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帮爸爸找到伴儿的

2017-10-12 字号:

摘要:  妈妈走后,爸爸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书房里。 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我很担心他。 等到饭点时,我喊到: “爸爸,吃饭了!” “哦!”爸爸不情愿地从书房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本讲美学的厚书。 我看到爸爸咽一口饭,看一眼书,饭粒都掉到他的黑毛衣上了,“爸爸,吃饭...

 妈妈走后,爸爸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书房里。 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我很担心他。

等到饭点时,我喊到: “爸爸,吃饭了!”

“哦!”爸爸不情愿地从书房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本讲美学的厚书。

我看到爸爸咽一口饭,看一眼书,饭粒都掉到他的黑毛衣上了,“爸爸,吃饭的时候,不要看书,要专心吃饭,你忘了你小时候教导我的话了吗?”

“哦!”爸爸很听我的话,就放下书,专心吃饭。

我见到爸爸这样,忽然感觉我们之间的角色对调了:我是爸爸的妈妈,爸爸是我的儿子,很奇怪啊!

“爸爸,你不能成天待在家里,这样会待出病的!”我说着,又给他盛了一碗饭。

“哦!”爸爸很乖地点头。

我接着对他说到:“爸爸,你应该找个伴了!毕竟妈妈不会回来了,再说我也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啊!”

这时,爸爸挠起头。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闷不吭声吃饭。

我生气了,就吼道:“爸爸!你应该找个伴了!趁你还没变成糟老头子前,得抓紧啊!”

其实爸爸离变成糟老头子还远呢!爸爸身材高大,虽有中年人的肥肚腩,却并不突出,看起来还是挺英俊的。而且由于他教了几十年书的缘故,一身儒雅正气,虽头发灰白了,但还是能迷倒一大堆阿姨的。

爸爸的嘴唇颤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回答我,他似乎想反驳我,却找不到借口。 他借口吃饱了,回书房把门锁上,想躲开我。

我拍着门,大喊到:“爸爸,你真应该找个伴儿了,什么样的我都接受的了!”

好久,只听见从书房里传出闷闷的声音:“知道了,知道了!”

“那这么说你答应我了!”我捂着嘴,脸笑的像颤动的果冻!

“我答应你了,不过你要先找到男朋友!”

“什么?你说什么?”

“你要先找到男朋友!”

很愁人啊,爸爸的要求真是太过分了。都说丑小鸭总有一天会变成白天鹅,而我一直都是丑小鸭。我的身体又瘦又干,而且戴着厚厚的近视镜,整天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哪个男人会看上我啊?

不管了,为了爸爸,我拼了。我专门去整容医院修了眉睫毛和鼻子,去眼镜店配了隐形眼镜,还去舞蹈室练习一些健美舞蹈,希望让我的没有多大魅力的躯体多一些性吸引力。还有,我还花了大价钱,买了名牌包包和裙子,把自己好好拾掇了一番。

但是怎样勾引男人呢?

真是一筹莫展啊。

但老天不负有心人,天上掉馅饼掉到我头上了。我还真钓到了一个奶白奶白的帅哥。

那天我正在书店选书。我拿起一本玛丽•瑞瑙特的《波斯少年》,正在津津有味看时,突然感到有一个人站在我左侧。他上身穿着白毛衣,下身一条浅色牛仔裤,脚上是红色运动鞋。同时我还嗅到了一股独特的体味,这是一种没有掺合香水的淡淡晨间露水的味道。

“怎么你也喜欢这本书啊?”他的声音像猫咪爬过青草地一般温柔。

“昂!”我抬头看到了他的发育未完全还相当青涩的发红的脸蛋。我意识到这本《波斯少年》只剩一本了,就递给他。

“你看!”我说。

“谢谢了!”他一拿到书,就沉浸在书中,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

我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正当我走出书店时,只听见后面有人喊:“哎!哎!哎!”

原来是他拿着书向我跑了过来。

“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留个电话!”

我一听他这样说,内心里那是山呼海啸啊!

我在他手掌上写下电话。他又问:“你叫什么?”

“果果!你呢?”

“我叫李超!”

我们相处了三个月后,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之后我就带着他见我爸爸了。

“爸爸怎么样?我男朋友怎么样?帅不帅?”我对爸爸傲娇说到。李超站在爸爸面前,有些紧张,脸红红的。

爸爸仔细端详了李超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就进了书房。

“爸爸,你可得说话算数,我现在找到男朋友了,你是不是该找伴儿了!”我在书房门外大喊到,同时不好意思对超帅哥嘻嘻笑了一下。

爸爸不情愿答我:“知道了!知道了!”

于是我和超帅哥就开始为爸爸转战各种婚恋网站、婚介所和市区的大小公园。

“这个阿姨怎么样?她才四十七岁,没带孩子。”我拿着一叠女性照片指着一张对爸爸说到。

爸爸没有反应。

“那这个呢?虽然只有三十八岁,但带着两个孩子呢!”

爸爸本有些心动,可听出我的意思,就没敢说什么。

给爸爸找伴儿,真是个体力活,幸好有李超陪我,要只有我一个人真要累趴了。当我出去时,李超就负责给爸爸做饭。当我在家陪爸爸时,李超就去各个公园给爸爸找潜在对象。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突然一天晚上爸爸对我说:“我已经找到伴了。”

“是谁?长的咋样?”我急切问到。

“这个不能告诉你,我怕你受不了!”

“没事的,就算她带拖油瓶也可以,你就告诉我吧!”我黏着爸爸,可他就是不说。

终于有一天我知道了爸爸的伴儿到底是谁了。 那天中午吃饭,爸爸和李超一起在书房讨论中国古代漆器。 由于李超的到来,爸爸的话也多了起来,也愈发开朗的人。我很感激李超,这个男朋友真值!

“吃饭了!”我喊他俩吃饭。

他们二人不舍地从书房出来。等上了饭桌,二人又坐在一起,指着一本书上的古董叨叨个没完。

我有点被冷落的感觉,我不高兴地板着脸 。可爸爸和李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

当爸爸不小心衣服上沾到汤汁时,是李超帮他擦干净的。当爸爸吃完饭时,是李超帮爸爸沏茶的。当爸爸肩膀痛时,又是李超帮他捶背的。

我感觉自己多余了。一霎那间,我心中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于是当午休时,我偷偷打开书房的门,看到白毛衣和黑毛衣纠结在一起,李超竟然躺在爸爸的怀里,而且睡得很香甜。

“啊……!”我大叫! 我震惊!我无语!

知道真相的我躺在沙发上哭的稀里哗啦的。爸爸和李超坐在我的左右安慰我。

可我还是忍不住抽泣说到: “爸爸,你是找到伴儿了,可你知不知道你也把我男朋友给抢走了!”

我就是这样帮爸爸找到伴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