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陪我到最后的人不是你。

2017-10-01 字号:

摘要: 上次见到西西还是在一年前她的婚礼上,哦,不,或者也可以说是在五分钟前的朋友圈里。小视频里的西西正和儿子一起给家里的金毛洗澡,抖落的水花溅了他们一身,西西和“小悟空”同款的卡姿兰大眼睛都笑成弯弯的新月。隔着冰冷的手机屏幕,我都能切实的感受到他们此时有多开心。...

上次见到西西还是在一年前她的婚礼上,哦,不,或者也可以说是在五分钟前的朋友圈里。小视频里的西西正和儿子一起给家里的金毛洗澡,抖落的水花溅了他们一身,西西和“小悟空”同款的卡姿兰大眼睛都笑成弯弯的新月。隔着冰冷的手机屏幕,我都能切实的感受到他们此时有多开心。

西西是我短短二十多年人生中遇见的最传奇的姑娘,她的人生简历为所有认识她的人提供了和陌生人打开社交大门的不败话题。

“我跟你说啊,我有一个朋友啊,二十岁就当了妈妈啦········”

“就我闺蜜啊,嫁了她大学老师啊·······”

“天呐,你还单身啊?我同学孩子都上小学了······”

诸如此类,巴拉巴拉,他们在谈论西西的时候,和他们想传达出的意思一样,语气中多少都会有一些轻视,因为他们眼中的西西就是一个看起来不那么“靠谱”的女孩儿。

二十岁时未婚生下了她的“小悟空”,二十六岁时嫁给了她的大学老师。

但是我眼中的西西却是一个简直酷到不需要朋友的女神。

西西是我的高中同桌。那时候的她自带BGM,光芒万丈。

我们是理科班。她是这个理科班里成绩最好的姑娘,家境优渥,长得也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好看到让我想起春天时趴在姥姥家阳台上晒太阳的猫咪,慵懒又迷人。

那个时候,班级上的男生,不夸张的说,十个里面有九个的女神都是西西。虽然老师家长整天宣扬着“好好学习,不许早恋。”但是西西课桌里的零食和小纸条也还是接到手软。我们女生之间也会暗暗的猜想,这些纸条的主人们究竟谁最后可以拿下女神西西。然而,我猜错了,我们都猜错了。

那一年,西西十七岁。我十七岁。姜晨十七岁。

前几天,和妈妈一起看电视,新闻里说市中心发生了一起车祸,本该第二天回家的丈夫因为老婆要生孩子,改签了机票,提前一天飞回家,却在距离家不到一公里的位置发生了车祸。妈妈说这是这家人的劫数啊。每当看到这种“劫数论”,我都会想起西西和姜晨。姜晨就是西西的劫数。他给西西钻石般闪耀的人生上第一次蒙上了灰色。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姜晨是外校篮球队的,成绩一塌糊涂。但是却有一张那个年纪女孩们都憧憬过的初恋的脸。

西西恋爱了,恋爱以后的西西整个人都变了。她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十句话九句离不开姜晨。脸上永远挂着笑意。再后来,西西开始常常逃掉晚自习,再后来,她不再是班级里成绩最好的姑娘了。她的恋爱谈的风生水起,她的成绩掉的一塌糊涂。老师,家长的介入,都没能让她放弃这段感情。她每天还是会坐在我旁边的位置,和我聊起姜晨,然后笑的像姥姥家的猫咪一样。

高三报志愿的时候,西西填了北京的一个三本。她的成绩明明可以在其他城市报上一个二类本科。

她说,姜晨去北京。而她,不喜欢异地恋。

在这段感情里,西西用尽了力气,爱的彻彻底底。

大三的时候,我去北京玩,又一次见到了西西。她整个人胖了一圈,但是气色却是差到可以。

我们在闲聊的时候,西西还是那样笑着,不过这一次,她嘴里的男人不再是姜晨了。她给我看了她的手机屏保,上面是一个和她有着一样笑容的婴儿。她说,那是她的儿子,小悟空。

西西说,她在北京上大学之后,就和姜晨一起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公寓同居了。两个人终于可以在没有老师,没有父母的管束的地方大大方方的在一起了。然而,和所有感情一样,没过多久,他们就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直到有一天,西西发现自己怀孕了。姜晨吓坏了,他开始半夜在客厅一整晚的抽烟,他开始几天不回他们的小公寓。直到那天,他给西西发了一条微信,上面赘述了一大堆什么细节打败爱情的原因,总结下来只有两句话:

1.孩子打了吧。

2. 我们分手吧。

西西之后去他的学校找他,却看到姜晨一脸笑意的搂着另外一个女孩。西西回到了他们曾经一起拥有的小公寓,一个人在客厅坐了一整夜。西西说,那一晚她想了很多,其中也有许多极端的想法,她甚至想天一亮就去杀了姜晨,然后再自杀。直到天边泛起淡淡的红色,屋子里的一切都被照亮了以后,西西做了决定,她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她给姜晨回了微信,就删了他。上面只有一句话,“滚吧,傻逼。”

之后的西西,冷静的像个杀手,她办理了休学一年的手续,为了休学,她和她当时的导员摊牌了她的所有。没人知道她怎么说服那个刚刚毕业,只比她大四岁的导员的。她一个人在公寓里住到孕期七个月。期间她想到了所有的可能,包括她的父母让她打掉孩子,所以她在和妈妈打电话时都小心翼翼,一个人挺到怀孕七个月才敢回家,和父母解释这一切,虽然这听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她做到了。

西西在给我讲这一切的时候,平静像是在说昨晚八点档电视剧的剧情。

我问她,你恨姜晨么?

她笑着说,说不恨是假的,开始的时候孕吐啊什么的,一个晚上醒七八次,那个时候恨不得杀了他。后来就不恨了,一直带着恨生活一点都不酷,我要让我儿子看看他的妈妈有多酷。

我还记得她说这些话时的样子,脸上带着笑,和十七岁时的她一样,光芒万丈。

后来的西西,大学毕业开了一家咖啡店,周围仍然有数不尽的追求者,过的风生水起。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嫁给了当时帮她办休学的那个大学导员,这就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在他们的婚礼上,我见到了这个让最酷的西西选择尘埃落定的男人。他是那种看起来很普通的邻居家哥哥,但他也很特别,因为他的眼中时时刻刻都装着西西,并且只有西西。这种眼神,也曾经出现在十七岁的西西提到姜晨时的眼中。

现在的西西,整天在朋友圈里晒娃,撒狗粮,偶尔发一点俗气的鸡汤,但她仍然是我眼中那个最酷的姑娘。

从来就没有人可以夺走你的光芒,西西一样,你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