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来晚了!

2017-11-01 字号:

摘要: “你好,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穿着白大褂的周奕看着眼前一直望着她发呆的一个姑娘道。 周奕也无奈,她坐在这里已经十分钟了,不说话,问她什么她也不答应,后面的病人催了好几次,作为医生他又不敢把她撵出去,只好一次又一次的开口询问。 “胡小阮?”天呐,她都出去十分钟...

“你好,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穿着白大褂的周奕看着眼前一直望着她发呆的一个姑娘道。

周奕也无奈,她坐在这里已经十分钟了,不说话,问她什么她也不答应,后面的病人催了好几次,作为医生他又不敢把她撵出去,只好一次又一次的开口询问。

“胡小阮?”天呐,她都出去十分钟了,她怎么还一直在盯着那个帅哥医生看?要死,就知道不能放她一个花痴独自面对一个帅哥。

何静走到胡小阮的旁边,使劲儿掐了她一下。

“哎呀!”

“大姐,你不看病我们就回家。”

胡小阮悻悻的摸着鼻头道:“谁说我不看的?”

周奕见她的朋友来,她总算恢复正常了,又一次开口问她:“胡小姐,你主要是哪里不舒服?”

“我……我……”胡小阮本来是来看眼睛的,这几天她眼睛一直酸胀痛,可是当他来到五官科,看见坐诊的是一个大帅哥,她就哪里也不难过了,眼睛似乎也不痛了,只想这样一直看着帅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花痴病?

“医生,不好意思,我们不看了。”何静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样下去她们两个非得被后面排队的人打死,她拽着胡小阮就往外面走。

“神经病,不看病就别来这里耽误别人。”

“就是,闲着没事干。”

“……”

胡小阮慢慢的好像知道了自己刚刚做了些什么混账事,羞的一直低着头,任由何静拖着她。

两人出了五官科门诊室,何静就把胡小阮放开,气愤的道:“胡小阮,你要死啊你。”

“静静,我知道错了,可是我就是喜欢他。”胡小阮知道刚刚自己的做法的不对,一来就伏地认错。

“你喜欢他?你是来搞笑的吗?我看你是喜欢帅哥吧。”何静简直要被气死了,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闺蜜。

“嘿嘿……”帅哥她当然喜欢,但是这话她现在可不敢说给何静听,不然她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

“好静静,我请你吃饭,吃你最爱的海鲜,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她们两个能成为闺蜜,也无可厚非,一人爱帅哥,一人爱吃,到哪里都有说不完的话,毕竟帅哥和好吃的哪里都有。

“你走开,我最讨厌你这样了。”何静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好歹舒服些,胡小阮就是吃准了她受不了吃食的诱惑,所以每次都拿这个来说服她。

两人又好的跟什么似的,手拉着手走在医院的长廊里。

“何静,我要去追帅哥医生。”胡小阮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胡小阮?你真的是要死啊你。”



胡小阮说到做到,吃过午饭后,直接就到周奕的门诊室外面坐着等他,她要等他下班,跟他告白。这是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动心,第一次想要迫不及待的和一个人在一起。

六点,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可是门诊室里还有很多等着看病的病人,胡小阮在门口看了好几次,周奕都还在忙着。

七点,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一个小时了,还有三四个人。胡小阮有些饿了,她想周奕肯定也饿了,她先去医院超市买点吃的,待会他下班就可以先填一填肚子。

七点十分,周奕接到急诊科电话,要求急会诊,他告知其余没看诊的病人后,关了门匆匆赶往急诊科去了。

七点二十五,胡小阮来到五官科门诊,门关了,周奕也不知哪里去了。胡小阮又气又急,蹲在门诊室门口生闷气。她不应该去超市的,周奕都不在了,他又埋怨周奕不等她。

但周奕又不知道她在这里等他,这不能怪周奕,她还是不能原谅自己,放走了周奕。

七点四十五。

“你好,请问你是要来看病的吗?”周奕的声音在胡小阮的头顶响起。她兴奋的抬头,果然是周奕那张帅到迷死人的脸。

她立马站起身来,可是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一股脑的把刚刚买的零食都给了周奕。

“给你的。”胡小阮把东西塞给周奕后就跑了。

周奕被胡小阮一系列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看着手里的零食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胡小阮又跑到他身边,气喘吁吁的道:“忘了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胡小阮,正式追求你。”说完拉着他的工作牌看了一眼又跑了。

胡小阮一口气跑到门诊一楼大厅里,外面早已空空无人,显得格外冷清,可胡小阮却异常的兴奋,一直在原地又跳又蹦,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周奕两个字。

在她看不见的四楼,周奕看着她在大厅里跳来跳去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眼里透出温柔的笑意。

一连半个月,胡小阮放下手头的工作,把追求周奕放在第一位。

早餐,午饭,晚餐,每天都不重样,一开始周奕严拒,后来耐不住胡小阮的的软磨硬泡还是从了她,但周奕对她却一直都是淡淡的。

只有胡小阮一人在饭桌上一直讲笑话,找话题,可胡小阮却一点也不在乎,还硬把自己的电话和家庭住址塞给周奕,她相信周奕一定会被她打动的。

星期一,胡小阮一如往常来到五官科门口,今天还带了早餐。

八点,周奕没来。胡小阮想他应该快到了。

九点,周奕也没来。胡小阮有些心慌了,周奕从来不会迟到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九点半,周奕依然没来。胡小阮颓废的坐在门诊室外,五官科的另一位医生走到她身边说:“别等了,他不会来了。”

一个月,周奕消失了整整一个月,一开始胡小阮以为他是为了躲她,可后来她去了很多次他依旧没出现。

胡小阮伤心的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她没出门,没写稿,哪怕主编打了一千个电话她也不接,只有何静每天给她送些吃的。

胡小阮的心早就在第一次见周奕时便给了他,现在他不在了,就等于挖了她的心,她彻底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乞丐,什么也没有的乞丐。

“我的大小姐,一个月了,你好歹出门走走,你看看你,一脸病态,你是要把自己折磨死掉才高兴吗?一个男人而已,我重新给你找一个。”

何静几乎每天都来劝说胡小阮,软的硬的,说了多少次她都不听,她就呆呆的坐在窗台边,谁也不理。

起初何静也不管她,让她静一静,可是她这样持续了一个月,也不是办法,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胡小阮带出去。

何静带着胡小阮去了游乐场,吃了平时她最喜欢吃的日料,看了当天最热门的电影。但胡小阮却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何静一整天在她旁边说笑话逗她开心,她什么反应也没有。

“老娘不管你了。”何静最终忍受不了胡小阮,把她丢在电影院门口,自己走了。

何静走后,胡小阮一人蹲在电影院门口大哭了起来,她心里难过,这一个月她没掉过一滴眼泪,可是现在,所有的委屈突然涌上心头。

“小呆呆,对不起,我来晚了。”

胡小阮抬头看见周奕,一股脑冲到周奕怀里,哭的更伤心了……

周奕没想到胡小阮会这样在乎他,他以为她只是心血来潮而已,所以他外出学习也就没和她说,他也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胡小阮,可这一个月他折磨了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