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抓鬼

2017-09-26 字号:

摘要: 长长的医院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和病人的味儿,淡淡的,却拼命往人鼻子里钻。 这已经是第五个晚上了,从护士小张见鬼的那天算起。 都说医院是一个很不干净的地方,因为这次总是充斥着死亡和悲伤,按照某些人的说法,在这种地方见到个把鬼,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是老杨...

长长的医院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和病人的味儿,淡淡的,却拼命往人鼻子里钻。

这已经是第五个晚上了,从护士小张见鬼的那天算起。

都说医院是一个很不干净的地方,因为这次总是充斥着死亡和悲伤,按照某些人的说法,在这种地方见到个把鬼,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是老杨不这么认为,现在这是什么社会了?居然还相信鬼神之说?!那都是封建迷信!

作为医院的中坚力量,在大家都不愿意值夜班的时刻,老杨自然是自报奋勇,勇敢的站在了“抓鬼行动”的第一线。

既然是抓鬼,老杨当然要做好准备,手电是必需品,而且是刚刚充满电的,绝对可开。另外,就是一根登山绳,自然是捆鬼之用。

一切准备完毕,老杨坐在值班台内,静待着深夜的到来。

这几天医院的病人并不多,而且大多病情较轻,走廊里安安静静。

此时已经过了熄灯的点,只有值班台的灯还在亮着,老杨拿出一本书,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

夜渐渐的深了,四周更加寂静,漆黑的走廊,只有安全指示灯还亮着微弱的光芒。

“啊,好无聊,根本就没有鬼嘛!那帮小护士,我看就是想偷懒!”

老杨放下书,在椅子里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坐了这么半天,他也是有些困了,想要站起来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

吱呀

老杨站起的身体僵在了那里,什么声音?!

然而刚才声音仿佛是幻觉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装神弄鬼!”

老杨站直身体,冷哼一声,抄起手电筒,准备朝着声音的来源方向走。

沙,沙,沙

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摩擦,频率很是缓慢。

沙,沙,沙

老杨心中有些发紧,他觉得应该先偷偷看看情况,然后再决定过不过去。

老杨悄悄走到墙角,伸出半个脑袋,向走廊里看去!

空荡荡的走廊里,黑漆漆、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

“恩?难道真的是听错了?”老杨扒在墙角,暗自想着。

就在这时,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拍在老杨的肩膀上!

“医生~”声音在老杨背后响起,轻飘飘的,仿佛濒死前的呻吟!

“啊!”老杨惊叫一声,迅速回头!

“呼,是你啊,有事吗?”回过头来,老杨立刻辨认出,站在他身后的,是335病房的病人,好像是叫林小彤,长得挺漂亮,长发披肩,只不过身子骨虚的很,还得了病,现在是气若游丝,就像随时都要西去一般。

“药~”声音还是轻飘飘的,仿佛多说一个字,都会消耗她巨大的体力。

“哦,哦,药,好,好的!”老杨想起来,这个病人每隔三个小时就要吃一次药,今天她家属没来,老杨又因为心里有事儿,就把这事儿给忘了。想必是等不及,就自己出来了。

老杨连忙走进值班台,那里早就准备好了今天晚上需要用到的东西。

“给你,啊!”老杨一回头,就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吓得老杨心脏砰砰直跳,不由再次惊叫出声。

“?”林小彤歪着脑袋,露出一个疑惑的神色。

“啊,没事,没事,药给你,快回去吧,走廊里凉。”老杨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一下激烈的心跳,心说赶紧把她打发走,就这么一会儿吓了自己两跳了,再来几次,他可真有点受不了。

林小彤接过药,看也不看老杨,径直朝自己的病房走去。她现在除了体质不好外,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前阵子不小心崴了脚,虽然过了好长时间,现在走路还是有点跛。

苍白的皮肤,乌黑的长发,有些跛的步伐,老杨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不过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不是真鬼就好。

随着林小彤病房门的关闭,走廊里再次陷入了黑暗,只剩下值班台内微小的灯光。

老杨揉揉有些僵硬的脸颊,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呼,人吓人,吓死人呐!呵!”老杨靠着椅子,看着头顶的灯光,静静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嘶,想去厕所啊!”俗话说人有三急,尿意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可是老杨有些不想去,他决定再忍忍。

哎……哟……哎……哟……

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从走廊里传来,不过这次老杨没有害怕,他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唉,这老头也真是不易啊!”老杨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感叹着。

老杨口中的老头姓刘,今年七十四岁,有一个儿子,现在都快四十的人了,还整天东逛逛西晃晃,据说年轻的时候,还因为盗窃进去过。老爹住院好几天,这家伙竟然一次都没出现过,刘老头家里又没啥钱,请不起护工,护士们看老头可怜,平时就多照顾点,今天晚上没有护士敢来值班,这老头估计又是疼的挺不住了。

“得了,我去看看吧!”

老杨叹了口气,起身朝刘老头病房走去,老头病房就在厕所对面,老杨寻思着正好先去上个厕所,这岁数不小的膀胱,实在是有点扛不住了。

沙,沙,沙

奇怪的摩擦声再次响起,老杨这一脚刚迈进走廊,就立刻收了回来。

“又来?”

老杨心里有些崩溃,心说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会是哪个病人搞怪吧?

刚才被林小彤吓得不轻,老杨不禁怀疑这怪声也是某个病人在搞鬼。但是那些小护士也不是吃素的,平时病人多的时候,医院里也是怪声不断,也没见她们怎么样。

难道真的是……

想到这里,打算再次迈出的脚,收了回来。

哎……哟……哎……哟……

刘老头的呻吟似乎更加频繁,其实只要给老头翻个身,然后按摩一会儿就会好很多,但是那怪声搞得老杨心里发虚,一时间被困在值班台里不敢动弹。

沙,沙,沙,沙,沙,沙

走廊里的怪声似乎越来越近,老杨听出来,声音似乎是从入口的方向传来的,但是入口的门,应该是锁上了才对啊?!

老杨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锁门时的情景,确定自己是锁了门的,但是心中的恐惧却一点点升了起来。

门锁了,人不可能进来,那么,走廊里的那位,难道是鬼?

老杨心里一哆嗦,冷汗瞬间从头上流了下来,流到脸上,痒痒的。他看到被自己放在桌子上的书,一把拿起放在眼前,想要通过书上的内容,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沙,沙,沙,沙,沙,沙

这次的怪声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伴随着刘老头的呻吟声,一点一点的,朝值班台靠近!

“受不了了!”

有道是酒壮怂人胆,其实尿也是可以激发人的潜力的,强烈的尿意,促使老杨一股狠厉之气升腾而起,管它是啥,甭想阻碍我去厕所!

迅速拿起手电筒,点亮,跨步出了值班台,老杨走进了黑漆漆的走廊!

入口在左边,厕所在右边,老杨快步朝着厕所走去,头也不回。

心脏砰砰砰的跳着,虽然有着手电筒的光和安全指示牌的光,但是老杨还是觉得后背发麻,他现在有点后悔,因为之前逞能,他没有打开走廊的灯。而开关就在入口的外面,他现在想过去打开,却是没有这个胆量了。

三步两步,老杨快速走到了洗漱间,这里晚上也是灯火通明的,他快步走进男厕所,开始方便。

尿意的快速消失让老杨只觉得浑身舒爽,大脑在这一刻得到了短暂的放松,心跳也慢慢平静下来,恢复了正长速度。

“呼,好爽!”

老杨抽好裤带,推门准备出去。

沙,沙,沙,沙,沙,沙

怪声再次响起,而这声音的来源,就在洗漱间门口!

那声音,停下了!

怪声再次消失不见,但老杨却开心不起来,握在门把手的手缓缓松开,他后退了一步。

那东西想干什么?为什么它停在了这里?是冲我来的吗?我该怎么办?推门出去就跑,还是在厕所里等待天亮?不是说鬼都怕光吗?为什么这一只不怕?

老杨脑子里瞬间转过无数想法,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解释或者解决目前的困境,他只觉得心跳再次加快,汗水瞬间打湿了后背。

他觉得嘴里有一点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杨觉得腿站的有点麻。

那个声音似乎消失,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等等,没有一点声音,那刘老头呢?他要是不经过按摩,可是要呻吟一宿的!

怎么会这样?难道那个东西,是冲着刘老头去的!?

一道闪电击中老杨的脑海,让他浑身一麻,这要是刘老头出了什么事,他可是难逃其咎。说是鬼弄得?谁信啊!

想到这里,老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推开厕所门,来到走廊。

走廊里依旧安安静静,空空荡荡,似乎之间发生的都是老杨的幻觉。

“呼!”

深吸一口气,老杨把手放在刘老头病房的门把手上!

“我要跟你,”

老杨一把推开门,想着先冲进去再说,就算是鬼,他也要先吓鬼一跳再说!

可是刚推开门,就看见病房里站着一个人!

“你,你是人是鬼!”

老杨现在也不管三七二十几了,当头喝问道。

“咳咳,他是老刘头的儿子,经常半夜来给他爸爸按摩!”

没等对方开口,病房里刘老头唯一的一个病友老太太便抢先说道,她也是被老刘头的声音吵得睡不着,全程经过都被她看在眼里。

“那个,医生,呵呵,我是他儿子,您叫我小刘就好!”刘老头床前的男子干笑着说道。

在男子的脚下,放着一大团黑色的床单,上面似乎还开着两个圆圆的洞。

原来,小刘在知道老爹住院后,不但没有来医院的打算,还当着儿子的面,骂什么老东西就是个累赘,早死早好。小小刘当时只说了一句话:你怎么对爷爷,我将来就怎么对你!

于是,小刘怂了,但是向来好面子的他,又不想当着众人的面伺候老爹,于是就想起这么个方法,等晚上医院熄灯,大多数医生护士都下班了,披上黑床单,利用以前的手艺撬开入口的门,趁着值班护士不注意,溜进老爹的病房,照顾老爹。

他却没想到,自己的举动,给医院带来这么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