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女婿,竟然是他的儿子

2017-11-22 字号:

摘要: 阿豪的父母,今天从香港飞过来。双方家长的初次见面,订在华侨大厦二楼中餐厅。 华侨大厦是五星级宾馆,房间宽敞。这次阿豪的父母就下榻在这里。宾馆斜对面是中国美术馆。阿豪的母亲想去美术馆看看。 初冬的北京寒风瑟瑟。华灯初上,下班高峰的北京街头热闹异常。 我家住在五...

阿豪的父母,今天从香港飞过来。双方家长的初次见面,订在华侨大厦二楼中餐厅。

华侨大厦是五星级宾馆,房间宽敞。这次阿豪的父母就下榻在这里。宾馆斜对面是中国美术馆。阿豪的母亲想去美术馆看看。

初冬的北京寒风瑟瑟。华灯初上,下班高峰的北京街头热闹异常。

我家住在五四大街,离华侨大厦很近,走10几分钟就到宾馆。我们提前20分钟到餐厅。

离约好的晚上7点还有5分钟,一对斯文儒雅的夫妻走进来,阿豪跟在后面。阿豪介绍双方的父母和我的女儿。女儿也今天第一次见阿豪的父母。

互相寒暄握手的瞬间,阿豪父亲鼻翼两侧对称的小黑痣引起我的注意。似曾相识。我在哪里,一定见过这位先生。

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女儿,在华侨大厦工作很开心。回国三年,从部门领班开始,现在是部门经理助理。

我和先生通过各种渠道,给她介绍过好几个男孩子。她都看不上。

上个月带一个男孩子回家。说是香港人,在法国留学时认识的。今年他研究生毕业,在北京凯宾斯基饭店当部门副经理。

接触一段时间后,发现阿豪彬彬有礼,性格阳光,普通话进步也很快。

—2—

酒过三巡,氛围融洽许多。阿豪的父母说要送女儿保时捷跑车,做为订婚礼物。

我说,这不合适。北京堵车这么厉害,根本开不起来。再说,她上班连自行车都不用骑,离家这么近,走着上班就可以。

阿豪有车,他们周末出去玩什么的,也很方便。

我们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住着老式两居室房子,楼下都没有停车场。那么昂贵的车,只能停马路边。女儿突然开着跑车,招摇过市,也不是她的生活方式。

阿豪的父亲用很温和的声音说,我们这样身价的人,儿媳妇怎么也得开个跑车。不然,朋友们知道了,要笑话我们的。

在聊天的过程中,阿豪的父亲至少有三次用左手食指挠鼻翼两侧的黑痣。先右后左。他用左手挠右侧鼻翼上的黑痣时,左手挡住嘴和鼻子,还有左侧半边脸,眼睛往上看。

这个特别的动作,一下子把我的回忆拉到30年前。

我尽量自然地问阿豪的父亲,“您年轻时在航空公司工作过吗?”

“您怎么知道的?”阿豪的父亲很惊讶。

“阿豪高个帅气,今天见到您,才知道他是随您啊。我去过香港几次,都没有见过几个高个子,所以随便问问。”

“我从90年到93年都在港龙航空公司工作,是在机场负责值机的。就是为乘客托运行李,发行李票根和登机牌的。”

“后来怎么不在机场工作了?”

“我认识的一个老板让我到他的公司上班。几年后,自己出来做生意了。现在还不错,有一家贸易公司和一家私人订制服装公司。我太太经营她的画廊。让阿豪学MBA,将来继承家业。他也不学,坚决要学酒店管理。我也没有办法了。”

“您的普通话说得真好,比阿豪强多了。”

“其实,我老家是山东。早年间父母到香港讨生活。我是在香港出生的。但在家里,跟父母都是说山东话。”

—3—

1990年底我一个人去韩国。那时中韩尚未建交。北京没有直飞韩国的飞机。

我凌晨四点起床,乘坐七点多的航班飞到香港。当时香港机场叫启德机场,位于九龙湾,现已改成邮轮码头。

现在的香港机场叫赤鱲角机场。赤鱲角原是香港第四大岛屿,位于香港西部海域,大屿山东涌以北。香港回归之前,经填海扩充建成目前的香港国际机场。

我在香港有两个小时的转机时间。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我不会韩语,要去韩国常驻,开展工作。这些就已经让我很紧张,压力也很大。

启德机场人声鼎沸。我用普通话问机场的一位先生,大韩航空的服务台在哪里,我需要到那里换登机牌。

他用粤语回答,显然他听懂了我的普通话,但我听不懂粤语。那个年轻高个的先生用左手挠鼻翼两侧的小黑痣,先右后左,眼睛往上看,根本不看我。

我来不及生气,大汗淋漓,心急如焚。我用英语问,有一位香港小姐把我带到大韩航空的服务台。

我顺利换乘,飞到首尔(当时叫汉城)已是晚上六点多钟,夜色斑斓。

现在北京直飞首尔只需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去过不少国家和地区。在机场候机楼,我时常想起那次香港启德机场的经历和感受。后来,我也学会了韩语和粤语。

—4—

世界这么大,为什么一定是他的儿子?

我小声跟旁边的女儿说,陪妈妈去一趟洗手间。我们跟在座的各位打了声招呼,走出了餐厅。

我对女儿说,跟妈妈来。女儿乖乖地跟我到3楼电梯间。我告诉女儿,那个阿豪的父亲就是我以前说过的,假装听不懂普通话的香港人。我们家人都知道这个故事。

再说,阿豪原来说他们家是做小生意的。阿豪人有教养,性格也不错。身高、长相、学历、工作都没的挑。但是这样的大家庭,你会很辛苦的。

我不是反对你过豪华无忧的日子,我只是担心你将来有一天,没有尊严地维持婚姻。

阿豪的父亲,我也不喜欢,但这个不是关键。女儿,本来今天我们要定,订婚日期和一些细节的。

我希望把订婚日期往后拖一拖,你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女儿有点不高兴。“有钱又不是错误。妈妈,您的思想现在都落伍了。虽然我不想削尖脑袋嫁豪门。但是爱我的人,恰巧有钱,我事先也不知道。我很高兴。总比穷得叮当响强多了吧。”

“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你不担心吗?你不纠结吗?”

“妈妈,您和爸爸把我培养得这么好,我也能自食其力。我留学都是全额奖学金,您担心我什么?我想我能应付得了。”

“我不是反对你嫁给阿豪。我只希望你慎重考虑。阿豪父母跟他爷爷奶奶一起住,他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阿豪是长子,结婚后,他们家很多事情需要你来张罗。你是独生女,从来没有在这样复杂的家庭环境中生活过。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生活。你懂妈妈的意思吗?”

在我的坚持下,女儿同意,订婚仪式以后再商量。她需要重新考虑。

回到餐厅,我说。“非常感谢两位专程飞到北京跟我们见面。但是,鉴于我们两家的条件悬殊,我女儿想再考虑考虑。您家的情况,阿豪以前只字没提,在法国跟我女儿一起勤工俭学。我们非常喜欢阿豪。但是女儿要好好想想自己能不能做一个好太太,好儿媳妇,好孙媳妇。希望你们能理解。”

阿豪的母亲不高兴,“有多少香港姑娘想嫁给阿豪。您还嫌我们有钱。”

阿豪说,“阿姨,不用担心。我父母脾气都很好。”

阿豪的父亲和我的先生都同意,订婚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再说。

最后阿豪和他母亲也同意订婚仪式,过一段时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