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特故事—信任游戏

2017-09-23 字号:

摘要: 1. “红薯烤好哒!红薯烤好哒!”街上传来一阵阵小贩兜卖的扩音器声响! 循声望去一辆三轮车正停在路旁,车身被改装成烤箱,横三竖三,每格皆有拳头般容器,小门一开刚好能放入一颗红薯。 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大老远就用半弯的小食指指着。少妇蹲下身来问了小女孩几句,...

1.

“红薯烤好哒!红薯烤好哒!”街上传来一阵阵小贩兜卖的扩音器声响!

循声望去一辆三轮车正停在路旁,车身被改装成烤箱,横三竖三,每格皆有拳头般容器,小门一开刚好能放入一颗红薯。

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大老远就用半弯的小食指指着。少妇蹲下身来问了小女孩几句,随后起身往小贩摊车方向走去。

“这个好不好?”少妇指着其中一个。

小女孩摇摇头,缓声细语说:“我要大的!”

少妇笑了笑,指着其中个头最大的:“就这个吧!”

老板娘咨询之后一分为二,还用一次性碗分别装着,上面各放一根小勺,母女二人付完钱后到一旁找了个石椅坐下,小女孩已经迫不及待催促着了!

小摊贩低下头正整理着兜里的零钱,才意识到方才旁边停靠了一辆车。车子正面朝前,方向灯闪烁。她往挡风玻璃望去,一男一女,男的正微笑对着自己点头,手还指向右前方。

她顺着方向转身,才发现自己挡住了一个停车位。

回头尴尬向车里的人投以微笑,感谢之态早已流于形色,因为不止一次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像眼前这般会静静等待她忙完,而不是急按喇叭催促,甚至摇下车窗破口大骂的,还真不多见,那是一种被尊重的喜悦!

小摊贩急忙将车推开让出一条道来,车子轻按一声喇叭,随即向前直行,一个左摆后停顿,接着前轮反转缓缓倒退,最终不偏不倚停在白色方格内。

熄火后从车上下来两个人,约莫三十左右,装扮休闲,举止从容。双双和小摊贩微笑点头后,女的便挽着男的胳膊走入人群当中,不一会儿他们的身影又从人群里脱颖而出,缓慢地攀爬,出现于座落在民主路上,那个户外通往二楼菲特健身会所的阶梯上。

2

“很不错吧,这里的环境!每天晚上我就是在这里锻炼的。”女子神采飞扬的在健身房前台对着男子津津乐道。

“来了啊!今天还携伴哦。”前台值班的翠翠招呼起。

“是啊,我老公,刚休假回来,今天专程带他过来……过来监督我。”女子故作狡狯的笑容压低声音回应。

陶侃的对话让翠翠下意识望了挂着腼腆笑脸的男子一眼,目光再次回到女子身上时说道:

“今天有私教课吗,要不要我帮妳喊郭教练过来?”

“嗯,不急……我约了七点的课。”

话音刚落随即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咦!来的那么早啊。”

两人同时回头,一个魁梧高大、体型健硕的男子正微笑的站在身后。

“他就是郭教练。”女子轻拉一下男子的手腕。

“你好、你好。”男子职业性微微弯腰伸出右手。

一时错愕的郭教练急忙将手在裤腿上擦拭了两下,随后伸出手说:“你好、幸会、幸会,我叫老郭。”

3.

健身房内宽敞的空间被巧妙的隔成几个区域,正中央的器械区陈列着各式健身器材,墙柱都被明镜给包覆,路过时总不自觉会漫不经心起来。

漫不经心的是那镜子里身材逐渐蜕变,越加年轻和自信的自己;漫不经心的是异性相吸时偷偷一瞥却刻意隐藏,还带着些许胆怯羞涩的蠢蠢欲动!

趁着女子去更衣室换装之际,男子独自环顾起四周,一旁的舞蹈教室正婀娜多姿跳着肚皮舞,而大操练房内上着的是瑜伽课。

“喂……躲在这偷看美女哦!”肩上突然被了一拍,方入神的男子吓了一跳。

“我……。”

“开玩笑的啦,教肚皮舞的叫庞老师,是不是跳的很好看呢?旁边那间教室正上课的是美美教练,听说刚从北京深造回来,有机会我也想跟着她们学习。”

“那就去啊,不要担心,想学就去。”

听言后女子会心一笑,脸上洋溢着笑容,随即却又眉头一蹙。

“那么,我去上课了哦!你一个人会不会很无聊。”

“没事,赶快去,别让人家久等了,我到处看看,妳不需要担心。”

4.

男子在数月前因公司人士调动,被外派到沿海省份,两夫妻商量之后决定暂时分隔两地,偶然的机会女子在男子的支持之下接触了健身,身处于一股运动氛围和教练的协助之下,生活及身心有了截然不同的改变。

“老公……我想请个私人教练协助我锻炼好不好?”

“好啊,我身边也有很多人下了班都去运动,而且妳一个人呆在家里,找些事做很好。”

“那……你说找男教练好还是女教练?”

“男的吧……虽然我不是很懂,最起码我觉得男的能保护你,我也比较放心。”

“你……不会吃醋吧!”

“妳……会让我吃醋吗?”

“但是,很贵呢。”

“我不是努力在赚钱吗?”


是的,没有健康、没有动力,人生何来幸福可言;没有相互理解的伴侣、没有知己,拼了半朽谁又能与自己去分享成功时带来的喜悦。

5.

那鹅黄色的灯光让力竭时的汗珠增添些许柔美,音乐声回荡在会所里与心灵碰撞时产生出协调的共鸣,跑步机上运转的仿佛是生命之不息,而重器械区里偶尔传来的嘶吼是突破自我后向世人的宣告。

男子不自觉的走到哑铃区,轻轻握起了其中一个。

“要不要试试看啊!”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问候。

“哦,不了……随意看看而已。”反射性放下了哑铃,他微微向身边的陌生人点头示意。

“那我先拿走了,有兴趣的话就过来一起练。”

“好的,谢谢。”

男子的目光顺着那人离去的身影挪动,一群人正努力在锻炼。再更远处,他看见自己的老婆也在教练的悉心指导下努力挥洒着汗水,他发觉她比自己离去时更加年轻有活力也更加有自信,突然间一股暖意从心头不断蔓延到了嘴角。

他心想:兴许,这就是真正的幸福吧!

6.

松滋的夜里时常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香味,那是从远处那江边的酒厂缓缓飘来,不胜酒力的人早已在霓虹灯闪烁之下意乱情迷丑态尽出!而此刻站在窗台前的人斟酒独饮,似乎在举杯邀月之际,又感叹对饮之人不在身旁。

“怎么那么有雅兴,一个人喝起酒来?”

“一小杯红酒而已,突然想品尝看看,妳……洗完澡了啊。”

“嗯,运动完洗个热水澡特别舒服。”说完女子边擦拭着头发边走到窗台靠着男子的身旁。

“要不要来一杯?”

“就你手上这杯,我喝一小口就行。”

月光从云端的间隙洒落下来,高楼小窗内的灯光与之相互辉映,分不清究竟是月色或是灯光照耀,那两人依偎的剪影正居高临下悄悄望着夜里的城市。

“你该不是吃醋了吧!”女子轻柔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吃醋!吃谁的醋?”

“郭教练啊!”

男子轻轻将酒杯搁置窗台,淡红的酒精液体微微摇晃片刻,不久后被映射在杯底的那个模糊月色又再度清晰起来。

“妳放心,方才在会所我已经看到了,那郭教练是里面身材最健硕的,健身房内那么多的重械器材,由他来保护妳才让我真正能放的下心努力工作。”

“再说,我工作的性质、环境、和客户,每天都要和那么多异性接触,妳都不吃醋了……难道我就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当然不是,你是天底下对我最好,最大气的人。”

7.

飘荡在空气中的酒气香逐渐沉淀,街上的喧嚣声也已然寂静,纵有几辆夜归时飞驰而过的车辆轰鸣声,却似乎再也无法惊动这早已沉睡的城市了。

“睡了吗?”

“还没!”

“在想什么?”

“我觉得会所里那些学跆拳道的小朋友特别可爱。”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