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猫

2017-10-21 字号:

摘要: 小猫妖直勾勾的盯着河里的鱼。这河水早就被法力高强的除妖人施了法,人类饮此水,滋阴补阳,延年益寿,可妖若是喝了这水,轻则损五千年妖行,重则暴毙当场。幸亏,妖力低如小猫妖的妖怪,连碰到水的机会都没有。 饿了三天的小猫妖盯着河水里对她挤眉弄眼摇头摆尾的鱼,号啕大哭...

小猫妖直勾勾的盯着河里的鱼。这河水早就被法力高强的除妖人施了法,人类饮此水,滋阴补阳,延年益寿,可妖若是喝了这水,轻则损五千年妖行,重则暴毙当场。幸亏,妖力低如小猫妖的妖怪,连碰到水的机会都没有。

饿了三天的小猫妖盯着河水里对她挤眉弄眼摇头摆尾的鱼,号啕大哭。

这一哭不要紧,哭来了个小和尚。小和尚下山打水,忽然遇见个圆滚滚的丫头片子对着河水号啕大哭,一时怜悯,打了筐鱼,生了堆火,烤了。

小和尚不敢破戒,看着小猫妖连吞带咽把烤好的小鱼干造了个溜干净,眨巴眨巴大眼睛,惨白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红润。

小和尚向小猫妖告别,小猫妖却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小和尚也没拒绝,就这样回了庙里。

深山老林里一座小破庙,庙里只有小和尚一人。四周妖气很重,小和尚看起来没什么能耐。小猫妖是个知恩图报的妖怪,既是吃了人家的鱼,住了人家的庙,小猫妖立誓要守护小和尚。于是夜里,小猫妖坐在门口看大门,盘算着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立马带着小和尚跑。

第一夜,小猫妖叼着稻草坐在门口,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就睡着了。睡梦中小和尚抱着自己,撸了撸自己不太光滑的毛,是人类的温度。再醒过来,自己竟躺在床上,桌上还有烤好的鱼。

第二夜,小猫妖给自己画了个不眠符,正襟危坐守在门口。一阵邪风吹过,小猫妖并没有发现自己辛辛苦苦画了一上午的符被吹到了地上,又睡着了。清晨起床,小猫妖吃完了桌上的小鱼干,洗了洗爪子,懊悔当初不学无术,没好好学学怎么画符贴符。

第八夜,小猫妖发现,破庙门前的草堆里,有群耗子在聊天。吃了这么多天的鱼,小猫妖也有点腻了,此时此刻,眼前又肥又大的耗子成了致命的诱惑,小猫妖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正准备显形,余光却瞥到小和尚睡眼惺忪起夜出恭,吓的自己赶紧收了耳朵。

小猫妖是一只做好事不留名的小猫妖,为了不让小和尚过于感动自己的奉献,小猫妖躲在香炉后面,不让小和尚发现自己。等小和尚回房,门口的耗子已经跑了。小猫妖很失落,还是破天荒的坚持到快天亮才睡着。

小猫妖迷迷糊糊的睡着以后,好像感受到一股很强大的妖力,可自己困的眼睛睁也睁不开。小猫妖闭着眼睛画了张护体符,注了自己五成妖力。小猫妖虽说妖力低下,可毕竟成形几百年了,有她五成妖力的符,足够小和尚对付一般的妖怪保命。小猫妖施了法将符贴在小和尚身上,满足的睡了。

睡醒的小猫妖偷偷跑到小和尚房里。小和尚房间很干净,屋里奉这一尊佛像,点着香,熏的屋里一阵佛香。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小猫妖感觉到一阵血腥味。小猫妖打开小和尚的柜子,血红的袈裟,佛光耀眼。幸亏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小和尚关了柜门,若再晚一步,只剩一半妖力的小猫妖估计要被那佛光烤成猫干了。

惊魂未定的小猫妖没注意到屋子里加重了的血腥味。

小猫妖定了定神,绕着小和尚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那张护体符。小猫妖有点怀疑那张符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可自己着实缺了一半的妖力。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小猫妖每天夜里出去守夜,不知不觉的睡着,然后早晨在自己房里吃几只烤鱼,偶尔还有几只耗子,绕着小和尚转一天,晚上接着去守夜。小和尚呢,打坐念佛,练功读书,却日渐憔悴。

某日,小猫妖跟着小和尚下山打水打鱼。小猫妖突然感受到一股比自己强劲几十倍的妖力,携着一股杀气冲过来,直奔小和尚。小猫妖一时心急,扑登着猫爪子敢在那必杀一击之前挡住了小和尚,眼睛一闭,只觉得被一只手抓住脖梗子,自己竟现了猫身,被护在一个暖洋洋的怀里。人类的温度。

那人一身酱色僧袍,左手抱猫,右手施法。面对敌人的必杀技,不躲不逃,竟先想着画了张符把怀里的猫变小,揣进贴身的口袋里。口袋里的小猫妖感受到一阵阵颠簸,索性外面有东西挡住口袋的开口,才没掉落在外。小猫妖紧紧的抓着小和尚的衣服,突然发现那白色的内衣上有斑斑血迹。

小猫妖这才开始害怕,那妖法力不低,小和尚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小和尚似乎在飞,在转,自己在他的衣服里上翻下滚,废了半天的劲也没画出一张符。

小猫妖在地震般的晃动中集中精力,竟发现那妖的妖力在渐渐减弱。

等静下来,已经回到了小破庙。小猫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一只小猫,可是已经从兜里被拎出来,来不及变身了。小猫妖有点尴尬,还是小和尚发现自己在庙里养了一只妖,会不会不理自己了。

小猫妖却看到一身僧袍的小和尚红了脸,“你变身的时候,穿衣服吗…”

小和尚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一只小妖。

那天晚上,小猫妖闻到了隐隐的血腥味,小和尚似乎施了法,自己竟看不到小和尚房间里的情形。小猫妖突然想起来,小破庙里唯一的水桶还在河边,也不知坏了没有。

小猫妖出了小破庙,一片死寂的森林,明明妖气很重,却一路没遇到一只妖怪。黑夜挡不住黑色的眼睛,小猫妖很快走到河边,却没有很快找到水桶。小猫妖遇见了一只九头鸟,那妖力,那气味,应该便是白天袭击自己的那只。

九头鸟也没想到,这只傻妖怪竟然自投罗网,顶风作案。白天一战,自己损失惨重,可若是捉了那和尚的软肋在手里,加上对方的伤,自己也有很大的胜算。

小猫妖就这样被抓走了。

小猫妖被五花大绑在一个富丽堂皇的鸟巢里。作为一只猫,被一群鸟欺负,小猫妖感到十分惭愧。

小猫妖问九头鸟,为什么要杀了小和尚。

九头鸟声泪俱下,我们也没有办法,林子里就那一条河,小和尚虽说定期给我们分水,可是终究不自在。修炼这么多年成了妖,竟为了喝水寄人篱下,除了造反,我们也没办法。

小猫妖竟笑了,那小和尚看起来那样小,脆弱不堪一击,那河水怎么可能是他封印的。

九头鸟哭的更惨了,“你这个妖怪是不是傻,那和尚厉害的很,估计就快成佛,一身袈裟佛光太强,毫无接近的机会。今日若不是看他没穿袈裟,还能有点胜算,哪敢贸然出手。结果还是勉勉强强打了个平手。和尚今天太奇怪,打着打着就摸胸口,这才给了我可乘之机。哦对了,打架的时候他把你藏哪了?”

“你应该不知道吧,那和尚平日里,为了不让我们打扰他,日日用那袈裟护住那庙,可怜我们这群妖,夜夜被热的睡不安生。只是近一个月才不披了。你说他是不是袈裟丢了,怎么就不用了呢。”

“丢了可好,丢了好啊,丢了我们就有机可乘了,你不知道吧,前一阵夜里,我去闯他大殿,他竟把八成法力都用在偏殿小房里,护着那小房吵不到晃不到拆不了,也不知道那小破房子里藏了什么宝贝。就那一次,我有机会伤了他,不过还是败了,哎,这大佬太强太强。诶,对了,那天前半夜你还守夜来着,后半夜你去哪了?”

“可也是奇怪,妖和人打夜战,实力强过妖多少倍的人都有可能战败,偏偏每天晚上来河边抓鱼抓耗子。你说这不是挑衅是啥!”

“最奇怪的是,他一个和尚,既不吃鱼也不吃耗子,抓那些猫食干啥。”

“你说这和尚不能是爱吃耗子把,我要是没记错,我偷袭他的那天夜里,还多亏门口的耗子把他引出来了。”

九头鸟控诉了半天,突然感到一阵杀气。转眼间鸟巢炸了,小和尚一身性感的僧袍,看的小猫妖小鹿乱撞。

九头鸟又哭了,又不穿袈裟,这不明摆着看不起我嘛。

小和尚看了看小猫妖,怒目盯着九头鸟,也不知是气是羞,脸颊微微泛红。九头鸟拔了两根羽毛化做两把利剑,架着小猫妖的脖子,“你让我三招,我放了她。”

小和尚想也没想的答应了,九头鸟很后悔,看来自己的价格还是给低了。不过妖怪一言,驷马难追,九头鸟用了全身的力气发出致命的三击。

一夜恶战,小猫妖平安无恙,九头鸟败的很惨。

生而为妖,愿赌服输。九头鸟被绑在树上七七八十一天,浑身的羽毛被拔去做了件冬衣给了小猫妖。

唯一一件让九头鸟没那么丢脸的,就是小和尚也伤的不轻。斗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小和尚受了需要人照顾九九四十九天的伤。

后来呢,后来小妖练成了小仙,那个快要成佛的小和尚还是小和尚。附近的妖怪传言,小和尚为了养猫放弃成佛了。森林里的妖气渐渐灭了,不过小破庙里多了一只没有毛的宠物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