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场梦

2017-10-01 字号:

摘要: 等到我醒来,天似乎已经大亮,因为即使透过厚厚的帐篷,都可以看见微弱的阳光。 也是因为这厚厚的帐篷,和这微弱的阳光,导致我没能早早地起床。 我伸了伸懒腰,走出帐篷,嘴里念叨着:“不是说今天回国的吗?怎么没有人叫我?” 昨晚晚会结束之后,我嫌吵就跟一个工作人员...

等到我醒来,天似乎已经大亮,因为即使透过厚厚的帐篷,都可以看见微弱的阳光。

也是因为这厚厚的帐篷,和这微弱的阳光,导致我没能早早地起床。

我伸了伸懒腰,走出帐篷,嘴里念叨着:“不是说今天回国的吗?怎么没有人叫我?”

昨晚晚会结束之后,我嫌吵就跟一个工作人员换了帐篷,自己一个人睡在缓坡的背面。

“老大?小美?三三?”我一面叫着同事的名字,一面上了缓坡。

走上缓坡,等我看清眼前的场景,就傻了眼。

青草在,梧桐树在,连篝火燃尽的痕迹都在,可是人呢?其他人的帐篷都去了哪里?难道是我记错了地方?难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晚……”脑海里隐约地浮现出几个画面。

我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哎哎哎……昨晚为什么非要把那首歌塞给我呢,明明知道我的中文不好还临时给我加歌,真是毁了我的名声。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那首歌唱的不好,就把我抛弃在了这里?

这算什么事呀,不说我是H国的一位歌手,那我也是一个女孩子呀,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异国他乡的荒郊野外,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我心里慌乱了起来。

再次确认四周没人了之后,我飞快地跑回帐篷,检查我的物品,还好,我的护照还有钱什么的都在,如果不算上帐篷的话,行李也只是身上的这一身衣服,整理起来并不费事。

我眼前的东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可是我并未觉得奇怪,好像一切就本该如此。

“咦……怎么还有一个帐篷?”外面传来一个温和的中国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对在绝望中的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惊喜。

我掀开帐篷,一个身穿西装的高个子男士,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叼着一支香烟,正站在帐篷门口,吃惊地看着我。

“先生请问……请问……”我尽量搜寻着我脑海里为数不多的中文,焦急地向他询问。

“哦,我记得你。”男士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着。

可惜我听不懂,我只能用迷茫的眼神看着他,摇头表示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男士突然笑了起来,我不知所以,用H国话小声嘟囔着:“笑什么呀……”

虽然我的声音很小,但是男士却停止了笑声,只是脸上还残留着笑意。

“我认识你……Cherry。”男士突然换成了H语,我欣喜过望,原来是H国的同事?真是太好了。

男子接着用H语说道:“你就是那个唱歌连歌词都记不住的歌手。”

我的脸开始发烫。

原来他昨晚也在晚会上,这么不好的回忆,真的不希望再加深一遍印象,于是我连忙说道:“先生,你也知道我是从H国来的,可是我错过了我们集团的车,我又不怎么认识路,希望先生可以帮我一下。”

他微微皱着眉头,似乎不理解我什么意思。

奇怪……难道是我说的太快,没有听清吗?正在我打算再次复述的时候,男子爆发出了大笑。

“Cherry小姐,你的意思是你被你们的人给忘在了这里?”男子一边笑一边说。

“……”

我有点后悔向这个神经有些不正常的人求助,但是看了看荒无人烟的四周。

我点了点头。

男子停止了大笑,揉了揉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使它看起来更乱了。

他笑着看着我说:“无论是昨天晚上那一首不着调的歌曲,还是今天这场景,我还都是第一次遇到,哈哈哈。”

经过他这么一说,我似乎也觉得事情怪异地不合情理,可是不能往前回忆,脑海里的记忆在不断地变化着修正着,这一切似乎都有原由,我又都不能回忆起这些缘由。

男子将香烟丢到地上踩灭,犹豫了片刻说道:“你要去哪里?我带你去吧。”

“先生你……你认识路吗?”我怀疑这个会说H语的人跟我一样是从H国来的。

男子伸出一只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石青,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昨晚也在这里观看晚会来着。”

我心中释然,也伸出手握住他的手。

我们这次晚会举行的城市叫做XZ,是中国有名的历史名城。

“能够生活在这样的地方,还真是好,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参观这座城市,但是从网上收集的资料来看,这是个很有故事的城市。”

男子爽朗一笑,没有说什么。

因为邀请我们表演的都是著名的环保人士,所以我们在野外搭了简易的舞台,昨晚晚会结束后,也就在这里睡下了。

观看我们演出的人中,是否有个人叫做石青,我是不太记得的。

“Cherry?”听到石青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松开握着的手。

“不好意思啊,石先生。”

石青笑了笑,接着说道:“现在我们的位置是XZ的南郊,你要去哪里?”

我拿出自己的机票看了看,上面的日期就是今天。

“石先生,我要去机场。”

“去机场的话,那可就远了,我们要先去车站,然后坐车去机场。”

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行李,就跟着这个叫做石青的男子上了路。

一路上郊外风景虽好,但还是因为路途遥远,我累的要死。

“Cherry,你在来这里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我的脑子好像突然变成了一滩浆糊,怎么也转不动了。

石青歪着嘴笑了一下。

眼前的场景突然变换,我也忘记了他问的问题。

我看见了一扇古香古色但又破破烂烂的大门,推开门里面排列着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车,但是没有一辆通往飞机场。

“石先生,这里是哪里?”

“我们先吃点东西吧。”石青说道。

破烂的大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个古香古色但又破破烂烂的小面摊,它与周围的事物融为一体,刚才进门时,我根本就没有发现它。

在劝我吃下五碗小面之后,石青告诉我,他给我带错了路。

“我快要赶不上飞机了。”

“是吗?可是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啊。”他抬起手让我看他的手表。

我的脑袋里依然是模模糊糊的,碎片似的思维。

我觉得他说的对。

我们越过传说有妖怪出没的双洎河,恭敬地走过黄帝诞生的古丘,和孔子周游的足迹,沿着古老的城墙抚摸一处处战国烽火的遗迹,在荷花盛开的郑风苑内吟诵诗经。

“这里很美,可是我们还有时间吗?如果再不快点,我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我十分焦急。

“我们的时间很充裕。”他又抬起胳膊让我看他的手表。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我觉得他在骗我。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子很有意思?”我怒不可遏,抓着石青的领子,朝他大吼。“我怎么会相信你这样的一个人?!”

我尽管在大声吼叫,但是我没有听到一点自己的声音。

石青轻轻推开我,点燃一支烟。

他笑着对我说道:“Cherry,你究竟在哪里?”

我猛然回头,却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荒野之中,是昨天晚上的荒野,可是那里空无一人。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回去。”我努力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石青一只手拉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拿起嘴里的香烟。

“你不喜欢这里?那你从H国来这里做演出,是为了什么呢?”

从H国来到这里做演出,是为了什么呢?

我真的仔细地在想这个问题,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貌似过了好久好久。

再仔细想下去,脑袋里是一团白雾,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我甩开石青的手,说道:“你管不着,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已经到了机场,我现在就要回去。”

我还是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你要回去?可是回去干什么呢?”石青轻笑。

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我的身影,我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加班的场景,昏暗的灯光下,我正在噼噼啪啪地打着电脑。

“如果我说这就是你的未来,你还要回去吗?”

“我要回去。”

“你不觉得这里很好吗?”

“这里应该很好,但是我不属于这里。”

石青猛吸一口香烟,吐出一层烟雾,我看不清了他的脸。

“走了那么多的路,沿途那么多的风景,你看清楚了吗?

你只知道要赶路,赶着去往未来,一个无聊的未来,却不懂得欣赏当下所经历的。真是愚蠢。”

烟雾越来越浓,他的脸也越来越模糊,耳边的嘈杂声也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