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都是爱

2017-11-15 字号:

摘要: 曾经的阿义骨子里有着行走般诗人的情怀,曾经的小鱼是个文艺得心软软的姑娘。 那时的阿义喜欢自己一个人背着包,访遍大中国的极南极北边界,偶尔兴致大发,写写几首小诗抒诵大情小绪。那时的小鱼还是个学生,每天困顿在浪漫的文字里,总幻想带着文艺的梦想去周游世界。那时的阿...

曾经的阿义骨子里有着行走般诗人的情怀,曾经的小鱼是个文艺得心软软的姑娘。

那时的阿义喜欢自己一个人背着包,访遍大中国的极南极北边界,偶尔兴致大发,写写几首小诗抒诵大情小绪。那时的小鱼还是个学生,每天困顿在浪漫的文字里,总幻想带着文艺的梦想去周游世界。那时的阿义和小鱼是生活在彼此不熟悉的世界,他们的生活并无交集。

缘分是奇妙的。网络的发达,总能把两个毫无交集的人牵扯到一个世界,然后还能指引着他们从相知到相见,甚至是相爱到相伴。

阿义和小鱼的故事像大多网恋故事一样,平凡而又枯燥。但唯一与众多网恋不同的是:他们的这段感情没有见光死,尽管小鱼第一眼见到阿义并不满意;也尽管他们见面后还是分隔两地,但他们之间的联系却能平缓的保持着。

后来小鱼毕业了,开始了实习生活。初入社会,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适应或失落。小鱼的这些小情绪,阿义都看在眼里,理解在心里。于是,他们每天的聊天内容里小鱼都能莫名的感受到一份体贴和窝心。

女孩子的心思,很简单:有人疼,有人关心,整个世界自然都会充满爱。时间久了,小鱼便习惯了这种感觉,和阿义的联系就成了像每天要吃饭那样自然。

感情总在不知不觉中萌芽。后来,阿义提出辞去目前的工作来到小鱼的城市,阿义的决定很决绝,小鱼没有拒绝,反而有些开心。

甜蜜或许就是这种感觉:你不说,我不说,但我们都心知肚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只要一个眼神的触碰就能稳稳的扎入彼此心间,瞬间便拥有无限的宠溺感。

再一次见面,没有了陌生感,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阿义拉起了小鱼的手,小鱼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时间再久点,阿义吻上了小鱼的脸,小鱼整个人都泛起了红晕。或许刘若英的那句“你闪耀一下子,我晕眩一辈子,真像个傻子,真不好意思。”就是对热恋最好的诠释。”

二线城市的时光,缓慢得如同秋日午后的阳光,让人感觉有些慵懒,还有些刺眼。阿义和小鱼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恋着爱着,一起为每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努力着。

2

在这个时代,生存是个简单的问题,但是生活却是另一码事,特别是对于刚毕业,又有梦想的年轻的心来说。终究,小鱼提出了要去上海,要去大城市闯一闯。阿义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默默的把工作辞了,在小鱼准备出发时,跟她一起打包好了行礼。

就这样,阿义和小鱼一起背着梦想前去了上海。

上海是个拥挤的地方,到哪人都多;上海也是个机会遍地的地方,所以人才比比皆是。初到上海,大专学历的阿义和小鱼处处碰壁,良久都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日子就这样在焦虑与等待中慢慢渡过,一个偶然的机会,阿义和小鱼接触了一家餐饮店,那家店老板正好有事回老家,需要将店铺转出。

年轻的心,总想着要干出一番事业来。正好,阿义和小鱼都年轻,年轻的心总是热血膨胀,不瞻前也不顾后,两人就接下了店铺,准备着手大干一番。

店面小,资金也有限。所以,阿义当了半路出家的厨师,小鱼便兼当收银和服务员。没几天,小店就叮叮当当的开了起来。

小店边上是电子厂的宿舍,厂里都是些刚刚成年的孩子们,因收入有限,他们对吃喝要求并不高,甚至只要能吃能填饱肚子就可以。正是这样的优势,阿义的厨艺才没被嫌弃。

小店刚开的那段日子,生意很可观。每天晚上歇业的时候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候,那时阿义和小鱼会坐在一起欢快的数着一天的收入,然后彼此都高兴得合不拢嘴,一点都想不起白天所受的苦和累。数完钱后,阿义会骑着那辆从别人手里买过来的破破的二手电瓶车载着小鱼前往银行,一起存上他们为未来挣下来的钱。

只可惜,这样的日子持续没多久,电子厂就要搬了,电子厂宿舍的人员自然就减少了不少。沿街小饭店多,竞争也大。所以,小店的生意一下子清淡下来。慢慢的眼看着每天的收入只顾一天的开支,小鱼开始变得焦急起来。

阿义也没有办法,为了不让小店倒闭,只有一边做厨师,一边做起自己店铺的外卖员。

阿义的辛苦,小鱼看在眼里。小鱼自己的辛苦,周身都在体会着。久而久之,小鱼开始想念过自由的日子,开始想出去走走。

说走就走,阿义关了店铺一段时间,带着小鱼去看她想看的海,也带着小鱼第一次回了他家,也第一次跟小鱼回了她家。就这样,喜事来了,两人顺利的领了证,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夫妻。

是夫妻,就要过正常人过的生活。没有能力天天一起游山玩水,就只有努力去争取某一天两个人可以说走就走,去哪都行。于是,小店又开了,日子又回到了之前。

小鱼终究还是太年轻,太年轻的心当然不适应过早的就步入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凡日子中。慢慢的,她开始埋怨苦,埋怨累,埋怨不自由。阿义也终究要比小鱼大两岁,自然要成熟些,他明白,小店已经开了,就没有那么容易回头。所以,他只有自己尽力的多干一些,尽力的让小鱼保持开心。

小店起早摸黑的开着,依旧没有收入。小鱼越来越不耐烦,以往歇业那个最美妙的时刻竟变成了阿义最不期盼到来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小鱼总会找出各种理由来发火,甚至找阿义吵架。阿义没有办法,他理解小鱼的苦和累,更心疼小鱼。所以,每次小鱼发火,他都会忍住疲惫去安抚她,去哄她。

日子久了,阿义沧桑了,小鱼也沧桑了,两人看起来都不像二十多岁正直青春年华,而是像三十多岁,已饱经生活折磨的大叔和大妈。

每日对着镜子,看到自己油头油脸的样子,再看看阿义一身油腻腻的衣服。小鱼越来越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觉得自己想要闯的事业并不是这样子。就这样,心底的失落感越来越强,小鱼开始劝阿义放弃。

经历了生活最真实的模样,也真真切切的尝过了苦和累的滋味,阿义早就明白了闯事业是怎么一回事。但一切敌不过现实,店铺经营下去需要成本和人力,翻翻口袋,再看看小鱼,成本他已经无能为力,而变沧桑了的小鱼更让他心疼。

店铺转让的的纸条很快就贴在了店门上,看着这几个字,小鱼终于变得轻松了些,而阿义却很沉重。小鱼明白,这是阿义的心血,就这样放弃,他心中有不甘,但不甘的程度小鱼无法判断。只知道在后来店铺没转出,租期已到,不得不放弃店铺的那个晚上,阿义把小鱼送回到住处后,一人骑着那辆破破的电瓶车出去转悠了很久很久,直到凌晨两点多钟才回来。回来后的阿义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睛红红的,紧紧的抱着小鱼。

小店这个梦想就这样以惨败告终,那些疲惫不堪,吵吵闹闹的日子也被记录进阿义和小鱼的历史中。而阿义和小鱼脸上的沧桑却无法抹去,常人一眼便能看出。每当小鱼抱怨自己显老,抱怨自己皮肤不好时,阿义都会安慰她,告诉她那是他们在一起最珍贵的痕迹,这痕迹里有一种别人无法体会到的味道。久而久之,小鱼也便相信了,因为看着阿义那张同样显老的脸庞,小鱼仿佛能在那张脸上看到他们一起来过的路和将要一起前往的路,然后会觉得一切是那样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