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

2017-11-28 字号:

摘要: 文|七青鱼 我问他,八戒,是哪八戒? 沙漠的夜,冷得让人恶心。他唇色泛白,饥渴催生了凹凸不平的唇皮。然而,恶劣的环境并没能掩盖他身泛着的转世金蝉子的佛光,说,八戒,当你不问八戒时,便是八戒。 -1- 江左将我拍醒的时候,我正做着一个噩梦。梦里的我身在一座火山...

文|七青鱼

我问他,八戒,是哪八戒?

沙漠的夜,冷得让人恶心。他唇色泛白,饥渴催生了凹凸不平的唇皮。然而,恶劣的环境并没能掩盖他身泛着的转世金蝉子的佛光,说,八戒,当你不问八戒时,便是八戒。

-1-

江左将我拍醒的时候,我正做着一个噩梦。梦里的我身在一座火山当中,火焰吞噬了我的皮毛,却好生奇怪,疼痛并没有剥夺我的知觉,也就只有梦是如此了。但,虽明知是梦,却没有将对死亡的恐惧对疼痛的记忆一并抹去。恐惧和疼痛,都是实实在在的。

“小猪猪,你想什么呢?就要入场了。”江左看我神情恍惚,捏了捏我的手。

“哦哦,昨天熬夜赶策划,大概没有睡够。”我抱歉的对江左笑了笑,将头埋入他怀里。他颈窝散发的桂花香,让我安心又慌张。

我看看手里的票,再看看江左,恍然觉得梦比现实真实。

薛之谦的演唱会门票,这是我送江左26岁的生日礼物。江左说,他很喜欢他的歌,喜欢那句“我爱得那么深,比谁都要认真,却还是听到了你说不可能”。然而,今天,他没有唱这首江左最喜欢的歌。他唱了一首,我不大记得的歌。

“丑八怪~能否别把灯打开,我的爱~出没在漆黑一片的舞台”

我突然有些惊慌,我抓过江左的外套裹住自己的脸。慌张地翻着包包,江左拉住我的手:“你怎么了?”我把头埋得更低,嘴里嘟囔:“镜子!镜子!”江左扯掉我头上的外套捧着我的脸,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一言不发。

在他那双清澈如玻璃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还好还好。

还好,周围的人陷入狂欢,并未主要到身边的波涛汹涌。

江左依旧捧着我的脸,好不容易安定的心一下子又慌乱起来。也是在那双眼睛里,我看到了自己停不下来了的眼泪。

我忍不住,终于开口,带着自己未尝料想的哭声:“你知道吗?我……”

江左笑了,笑得极尽温柔:“我知道。”

然后他吻了吻我的眼睛。

-2-

我乃天蓬元帅,当年王母瑶池宴会,嫦娥献舞一曲。我隔着池水,看到他对我柔媚一笑。后来才知是我误解,她对着的是坐在我身侧,玉树临风的吴刚。

那日,我在广寒宫醒来。狼狈,荒唐。玉帝和王母像看见了垃圾一样,摆手让天兵天将带我走。我看到跪在一旁的嫦娥,梨花带雨,衣衫不整。而我,就在她的床榻之上。

我要开口,不知来龙出脉,开口只说冤枉。嫦娥哭得越发厉害,我看到榻上的白玉腰带,恍惚记得那是吴刚的衣物,再望嫦娥略微凸起的小腹,只觉恶心。但却不再喊冤,我就这样,心甘情愿地堕入畜道。

我喜欢嫦娥。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嫦娥不知道。

意料之外的是,我居然成了猪,好歹前世为元帅,做猪也是不一样的猪。我成了高老庄,远近闻名的猪,猪妖。

在元宵会上,我遇到了那个小姐,那时我正在楼上喝酒。也是隔着一池水,她朝我温柔一笑,眉目间竟然透着嫦娥的模样。这一次,我身边没有他人。

月黑风高夜,奸淫掳掠时。

我潜入了她的闺房,在她入门时环抱住了她,拥吻她。她惊慌失措,尖叫。我用节界做了天然的隔音。我咬着她的耳,笑道:“你不是,一直很骚吗。现在矜持什么?”她用手拍打我的脸,抓我的脖颈。我将她抱入违章,开始一寸一寸的侵占。而她的反抗沦落为半推半就的娇媚。

她娇喘连连,叫得浪荡。我亲吻她的唇,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原来不论天上人间,你都一样放荡。”她睁开迷离的眼,娇气问:“你说什么?”

第二天,她看到了我的元神,猪头猪脸。她大叫,在屋里裸奔,想要避开我。

她怀孕了。

老头恨铁不成钢,只能凑合让她嫁给个农夫。我说,不行,她必须嫁给我。

她又一次,在旁边梨花带雨,说她宁愿嫁给农夫。也不要嫁给一头猪。我笑道,那晚,你不是很满足吗?那晚,你就是在和一直猪做爱呀。我心满意足的仰头大笑,留下一屋子目瞪口呆的虚伪和迂腐。

这是我,最恶劣的一次行径。我后来没有娶她,我知道她不是嫦娥。但她和嫦娥一样,不喜欢我。她和嫦娥一样,只在风度翩翩的男人面前搔首弄姿。

-3-

唐三藏来的时候,带着一只猴子。说我得跟着他去西天取经。我喝下去的酒喷了出来,嘲讽道,拉倒吧和尚,我六根未净,心中还有积怨,并不想当和尚。

他说,走走,就清净了。

因为这六个字,我居然就和他上路了。他给我换了个名字,说我从此叫八戒。和尚从不讲佛法也不讲经书,我甚至怀疑他是否是真的金蝉子,或者,他其实连个普通和尚都不是。我问他,何为八戒。他总是笑而不语。次数多了,我说,和尚,实际上你也不知道他。他仍旧笑,那种淡然无为的笑。

途径火焰山的时候,猴子用尽心机欲骗出铁扇公主的扇子一用。二人斗智斗勇,打到火焰山旁。铁扇忽然停下,望着火焰山对猴子道:“火焰不能熄灭。”

我拦住猴子的金箍棒,问铁扇为何。铁扇失笑,摸摸自己的脸颊,倔强的眼里居然涵盖了几分低落。她说:“我得靠这火山,留住牛魔王。”

原来,铁扇公主早已经人老珠黄。她陪着牛魔王白手起家,共度艰难。谁料到,岁月过后,他二人正是声名显赫时,他意气风发而她却成了半老徐娘。她承认,论容颜她抵不过那只琵琶精,论真心,那琵琶精抵不上她。可这年头,真心何用?

火焰山有重造容颜之效,但每一次都要受尽烈火煎熬,有性命之忧。活下来,就好了。除此外,火焰山的内核处有时光穿越之道。铁扇每一次重造容颜后,便跳入火坑,回到牛魔王遇到琵琶精前一秒。等她容颜再度老去,她又再来一次。周而复始,岁岁年年。铁扇历经百世,而牛魔王只记得一个铁扇。

和尚拦住了猴子,说,心火不息,这火便不熄,莫要难为她。

铁扇忽然捧住脸,哭起来。她说,大师,我本该助你西去,但我确实爱那滚蛋。她顿了顿,又说,大师,这火,会熄的。

她终身一跃跳入火焰之中,我想这是最后一次。鬼使神差,我竟然跟着她跳进了火焰山中。

时光隧道前,她惊愕地看着我,问我作甚。

我说,我心魔未消。

第一世,她拒绝了我。

第二世,她拒绝了我。

第三世,她拒绝了我……

火焰虽然让我不再是猪头猪脑,但我没一世都仍是丑陋。铁扇和我说,还有一个办法,只是付出代价可能惨重。我问她什么代价。她说,变性。

也就是,如果这一世她不是男子,那我与他便无可能。这是赌博,我答应了。

好在这一次,她当真成了男子。咖啡馆里,他戴着黑框眼镜,围着方格子围巾,他端着一杯咖啡走到我面前:“你好,美女。”我在玻璃瓶上看到了自己的皮囊,真好,我终于不用出没在黑暗里。

-4-

江左的背后,是一对夫妻,那男的面目狰狞脖颈挂着牛形玉饰,女子却清丽可人,小鸟依人在他怀中。男人跟着人群吼唱着:“如果像你一样,总有人谄媚。围绕着我的卑微,也许能消退……”

女子转过头来,冲我眨了一下眼睛。我微笑地放开了江左。

台上在唱:

其实我并不在意有很多机会

像巨人一样的无畏

放纵我心里的鬼

可是我不配

丑八怪 能否别把灯打开

我要的爱 出没在漆黑一片的舞台

丑八怪 在这暧昧的时代

我的存在 像意外

台下的我,笑着哭出了声音。

想来着实好笑,只为瑶台一瞥,我为这女子从天蓬元帅堕落为猪,从猪化为妖,从妖化为僧。火焰焚烧,雌雄不辨,着实狼狈。

-5-

和尚问我,何为八戒。

我说,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饮酒,不眠坐华丽之床,不打扮及观听歌舞,正午过后不食……不恋嫦娥之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