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辈子只有一岁

2017-10-30 字号:

摘要: 这一年的十月,我出生了,出生在学校的一间宿舍里。在这个学校,我逛遍了所有我能去的地方。学校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每棵树下都有我的记忆。 无论是什么季节,什么时间,我都在学校里呆过。有时候呆一会,有时候我会在某棵树呆上一整天。 当月光坠落满地散开的时候,我才记...

这一年的十月,我出生了,出生在学校的一间宿舍里。在这个学校,我逛遍了所有我能去的地方。学校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每棵树下都有我的记忆。

无论是什么季节,什么时间,我都在学校里呆过。有时候呆一会,有时候我会在某棵树呆上一整天。

当月光坠落满地散开的时候,我才记得起回到宿舍。

我记不清这几个小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专心致志的发着呆,然后等着一个声音呼唤我回去。

这个声音很轻,一般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听到,可是我一直看不到他的声音的身影,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他对我很温柔。慢慢的我和这个声音的交谈中,逐渐的明白了自己。

我是一个女孩,但我从来都找不到那个声音,而且也找不到其他人,我只能傻傻的等着他来找我。

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我记不得了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好像只有他在的时候我才能脱离发呆的状态。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那个声音会时常带我去很漂亮的地方。

有一次,我们来到了一片古墙,那片古墙都是草木竞相生长弄出的响动,静静的就能听到它们小声窃语。

看起来很古朴的城墙竟有如此活泼的一面,我很喜欢这里,那个声音给我讲了很多关于这里的故事。我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做长城。

有一段时间,那个声音都没有出现了,我开始有点恐慌了,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难道她不知道我在等他吗?那么温柔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狠心的事呢。

2

直到有一天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才出现,他说他来这边一次很不容易。

而且他很惊讶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他。为什么要惊讶?我不明白,可是我也不敢问,我怕他又要消失了。

他又跟我说了很多事,我很认真的听,我很向往,我也想去哪个世界看看。

我问“你能带我去吗?我真的很向往”。

他说不能,那个世界我去不了。我还没有长大,而且……我也不希望你长大”

说到这里那个声音停顿了几秒。什么不够完美,消失又是什么意思呢。我都不懂,我还想问。

可是那个声音又想起了。

“你在这里这么开心,你想看的这里都有啊。”

“哪里有?”我正疑惑着呢。一阵风拂面吹过,地上缓缓的探出了绿叶。

那抹生命的绿色迸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哪些词能来形容这个时刻的开心了。

周围开始漫起了水雾,在绿芽上形成一颗晶莹的露水,露水在绿叶上滚动,聚集,最后压弯了绿叶,悬挂在叶尖末尾,维持着片刻轰然的坠地地摔开了万到金光。

随即又亮起了漫天星光,他说这是萤火虫。

3

这是第一次我接触到了动物。我沿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我突然发现那个声音的地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我能看到他了。终于能见到他了。虽然还看不到脸,可是至少不再只听到声音了。

我想与他分享这一份惊喜。可是那个声说,他要走了,会再来看我。

这次他走的是这么匆忙。我好失望,好多话堵在了心口,我只能盯着那棵宏伟的槐树。

从我知道自己开始,它就在那里了。我发呆时,它在那里,我清醒时它也依旧镇定的站在那里。

突然那棵槐树的树叶枯黄了,这是我印象中不曾出现的。我恍惚的听到了又快十月了?

之后的日子中,那个声音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了,周围多出了新鲜的事物。

我很喜欢哪一栋楼阁,楼阁全部是木制的。有一个木制的窗,窗上有已经淡退的朱红。

推开可以看外面他建的一汪泊以及成排的柳树,他说,柳树有挽留之意。

每种一颗柳树,就能多陪我一会。现在这湖边已经种满了柳树。

我依旧呆呆的望着窗外,突然他又出现了,总是那么不经意。手上拿着抹茶味的冰激凌。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之一。

4

他怎么来了?最近来的好频繁。

我的手扶着门窗,半倚在窗边。看着他模糊的身影。

接过他手中的冰激凌问到“你为什么每次的这么开心啊”。

“因为我看到了你呀~你是怎么知道我开心呢”

“因为你知道我在等你啊,哈哈~”

那天他带我去看了阳光突破云层的日出,夕阳跃入海平面的漫天晚霞。

我们俯瞰了整个世界,走过了从前和过去建造的所有的事物。

“你要走了吗?还是我要离开了”

他愣了几秒,轻声的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来自哪里,又为什么不能出去,真实的世界又是怎么样的?”

“我不想问,因为我知道这会让你为难,这是我不愿意的,正如你不愿意承认我的存在一般”

“原来你都知晓了”

“我惶恐着哪天就见不到你了,正如你所担心忘记了我一般,所以你才中了这么多柳树”

“你已经长大了”

“我长大了呀~挺开心的,能看你一眼吗?”

从他赋予我越来越多的东西开始,我就已经明白了,这一天是不可避免的存在的。也许这就是他口中的那种默契吧。

我们从来都不需要解释,但我们一直都明白。

“可以”这次他没有拒绝,他伸手将我嘴角的冰淇淋从嘴角抹去。

画面慢慢的清晰,我看到他了,看到了他的样子,可是下一秒又忘记了。

我想留住他,可是身体好很重,眼皮抬不起来了。我向前一跃,扑进了他的怀抱,原来,原来有温度是这样的感觉。

趁着最后一丝力量,我问了这一辈子最想问的:“我这完美的一生夺得了你生命的多少时光。

“一年”

“一年啊,原来有这么多呢,原来我才一岁啊,难怪你这么宠我,嘻嘻,知足了”

恍若间天空又飘起了柳絮,粘着春的气息,带着你的声音,又一次的闯进了我的梦里。

“很开心呢……”

“是你一直在陪伴啊小傻瓜,这次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可不能单独让你去冒险了”

…….

医院中,一间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脸上毫无血色,她的病床边静静的坐着一个男子,他们的手紧紧的握着,面带着笑容,紧握双手那一刻,两颗鲜活心脏的跳动声这就这样停止了。

隐约间似乎有这样一朵彩色记忆幻化成的云朵,逐渐黯淡直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