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香涉嫌关联融资、担保,上市公司股东为何置之不理?

2017-11-24 字号:

摘要: 最近深扒P2P关注到一家口气很大的P2P平台:钱香。就在最近,钱香公开宣称,其逾期率为0。 对于这样的表态,我只能表示十分佩服,不过我佩服的不是它的实力,而是它的自吹自擂。与此同时,它还让我对这家平台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对其深扒到底。 按照钱香自己的说法,钱香...

最近深扒P2P关注到一家口气很大的P2P平台:钱香。就在最近,钱香公开宣称,其逾期率为0。

对于这样的表态,我只能表示十分佩服,不过我佩服的不是它的实力,而是它的自吹自擂。与此同时,它还让我对这家平台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对其深扒到底。

按照钱香自己的说法,钱香是由上市公司、产业资本和创投基金共同打造的供应链金融理财平台,而且已经实现了江西银行的存管。

钱香的运营主体上海倾信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东结构显示,虽然股权结构并不算非常清晰,但基本上可以确定,钱香的大股东应该是由管理层持股的上海超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棒投资)和上海望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钱香的第二大股东是深圳世纪金胜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金胜),接下来是钱香所宣传的知名创投点亮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点亮资本),随后才是上市公司南通锻压(300280)的全资子公司上海磐庆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磐庆投资)及其法人代表郭庆(郭庆此前曾是南通锻压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我们暂且认为它们是一个整体。

(钱香的股权结构)

在检查钱香股权结构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些地方颇为诡异。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数据显示,世纪金胜是钱香最早的投资者,超棒投资和点亮资本的入股都发生在2015年的12月,磐庆投资和郭庆的投资发生在2016年的5月(公开报道是在2015年的12月,工商变更会稍晚才能完成)。

但是钱香提交给工商部门的2016年年报显示,真正出资的只有郭庆、磐庆投资和世纪金胜。这就让我感到非常疑惑了,管理层还能勉强说是「管理入股」,那么点亮资本呢,难道是空手套白狼?

说完股权谜题,我们进入正题,说说钱香那些涉嫌关联融资以及关联担保的借款项目。

借款项目涉嫌关联融资和担保

钱香页面的借款项目以珠宝首饰行业的供应链金融为主,各地的小型珠宝店为了补充流动资金,或者为了铺货。其实归根结底,我们都知道,这些钱都是珠宝店采购所需,因为珠宝店在采购这方面的压力比较大。

由于钱香信息提供不足,我们无从了解具体的借款方是哪些公司,其实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用,这些小型的珠宝店并没有什么公开资料可供参考。

每个借款项目都有担保方,我查看了钱香近期推出的借款项目,发现频繁出现的担保方是一家名为「深圳***楼珠宝」的公司。虽然钱香并未提供该担保公司的营业执照,但还算慷慨地给出了一段介绍:

担保方简介:深圳 **楼珠宝,始创于清朝咸丰五年(1855年)的上海……银楼,经过多代经营,现已发展成为东北,乃至全国知名的珠宝品牌,其产品品类涵盖:金、银、铂、钻、翠、珠、玉、宝8大领域,为中国驰名商标、中华老字号的拥有者。

由于这个咸丰三年实在太过特殊,通过检索我们完全可以确定,这座创建于1855年的银楼全名为上海景福元记银楼,而它的遗产就是荟萃楼珠宝。

按图索骥,我们也就能找到为钱香平台上的借款企业进行担保的深圳荟萃楼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荟萃楼珠宝),股东和法人代表均为翁国勇。

搜索结果显示,荟萃楼珠宝的创始人是翁氏三兄弟:翁国辉、翁国勇、翁国峰。目前翁国勇担任荟萃楼珠宝的总裁。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荟萃楼珠宝与钱香的第二大股东世纪金胜之间存在非常密切的联系。

世纪金胜的工商变更记录显示,在2016年8月以前,翁国勇都是世纪金胜的董事长、总经理和第一大股东。

翁国勇在去年的卸任不代表两家公司之间已经划清了界限,接替翁国勇的翁建华与荟萃楼之间同样存在着极端密切的关联。如下图所示,翁建华不仅是上海荟萃楼珠宝有限公司的监事,而且还是深圳市荟萃楼珠宝文化创意产业园有限公司的股东和监事。与此同时,翁建华还参股了深圳景福元记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福元记),而景福元记也就是荟萃楼的前身,所谓的中华老字号。

无论是公司名字,还是个人的姓氏,都能表明,翁建华和翁国勇是一家的,至少是亲属加同事。

钱香的安全保障页面,重点突出了融资性担保公司索要承担的责任。这家名为的深圳市莆商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莆商担保)的企业的董事长名叫翁德新(又是翁氏家族的),而它的股东名单中也包括翁国勇。

写到这里,我们完全可以确定,钱香已经涉嫌关联担保,具体来说就是二股东世纪金胜的关联企业为借款项目提供担保,而这恰恰是监管所不禁止的。

这时候我们再进一步,那些借款的珠宝店虽然说自己借钱的目的是为了补充流动资金,或者是铺货,但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购买货源,珠宝黄金店的主要资产其实也就是那些存货。所以,它们借的钱在它们经手之后就很快去到了供货商那里。至于说供货商是谁,答案其实很明显,那就是荟萃楼珠宝,否则荟萃楼没有任何必要给终端的个体经营的珠宝店提供担保。

所以钱香不仅是关联担保,而且还涉嫌关联融资。投资者通过平台投资的钱其实很多都流到了二股东手中,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

上市公司股东为何袖手旁观?

从公司管理的角度来说,二股东的此番作为(关联担保和融资)已经算是胡作非为了,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其他股东都干嘛去了,尤其是上市公司股东?

结果我发现,其实上市公司南通锻压早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南通锻压及其董事长郭庆对钱香的投资发生在2015年的12月,相应的工商变更在2016年5月完成了,资金也到位了。

但是很快,南通锻压就发生了很大的变故。创业板虽然禁止借壳,但资本家的智慧是无限的。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2016年2月2日,已出重组方案,正在等待审核的南通锻压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郭庆签署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所持大部分公司股权予以转让,详细情况是郭庆将其持有的南通锻压3350万股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余市安常投资中心(有以下简称安常投资),将2370万股转让给嘉谟逆向证券投资基金,将640万股转让给虎皮永恒1号基金,转让股票占到了郭庆所持有南通锻压所有股票的79.5%。

转让之后,安常投资将持有南通锻压26.17%股权,成为新晋大股东,南通锻压的实际控制人也从郭庆变成了安常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南京安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赐投资)的控制人郑岚与姚海燕。南通锻压2016年年报显示,该年4月,公司改选了董事会,选举姚小欣为公司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姚小欣担任安赐投资的总经理。至此,郭庆除了保留第三大股东的身份,不在南通锻压担任高管。

不过郭庆担任法人代表的磐庆投资依然还在南通锻压的版图之中,在南通锻压2016年报和2017年半年报中依然能够看到磐庆投资的名字。不过磐庆投资的经营状况并不是非常理想。

2016年,磐庆投资营业收入为0,净亏损137万元。

2017年上半年,磐庆投资实现了扭亏为盈,营业收入75万元,净利润10万元。

相较于磐庆投资5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和1700万的净资产,这样的收益率低得可怜,还不如银行理财。由此可见磐庆投资在南通锻压版图中的鸡肋地位。

总的来说,磐庆投资依然是上市公司南通锻压的子公司,钱香也就是孙公司。但是由于南通锻压在2016年的控制人变更,导致了接受郭庆个人投资的钱香在南通锻压中的地位颇为尴尬,毕竟这是前任留下来的账。具体我就不多说了,了解一些政治的人应该能懂的。

更何况,目前磐庆投资(不算郭庆的话)只在钱香占股5%,这已经是小股东的地位了。一旦钱香出事,各位投资者还是不要期望着上市公司南通锻压能够出面兜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