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走的心,情撒三个男人

2017-11-14 字号:

摘要: 若涵长的像妈妈,小巧的瓜子脸上薄薄的嘴唇,配上秀气的鼻子,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称的格外动人。当若涵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妈妈便时常捧着她的小脸夸她漂亮,还总是顾影自怜的和她说:“女孩的青春是很短暂的,要珍惜自己年轻漂亮的每一天哦。”所以,若涵在很小的时候便知道...

若涵长的像妈妈,小巧的瓜子脸上薄薄的嘴唇,配上秀气的鼻子,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称的格外动人。当若涵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妈妈便时常捧着她的小脸夸她漂亮,还总是顾影自怜的和她说:“女孩的青春是很短暂的,要珍惜自己年轻漂亮的每一天哦。”所以,若涵在很小的时候便知道:自己很漂亮。青春很短暂,要珍惜。

上高中后,若涵出落的更加亭亭玉立,围着她转的男孩越来越多。有些内向的若涵并不像学校里其他的漂亮女生,喜欢招摇过市,炫耀自己受到的瞩目和对别人的不屑。若涵会认真地看自己收到的每一封情书,并十分珍视地把它们像集邮一样收藏起来。很小的时候若涵便从妈妈那里学到:每一份对自己的喜欢都值得被珍视。

青春,像仲夏盛开的火红花朵,散发着诱人的芬芳。在大多数人都在寻找十七岁的雨季时,若涵找到了自己的花季。她同坚持给她写了64封情书的郑昊恋爱了。情窦初开的少女,身上总会散发出一种粉红色的光芒。高考在即,血气方刚的郑昊没有经得起这种甜蜜的诱惑,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把若涵从少女变成了女人。

初尝禁果的爱情,总是透着不羁和浓烈。把太多心思放到若涵身上的郑昊,高考失利,没有如约与若涵考上一所大学。深爱彼此的两人不愿分开,自此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异地恋。

上大学后的若涵,放下了高束的马尾,梳起了齐肩的短发,喜欢低眉浅笑,自带一番清纯脱俗的气质。因感情上已有了远方郑昊的牵系,对身边的追求者表现的十分冷淡,在学校诸多莺莺燕燕的爱慕者心中,若涵成了盛开在冰山上的雪莲花,可望而不可及。

距离可以产生很多美,也可以产生很多落寞和孤单。若涵与郑昊的异地恋情与大多数异地恋一样,除了寒暑假,想要见面一个人就要跑2000多公里去另一个人所在的城市,相聚短暂的一两天。

郑昊不在身边的日子,若涵多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上课,看到身边的朋友一对一对的在宿舍楼下卿卿我我,肚子饿了有男朋友过来送吃的,生病了有男朋友照顾,周末有男朋友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若涵心里也会失落、羡慕,还有一些小嫉妒。所以若涵总爱念秦观的那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很多事,若涵也不能免俗,短信听不到声音,电话看不到表情,爱的人不在身边,难免会没有安全感。好在郑昊每天都会通过电话让若涵了解他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以及身边发生的新鲜事。但不在一起的两个人,除了聊聊自己和身边的人,很难再找到共同的话题,时间长了,说的最多的一句便就只剩下:“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2.

孙于一是在大二的时候出现在若涵身边的,那时若涵不小心从上铺掉下来,扭了脚,到医院拍片后,医生给她打上了笨重的石膏。休养的那一个月是孙于一一直在自告奋勇的照顾她,给她打水、打饭,背她去上课,用轮椅推她去校外玩。

想念一个人是寂寞的,尤其是在你需要他,而他又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在一个花前月下的晚上,孙于一背着若涵,在回宿舍的路上走的很慢,若涵有些落寞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他上次来的时候,我还远远的看过他呢,和你挺般配的。”孙于一故意清了清嗓子说。

“你看过他?”

“是啊,与你有关的一切,我都挺好奇的。”孙于一回答的很磊落。

“我还没打算换男朋友。”若涵说的很小声,但孙于一还是听见了。他把若涵往上送了送,有些自嘲地说道:“不瞒你说,自打你一进校门我就看上你了。这两年来,我也试过去喜欢其他女生,可都不成,我心心念念的全是你。你眼波流转间的风情,低眉浅笑的模样,往耳朵后拽头发的小动作都已经印在了我的心里,看着你拄着拐杖在校园里走的踉踉跄跄,我实在看不下去。我想明白了,也不跟自己较劲了,我就是喜欢你!有男朋友怎么了?就算你结婚了,我也愿意当你的三儿。”

“当我的三儿?嘻嘻…只见过年轻女孩抢着给有钱的老男人当三儿的,还真没见过你这样要给个瘸子当三儿的,是心甘情愿的吗?”伏在孙于一背上的若涵眼睛亮亮的问道。

“狗屁心甘情愿!你和他分手,做我女朋友我才心甘情愿呢!”孙于一大声道。若涵把脸贴在孙于一的背上,贪恋着这一刻地温暖,一路上一句话都没再说。

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若涵同时有了两个男朋友,一个远在2000公里之外,一个近在眼前。孙于一从来不问若涵有没有和郑昊分手,若涵也从来不提这件事,她依然爱着郑昊,也已然爱上了孙于一。聪明的若涵把自己与两个男朋友的关系处理的很好,也隐藏的很好,谁又规定了她不能同时爱上两个人,拥有两个男朋友呢?

大学四年,若涵觉得最疯狂的事发生在大四那年的圣诞节,孙于一要和她一起过节,而郑昊也要不远千里的过来看她,和她一起过大学里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同一天,同一个城市,两个男朋友都约了她,舍弃谁若涵都舍不得,她被彻底难住了。苦思了一天一夜,若涵终于想出一个绝妙的法子,可以即不负如来也不负卿。

3.

若涵提前为郑昊定好了车票,让郑昊在圣诞节的中午抵京,又分别在世贸天街和八角游乐园附近各定了一间情侣套房。

平安夜她和孙于一在世贸天街附近的情侣套房里度过了温情而浪漫的一夜。圣诞节的早上,吃过早饭后若涵又娇媚地勾着孙于一同她做了两次爱,事后恋恋不舍地亲着孙于一的唇说:“圣诞快乐,前几天我亲手给你做了圣诞礼物,说今天才能取,一会我去取一下,你在这等我。”

“远吗?我陪你一起去。”孙于一躺在床上懒懒地道。

“不远,你在这补个觉,我很快就回来,我要给你个惊喜。”若涵调皮地眨着眼睛说。

“好,我也给你准备了惊喜呢。”孙于一起身高兴地把若涵搂在怀里幸福地说道。

“晚上再告诉我,希望是一个特别地惊喜哦。”若涵在孙于一耳边嘤咛着。说完便起身洗澡出门了,出门前她随手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了沙发缝里。

出了酒店,若涵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略显疲惫的走向地铁,她还要去火车站接郑昊。接到郑昊后匆匆吃了点东西,两人便十指相扣着坐地铁去八角游乐园。一路上郑昊看若涵的眼神像狼看到了羊一般,若涵先去游乐园的想法刚一出口,就被郑昊制止了。他们匆匆来到订好的酒店,门还没关好郑昊就扑了上来,他的吻里透着汹涌的饥渴和隐忍还有绵绵的爱和思念。

这场得来不易的欢爱,从下午一直延续到晚上,思维在已有些麻木的躯体中跳脱出来的若涵竞开始对比起孙于一和郑昊的性爱方式来,郑昊强势、热烈,喜欢横冲直撞;孙于一,温润、持久,喜欢由她主动。年轻的身体,充满活力,经不起任何感官的刺激和诱惑,他们一个像火,一个像水,与他们做爱的感觉都很美妙。

若涵陪郑昊吃过晚饭,与郑昊相拥着躺在床上,待郑昊睡熟了后,才留了纸条离开。她想念郑昊,想陪他久一些,但她也不能晾着孙于一不管。她赶回世贸天街,在一个咖啡馆里取回她昨天便寄放在这的礼物,在12点之前赶回到了孙于一的房间。

孙于一正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两个手机,像一只炸了毛的大猫一样恶狠狠的盯门口。看到若涵后站起身大声喊道:“这么晚才回来?!出门为什么不带手机?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若涵怯怯的进门,欣喜的拿起茶几上自己的手机,像宝贝一样护在怀里,颇有些庆幸地道:“原来手机落在屋里了,我还以为在路上被偷了呢!”见孙于一还是一脸凶巴巴的,就委屈的说:“你嚷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嘛!那家陶艺馆太不靠谱了!明明说好今天能取的,到了却告诉我说忘了送去烧,为了能在今天把礼物送给你,我自己拿着跑了好远,烧好才回来的。”说完从手中的袋子里拿出一个有些粗糙的摆件送到孙于一的手里。

孙于一注视着手中的摆件,一看就是若涵亲手捏制的,两个牵着手在头上比着心的娃娃,模样一个像自己,一个像若涵。他暖心的把摆件放在手里捏了又捏,依然有些生气地道:“那你也该借别人的手机给我打给电话呀,这要不是在北京,我都以为你被迷晕取肾了。”

“我不是忙忘了嘛,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一定先打电话给你报备,行吗?”若涵撒着娇保证道。

第二天,若涵又早早的赶到八角游乐园,陪郑昊在游乐园里当了半天孩子,送走郑昊后,若涵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被两个人同时爱着的感觉真好,同时爱着两个人的感觉真累。

也许上天也觉得若涵独享两个男人的爱太过贪心,给了若涵一个晴天霹雳。三个月后,若涵发现自己怀孕了,医生说她的子宫壁过薄,最好不要做人流,如果非要手术的话,以后可能都不能再有孩子了。

4.

二十一岁的若涵还没有考虑过在以后的人生里是否一定要有个孩子。但她知道,这对女人来说不是一件小事。思来想去,她还是把怀孕的事和医生的话都告诉了妈妈。若涵妈妈千里迢迢的从家乡赶过来,在责怪若涵不好好保护自己之余,也给若涵提供了很多宝贵的人生建议。她对若涵说:“真正美好的事物是不会阻碍你人生的发展道路的,而孩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既然你的身体不允许你打掉这个孩子,你和这个孩子就有一世的母子缘分,无论如何,妈妈都支持你把孩子生下来。”

“妈,我…我同时交了两个男朋友。我按医生教的方法算了一下日子,孩子应该是圣诞节那天有的,那天我跟他们两个都上了床,我不确定孩子是谁的。”若涵犹豫了很久,才和妈妈如实说道。

“你这个孩子呀!”若涵妈妈恼怒的在屋里踱步,许久之后才说道:“既然两个人都有可能是孩子的父亲,那你就在他们之中挑一个嫁了吧。孩子得有一个父亲。”

“怎么挑?”若涵迷茫的问。

“你找机会和他们谈一下人生,搞清楚他们的金钱观、人生观、价值观,对未来的规划和原则底线。看哪个适合做孩子的父亲,你就和哪个谈婚论嫁,再和另一个分手。”若涵妈妈果断的说道。

经过若涵和妈妈的再三斟酌,若涵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孙于一,还没等若涵说出自己子宫壁过薄不能打掉孩子,孙于一便把若涵紧紧地抱在怀里,激动的和若涵说:“咱把孩子生下来吧,你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漂亮妈妈,我也会努力成为界上最好爸爸,咱们结婚吧若涵。”

就这样,若涵和孙于一在毕业典礼的第二天举行了婚礼。婚礼前,若涵向正准备考研的郑昊提出了分手,给自己长达五年的初恋画上了句号。

毕业后,孙于一被公公安排到他所在的国企,朝九晚五的工作还算轻松。孙于一对若涵照顾的细致入微,每天都是一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紧张模样。九月,若涵顺利的产下一女,成了年仅二十二岁的漂亮妈妈。

女儿的诞生让孙于一的责任感顿生,他想给若涵和女儿提供更优质的生活。在公公的建议下,孙于一提交了国际海外事业部的援非申请,他跟若涵说:就是去镀一圈金,去非洲一年半,回来就可以直接升中层高管了。

女儿五个月大的时候,孙于一把若涵妈妈接来照顾若涵和孩子,登上了远赴非洲的飞机。若涵不甘年纪轻轻便被困在家里每日只是守着孩子,孙于一离开后不久,她便自己找了一份让她颇有成就感的工作,以全新的姿态步入了社会。

5.

若涵在填写个人信息办理入职时,鬼使神差的在婚否一栏勾选了未婚。若涵的身材依然纤细,身上也没有一点生过孩子的痕迹,上班后不久,身边就又有了很多追求者,江放便是其中翘首。

若涵知道,江放一直在利用职务之便安排自己和他一起出差,在若涵眼里,江放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潇洒、风趣,有涵养,重要的是他向自己表达好感的方式有着谜一样的含蓄,这种含蓄很吸引人。

来公司半年后,若涵在江放的协助下拿下了一个大项目,她高兴的请部门里的所有人吃饭,吃完饭、K完歌,酒欢人散后江放还跟在她身边。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有这么个英俊挺拔的男人护着自己,绅士的对自己嘘寒问暖,若涵心动了。她关了手机,开始装醉,在江放面前醉的不省人事,江放果然把她带到了自己家里。那一夜,若涵又给自己寂寞许久的身体找到了一个充满激情和温暖的港湾。

若涵巧妙的在江放面前隐藏着关于自己家庭的一切,甚至还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为期半年的单身公寓。为什么只租半年?因为半年后孙于一就从非洲回来了。

若涵觉得江放是能和自己的灵魂走的最近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他们都爱莎士比亚,都喜欢看潮流话剧,都喜欢爬山,都喜欢吃辣,甚至对时政的观点都出奇的一致。与江放在一起,若涵时常会忘记自己已是一个女儿的母亲,江放让她重新找回了她跟郑昊谈恋爱时的感觉,那是一种青葱的感觉,只有少女才有的感觉。

眼见孙于一回京的日期越来越近,若涵越来越贪恋江放给她的温暖,他的眼神、笑容、体温、气味,他激动时的心跳声,他在她体内律动时从颈间滑落下来的汗滴,一切的一切都让若涵痴迷。后来的后来,若涵把和江放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成世界上的最后一天,每一次相拥、每一次接吻、每一次身体激烈的碰撞,都透着若涵浓浓的爱和不舍。

孙于一从非洲回来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江放向若涵求婚了,看着被套在自己手上的那枚闪闪发亮的钻戒,在高兴和激动之余,若涵心里装的是满满的悲壮。她放下一切矜持和江放做爱,疯狂的做爱。这个人,这副强壮的身躯,这颗爱着自己的心,今夜之后便不能属于自己了。若涵舍不得,却不得不舍。

若涵带着女儿去机场接孙于一的时候,手上还带着江放的那枚戒指,她舍不得摘下来。她离开了公司,与江放不告而别,切断了和江放的一切联系,但这枚戒指她会一直留在身边。

孙于一回国后,便如他所言直升为中层高管,待遇和收入都比以前翻了不止一番。在公公的资助下若涵的家也从高档的住宅小区搬到了别墅区。三喜临门的是,若涵又为孙于一生了一个儿子。

月子中的若涵,看着这段时间鞍前马后把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孙于一,他还在逗弄襁褓里的儿子,一会戳戳小手,一会戳戳小脸,一会戳戳小脚丫,一会亲亲小脑门的,爱不释手的模样比女儿出生时更甚。

“我的宝贝儿子,虎头虎脑的真可爱,快点长大哦,长大了爸爸带你去踢球、滑冰、骑马、赛车…”幸福满满的孙于一看着若涵笑着说:“宝贝是妈妈的小情人哦,我的若涵有小情人了。”

“小情人呵,说起来你还是我的第一个情人呢。”若涵低眉浅笑道。

“是呀,爸爸可是妈妈的第一个情人呢,妈妈的小情人快点长大,到时就可以和爸爸一起保护妈妈了。”说着孙于一把咿咿呀呀不停弹腿的儿子送到了若涵怀里。

若涵看着怀里软糯的儿子,想着女儿酷似郑昊的眉眼,抬头笑着对眼神里洋溢着幸福的孙于一说道:“我还想再给你生个孩子。”生个真正属于你的孩子。若涵在心里默默补道。

“好啊,等你把身体养好,咱们就再生一个。生完一个再生一个,生完一个再生一个…直到你生不动为止。”

从始至终,若涵都知道,这个高大傻气的男人是要相伴一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