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给我活下去的勇气

2017-10-15 字号:

摘要: 01 “下面播报一则新闻,一女子于北京市茂林小区坠楼身亡,警方发现该女子生前有抑郁的病史,在此提醒广大…………” 林露嘴里喃喃自语“真好,终于解脱了”。房间里窗帘紧闭,不见一丝阳光,桌子上散乱地放着各种药瓶,她裹着毛毯蜷缩在沙发上。 两年了吧?还是三年?久...

01

“下面播报一则新闻,一女子于北京市茂林小区坠楼身亡,警方发现该女子生前有抑郁的病史,在此提醒广大…………”

林露嘴里喃喃自语“真好,终于解脱了”。房间里窗帘紧闭,不见一丝阳光,桌子上散乱地放着各种药瓶,她裹着毛毯蜷缩在沙发上。

两年了吧?还是三年?久到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她知道自己可能是得了抑郁症,直到两个月前医生确诊,她开始变得歇斯底里,拒绝和别人交流,更直接的原因是不想让别人看出她不正常。

自杀就像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叫嚣,可是心里的那个小天使却对她说,出去走走吧。

林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空洞,表情呆滞,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自己了,像是已经习惯了枯燥无味的生活。

前几天她在网上挑选了一把精美的匕首,上面刻着诱人心田的冬梅,黑色的,莫名好看。应该快到了吧,可是在这之前应该再好好打量一下这个世界,这个阴郁的世界。

林露打开了关闭已久的屋门,刺眼的阳光在一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如果在这么一个明媚的日子里离开显然是个不错的决定,她走下楼,楼梯一层接着一层,抬腿,跨步,这个重复的动作让林露觉得烦躁至极,她努力压制住情绪,终于从六楼走了下来。

出了小区右转是一家儿童乐园,进进出出的都是大人牵着蹦蹦跳跳的孩子,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林露看着他们,努力想象出幸福的样子,可抑郁症使她的眼睛失去了色彩,她烦躁的心情再次席卷而来,她觉得再也无法忍受痛苦的生活,一股神秘的力量促使她走向马路中央,她在脑海里构想出汽车从她干枯的身躯上碾压过去的场景,那一刻应该能听到自己骨头破碎的声音。

02

“-嘀--!,-嘀--!!”

“你干嘛呢?神经病啊?”

林露猛然回过神,距离自己只有十厘米的黑色奥迪发出刺耳的声音,似乎要把她吞进肚子里,林露慌乱的逃回行人道上。

抱着自己的腿无力的蹲了下来,脸上泪流满面,整个世界像一个黑白色的迷宫,她找不到出口,每天迷失在生与死的边缘,只能惶恐的大口喘着粗气,只有脸上的泪水似乎证明她还存在于这片土地上。

“姑娘?你没事吧?”

说话的是一个清洁工人,林露抬起头,慈祥的面容让她想起了还在家乡的父母,他们电话中温柔的话语,操劳忙碌的身影,如果还有什么让林露坚持下来的理由,应该只有他们了吧。

“没事”,她站起来,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摇摇晃晃的朝出租屋走去,“哎呦,小姑娘可真可怜,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身后的清洁工人叹了口气慢慢走远。

林露觉得特别累,她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跟一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在抗衡,她已经精疲力尽了,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寻求他人的帮助,要么被这种力量吞噬。

“嘿,你好,请问你是305的住户吗?”

穿着快递服的矮个子男人站在她门口笑的灿烂。“我就是”林露耷拉的眼皮答应。

“这是你的快递,麻烦签收一下”

“你在这等了很久了吗?”

“也没有很久,打你的电话没人接,我就站在门口等一会”

“哦,好了,可以了”

“我是快递员陆安,多谢你的使用”

林露拿了快递,转身进了屋里,留下若有所思的陆安,“我……刚刚……是说了很多话吗?”林露靠着门讶异自己刚才的行为。

好像很久没和别人说过话了啊。

03

医生开的药差不多都被自己喝的喝,扔的扔,没有多少了,自己也没有配合医生去医院治疗,病情也不知道恶化成什么样了。

林露给自己煮了一颗白水煮蛋,伴着夕阳一点点勉强吃了下去,她突然很想给妈妈打说话,恍惚间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露露啊?你怎么两个多月都没给家里来电话了,我和你爸担心的都决定要过去看一下你,你怎么了?”

林露努力遏制住自己的情绪,努力保持平稳的声线“妈,没事,我就是最近特别忙,嗯,我挺好的,你跟我爸千万别过来,我忙怕照顾不了你们”

“嗯,我先挂了啊,我还有事呢,晚点回去看你们”

按下电话的那一刻,泪水喷涌而出,妈,对不起,女儿连好好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夜晚,悄无声息的降临了,又是无比难熬的一夜,日复一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它杀死了。

“杀死?对了,我买的匕首!”林露手忙脚乱的找出白天签收的快递盒,疯了一样的撕开。一盒包装精美的水果糖映入眼帘,“怎么会…………”林露颓然的跪坐在地上,嘴里念叨着,“白天……那个快递员……陆安?”

04

林露恢复了情绪,仔细端详着地上的水果糖,五颜六色的糖纸,精美的玻璃罐,这些东西好像已经离开自己的生活很久了。

林露剥开一颗放在嘴里,酸酸甜甜的感觉,玻璃罐里面还有一张纸片,上面写着:你的刀已经被我收起来了,如果你要拿可以给我打电话,给你换这个快件可是被扣了不少的工资呢。

林露出乎意料的没有发脾气,内心徒然而生一股温暖的气息,这使她格外的平静。

这一晚她睡的很深,梦里经常出现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场景也没有了,清晨起床的林露突然很想看一下阳光的颜色,她穿过阴暗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拉住窗帘的一角,慢慢的扯开,清晨温柔而舒适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林露闭着眼睛享受,似乎它马上就要消失不再属于自己。

桌子上手机突兀的振动起来,是昨天那个快递员的号码,好像自己最近没有买什么东西了啊,林露迟疑着接了下来。

“林露?我……那个,你的刀还要吗?”

“当然要”

“那我给你送过去”

林露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电话就挂了,没过多久,敲门声就响了,开了门,陆安局促的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穿着格子衬衫,宛然一个害羞的大男孩,看见林露尴尬的笑了笑,把手中的纸袋子举了起来,“这个……是我今天做的蛋糕,拿来给你尝一下,看看味道怎么样”。

“进来吧”,林露并不怎么排斥他。

屋子里杂乱无章,桌子上倒着的药瓶还没收起来,林露指了指唯一整洁一点的沙发,示意陆安坐下来,陆安慢慢挪到沙发跟前,扫了一眼药瓶,很快收回目光,打开手中的袋子,拿出可口的蛋糕推到林露面前。

“我的刀呢?”

“哦,那个来的时候只顾拿蛋糕,忘记带过来了”,陆安悄悄瞅了一下林露。

林露盯着陆安,像盯着一个犯错的孩子。“那有时间我去你那拿,地址给我,你可以走了”

“你先吃嘛,你帮我尝一下味道怎么样?”

“我不想吃东西”

“这个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你尝一下就知道了”

面对陆安的坚持,林露用勺子挖了一点放在嘴里,好像是跟以前吃的蛋糕不一样,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以前?我有多久没吃蛋糕了?每次吃着索然无味的饭菜,胃里都翻江倒海的想吐。

不知不觉林露吃完了一整块蛋糕。陆安开心的笑了起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负责这个区域的快递员陆安。”

林露没说话,看着窗外慢慢爬高的太阳,这一天,过的有点奇怪。林露有点想去医院再开点药,配合医生的治疗。

05

陆安走了以后,林露预约了下午的治疗,医生还是两个月前接待她的那个,看到林露能主动过来寻求治疗很开心,他给林露提了一些建议,希望林露能找一些事情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同时配合药物治疗有很大的治愈的可能。

林露从医院出来以后,路过一个书店,干净简洁的店面让她感觉很舒服,于是她就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看见林露,脸上展现出亲切的笑容,示意林露随便看看。林露取下一本郁达夫的文集,付了钱,开始往回走。

傍晚的时候,陆安又过来了,拿着一份保温饭盒,里面装着刚做好的饭菜,林露虽然不怎么喜欢跟人交流,可陆安人不坏,对她也挺好的,也开始慢慢的和他聊天,陆安说自己在网上无意间听到一首歌曲挺好听的,推荐林露听一下。

林露一边吃着陆安带过来的饭一边点点头,陆安走之前,林露跟他说以后不要再拿东西过来了,陆安攥着衣角说,这都是自己做多了吃不了的,倒了也是浪费,想着就拿过来了,林露没有多说什么。

林露开始吃药,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在书店买的书也快看完了,日子悄无声息的过着,她再也没有想过要自杀的事情。

可抑郁症就是这样,它潜伏在你的身体里,在你以为自己好了的时候,爬上你的心头,让你再一次陷入深渊。

林露站在阳台上晒太阳的时候,很想从那里跳下去,六楼的高度足以摔死人,林露闭着眼睛感受的风从鼻尖上吹过带着的触感,她慢慢把身体向前倾,以便于感受到更多的风,如果自己连做一个正常人都需要这么辛苦的话,为什么不干脆放弃痛苦的生活?

“林露!林露?!”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林露猛然睁开眼,摸了摸安然无恙的自己,“这么不巧”她嘀咕着开了门,是陆安,因为着急而紧皱的眉头在看见林露的那一刻舒展开来,陆安怀里抱着一只小金毛,两颗圆圆的眼睛看着林露。

“陆安,你这是干什么?”

“这是我们老板的狗生的小狗狗,送给我一只,我天天上班没时间照顾它,我想放在你这你帮我照看一下”。

“你刚刚在干嘛,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没干嘛”

陆安把狗放在沙发上,用手逗它玩,其实林露也挺喜欢狗的,只是自己一直怕照顾不好就没买。

林露看着毛茸茸的小东西,很想摸一摸它,陆安看出她眼里的喜爱,把狗递给她,她接过狗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它柔软的毛发。

晚饭是陆安在林露的出租屋里做的,林露在客厅陪狗狗玩耍,陆安系着围裙忙东忙西,给这个屋子里带来久违的人气和温暖。

晚饭吃过以后,西边的天空泛着红色的晚霞,照着整个小区都是红彤彤的一片,陆安叫过林露来看,两人站在阳台上聊着天,这一天就算这么过去了,陆安走后,林露看见沙发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水和药瓶,药瓶下面压着一个小纸条,写着别忘了喝药的字迹。如果生活中有这么一个可以关心自己的人,似乎还可以过得下去。

06

自从上次林露开门开的迟了以后,陆安就更加频繁的过来了,到饭点的时候就带着饭过来,早的话就陪着林露聊天,聊的晚了,就在她那里做饭,林露看着比以前圆润了不少。

林露还是很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和一些测试,但是关于这些林露一次都没有跟陆安提起过,陆安也不问即使他知道。

陆安再一次过来时,林露很少见地想要自己给他做一顿饭,陆安看着林露越来越好的心态,开心的答应了,等饭做好的时候,林露坐在陆安身边缓缓的开口。

“陆安,你知道吗?我是在三年前开始有病的,那时候我即将毕业,同宿舍的女生都开始找工作,我也是,可是我找了很久投了很多份简历都石沉大海,她们刚开始也处处碰壁,没耐心的就同意了父母安排好的工作,剩下的也都慢慢找到了,只有我还是每天奔波在找工作的烦恼中。”

“后来学校宿舍不让毕业生住了,我就灰头土脸的回家了,家里没能力靠关系帮我找到一份工作,我妈也没催我赶紧去找,可是她不催我心里就约自责,一天我就拖着一箱行李买了来北京的车票。”

“北京很好,机会很多,可竞争也很多,我很努力才得到一份工作,每天还要担心考核,我越来越烦躁,越来越厌恶自己的生活,终于在两个月前搞砸了所有的事情,公司开除了我,医生说我有严重的抑郁倾向。”

说完,林露脸上已经被泪水浸湿,陆安轻轻得拥她入怀,语气温柔的说,“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很不容易,自从我拿到你的快件我就猜到了,不会有一个女生会在网上挑选这么一把阴沉的匕首。”

“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确定了,干瘦的身躯看不到一丝生气,但是林露生活给你这么多磨难,你不能被它打败。”

“答应我,让我和你一起面对好不好?我和你,一起打败它。”

陆安看着泪流不止的林露,眼神坚定的说道,“打败它?可以吗?”林露嗫嚅着。

“可以的,林露,你相信我,我们一起会没事的”。

所谓信念,不过是我走过了山峦平原,跨过了沼泽河流,于千万人中看见了你,于是我坚信,往后陪在我身边的就是你,也只有你。

07

陆安陪着林露去医院治疗,医生看到从来都是一个人来的林露身边竟然多了一个人,不免有些震惊,同时也很是欣慰,他肯定地对林露说,这是好事,看来治愈已经不远了。

陆安忙着去给林露取药,林露看着忙前忙后的陆安,嘴角不自觉弯了起来,“男朋友人挺好的”医生说。

“嗯,谢谢医生”

“没事,你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记得好好吃药,保持状态,下个星期再来复查一下”。

陆安取完药,自然地拉起林露的手,走出医院,“刚刚,医生说什么了?”

“没什么,让我下个星期来复查”

“我怎么听见他说你男朋友这几个字?”

“你听错了吧”林露松开手向前走去,眼中已是湿润一片,她握起双手做祈祷状,表情虔诚。

谢谢你来到我身边,带着山谷的风,带着原始的阳光,带着郁郁葱葱的森林,然后这些美好的物件连同你一起安放在我身边。谢谢你,无畏眼前的刀山火海,雨雾阴霾,拉起我的手,告诉我,我还有未来。现在,我要把我的这一颗心捂热,留给你,交给你。

陆安,谢谢你,给我活下去的勇气。

“林露,你等一下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