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你的眼

2017-09-27 字号:

摘要: 有些人的相遇,有些事的发生。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让这些人和事一起去见证缘分的意义。 又值九月开学季,叶明辰提着沉重的行囊,回到了校园。 大三的他,不用迎接新生。他在校园门前伫立,看着一个接着一个,朝气蓬勃的大一新生,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又回到了两年之前,他刚...

有些人的相遇,有些事的发生。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让这些人和事一起去见证缘分的意义。

又值九月开学季,叶明辰提着沉重的行囊,回到了校园。

大三的他,不用迎接新生。他在校园门前伫立,看着一个接着一个,朝气蓬勃的大一新生,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又回到了两年之前,他刚刚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

在天南大学的两年,有他太多美好的回忆。

其中那段刻苦铭心的爱恋,穿越时空,最后化为两条交叉线,永不分离。


(一)初相识

那是去年的阳春三月,叶明辰大一下学期,他恋爱了。

与他相恋的女孩叫言若。长的漂亮,身材高挑。而且学习还好,是名副其实的校花和女学霸。

叶明辰与她相识于大一开学之际。那个时候,作为新生的言若,并没有学长出去迎接。

而是由一辆迈巴赫亲自护送,汽车马达的轰鸣引来同学们的围观。

暗暗惊奇之下,更加吸引人眼球的还是言若。

不仅有钱,而且漂亮。一颦一笑,一静一动之间,难言的气质莫名其妙的看呆了所有男同学。

叶明辰也在其中,只不过他与其他同学不同。他始终一副笑呵呵的模样,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却飘向了远方。

言若似乎很享受众人追捧的感觉,她含笑点头,由身旁的保镖护送走进了校园。

叶明辰虽然穿的干净立正,长相却是一般,而且一身破烂货,就已经把他化为了穷人。

只是他至始至终的笑容一直给人好感,这才给他的形象加了一些分。

言若从叶明辰身边经过的时候,穿着平底鞋的两只脚没有协调的分开,绊在了一起,保镖的反应虽快,由于距离的原因,并没有扶住言若。

言若心想:丢死人了,把衣服弄张了岂不是毁了我在新同学心中的形象。

俏脸在还没跌倒的时候就已经黑了下来。言若闭紧双眼,她不想看见自己跌倒的丑态。

一秒,两秒,三秒。

应该瞬间发生的事情,附加的疼痛感并没有随之而来。她只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异样,下意识的睁开双眸。

叶明辰依旧一脸笑容,这个时候,看在言若的眼里有如沐浴春风。

言若重新站立起姿态,理了理鬓角的秀发,轻声说:“谢谢!”

叶明辰收回手,含笑点头。“不客气。”

“你叫什么名字,交个朋友吧!”言若伸出右手,饶有兴趣的看他。

“叶明辰!”

“言若!”

“我很相信缘份,今天你我的接触,兴许就是上天注定,以后再见我们就是朋友喽!”言若收回手,露出几颗雪白的贝齿,笑起来的她更加的吸引人。

“我也相信缘份。”叶明辰简单的回答,漆黑的双眸却传来一丝异样。

言若朝他摆了摆手,留下一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在保镖的陪护下走进了校园。

简单的插曲,却引来了新生们的围观。随着言若的离开,新生们也散开了。

只留下叶明辰自己孤零零的站在校门口,让人看着有些孤寂。

“如果可以,我要娶她做我老婆!”叶明辰在心中幻想,如果让别人知道,一定会以为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其实,他的情况只有他自己了解。


(二)缘分

缘分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很让人捉摸不透。有些人的相遇,有些事情的发生,也许真的就是上天注定,让他们来证实缘分的意义。

开学的第一天,叶明辰惊讶的发现,言若居然和他在同一个班级。

言若在班级里看见叶明辰的时候,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欣喜。

对于叶明辰这个平凡人,她却是很感性趣的。

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叶明辰刚想走过去和言若搭讪,奈何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破烂货与国际名牌,平凡的外表和天姿国色,实在是有天壤之别。

悻悻的收回自己悸动的心情,他从书桌里拿出一本《孙子兵法》,心不在焉的翻开看了起来。

“没想到你居然还喜欢看兵法书,难道你想回到古代打仗吗?”突如其来的捉弄声使叶明辰眼前一亮。

他瞬间抬起头,迎着言若的目光看去,发现她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我很喜欢历史,古人留下的东西很有营养,我觉得值得我们学习。”叶明辰合上《孙子兵法》,站了起来。

言若低头拿起《孙子兵法》,仔细看了起来。“古人的东西确实值得我们学习,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看看《周易》”

叶明辰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

“学习一下算卦,看看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缘分啊!”言若很是自然的打了一下他的头,笑腼如花。

貌似他们两个才相识一天,为什么却感觉是认识了好久的朋友,言谈举止间总没有那么多的生疏,甚至是很熟悉。

叶明辰揉了揉额头,有些委屈的说。“那我就去学喽!不过你打疼我了唉!”

“用不用送你去医院啊!”言若开起了玩笑。

叶明辰连忙摆手。“还是免了吧!开玩笑的。”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言若快步走回了座位,正襟危坐的等待老师的来临。

叶明辰也坐了下去,只是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了言若身上。

她没有富家千金的骄横,也没有富二代们的眼高于顶。

虽然仅才相识一天,还算不得熟识,却让叶明辰的心更加悸动。

作为从上高中就被同学们称为屌丝的他来说,言若给了他很大的信心。

原来,也是有人能看的起我的,而且还是白富美。

不知不觉间,叶明辰越来越喜欢她,直到慢慢的把喜欢变成了爱。

这一切的一切,并没有经过太多时间的磨合。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不分财富地位,不分高低贵贱,只是想和你在一起,简简单单就好。

无论以后的生活多么艰难,我只在乎和你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就这样,经过半年时间的交往,他和她相恋了。

与此同时,校园论坛上也惊起一片呼声:(屌丝和白富美的爱情),面包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

出乎叶明辰意外的就是同学们的祝福了。


(三)情定爱琴海

大一下学期暑假的时候,叶明辰出去做了两个月兼职,再加上自己以前上学时,省吃俭用攒下的一些钱。在大二国庆节放假的时候,他带着言若出国旅游了。

他曾许诺,一定要让言若快乐。虽然自己是个屌丝,没钱没身份没地位,但他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去依靠言若。

相反的,他还要给言若想要的一切,竭尽所能。

徐徐的海风吹来,波浪层层叠叠。

叶明辰拉着言若的手,站在阿尔忒弥斯神庙前,共同许愿。

都说爱琴海是爱情的见证,这里不仅有宜人的景色,更有许多缤纷的传说。

言若搂着叶明辰的手臂,把头贴近他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言若说:“明辰,你许的是什么愿望啊!”

叶明辰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言若有些失落的点点头。“好吧!但是我可以把我的愿望告诉你哦!”

“我相信自己的愿望一定会应验的。”

叶明辰轻轻揉揉她的小脑瓜,眼中尽是温柔。“那好吧!把你的愿望说出来吧!即使出现意外,我也会让它应验的。”

虽然说的有些不现实,但言若真切的感受到了叶明辰心中的坚定,心中流过一阵暖流,更加搂紧他的腰,就要把自己融入他的身体里。

“明辰,我的愿望就是,和你一生一世不分离,要永远的在一起。”言若的声音很轻,很温柔。

叶明辰轻轻推开言若,把手指向了大海,言若顺着方向看了过去。

“言若,我对你的爱就像这波澜壮阔的大海。”

“无论经历多少风雨,我都会永远挡在你身前,做你最坚实的肉盾。”

最后一句话是叶明辰喊出来的,惊动了天地,泣喝了鬼神。

更多的却是牢牢的抓住了言若的心。

“明辰,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家里的。”言若双眸中绽放出浓浓的坚定。“不管你多么贫穷,地位多么低下,我都会力排众议,永远和你在一起。”

叶明辰笑了,同时心中也释然了。

是啊!不论自己如何,总是有那么一个人,一直陪在自己身旁,这就已经足够。

“我也会努力的。”叶明辰豪情万丈的大喊。“既然做不成富二代,那我就做富一代。”

“我一定要给你幸福。”

此时的言若感觉自己真的很幸福,能有这么一个人,不留余力的爱她,让她很满足。

踮起脚尖,深深的拥吻他,两对明眸含情脉脉,粗重的呼吸吹到彼此的面颊上,迎着吹来的风,瞬间就感觉不到了。

“言若,等到大学毕业,我一定娶你回家。”叶明辰对着言若亲口许下诺言。

“你娶我就嫁,你不娶,我也嫁!”言若嘻嘻一笑,与叶明辰紧紧相拥。

可是,自古以来,英雄配美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而作为屌丝的叶明辰,总感觉他与言若之间,不会那么顺利。

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四)死亡威胁

时间在指尖悄然流逝,转眼半年已过。

叶明辰和言若与其他的普通情侣一样。

有过欢喜,也有过别扭。

但最后都化为了绵绵情谊,使各自对对方的爱更加深刻。

天南市的冬天非常冷,呼出的哈气喷到鼻毛上,瞬间结了冰。

叶明辰牵着言若的小手,悠悠然然的走向忘情Ktv。

今天是寒假的第二天,班里的同学一齐举办了同学会,准备好好庆祝一下,加深友谊。

言若和班长通完电话,对叶明辰甜甜一笑,然后挽着他的手臂,带着他来到了一号包房内。

推门而入的瞬间,耀眼的闪光灯刺的叶明辰闭上了双眼。

对于没有来过Ktv的他来说,这种场合,着实有些不适应。

包房内的气氛特别好,同学们欢声笑语,说说闹闹。

由于叶明辰和言若迟到的缘故,各自还被罚了一杯白酒。

当然,言若的那杯是叶明辰替她喝下的。

辛辣的白酒入喉,瞬间传来一阵火热。叶明辰只感觉喉咙都要炸了,脸色红的像是番茄。

他赶紧从桌子上拿来一瓶水,不管三七二十一,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言若站在一旁,满目笑意。但神情中流露出更多的是满足。

是啊!无论什么事,叶明辰都会挡在她的身前。无论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他都会欣然接受,毫无怨言。

还有什么能胜过一个人的真心实意呢!

言若双手握拢,微闭双眼,嘴唇轻启。在五彩的灯光下默默许下祝福。

“只喝了两杯酒就如此不堪,真是丢了言若的脸。”一号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道略带嘲讽的声音传了进来。

随声音齐入的,是一位长相俊朗,身穿一身名牌的二十左右的少年。

叶明辰知道来人是冲着他的,于是倒了两杯酒,微笑的走了过去。

“喝一杯?”他试探的问。

少年瞄了一眼叶明辰手中的酒杯,一脸不屑的说:“本少爷从不喝劣质酒。”

叶明辰没有说话,反而将两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拿着两只空荡荡的酒杯在少年面前晃了晃。“那我就替你喝了!”

少年一直以来心高气傲,面对叶明辰的此举,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打脸,顿时怒火中烧。

他反复的在心中告诫自己,叶明辰只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屌丝,不值得自己发火。

可是面对叶明辰的所作所为,他还是忍不住生气,甚至有杀了他的冲动。

“今天我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彻底离开言若。”少年立刻转入了正题,他不想和叶明辰废话了。

“如果我不呢?”叶明辰也不屑的笑了笑。

“那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少年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指向叶明辰的额头,一脸的狠辣。

周围的同学知道少年的身份,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阻拦,这会见少年还拿出了枪,更加躲到了一边,甚至有的还偷偷的走出了包房。

言若刚刚许完愿望,由于包房内声音的嘈杂,坐在角落里的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听到少年的声音。

刚刚睁眼的瞬间便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她立刻跑到叶明辰身边,满脸的担忧。

同时,怒气也瞬间从心底提了上来,喝喊出声。“雷凌,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知道,他根本就配不上你。”雷凌的声音有些低沉。

“他能不能配的上我,并不是你能说了算的。”言若生气的大喊。“如果你还有点良心的话,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雷凌不为所动,勾着扳机的手指紧了紧,似乎要勾动扳机。

“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如果今天你不想他死在你面前的话,现在,立刻跟我走。”

叶明辰面色不变,依旧一脸笑容。

只不过,他的笑容还是不屑。“有本事,就杀了我!”

此时的言若真的感觉世界末日到了。作为纨绔子弟的雷凌,可真的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

但让她跟随雷凌走,是万万不可能的。如果不跟雷凌走,叶明辰真的有可能死。

言若感觉此时的自己很弱小,面对着雷凌的所作所为,她居然无可奈何。

这让作为言氏集团千金的她来说,是最大的痛楚。

叶明辰感觉到言若的担忧和关怀,更感觉到了她的无助,轻轻叹了口气。

他刮了刮言若的琼鼻,眼中尽是温柔。“没事的,他不会开枪的。”

也许是对叶明辰的信任使她认同的点了点头。

“他如果敢杀你,我一定会杀了他。”

雷凌扣动扳机的手指更加的紧了,同时决绝的声音在同一时刻传出。“言若,你真的要不顾婚约而与我雷家为敌吗?”

言若沉默不语,而是把头紧紧的贴近叶明辰怀里。

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雷凌她的选择。

雷凌狠辣的话语听在言若耳中有如死神。“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他霎那间扣动了扳机。

砰……


(五)劫后余生

天南市医科医院养护病房。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温暖的感觉使叶明辰仿佛置身于夏日的海洋。

他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在梦中,他亲眼看见了自己身前躺满无数的尸体,鲜血流成了河。

血腥的一幕在他脑海中徘徊,挥之不去。

而这些人的死亡,全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悠悠的睁开双眼,重新呼吸到了这个世界的新鲜空气,他突然感觉自己很好笑。

不是一心求死吗?为什么子弹打中脑门还死不了?难道自己真的是小强吗?

他苦笑了一声,艰难的坐立起来。撸开衣袖轻轻抚摸,凸起的几道刀疤在他手臂上勾勒出一条条纹路,这些伤疤全部是他在梦中留下的。

“想死的人死不成,不想死的人却死了。”叶明辰喃喃自语,眼中充满了愧疚。“如果我的死可以换来和平,那我情愿一死。”


正思考着往事的他,却突然被病房门口争吵的声音吸引住了。

叶明辰的听力很好,所以门外的声音他听得很真切。

言若:“你不用在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一定不会再去利用他。”

言午:“不去利用他?话说的容易,可是你知道吗?如果你不能完全的取得他的信任,那么我们言家就彻底的完了。我的好女儿,你可一定要仔细的想清楚,能对付雷家的,除了叶明辰,再不会有第二人。”

言若:“可是他已经为了我差点死了,你还想让他怎么做?难道你真的想要他死吗?”

言午:“他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他肯动用自己手中的力量,那么别说是一个雷家,就算是十个雷家,也不够他一只手灭的。”

言若:“可是我接近了他这么久,并且也让他爱上了我。可是他对我还是有所隐瞒,我隐约中感觉到他总是有一些心事。而且他宁可被雷凌打死,他也不去反抗。”

“这就说明了,他手中的力量是他所不愿用的,所以我劝你还是另想他路吧!”

言午苦笑出声,无奈的耸了耸肩。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如果你确实不愿意再利用他,那就争取嫁给他吧!这样即使言家没了,他也能够护你周全。”


门外言若的话语,对于叶明辰来说,是最大的无助。

他本以为,可以逃避那个充满杀戮的世界。

他本以为,自己找到了可以长相厮守的另一半。

他本以为,可以从此远离俗世纷争,与言若白头偕老。

可是他以为错了,从他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他的一生不会平静。

这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一场欺骗,包括言若与他的接触,都是有所预谋。

叶明辰心中突然开朗了起来,一切的迷惑仿佛瞬间都解开了。

怪不得言若会喜欢上他,而且还对他言听计从。

怪不得穿着平底鞋的她会跌倒,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接近他。

而这场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背叛。

叶明辰在心中拼命的大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骗我?”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言若推门而入,眼眶还有些发红。当她见到叶明辰目光发呆的坐起来的时候,顿时满脸欣喜的跑了过去。

“明辰,你醒了。”言若眼角流下几滴晶莹的泪珠,激动的抓住他的手臂。“太好了,我就相信你一定会醒过来的。”

“我为什么没死?”叶明辰失望的说。

“雷凌虽然一枪打中了你的脑门。但医生说并没有伤到中枢神经,而且你的意志力很顽强,不出意外你是会清醒过来的。”言若擦干眼泪,俏脸上满是欣喜。“医生果然没有骗我,你真的醒过来了。”

“我也不想醒过来,可是老天却偏偏的让我醒过来了。”叶明辰看着天花板,目光有些呆滞。

“明辰,既然你醒过来了,就一定要好好养身体,等你完全康复后,我和你结婚。”言若双手勾着手指,脸上流出一抹红晕。

“结婚吗?”叶明辰小声低咕着。“那就结婚吧!”

也许是言若不想再失去他,也许是为了利用他。总之,不管如何,叶明辰心中的想法开始改变了。

他不想再做屌丝,而是要做掌管一切的王者。


(六)报复开始

一个月后,叶明辰的伤势恢复的七七八八,在言若的陪护下出了院。

五一劳动节,雷凌在忘情ktv宴请好友聚会,庆祝言家的破产

是的,言氏集团破产了。不光言若失去了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就连言若的父亲言午也因为偷税漏税被送入了监狱。

叶明辰已经三天没和言若联系了。

这三天时间,叶明辰每天晚上回到家中,都会打几个电话,总是简单的说几句话后,便挂断了。

今天的叶明辰身穿一身名牌休闲服,开着一辆巴博斯。腰间别了一把手枪,副驾驶放了一把圆月弯刀。

巴博斯缓缓驶到忘情门口,叶明辰喝了一口水,然后拿起包裹好的圆月弯刀,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把弯刀背在背后,然后低头走了进去。

脚步刚刚走到三号包房的时候,房内雷凌的笑声和一个女人的呻吟声就已经清晰的传出。

叶明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毫无犹豫的推开了包厢的门。

门外突然出现的身影,使包房内众人的脸霎时黑了下来。

雷凌也不例外,脸色黑的发紫。

他推开匍匐在他身下的女人,随手拿起一个酒瓶,冲着叶明辰走了过去。

叶明辰迎着雷凌走进了包房,当雷凌看清是叶明辰的时候,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屌丝。”雷凌嘲弄的说:“怎么?上次一枪没打死你算你命大,这回是来找死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会成全你。”

“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你现在把雷家的财产分一半给言家,我到可以饶你一命。”叶明辰的声音很沙哑,同时也很坚定。

雷凌笑得更欢了,嘴角的不屑更浓。“我看你是发烧了吧!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做事?就连你最心爱的女人如今都成了我的胯下之物,你还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谈条件。”

“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屌丝,你的命在我手里就和蝼蚁一样。”

叶明辰突然注意到了蜷缩在墙角,浑身赤裸的女人。

她的身形,她的头发,她的胳膊腿,怎么那么像言若。

女人稍微抬起了一下头,然后瞬间就低了下去。

是言若,没错,就是她。

叶明辰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般,此时的他感觉整个天地都是黑的。

伤心,难过,不甘,屈辱,背叛,欺骗……

这一切的伤害都源于一个人——言若。

突然的一声枪响,震惊了所有人。同时叶明辰近乎野兽般的声音,疯狂的回荡在包房内的每一个角落。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喊声刚落,包房内除了雷凌和言若,其余的人一下子全部冲出包房,生怕受到波及。

只有雷凌还算淡定。“怎么?逼急了要和我鱼死网破吗?”

雷凌继续以不屑的口吻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杀了我的后果吗?你知道你杀了我,以后将会面临什么吗?”

叶明辰对雷凌的话置之不理,然后从背后抽出圆月弯刀,放在手里把玩。

洁白光滑的圆月弯刀在闪光灯的照射下,越发的耀眼。

反射的刀光刺到了雷凌的眼,他下意思的闭上了双眸。

仅一个呼吸间,他就睁开了双眼。不过,叶明辰的弯刀却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叶明辰轻声说。

“我管你是谁,别以为拿出一把枪,一把刀就可以吓到我,我雷凌可不是吓大的。。”雷凌依旧一脸傲慢,完全感觉不到死神正在向他招手。“如果你现在滚出这里,我倒是可以当做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对你既往不咎。”

“你还真是冥顽不灵。”叶明辰没想到此刻雷凌还是在看不起他,要知道,在两年前,看不起他的人全都没有见过第二天的太阳。

“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两个字。”叶明辰稍微用了一下力,雷凌的脖颈溢出一丝血迹。

“星罗。”

这两个字有如恶魔死神般充斥着雷凌的心,同时他的脸色也瞬间变得煞白。

他伸出颤抖的手指,不可置信的问。“你是星罗的杀手。”

“不。”叶明辰微笑着摇了摇头,嘴唇轻启。“不是杀手,而是少主。”

说完,还未等雷凌继续说话,圆月弯刀就划破了雷凌的咽喉。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雷凌眼中都充满着不可置信。

其中更多的是懊悔和悔恨。

至始至终,言若都是蜷缩在角落里,没有说过一句话,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与她没有一点关系。

她低声哭泣着,叶明辰走到了她的身前。

言若说:“你果然杀了他。”

叶明辰问:“言家的事为什么不和我说。”

言若突然站起身来,美眸紧紧的与叶明辰对视,柔声说:“因为我爱你。”


(七)前因后果

天南大学门前的一家酒吧包房里。

言若和叶明辰相对而坐,彼此间一直沉默,低着头喝着自己手中的酒。

“说说事情的前因后果吧!”良久,叶明辰率先打破了沉默。

言若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黯淡无光的眸子又恢复了以往的色彩。

她欲言又止,片刻后,还是张开了口。“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也包括开学那天我的故意跌倒,以至于后来接近你,最后和你恋爱,全部都是有计划的。”

“也包括你对我的爱吗?”叶明辰好像事先就猜到了,所以并没有感到意外。

言若突然浑身一顿,目光呆滞,但瞬间就恢复了过来,努力摇头。“不,我不爱你,我爱的人是雷凌。”

“你说谎。”叶明辰拍着桌子大喊。

“我爱的就是雷凌,要不然我也不会把自己给他。”言若哭的很伤心。

刚才的一幕幕仿佛还在他的脑海中徘徊,每当叶明辰想起言若赤裸着身体趴在雷凌身上的时候,他的心中就会有一股没来由的痛。

“你刚刚还说爱我,现在却说不爱了,难道你天生就是出去卖的吗?”叶明辰的话语很犀利。

“你根本就是爱我的!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准备接近我,利用我。但没有想到的是,你最后却爱上了我,以至于在一些事情上你不好意思下手。”

“还有,如果你不爱我,又怎么会帮我挡住那一枪?”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雷凌在开枪前,他把枪移到了我的胸口,他开枪的时候,是你替我挡了一枪。与此同时,你把手中的瞬间沉睡药洒到了我的脸上。”

“然后你又让医生在我脑门模仿一个假的伤口,每天都会给我打麻醉剂,不让我尽快醒来,为的就是想让我信以为真。”

“要不然被人一枪打中脑门,不死的都是神仙。”

言若见自己的用意被看穿,索性也不在掩饰。

她缓缓的脱掉自己的外套,露出雪白的肌肤。在叶明辰身前丝毫不做掩饰的脱个精光,然后背对着他,言若身后一道圆形的伤疤刺痛了叶明辰的心。

叶明辰伸出手轻轻抚摸,棱角的特殊感使他的内心痛的无法自拔。

一滴滴热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无助和伤悲。

是啊!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星罗少主,叶氏集团的总经理呢!

“如果你早点和我说,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叶明辰懊悔的说。

言若把脱掉的衣服重新穿起,然后倒了一杯酒,她的目光盯着酒杯,语音很是伤感。

“你知道吗?从一开始我对你的利用到后来慢慢的变成了爱!就像是酒徒喜欢它一样,每一天都离不开它。更不能失去它。”

“一年了,你一直没有对我坦白身份。虽然你掩饰的很好,但我总是能从你的眼中看到一些伤感和悔恨。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是你一直逃避下去的理由。”

“因此,也就是从两个月前开始,我开始放弃了利用你的计划,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和你在一起,一起走到婚姻的殿堂。”

“这些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叶明辰摇着言若的手臂大喊。“你知道的,只要你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到时候别说是一个雷家,就是十个,一百个,我也不会放在眼里。”

言若哭了,她拨开叶明辰的手臂,小声啜泣着。“我不想让我们真挚的爱情染上杂质。如果我和你的爱是建立在你的一味付出之上,那么我宁可自己承受所有的伤痛。”

“在天南市,雷家是首富,也是最大的家族。我们言家的许多生意都离不开雷家,所以说雷家几乎掌控着我们言家的命脉。”

“而我和雷凌从小便定有婚约,父亲也是希望我们两家能够永结秦晋之好,可是我压根就不喜欢他,他只是一个纨绔的富二代,根本不值得我去爱他。”

“但没想到的是,雷家的野心居然那么大,雷凌不仅要把我娶走,而且还有要打垮我们言家的趋势。这也是父亲在两年前才发现雷家的野心的。”

“于是我们便开始商量对策,其中最快最有效的,就是我能嫁给一位比雷家更有势力的人。”

“所以你就选择了我?”叶明辰问。

“没错,当时我也正在苦于思索,到底什么人能够对付雷家。恰巧一年前你来到天南上学,这才让我有了接近你的机会?”言若说。

“既然你后来爱上了我,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身体送给雷凌?”叶明辰勉强的问。

听得此语,言若哭的更伤心了。“那是因为我的父亲进了监狱,雷凌和我说,只要我和他睡上一宿,他就会放出我的父亲。而我又知道你有苦衷,所以才做了那样的事。”

“虽然从一开始我是想利用你,但是在半年前我彻底爱上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去劳烦你。”

听了言若的话,叶明辰感觉自己真的很混蛋,明明在病房里,就已经知道了言家的劫难,为什么不立刻去灭了雷家。

如果他能早一点动手的话,自己的女人也就不会成为别人的玩物。

叶明辰很是心疼的把言若搂进怀里,内疚的说:“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够果断。你放心,以后我一定站在你身前,替你遮挡所有风雨。”

“可是我已经和别人发生过关系,你还能一如既往的爱我吗?”言若轻轻推开叶明辰,试探的问。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始终爱你。”叶明辰不容置疑的口气,使言若冰冷的心温暖了起来。

“你都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也该到我为你付出了。放心,你的父亲不出七天就会出狱,雷家不出一个月,就会家毁人亡。”

言若对叶明辰的话丝毫不怀疑。因为他是整个亚洲首富叶良的儿子,他们叶家跺一跺脚,整个亚洲也要抖上三抖。

而他手中的星罗,更是国内第一杀手组织,叶明辰所掌控的力量,说白了就是国内的地下皇帝。

“即使你能原谅我,但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自己。”言若的眼中浮现出愧疚,深深的低下头说:“我想进监狱改造两年,来弥补我所做过的错事。”

叶明辰一听,顿时一惊。“你又没犯法,进监狱改造什么?”

言若吐了吐舌头。“我是没办法,但是我伤害了你啊!要是不惩罚自己一下的话,我想以后自己的心也不会安稳。”

“可是……”叶明辰刚说出的话就被言若打断了。

“放心,有你的关系,我在里面不会吃苦的。”言若捂住叶明辰的嘴,调笑道:“难道你连两年也等不了吗?”

“呃!”这一句话问得叶明辰哑口无言,只好顺从的点了点头。

“那等你父亲出来,我就送你进去。”叶明辰突然感到特别的好笑。“爹刚出来,女儿就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一家都是小偷呢!”

言若轻轻锤了他的胸口一下,没好气的说:“你们一家才是小偷呢!”

“对啊!我就是小偷啊!”叶明辰含笑答应,打趣道:“我可是偷走了你的心呢!”

哈哈哈哈……

包房内传来阵阵的欢声笑语,叶明辰和言若进入了爱情的海洋。


(八)为了她而征战

七天后,言午出狱。

一个月后,雷氏集团破产。随之而来的是三天后,雷凌的父亲出车祸当场死亡。

叶明辰完成了对言若的许诺。

而言若也被叶明辰送进了监狱。

站在监狱的门口,叶明辰有些不舍,但还是转过了身,开着巴博斯扬长而去。

“两年后,我接你回来。”他每天都在心中重复这一句话。

在言若进监狱的前一天,叶明辰终于说出了不想动用自己手中力量的原因。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那一年他十八岁。

这一年他刚刚建立星罗,为了开疆拓土,每天都四处征战。

当他统一了国内的黑色势力之后,他把欲望和权利的手伸到了非洲。

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以往那么顺利。

由于非洲人战斗力强横,不惧生死的原因,叶明辰战败了。

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失败,而随着失败带来的后果是——二百具尸体。

这些全都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心腹,可是到头来却全部躺在了他的面前。

他并没有赋予他们物质和精神上的荣耀,反而把他们推向了死神的怀抱。

征战天下,只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没想到,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而且还断送了他们的生命。

所以,从那一刻起,他立誓不在做王者,也不想再去掌控力量。

他只想做一个平凡人,一个屌丝,庸碌一生,这样就不会再有更多的人因为他而失去生命。

如果他的死能够换回他们的生命,那么他宁愿去死。

于是,在他和父亲叶良冷战一个月后,叶良终于同意了他的请求。

因此,他孤身一人来到了天南大学,开始了他崭新的旅程。


距言若被送进监狱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叶明辰每天都会去看望言若,不仅让狱警羡慕,言若的内心也很满足。

但言若还是假装不满,每次都会把叶明辰大骂一通。“每天都来,你烦不烦啊!你以为监狱是你家啊!说来就来!”

对比,叶明辰非但没有生气,还很高兴。

爱人之间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有说有笑,有打有闹,这样的生活才会增添许多乐趣。

而这段时间叶明辰也没有闲着,他从天南大学果断退学,然后重新回到叶氏集团接任总经理,星罗也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经历和言若发生的这些事,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如果你天生就是一个王者,那么你这辈子都是王者。

如果你想做普通人,那么除非你天生就是普通人。

否则,王者的你去做普通人,无形之中都会有一些事会把你重新牵扯进来。

所以,叶明辰决定,他要重新掌管星罗,而且还要接着去征战。

他要用自己手中的刀和枪,重新打出一片天地。

不为权利和欲望,只为对她曾经的许诺。

而她要做他的眼,为他照亮前方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