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迷案

2017-11-27 字号:

摘要: 古城迷案 作者:一点半 天上的月亮圆又圆,地上的人儿团呀团…… 古桥河畔,杨柳江边,灯火通明的夜市,嬉闹的人群里传出了阵阵的欢乐声,游荡在这千年古城里/长安。 在这喜庆的日子里,长安的人们,无论是在远方的谋生人,还是百忙的奋斗青年,都会放下手中的工作,不远千...

古城迷案

作者:一点半

天上的月亮圆又圆,地上的人儿团呀团……

古桥河畔,杨柳江边,灯火通明的夜市,嬉闹的人群里传出了阵阵的欢乐声,游荡在这千年古城里/长安。

在这喜庆的日子里,长安的人们,无论是在远方的谋生人,还是百忙的奋斗青年,都会放下手中的工作,不远千里回到故乡,游夜市,庆中秋,聚团圆。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习俗既说已经传承了近千年,来历已不可考究。每当夜幕降临人们就会纷纷走出家门,来到这夜市,河畔江边,带上自己的孩子,伴儿,吃月饼,赏月亮,其热闹程度已不亚于春节了。在这里犹为著名的不过就是在那游子河边叠放千纸鹤了。(说是千纸鹤,有些人为了千纸鹤能够坚挺游的更远一点也用上小竹排,泡沫等东西代替纸片千纸鹤的形状,不过在这里我就统称它们为千纸鹤吧。)人们喜欢白天把千纸鹤放在上游路段聚集起来,等到晚上时候再使用。巴掌大的纸鹤,放上那蜡烛,随着千纸鹤的缓缓向远方远去,寄上那美美的梦,来年的收成,学途的蒸蒸日上,未来的步步高升似乎就是在这今夜即将开始那梦想之旅。那忧愁,那困惑都将会在今夜,烟消云散。

我叫半于心,可惜的是我并不是这长安人,不过来到这古城长安谋生已经三年有余,也从未归家。中秋月圆夜,我独自一人向着游子河边走去,自从来到了这长安古城,每年我都会来到这游子河边看热闹,放千纸鹤。为了确保夜市的秩序,警方还故意在这游子河边出入口处设立了警力,想要到达游子河必须要经过两个出入口,河的上游还有下游都设立了两个警力亭,此时游子河边人还未多,两排柳树妩媚的把柳支伸到河水里,随着细风吹起刮起阵阵水花流动着似乎是在配合着这中秋的欢乐而在风水中翩翩起舞。除此之外还有散乱不规则的迷迷糊糊红火路灯在河道两边。这路灯亮度并不大,也就刚好照清灯下的黑暗吧,不过对于今晚这夜市来说已经足够驱逐人们心中的恐惧了。

“啊,有人。”随之传来了零星碎语的吵闹声。我意识到要出什么事情急忙向着传来声音方向跑去。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前方已经聚集了好些个人,并且还惊动了上下游的警力,人群里夹杂着两三个警察,让我意识到恐惧逐渐在蔓延开来。

我拨开几人,走进一看,警察正在用绳索打捞着一具尸体,但是并没有看清脸庞。不过目测应该是个男性。随着打捞工作的进展,我也逐渐看清了这具尸体的容貌性,精致的五官,死亡带来的暗黑却不难看出曾经皮肤的光滑白泽。他的脖颈处有很深的嘞痕,除此之外他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虽然被水浸透过,但是那黑色的痕迹不难看出曾经的肮脏,手指甲倒是没有,剪的很平整。

“立刻封锁所有出入口。”我对着一位警员喊道。

“你……”他转过身后立刻停下了所有的质疑。

对了,还没有介绍我的职业。自从警校毕业以后我便被分配到了这里,经过三年的脱变我已经是这大大小小的长安城内的警察局副局长了,通常这些嫌疑迷案小偷小摸的事情都是我这边直接处理的。

“副局,已经在封锁了。”这位警员兢兢业业的回道。

“那么打急救中心电话没有?”我不可置疑说道。

“120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很好,辛苦了。”我微微一笑。

“对了,以上下游警亭为界限,立刻叫人去搜查上下游两处的河流还有两边的浓密草丛,不要让嫌疑人漏掉。”我吩咐道。“还有仔细探查所有的可能性线索。”

“好的副局。”一警员即刻退了下去。

我带上随行的白手套蹲下慢慢的把死者脑袋抬了起来,脖颈嘞痕很深,足有三厘米宽,应该就是大型的绳索所致,除此之外我还翻看了死者的衣服部分,并没有发现其余的伤痕等,那么绳索嘞痕应该就是死者死亡的原因吧。不过我还不能乱下什么结论,确切的尸检报告还要等到法医检查过后再下定论。

“大家不要怕,不要惊慌。”我站了起来喊到。“我是长安城的副局长,半于心。我有点事情要问你们,你们如实回答就是了。不会耽误大家多少时间的。”

“警长,这件事情不关我们的事情啊。”一位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的中年妇女惊慌的说道。那脸庞身材可算上标致。

在场有7人,一对年轻男女紧紧的挨在一起,应该是情侣。一个年过七十左右的老头子,岰黑的皮肤皱褶显现严重。一个花季年轻的女孩,应该有二十二岁左右。刚刚说话的妇女跟两个人靠在一起,两人中的中年男士时而爱抚着中年妇女的头发,我想应该不用解释了吧,应该是中年妇女的丈夫了。他们身旁还有一女孩,目测应该是十三岁左右吧。

我脱下白手套,缓缓向着中年妇女走去。“请问?”我故意提高了一下浊音。“您叫什么名字,来到这里之后又在哪里,做了什么事情?这些能告诉我吗?”

中年妇女表情变了几下,手旷了旷。“警官,我来替她说几句吧。”她身旁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不由我分说的快速讲到。“她是我妻子,叫月儿。我们也是刚刚来到这里。我叫萧天,这是我们的孩子,萧西西。”他指着小女孩继续说道。“来到了这里以后我跟月儿一直在拱桥上品月饼,观风景,赏月亮。”上游河道确实有一拱桥横跨河道两旁。

“你们跟死者认识吧。”我轻笑了一声。

萧天严肃的看了我一眼,慌张的神情一闪而过。“是啊,死者是我跟妻子开在城内奶茶店的顾客,他多次光临我们小店,但是……”

“但是什么?”我不耐烦道。

“他来到小店后,看我妻子貌美,多次骚扰我妻子,有一次被我撞了个正着我还跟他打了一架,之后他叫人深夜把小店砸了一次。之后这件事情就先过一段落了。这不今天就发生命案了。”

“你就没有想过有一天要杀死他吗?”

“我说没有你信吗?”他倒是不慌张。

“那西西呢?”我问道。

“小孩子吗,来到这里之后她就自个去玩去了。”萧天说道。

“那么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什么可疑的事情呢?”

“并没有,警官。”萧天说道。

“你们呢?”我转身对着紧挨在一起的青年男女说道。

“我叫薛一,这位是我的女友暮瑾。我们跟死者无半点关系,来到这里后我们两人是一直在一起的,并且如果把这条江分为上下两段的话我们是一直在下游活动的,从没有上过上游,直到发现死者我们才赶了过来。”他很清楚这里就是上游。

“有人证明吗?”我问道。

“没有。”他身旁的女友暮瑾说道。

“暮小姐,他说的是事实吗?我希望你确定一下他说的属实?”我压低了声音沉声到。

“属实。”

“那好,请问,你头上的头发如此蓬乱是怎么回事?”说完我伸手把她头上沾有的枯叶拿了下来小心的放进自己的口袋――手留余香。

“我……我……”她红起脸来说话唯唯诺诺的。

“我们两个在一起……那个了。然后可能不小心沾到这个吧。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带你去那个地方的。”薛一抢说道。

我望着他们并没有说话。试图想要从他们的神情中看出些什么端倪……好吧,我承认,并没有什么卵用。

“那么您呢老爷子?”我对着这个七十多岁的老爷子说道。

“我是过来看热闹的,独自一人。”他咳嗽了一声,说话慢慢吞吞的,似乎是超级费劲一样。“我跟死者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从下河路口进来的,一直走走停停,人老了,就是想找找回忆,想当初我跟自己的老伴还是在这里相识的呢。对了我的名字叫张……张什么来着?张,张抗日,对了对了。”

“那么老爷子,你有没有在这里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呢?比如打架还是什么的。”

“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这帮小伙子啊,想当年我还是参过军走过朝鲜的呢。你这个小伙子还怀疑我,我告诉你呀没有我们当初的付出就没有你们现在的安宁……”老爷子似乎已经神智不清了,一直在念念叨叨。

“没有怀疑您老爷子,我就是例行公事问问而已。”知道他是当兵前辈以后我对他肃然起敬。

“你呢。”我对这最后一位嫌疑人年轻女孩问道。

“死者是我的朋友,可以说男朋友吧。当天我跟他从上河入口进来后发生了吵闹,他还打了我一巴掌呢。”她作势把脸侧了过来。“之后我们两个就分开了,再之后我就徘徊在上游,他似乎往下游去了,我也没有跟过去,一直在呕气的吧。”她并没有多大的忧伤。

“你手里的袋子是什么,能否看看呢?”我不可置疑说道。

“可以,这是他送我的中秋月饼。”说完他把袋子打开来翻开圆圆的月饼盒,七个小月饼围着中间的大月饼。

“副局,有重大发现。”刚才退下去的警员跑了过来喊到。

“不要急,发现什么了。”我问道。

“我们在河的上下游发现了似乎是真正的死亡现场,但是不只一处的样子。还有我们仔细搜查了上下游两段都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存在了。”他喘了一口气继续道。“还有120已经到了。”

“好,你留在这里不要让任何人随意走动。120到后立刻叫他们人检查尸体,我要最快的速度看到确切的检查报告。还有这个,”我从口袋里拿出从那位年轻女孩的头发上得到的枯叶递给他。我对着身边一个警员点了点头吩咐道。

“你现在立刻带我过去。”

“好的副局。”刚跑上来的警员立刻正起身子带路。

地点:河下游右侧

“副局,我,我叫刘冲,来自江西省唐江镇……您可以叫我小刘,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尽管吩咐我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带路的警员唯唯诺诺的说道。

“哈,知道了。”我不禁苦笑一声……

这是在一棵柳树下,树干上有很模糊的嘞痕痕迹。应该是绳索所致。地下还有蓬乱的痕迹,“这是否证明死者应该是有过挣扎的。最后不济被勒死在这里的呢。”我心里暗暗想到。“既然是勒死的,那么是否可以说明死者的身上是否会有凶手的残留皮肤物质呢,比如指甲啊什么的?”不过很快我便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在七个嫌疑人之中都是身着短袖寸衫的,如果说在发生了挣扎之后最有可能留下的就是皮肤划伤线索了,可是七人之中目测并没有任何人有这种伤痕。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死者还剪了指甲。

“如果说死者死亡地点就是在这里的话那么看着死者青年男子的体重起码可以排除两个嫌疑人了,就是西西还有老爷子。”我低估到。他们两人是无法背起死者走到上游去的吧,根本就不可能背的动。

“可是副局,不只是这里,在河下游还有上游右侧一排的柳树上,地上都有这种类似痕迹,我觉得可能是凶手故意扰乱警方的判断吧。”小刘说道。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

“副局,尸检报告出来了。”从上游跑来的一警员喊到……

“死者是一名富家公子,整日右手好闲的,不是在这个酒吧耍横,就是在那个地下钱庄嫖赌。死者死因确实是被勒死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致命伤痕。死亡时间应该是两个小时左右。死者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一百二十斤。”警员合上了尸检报告文本说继续道。“刚才您给我的枯叶子也已经查验出来了,是下游一种独有的植物,上游是没有这种植物的。”

从发现死者算起的话死亡时间应该是一个小时前吧。这条河上下两个警亭距离应该也有一公里左右,如果跑步从上游处前进到下游处也最少要15分钟,再背上死者从下游到上游躲躲藏藏的话三十分钟应该是有的了。

“走吧,一路去看看柳树的现场痕迹。”

没过多久我们便走回了上游,这一排柳树痕迹正如小刘所说的基本相同。我们又重新回到了案发现场处,嫌疑人还在那里焦急的等着。见我走过去他们便要嚷嚷着离去的话语。我并不搭理他们,反而西西这个孩子特别的安静,她正在往河边放着千纸鹤。我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西西,你在干嘛呀?”

“我要放千纸鹤,希望能够和平。”西西并没有显得害怕我。

“好啊,那哥哥跟你一起放好不好?”

“好,哥哥,这个给你。”西西拿着一只千纸鹤递了过来。

点上蜡烛,放下手中的千纸鹤,随着水流向着远方远去,寄上那美美的梦,向着远方,直达最深的港湾。此时,中秋的月亮已经升起很高了。

线索已经给出,希望读者们能够解出此文谜题。祝各位读者中秋快乐,答题愉快。

我走了过来众人身边,西西还在河边放着千纸鹤,“其实凶手。”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张老爷子,凶手……就是你吧。”

老爷子回头颤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表现出的惊慌。“你说我是凶手?你有什么证据吗?不然我要告你诽谤。”

“证据,呵,当然有。”

“我们都知道,死者死的时候是有过挣扎痕迹的,死者的指甲更是被剪过,那么这个指甲到底是死者生前剪的还是死后被剪的呢?如果这个指甲没被剪是不是说明他在挣扎过程中会跟嫌疑人接触然后留下一些线索呢?然而,在我思虑这个指甲剪没剪的问题的时候我突然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不管死者有没有剪过指甲他本人的指甲在紧急情况下都能可以划伤凶手的皮肤。之后我想到了死者是被勒死的,那么如果留下痕迹应该就是在这个手臂上的可能性很大。可是我发现在众多嫌疑人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有划伤的,这时候老爷子,你的皮肤皱褶,岰黑的样子逐渐的映入我的眼前。我说的对吗老爷子?”

“就算我的皮肤符合,可是死者尸体在上游,我有必要去弄那一排树的痕迹吗?难道我没事干?”老爷子立刻表现出了怒容。

“一开始我就在想,那河边的一排树痕迹是什么呢!到底是案情线索还是凶手故意为之?为什么死者尸体明显在上游,可是为什么要留下一排痕迹直到下游呢?死者的女友说过,当时她跟死者吵完架后死者往下游走去了。那么这个死亡现场我想就是在下游吧老爷子?”

“你真是无稽之谈,死者死亡在下游,我怎么可能背的动死者上来上游,我不觉得我这瘦弱的身体能背的动。”

“这就是你自以为是聪明的地方,当初我也曾排除你还有西西,毕竟你们两个是没有力气把死者搬上来上游的。确实你这个手法让我一度迷惑不解,可是你曾作为一名军人你却忘了,越复杂繁琐的地方往往看起来是最合理的,所以死者你不用背,你只要借助水的浮力还有河边的大树作为支撑杠杆慢慢的拖动尸体就可以了!而这个浮力的东西就是千纸鹤,别看千纸鹤小,但是当十个,百个千个加在一起浮力就会变大,直到浮起一个成年人为止,这并不是问题。”

老爷子再也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场内顿时鸦雀无声。

“可是哥哥,老爷子为什么要杀人呢?”西西显得天真的问道。

“……!是啊,到底为什么呢。”我竟无言能对上西西的问题。

老爷子从坐着的地上抬起了头。“理由?他也配要理由吗?这种人就该死。”老爷子愤愤的大哄道。“今天是八月十五,喜庆团员的日子。老伴离我而去十年了,唯一的一个孩子在外打拼十五年有余从未归家,每年就是寄钱,寄钱。你说人老了,我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买水晶棺材吗。不,我不需要。也许,像我这样子的人就不应该活着吧。”老爷子叹了口气留下眼泪。留着那不曾属于一个英雄所犯下的泪水大忌。“每年我都会来到这里,只是……都是孤身一人,在当时我看见他打自己的女友的时候,我就再也崩不住了。”说到这里老爷子突然大笑了起来。

“来人……”我转过身后示意身边的警员挥了挥手。一头扑进这游子河边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