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的姐妹感情,果真被时间打败了

2017-09-25 字号:

摘要: 三年后的今天我们一起旅行,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我们宿舍的五姐妹立下契约,就着宿舍昏黄的钨丝灯,装模作样的喝着啤酒,吃着炸鸡,说着当时打死自己都不会反悔的誓言。 当时我们都上高二,在班里座位是一组,而且又都是一个寝室,感情好的不得了。谁周...

三年后的今天我们一起旅行,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我们宿舍的五姐妹立下契约,就着宿舍昏黄的钨丝灯,装模作样的喝着啤酒,吃着炸鸡,说着当时打死自己都不会反悔的誓言。

当时我们都上高二,在班里座位是一组,而且又都是一个寝室,感情好的不得了。谁周末回家带好吃的来了,一定被瓜分成五分,有谁的父母又吵架了我们五个一起落泪,总之我们一起哭,一起笑。我们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老师称我们为五朵金花。

说实话我们五姐妹之间当时的心,都感觉连在一起,没有人会相信甚至觉得,三年后的某一天我们会因为一点小事闹得不欢而散。

我们几乎每堂上都是说着自己的悄悄话,会互相说大家都有看了什么韩剧,有时还会因为一个男演员争得面红耳赤,不过不出一会又不要脸的拉着她的衣角都囔了起来。愉快的度过了高二的一学年。

到了高三我们五个之中有三个要出去进行美术集训,暂时的分开对于我们来说不是问题。

对于我们五个人的感情从来没有怀疑过一刻,起码我是这样。

集训期间画速写有时要画到凌晨一两点钟,可就是这样,休息时还是能收到几条晚安,一看时间将近两点。

周末我们聚在一起吃麻辣烫,看电影,好像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感觉更亲了。玩笑话真有种小别胜新欢的感觉。因为集训的三个姐妹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时间,每次离别时总像是世界末日的感觉,说不完的话。

每星期走的时候都是红着眼睛。

联系从未间断过,我们每个人心里都记着那个约定,从没有人提起。

高考过后,有两个姐妹在本地上大学,其她的三个去了远在千里的外地。高考后的那个暑假,我们五姐妹有的去考驾照了,有的做了兼职,有的在家做乖宝宝。

总之我们五个聚在一起的机会很少,但我们约定上大学之前一定要再大吃一顿,好好疯着玩几天。

我们依然隔三差五的聊天,视频,讨论最近都干了什么。在我们五个心中依然都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知己,起码到现在我都是这样认为。

临近大学开学的几天,我们五个姐妹住在芸芸家里,就是我们五个的其中之一。晚上聊天到半夜,讲笑话讲到笑抽,一个个可着肺泡笑。好像故意笑得那么大声似的,以至于邻居半夜敲门警告。我们五个又捂着被子笑了大半夜。

芸芸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五个在KTV唱歌,撕心裂肺的唱,没有人提芸芸走的那一件事,芸芸自己也不提。因为第二天芸芸要走,所以我们没有唱的太晚,分别的时候我们五个没有话,步行把芸芸送回了家。

路上只顾着掉眼泪,语言系统已经失灵了。人好像就是这样,自己不是太亲近的人离开总是告诉她东西带好没有,出门注意安全。反倒是自己特别亲近的人离开时,不会说什么话,因为心里只顾伤心,回忆。

芸芸路上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她快到家是,喊了一句,记着我们一年前的约定。

我们四个没有喊出声,都在心里说了一句:“那当然”!

大学期间因为不在一个城市上大学,聚在一起的机会更少了,但我们都记着当初的约定,每晚的聊天就是最好的证明,感情依旧如此。

突然某天素素给我发了个大大的微笑表情,素素也就是我们的二姐妹。我问她为什么这么高兴,说是找了一个男朋友,又是发这个男生的自拍照,又是说这个男生对她有多好。我开玩笑说别把我们五个忘了呀,真是见色忘友,她还骂了我一句。

大一期间我们五个还是隔三差五的联系,彼此之间并没有生疏和一丝丝的隔阂,我始终这么认为。

大二的暑假,也就是我们当初立下三年之约的时间快到了。这个暑假我们五个姐妹都在打工,为的是快开学的几天我们姐妹五人用自己的钱出去旅行。这个旅行对我们来说异常重要,是我们三年约定的兑现,更是我们姐妹感情的检验,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这一个多月就像是在做苦修,喜欢吃的零食大大的减少了,看电影的次数几乎等于圆周率,那么爱漂亮的我,衣服也没有买几件。为的就是把钱省下来,和姐妹们一起出去旅行用。

为了这三年之约,毫不夸张的说我准备了三年,等待了三年,也幻想了三年。

我们五个约定好开学前半个月把工作辞了,一起准备出发,我们约定好了时间。姐妹们都爽快的答应了,没有一个人当着其她人的面说不,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一丝丝的不情愿。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没有感觉出和以往的一丝不同,只是我。

这天我们约好在饭店商量事情,天空阴着个脸,还刮着小风,好像和谁过不去似的。不过还好,五个姐妹先到了四个,芸芸说染头去了一会就到。

我们四个坐在饭店里,把菜都点好了,这时我无意间的往墙上的钟表上瞟了瞟,六点半了。

我们坐在一起说着闲话,手机QQ声此起彼伏,其实我们的聊天也挺快乐,我并没有感到丝毫拘束。只有隐隐约约的感到笑声中有些刻意,有些许人为的营造。

不过这些念头稍纵即逝。

这时素素突然来了句这几天我大姨妈来了,肚子真的好痛,说完还做了几个痛苦的表情。我们也走形式的安慰了几句,不过好像回答的素素不是太满意。

饭菜早已上起,我们一起在等芸芸,没有一个人先动筷子。时间到这个时候,我才隐隐感到五个姐妹在一起不是以前的味道了,听着手机上的嘀嘀声,我格外烦躁。不经意间又看到墙上的钟表已经八点半了。奇怪,眼模糊的竟看不清时间。我自言自语道。

手机铃声响了,接个电话是芸芸妈妈打来的,告诉我们芸芸染头,还需要一会时间,让我们不要等她了,先吃吧。我们只好默默的答应了,吃饭期间,没有一个人说话,我也没有说,不知道为了什么。

大约到了九点,芸芸来了,我们谁也想不到芸芸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竟说:“我要去广西见我的小网友,咱们一起去吧”。

顿时饭桌上鸦雀无声,不知过了多久,我说了一句:“我们不是要去洛阳吗,洛阳的好多地方都订好了,而且还近。”

芸芸却坚持要去广西,说话的语气格外的坚定。不容得我们有一丝反驳。

不知道为什么我眼中的芸芸模糊了,就好像刚才看钟表的感觉一样,嘴角咸咸的,身上冷冷的。可能是为了等芸芸没吃饭的缘故吧。

素素也说自己来大姨妈了肚子疼,不想去了。

饭桌上死一般的安静,没有人再说什么了。当时的几十分钟我感觉比一个世纪还要长,我的腿像灌了铅一样,死沉死沉的。我们对钱结了账,出了饭店门。

我们没有一起离开,有的打的走了,有的默默的步行走了,我看着芸芸骑着自行车头也不回的渐行渐远,我不知道原因!

我感觉那一天,天好暗,地好潮,我好冷,嘴好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