嗡作响,心里难受得要命。

事实上,我们分手并没有那么容易,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但我只记得发生了很多事,却想不起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总之,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

分手以后,我每天都行尸走肉般过日子。

我不愿意见人,想一个人静静,每天都独自来到郊外,像一个游魂似的,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

我的朋友知道我很痛苦,国庆时,王武略从秦皇岛赶到了南京,陪了我一个星期。接着,我妈妈也从四川赶了过来,陪了我两个月。

有人说,一个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我不知道分手以后,叶小蝶过得怎么样,总之,我过得很不好受,因为我的记性向来很好。

没有料到的是,那段行尸走肉般的日子帮助了我。由于我有意抹掉那段记忆,当我从痛苦里缓过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已经想不起分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