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上的第二次遇见

2017-09-26 字号:

摘要: “云溪,你听过一个关于葬礼的心理测验题吗?”沐沐一边用吸管搅着手中的星冰乐一边问道。 她正对着咖啡馆的落地窗,玻璃上映衬着红色的紧身连衣裙,几分轻熟女的味道。 窗外正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这样的午后,很适合喝喝茶,讲讲故事。 “说来听听。”云溪饮了一口热...

“云溪,你听过一个关于葬礼的心理测验题吗?”沐沐一边用吸管搅着手中的星冰乐一边问道。
她正对着咖啡馆的落地窗,玻璃上映衬着红色的紧身连衣裙,几分轻熟女的味道。
窗外正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这样的午后,很适合喝喝茶,讲讲故事。
“说来听听。”云溪饮了一口热乎的焦糖玛奇朵。
“题目是:一对姐妹一起参加母亲的葬礼,然后在葬礼上看到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结果第二天妹妹就把姐姐杀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云溪做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因为妹妹想再次看到那个男人。只要姐姐死了,那个男人就会再一次来参加葬礼了。”
“这么变态!你不会说,你也干过类似的事情吧?”
“怎么可能,我要杀人了,现在还会坐在这儿跟你喝茶聊天吗?只不过我接下来要说的那个人,我与他的相识,也始于一场葬礼,所以刚刚好联想到这个故事罢了。”
沐沐说的那个人,是她的初恋,名叫苏文霄。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沐沐觉得,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了。
正如沐沐前面所说,他们的第一次相会,是在一场葬礼上,并不十分美好的地方。
那时沐沐高三,整日将自己困在书本那与世隔绝的地方,与外界往来少之又少。在妈妈跟她说晚上要去大姑妈家参加葬礼的时候,沐沐的第一反应是,哪个大姑妈?
就这么不情愿地被带到了葬礼上,给逝者磕完头,找了个里间的餐桌就座。同座的那么多人,除了妈妈,其他人一个也不认识。沐沐不爱听他们唠叨家里长短的,就低着头不停地摆弄桌布边角。
不知谁说了声“咱们开吃吧”,沐沐这才抬起头来,然后惊奇地发现,同一桌的正对面,坐着一个很好看的男孩子——
漆黑的头发,不长不短;洁白的皮肤,恍若凝脂;清澈的眼眸,纯粹闪亮。一颦一笑,温文尔雅。这大概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吧?
可能察觉到有人在看他,那个男孩朝沐沐的方向看了一眼,沐沐羞愧得连忙夹了一筷子菜往嘴里塞。
吃饭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沐沐总共,也就一半的时间是在偷偷瞥他吧。吃完之后,那个男孩先随着家人散了场,沐沐也不好直接追出去。只能眼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想着以后应该是再也见不到了,总觉得有点伤感。
初见虽然印象深刻,但时间一久,沐沐也就把这茬事忘了。直到一个多月后,妈妈说还要再去大姑妈家参加六七聚餐,沐沐才把这份念想重新拾了起来,并且有了小小的期待:还会再见到他吗?
许是缘分总有几分莫名的巧合,同样的餐桌,同样的位置,沐沐又再次见到了他。
有一个念头开始在脑海中盘旋,越来越强烈:我想认识他。
这次他与家人离席之后,沐沐没有干坐着,而是找了个借口追了出去。
宴席上人来人往,虽只有瞬间的功夫,那特别的身影还是很快淹没在人群里,再也找寻不到了。
沐沐很是失落。
大概,我们没有缘分吧。她只能这么想。
这一次,遗忘忽然变得很是漫长。那个人落落大方的微笑,举止优雅的态度,总是时不时地闯进脑海里。只要一出现,心就变得软软的。沐沐想,大概是自己心动了。
沐沐试过旁敲侧击地向妈妈打听那家人的身份,妈妈给她的回应却只有“不是很熟”四个字。
日子依旧不紧不慢地,从厚厚的书本上轧过。闲暇的时候,沐沐还是在努力回想那人的样子,生怕一个不留神,记忆中的影子就突然模糊了。
“别发呆了,陪我去洗手间吧。”课间的时候,雨晴走过来推了推她。
沐沐性格稍稍自闭的,雨晴是她在这个班上唯一的好友。
收拾了下倦怠的心情,沐沐起身陪雨晴一起走了出去。有一道身影,从眼前一晃而过,好似梦中的影子,不合时宜地出现在现实里。
沐沐的脚步忽地顿住了。
真的是他吗?是那个反反复复,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人吗?
“怎么了?”雨晴疑惑地问道。
“刚刚从隔壁班走出来的那个男生,你认识吗?”沐沐指了指已经远去的身影。
“谈不上认识吧,不过我知道他的名字,叫苏文霄。”
苏文霄……沐沐把这三个字在心里默念了很多遍,真的是很好听的名字。
有一句词,是这么写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形容的,大概就是现在这种感觉吧。她以为再也找寻不到的人,原来与自己就近在咫尺。
雨晴很快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沐沐念念不忘的心思,于是给她出谋划策:“要不,你给他写信吧。”
“要怎么说?”
“就说你喜欢他啊,想跟他交个朋友。”
“不行不行,这实在太难为情了。”沐沐不像雨晴那样敢想敢做,给男孩子表白这种事,她从来没有尝试过。
“那要不然,我找个人把他喊出来,你跟他当面聊聊?”
“这更不行了。他又不认识我,喊出来多尴尬啊。”
“那你到底想怎样嘛……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你干脆别认识他好了。”雨晴有些不耐烦了。
“你别生气……要不,我还是给他写信好了。可是写完信,要怎么给他呢?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是我写的。”
“这还不简单,你就趁大家做早操的时间,偷偷放到他课本里,不会有其他人发现的。”雨晴说得很是得意,这种事情她没少做过。
“那他看了信会不会直接扔掉?又或者,会不会讨厌我?”
“想那么多干嘛!”雨晴给她头上凿了一记,“先写了再说。”
在雨晴的强力督促下,沐沐开始思考信里要写些什么内容。太直白了,怕他反感;太含蓄了,又怕他不懂。几番斟酌,才憋出了如下生涩的文字:
苏文霄同学:
你好!
我是三年一班的沈沐沐,很抱歉这么唐突地给你写信。其实我们之前有过两面之缘,在亲戚家的葬礼上,你就坐在我对面,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写这封信,是因为我想认识你,想跟你交个朋友,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呢?
期待你的回复。
                                                                          沈沐沐
第二天,按着雨晴的主意,沐沐先是以身体不舒服的理由跟班主任告假,然后趁同学们下楼做操的功夫,偷偷潜入了隔壁班。苏文霄的课桌是事先确认过的,即便如此沐沐还是反复查看了下课本上的名字,生怕弄错了。原本将信夹在桌上最显眼的课本里,又觉得不安全,还是改放到抽屉的书本里去了。
一切妥当之后,沐沐又悄悄地溜了回来。整个过程没耗费几分钟,但这紧张的心情,简直比做贼还难以安神。
早操完毕,同学们陆陆续续回来了。一想到他随时都有可能看到那封信,沐沐就觉得既紧张又激动。
一到下课时间,沐沐就忍不住跑到走廊上,看看隔壁班有没有什么动静。风吹草动,喧哗打闹,一如往常。
就这么过了一节课,两节课,半天,一天,两天……起初还有些雀跃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打磨,也慢慢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不是你藏得太深了,他没看到呢?”雨晴这么安慰她。
可沐沐心里很清楚,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了。
“你先回去吧,我不等他,就吹吹风。”
雨晴看出来她是想一个人静静,只能哀叹一声,先行进了教室。
上课铃声又响,沐沐恍了会儿神,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转身准备回教室,迎面正好奔来一个人,微笑着朝她招了招手,然后踏进了隔壁班教室。
沐沐就这么愣在原地——
刚刚,是他,朝我招手了?
真的,是他,朝我招手了?
他居然,朝我招手了!
一连跟自己确认了三次,她才相信了这个事实。这种感觉,就好像茫茫荒漠中忽降的甘霖,滚滚洪流中忽现的扁舟,以为毫无希望,偏偏在绝望之处得到了救赎。
好事似乎接踵而至,当天她就收到了苏文霄的回信——
沈沐沐同学:
展信悦!
收到你的来信,我很意外,也很高兴。
我记得你,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苏文霄
此后,他们就多了些书信往来,在走廊遇见的时候也会不约而同地会心一笑。早恋的话题在高三很是敏感,所以他们不会大张旗鼓地并肩说笑,能以书信这样的形式陪伴彼此就很好。
原以为这样的关系可以持续到高三毕业,等毕业了,她就亲口对他说出“喜欢”的话语,可是当妈妈将一沓书信甩在她面前时,她还是彻底懵住了——
那是她,写给他的信。
“你说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妈妈劈头盖脸就骂了起来,“人家家长都找上门来了,说你小小年纪,就当狐狸精,勾引她儿子。说她儿子这次模拟考成绩掉下来,全是因为你!你知道他妈当着商场那么多人说这件事,我有多难堪吗?”
虽然不知道书信为什么会在妈妈手中,可还是想极力解释:“我没有勾引他……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妈妈显然不信,“普通朋友会把你的信主动拿给家长,说出你勾引他这种话吗?”
妈妈说什么……他主动把信拿给家长……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做这种事……
明明信里面,聊得那么开心。到底她做错了什么……
难道他不知道,把这件事曝光给家长,就等于宣判了她的死罪吗……
“总之,以后不许你给他写信,也不许你跟他来往,听到了没有!”完全不容抗拒的命令。
沐沐没有回答,只是一封一封,捡起面前的信,然后紧贴在胸口,默默地流泪。
第一次,感觉到了疼,感觉到了被背叛的无助感。这些信凝聚了她全部的感情,可就这么无情地被人抛了回来。
她勾引他,她害他成绩掉下来了,所以他将这些信交给家长,他不想再跟她有任何往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的感情还有什么意义呢?
沐沐含着泪,一点一点地撕碎了那些信,也撕碎了所有的爱恋和执着。
她想她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找他了……
“那后来呢,你们就这么断了联系了?”云溪有点不满足于这样的结局。
沐沐笑了笑:“其实前段时间他有通过别人找到我。他说当年是他妈妈无意间发现了我写给他的信,威胁他如果继续跟我交往,就把这件事告诉我的班主任和家人。所以后来,他才再也没找我,并且欠我一句抱歉。他还说,当年,其实他也是喜欢我的。”
“那你怎么回答?”
“还能怎么回答,都过去了呗。何况,我现在也有男朋友了。谁让我们没缘分呢。”看得出来,沐沐说这话的时候,是有几分无奈的。
窗外的雨还在继续,可沈沐沐和苏文霄的故事,大约就此终结了。
云溪只是觉得有些惋惜。缘分这种东西,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同样去的时候,任谁都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