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癖好

2017-11-16 字号:

摘要: -01- “不好意思,请等一等!” 正当电梯门正要关上的那一刻,突然有人大喊。李心洁就站在门边,于是她本能地按住了电梯。 “谢谢,谢谢!”那人有些气喘地快速闪进电梯,一只手里拎着一个铝制大工具箱,另一只手忙不迭地对着电梯里的人致意。 “小马?是你!”李心洁发...

-01-

“不好意思,请等一等!”

正当电梯门正要关上的那一刻,突然有人大喊。李心洁就站在门边,于是她本能地按住了电梯。

“谢谢,谢谢!”那人有些气喘地快速闪进电梯,一只手里拎着一个铝制大工具箱,另一只手忙不迭地对着电梯里的人致意。

“小马?是你!”李心洁发现来人正是公司同事小马,有些纳闷地问,“你今天要当维修工?怎么额头冒汗,你跑马拉松啊?”

“你新来的不知道,这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小马一看是新同事李心洁,凑近就聊开了。“这是我自制的保温箱,里面装的是给老板买的咖啡。那店离我们公司有7站车程远,为了赶九点到公司,我当然得有‘飞毛腿’才行。”

“王总?什么咖啡这么出名,值得跑到‘千里之外’?”

“出名不出名我就不知道了,但咖啡的拉花是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这才是老板的最爱。这全得归功于我这个独创发明,才能保证历经跋涉后,咖啡仍然犹如现泡,蝴蝶依旧栩栩如生。”

“这么神奇?”

“当然!这三年来每个工作日早上为老板如愿带回这杯咖啡,我可没少费心思。”

“厉害!但三年,指定这家店的咖啡,这也太专情了吧。”

“就是。不过,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老板的这一癖好,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但王总这癖好也太特别了吧?有没有这家店的地址,改天我也去尝尝。”

“有,一会儿到办公室我把她们的名片给你。”

“好,谢谢!”

到公司后,小马立刻拎着那特制的保温箱进了王总的办公室。出来后,他在抽屉里翻找半天,才递给李心洁一张名片。

“快乐天堂咖啡屋,滨州西路,这么远?”李心洁看着名片,不禁小声嘀咕,看来只好等有空的时候再去观摩了。

-02-

这日,李心洁整理好文件准备给王总签名,但秘书小刘告诉她,老板犯了重感冒,在家休息。

“那怎么办?这些文件今天必须要让王总签名,明天工厂才能按时出货。”李心洁很是着急。

“那也没办法,王总今早给我打电话,听他那声音真的病得很严重。”秘书小刘夸张地瞪大了双眼。

“好吧,我再想想看。”李心洁抱着文件夹悻悻然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了,问小马。”她突然灵机一动。

“小马哥,你今天有给王总买咖啡吗?”李心洁试探地问了一下。

“有啊,不过是送到他家。他今天感冒了,不来公司。”

“但我有些紧急的文件今天一定要让他签,要不你帮我带给老板?”

“今天不行,晚上我和女朋友有约啦!”小马歉意地对着李心洁笑了笑。

“那怎么办?”李心洁有些懊恼,“我又不知道王总的家。”

“要不你等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先?”

“好好好,太谢谢你了!”

不一会儿,打完电话的小马高兴地对愁眉不展的李心洁说:“搞定了,王总让你下班后把文件带到他家给他签,他会派司机过来接你,然后再让司机送你回家。”

“真的?太好了,谢天谢地!”李心洁立刻笑逐颜开,“要知道如果耽误了明天的按时出货,我们这一单可得亏大了。我可是在客户面前拍着胸脯保证过的,而且我绝对相信这个客户就是潜在的‘大金主’。”

“哈!看把你给美的,还不得谢谢你哥我?”小马见到李心洁这般模样也乐了。

“对对对,最该谢谢小马哥你!”

-03-

下班后,王总的司机果然准时在楼下等李心洁。一路上,他和李心洁愉快地攀起话来。

“老板真是辛苦,生病了都不得休息,还是打工的轻松些,虽然钱少点。”司机大哥感慨道。

“是啊。”李心洁此时也有所感悟。她的内心为因公事而不得不打扰老板深感内疚,但另一方面也宽慰自己,毕竟这也是无奈之举。再说,万一这事没敲定下来,到时害得公司大亏一笔,自己可是着实担待不起。

半小时之后,司机把车驶进一幢别墅。车停稳了,司机先下车,并有礼貌地帮李心洁开了车门。

李心洁谢过司机,按了大门的门铃。不一会儿,一位利索的中年大妈给开了门。

“是李小姐吧?我是刘婶。快请进,你先在客厅等会儿,我去叫老板。”刘婶说完就转身上楼了。

李心洁望着这简约却不乏时尚的欧式装修风格,不禁也打从心底喜欢。“看来王总的品味不错!”李心洁自言自语,“等我以后有了自己的小窝,我也给它装成这样的格调。”

“不好意思,李小姐。”正当李心洁专心致志地欣赏王总的豪宅时,身后突然传来刘婶的声音,“老板头疼得厉害,下不了楼。他让你把文件给我,我拿给他签。”

“哦,这么严重。”李心洁一听,内疚感更深了,“我真不该来打扰他。要不这样,你带我去,我亲自拿给王总签,因为我会比较清楚。”

“好吧,这边请。”

“咚咚咚。”刘婶轻轻地敲了卧室门。

“进来。”

卧室内,王总戴了口罩,斜靠在床背上。看来是做足了准备,怕把重感冒传染给别人。

“不好意思,王总——”

未等李心洁说完,王总便摆手示意让她直接把文件递过来。约莫看了文件几分钟,王总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把文件递给李心洁后,还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此时,李心洁那颗悬着的心才真正落了下来。

“谢谢王总。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您好好休息,祝您早日康复!”李心洁转身要走,刹那间抬头看到门边的墙壁上有一小处照片墙,墙上挂的都是踩着不同款式高跟鞋的双脚,约莫十来张。

“哇,这王总是个‘恋足癖’!太恶心了,这癖好——,实在‘好特别’。”等李心洁回到家里,她终于把憋了一路的话大声地吐了出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李心洁心想,难怪王总堂堂一表人才到如今还是单身,肯定是与这个特别的癖好有关。

-04-

几天之后,王总感冒好了,正常来公司上班了。小马照例每天早上准时帮他买咖啡。李心洁因为上次的经历留下了心结,所以开始留意起王总的一言一行起来。但根据她连日来的细心观察,王总的表现并没有什么不妥,对穿着高跟鞋上班的女同事,他也并没有刻意留意她们的双脚,甚至可以说连看一眼都没有。

“难道是我想多了?”李心洁心里纳闷,“但那些照片又怎么解释?”为了这事,李心洁还特意试探过小马,可是小马的表现却让李心洁十分肯定他对王总的这一特别的癖好一无所知。因为求证无果,所以李心洁就只好先“按兵不动”,决定静观其变。

一个月后的一个早上,临近九点,小马急匆匆地跑进了王总的办公室,但手里并没有提他那特制的保温箱。几秒钟之后,王总箭一般地飞速从办公室跑出来,着急忙慌地离开了公司。

“小马,发生了什么事?”李心洁焦急地问,“今天怎么没有买咖啡?”

“咖啡店旁的餐馆发生瓦斯爆炸,波及到咖啡店,所以,今天停止营业。”

“那老板——?”

“不知道。他一听这事,二话没说就立马跑了。”

“真奇怪!”

过了一个多钟头,王总回来了,脸上神色自若。看来是那家咖啡店并没有什么大碍。李心洁心想。

接下来两天,小马照样没有给王总买咖啡。但到第三天,小马又准时给王总买来咖啡了。李心洁知道,是那家咖啡店又照常营业了。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亲自到那家咖啡店里瞧瞧。李心洁打定主意,今天下了班就去。

等李心洁找到那家“快乐天堂咖啡屋”时,已经是快七点半了,刚好是饭点时间。咖啡店不大,但已经人满为患了,还有不少人在外面排队等着。

“小姐,请问您几位?”迎宾服务员笑容可鞠地问她。

“就我一位。”

“你介意拼桌吗?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马上入座。”

“不介意。”

“好,这边请!”

服务员带着李心洁来到了店里最里面角落的一个四人座位,其中两个位置已经有人在边吃简餐,边不亦乐乎地看手机。

“这是菜单,您先看看!”

“好的,谢谢!”

点完餐后,李心洁好奇地环顾起四周。猛然间转头,她发现右侧前方的墙面上张贴着一些照片。为了看清楚照片,她索性站起身来往前走。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吓一跳。原来那些照片就跟挂在王总家里的那些“高跟鞋照片”一摸一样。

晚餐之后,人群渐渐散去。李心洁并没有急着走。她换了个舒服的沙发雅座, 看起书来。当然,她还不忘再点一杯王总钟情的“蝴蝶拉花的咖啡”。

“真漂亮啊!”当服务员把咖啡端上来的时候,李心洁看着那拉花不禁啧啧赞叹。

“当然,这是我们老板的独门秘籍。”服务员自豪地说。

“我看你们这咖啡店的装潢蛮特别的,为什么摆那些高跟鞋的照片在墙上?”李心洁趁机问。

“我们老板以前是设计师,专门设计高跟鞋。那些都是她自己设计的作品。”

“原来如此。”这时李心洁心里的疑问似乎明朗了起来,“王总跟这位咖啡店的老板以前肯定是情侣,假如我没猜错的话。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分手?分手了为什么王总又会每天让小马来买咖啡,而他不自己来?”

买单的时候,李心洁对服务员表示她会再来喝“蝴蝶咖啡”的,因为她很喜欢。

“那你得快点哦,因为下周三起我们就换老板了。”

“为什么?”李心洁不解。

“因为玲姐要去别的地方了,她已经把店盘出去了。”

“啊?!”

-05-

“王总,我有点事不知当不当讲?”第二天上班,李心洁经过了一夜的辗转反侧,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王总办公室的门。

“啥事?但说无妨。”王总一脸和气。

“那咖啡店的玲姐要去别的地方了,店已经交接完毕,下周二是她最后一天在那上班,晚上十一点前就会打烊。你——,自己看着办。我,说完了,我先出去了。”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李心洁头也不敢抬,没等王总回应,她就一溜烟地跑了。

就这样,李心洁忐忑不安地熬到了一周后的周三早上。王总照例上班,当然,小马没有再带着那特制的“工具箱”来上班了。

“小马哥,你今天不用买咖啡?”李心洁故意问。

“我现在可以光荣退役了。王总吩咐不用去那买了。”

一切看起来好像风平浪静。可是李心洁担心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怪自己多事,可是——。好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心洁决定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安心好好工作。

下班前十分钟,李心洁被唤到了王总的办公室。

“谢谢你!”王总一见面就向李心洁道谢,“我和小玲以前是情侣,已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约定去登记时,我突然越想越恐怖,因为极度害怕我就逃了,后来医生说我是患了‘婚前恐惧症’。我以前是‘不婚族’,但自从遇到小玲之后,我就改变了观念,可是我没想到关键时刻,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于是,我离开了原来的公司,搬离住处,换掉电话——,让她找不着我。等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自己平静下来以后,我才开始默默地关注她。我知道我一直逃避此事。那天你说的那番话让我想了很多。现在,我终于可以解开心结了。我向她真诚地道歉,她也原谅了我。原来她已经找到‘真命天子’,准备随他去别处发展。看来,以后我就可以戒掉咖啡,也可以把那些照片全部收起来,免得再招来误会。”

“嘿嘿!”李心洁尴尬地笑了笑,“其实,人有些‘特别的癖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是我想多了。对不起啊!”

不管怎样,结局好,一切都好。李心洁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