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2017-11-19 字号:

摘要: 我在碧蓝的如同洗过的天空里飞翔,身下是一望无际的太湖,点点帆船水中驶过,划出一道道白色的波浪。远处是如同长龙一般的刚通车的太湖大桥,上面的汽车懒洋洋的行驶着。平静的湖面像一面镜子,镜子里是一片片棉花似的白云缓慢跳动。 我从镜子般的湖面里看到了我身后的队伍。我...

我在碧蓝的如同洗过的天空里飞翔,身下是一望无际的太湖,点点帆船水中驶过,划出一道道白色的波浪。远处是如同长龙一般的刚通车的太湖大桥,上面的汽车懒洋洋的行驶着。平静的湖面像一面镜子,镜子里是一片片棉花似的白云缓慢跳动。

我从镜子般的湖面里看到了我身后的队伍。我身后是我最亲爱的朋友和我最心爱的妻子。

我和兄弟们在中国南方的海边认识,结为兄弟。

我和亲爱的妻子在一个美丽的湖畔相遇,在湖中间那一座石桥下相知,在湖边嫩绿的草丛中相爱。我们决定相伴飞行,一起回到我们共同的家乡。

我们的队伍很整齐,在我的带领下呼啸而过,欣赏者下面的湖光山色。

来到江南这个城市的中心,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我们就飞翔在淡淡的薄雾之上。在摩天大楼的旁边,有一大片空地,一对父子在绿地上放风筝,彩色的风筝几乎要和我们平行了,我仿佛听到了那个孩子稚嫩的声音。他们在讨论着这里的碧天白云,在享受着自由的呼吸。

我回头看到了我亲爱的妻子,她看着这一对父子,就像看着我和我们未来的孩子,她的嘴角微微上翘,她的脸上充满了慈祥,她的眼睛装满了眼泪。我看着她美丽而多情的双眸,我确信我没有看错,我一定要带她回到我们的家乡。

我更有力的滑动的我的翅膀,以便他们在后面飞行的更加轻松。

我们一起昼夜不停的飞行,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后面是郁郁葱葱的山脉。跨过天堑长江,终于来到了中国的首都北京。

这是一个让我和同伴都感觉不舒服的地方——空气中漂浮着土黄色或者土灰色的颗粒,灰蒙蒙一片。

从天空往下看,几乎看不到什么景观。

这里也有很多的摩天大楼,和南方不同的是这里的大楼并没有反射出什么刺眼的阳光,取而代之的是所有的门窗紧闭。

昏黄的空气中,行人如同行尸走肉般快速移动,人与人之间没有交流,各自带着自己的口罩快步前行。汽车射出的灯光,在很近的地方就慢慢消失了,我怀疑他们根本看不到前方的红绿灯。

北京周围的几百上千根高耸入云的大烟囱不断向空气中吐着焦黄色的浓烟。

听说那里人民的生活非常富足,听说他们需要高速增长的gdp 。但是我想不明白的是就算这样高速增张了,人民却无法生活其中,那些靠着违法排污自己弄些小作坊的人富有了,在南方买了房子,以后可以去南方居住,但是那些老老实实遵纪守法的人就应该留下来吃土吸烟吗?

我感觉嗓子有点不舒服,我看了下我的同伴,他们也都一个个面色如土。我向上俯冲,想冲出这个雾霾包围的坟场,无奈冲的太晚,我的一个朋友因为这样的气体而昏厥,扑闪着翅膀追下去了,坠入昏黄的雾霾中立即就消失了。

我看了看我的妻子,她温柔坚定的眼神告诉我,她可以坚持,她一定会和我一起回到家乡,建立我们自己的家。

我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在空中盘旋,在空中鸣叫,为了我们死去的同伴,也为了这一片消失的蓝天。

我们继续前行。越过巍峨雄壮的万里长城,我们来到了蒙古草原。

一望无际的绿色,是我们的心境变得开阔,让我们的呼吸变得通顺畅,像久病初愈的我们大口大口的吞噬着这里新鲜的空气。

我们又在蓝天白云下翱翔了,刚才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场噩梦。

我看着亲爱的妻子,她告诉我说她喜欢这样干净的世界。

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远处一朵朵的白云般悠闲地绵羊漂浮在草原上。近处是一群正在奔跑的骏马,有白色的,黑色的,枣色的,万马齐奔发出惊天动地的嘶鸣。马背上的牧马人大声唱着蒙古歌,好不不逍遥自在。

我看到了草原旁边的沙漠,这里的草原逐年在萎缩,并不像老一辈描述的那样到处是肥沃的牧场。一片片裸露的戈壁滩,一个个因为过度开采而坍塌的矿坑,就像大地母亲身上的脓疮,看着触目惊心。老一辈对蒙古草原的描述和这里的景象已经是两个地方了。

我忍住悲痛的心继续前行。

我刚要转身在看看我亲爱的妻子,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抓住了,我看到朋友和妻子的脸上漏出恐惧的神情。天突然暗了下来,狂风夹杂着碎石颗粒,漫天铺地的席卷而来。我们在风中颤抖,失去了飞行的方向。我知道我们碰到了让我们九死一生的沙尘暴。

我们的队形并没有混乱,我在前面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快速飞来的石头颗粒,不让自己的爱人收到一点伤害。我们吃力的继续飞行,空气中弥漫着尘土和动物粪便的混合味。地上生活的人各个都在往家奔跑着,他们也对这突如其来的沙尘暴措手不及。

一个尖锐的石头砸到了我的眼睛,顿时鲜血直流。我顾不得查看自己的伤情,只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够平安的躲过这一劫难。我的妻子娇小的身躯在狂风中左右摇摆,哀叫不停,她漂亮的灰白色羽毛已经全部被狂风吹起,灰色翅膀边红色的羽毛也失去了以往的光辉。它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虫——应该说我们也是一样——在沙尘暴的肆虐中瑟瑟发抖,又无可奈何。

我们缓慢降落,在一个矿坑里躲避。沙尘暴终于停止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我们跳出矿坑,抖动着身体,把身上附着的沙尘抖落。我看着这一个个小小的矿坑,里面裸露着土地该有的颜色,低保隔三差五的长出几根孤独的野草,像极了西北的戈壁沙漠。旁边有十几栋空着的砖头房屋,破烂不堪的杵在那里,和这一片曾经富饶的土地一起回忆往日的荣光。

妻子用她的嘴在我受伤的眼睛上反复亲吻,我的这只眼睛已经完全看不到了。但我是庆幸的,虽然瞎了一只眼睛,却比失去生命幸运的多。

我安慰着他们,我们要再次启程,往我们的故乡飞去。

我们继续北上,穿过蒙古沙漠我们来到了西伯利亚平原。我们看到了一片片的古老的森林,练成了一片片巨大的绿色的地毯,地毯上有黄色的红色的斑点。,一汪汪闪着金光的湖水,就像精灵般在阳光下跳舞。他们在欢迎我们的归来。

我们不停的俯冲不停的鸣叫,用我们优美的舞姿感谢家乡生灵们的欢迎,用我们欢快的歌声歌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终于可以和家人团聚了,我和我的妻子也可以建立自己的家养育自己的孩子了。

我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要飞入家人的怀抱,享受家庭的温暖了。

“我们还要再飞一段可能到,同志们加油”我在前面大声的喊着,已经完全抑制不了我激动的心情。我看到我亲爱的妻子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要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嘭”一声巨响,打乱了我们欢快的节奏。惊起地上一群群懒散的飞鸟。

“不!”我嘴里大声的喊起来。

我看到我的妻子那幽怨的眼神,并不是为了我不能保护她而幽怨,而是为了不能和我一起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而幽怨。一股股黑色的鲜血从他漂亮的灰白色的腹部羽毛中渗出,她凄惨的嚎叫着,一双翅膀在无力的拍打着。打着旋慢慢的往下掉落。

我亲爱的妻子,我们曾在南方的白云蓝天里一起畅翔,曾在昏黄的雾霾里一起相依,曾在尘土飞扬的沙尘暴里并肩战斗。终于到了我们魂牵梦绕的家乡,你却被一个偷猎者的抢夺去生命。

妻子还在慢慢下坠,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泪,我受伤的眼睛开始滴血。

我又岂能苟活于世,我亲爱的妻子,就算在另一个世界我也要和你双宿双飞。

我痛苦的哀嚎着,回应我亲爱的妻子。

我绕着慢慢翻滚着下坠的妻子的身体盘旋,妻子的身体终于砸到了地面上,她的眼里含着泪,看着我盘旋的身体,仍然痛苦的哀嚎。我知道她是让我勇敢的活下去。

我实在太爱我的妻子,这由我的心决定,也由我的基因决定。

我哀嚎着,呼啸着,盘旋而下,瞄准了妻子身体旁边的空地,我停止了扇动翅膀,整个身体快速的俯冲,我闭上眼睛,我知道她会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