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秘密

2017-12-08 字号:

摘要: 我有一个秘密,压在心底,每当黑夜降临,它便会跳脱出来,腐蚀着我心灵,我在黑暗里睁大双眼,却觉得无比空洞,而没有色彩。 愣神间,同桌碰了碰我的胳膊,“嘿,想什么呢”,他抿着嘴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头发柔软的贴在额头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拍打着桌面,我看向他,微微...

我有一个秘密,压在心底,每当黑夜降临,它便会跳脱出来,腐蚀着我心灵,我在黑暗里睁大双眼,却觉得无比空洞,而没有色彩。

愣神间,同桌碰了碰我的胳膊,“嘿,想什么呢”,他抿着嘴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头发柔软的贴在额头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拍打着桌面,我看向他,微微一笑,“没想什么啊”,便不再看他,但砰砰的心跳,却出卖了我的心思,是的,我喜欢他,少女情窦初开,他,是我心里的少年。

但是每当低着头,看见自己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就会觉得自己太过普通,普通到,觉得站在他的身旁,都是无比渺小的存在,但是这些想法,丝毫不影响我喜欢他的心思。

他,也是我藏在心里的秘密。

“冉冉,外头有人找,”同学小跑着过来告诉我,午间,我趴在课桌上,默默的偷瞄着他,对于我而言,这样小的事情,都是无比心动的。

“好,我知道了,”我一边应着,一边往教室外面走,想着中午,谁回来找我,看到那个男人出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我如坠冰窖,寒冷刺骨,短短的几步路,却走的无比艰难。

我收敛起眼神里的恨意,换成一副天真的脸庞,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开口说道,“你来干什么。”

男人嘿嘿的笑,“我来看看你,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搓着手,看着学校的环境,过往的同学不时的看向我们,我感到些许的不自在,拉着他走到了一边,我不动声色的拿纸巾擦了擦手,把脸转向一旁。

“冉冉,那天的事情,对不住啊,” 男人眼神流转,看不出是愧疚,还是别的神色,“那天,我,我喝多了,一时,没,没。”

他涨红了脸,终究没有说完,就被我打断了,“够了,”我感觉浑身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啃食着我的心脏,透着痛。还有丝丝的寒意。

“不是说好,不准再提那天的现事情吗?”

“我没有报警,不仅仅是因为我害怕丢人,也不是因为你是我爸爸的朋友,而是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好不容易才能忘了,过自己本该有的生活,但若你一直让我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别逼我。”

我的目光骤然冷冽。

冷静的站在他面前说出这番话,但握紧却依然颤抖的双手,说明了我此时的慌张,

“对不起,”他轻轻呢喃,“冉冉,我,我一直,把你当女儿看待的。”

呵,我突然的笑了,眼泪从眼角一滴滴划下来,不知是笑他说的话,还是笑此时站在他面前的自己。

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不再看他,转身奔向了宿舍,此时我的样子,没办法出现在喜欢的男孩面前,我无法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02

12岁那年,我经历了人生中的噩梦,如果那天晚上爸爸没有因为忙而把我托付给那个人,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喝醉酒的男人大概是没有理智的,而一个年仅12岁的少女,也是不懂得如何去反抗一个40岁的男人,或者说,如何能反抗的了呢。

如果喊有用,如果反抗有用,如果此时爸爸过来接她,或许,一切都会不同吧,然而都没有。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期身压上来,稚嫩的身体经不住摧残,几经晕死过去,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他在我身旁酣睡,那一瞬间,我想拿把刀,杀了他,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吧。

然而我没有,我只是抬起生痛的胳膊,费劲的穿好衣服,带着残破的身躯,离开了那个肮脏的地方,这个,会成为我一生噩梦的地方。

我把这件事情压在心底,不曾对任何人诉说,但每当黑夜降临,恐惧却如影随形,我时常想起那天的情景,醉酒的男人,和尖叫的少女,直到那个那个男人找到我,跟我保证,这件事情,他永远都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件在我看来无比肮脏的事情,却成为了我们之间,共同的秘密。

从此,爸爸,变成了我心里的结,看到他,我时常想起那天,如果不是他把我托付给那个人,他自认为信的过的人,又怎么会发生这这一切呢。

已经发生的事情无力改变,我却放不过自己,这是我唯一能够与之抗衡的方式。

我浑浑噩噩的走到教室的时候,已经上了半节课,台上的老师了我几眼,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让我去座位上坐好,旁边递过来一张纸条,你怎么了。

我看着这几个字,哭肿的双眼微微发涩,还是写了没事,递过去,若是平时,喜欢的少年一点点的关心,都能让我开心好久,但此时,我却丝毫没有这个心情。

我真的能够摆脱那个噩梦,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吗,如果不能呢,我的余生,又该怎么办,此时,我16岁,记忆,却停留在了12岁那年。

好不容易熬到下了晚自习,我看着外面漆黑的夜,却莫名的觉得害怕,我想起那天的夜,也如今晚这般黑,冉冉,下自习了,该走了,旁边的少年轻轻碰了碰我,我却如同触电般哆嗦了下,他有些尴尬的收回手。

“你能送我回宿舍吗?”我声音很轻,透着一股哀求的意味,他愣了愣,然后笑了,

“好”。

我听着他的脚步声在耳旁响起,莫名的觉得安心,“冉冉,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的,我们是朋友啊,不是吗?”

他摸摸头,说的有些别扭,我顿住脚步,“临沂,”我很少叫他的名字,他 “啊” 了一声,站住看向我,“怎么了。”

“如果,”我缴着双手,“如果,”“我不想和你当朋友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看他瞬间手足无措的模样和微红的脸庞,我想,他的心里,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是在乎我的呢。

“我喜欢你,我想当你的女朋友,”我眼神坚定,说完这句话,却觉得轻松了,他是我最后的自我救赎,我心里的第二个秘密,但我选择把它说出来,在黑夜彻底来临之前,最起码,要给自己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

“我,我,”我看着对面的他局促不安,挠挠头发,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我笑着看向他,

“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一个连未来都掌控不了的人,又怎么敢奢望爱情呢。

我在黑夜里走开,没有再看向他。

03

此后的几天,气氛总是有些微妙,我们虽然是同桌,坐在一起,但谁也没有开口和对方说话,我依然上课时常走神,直到无意中看见窗外的那双眼睛,我的心,轰然倒塌。

课间,我拉着他走到学校的操场一角,“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想看见你,你不知道吗?”我感觉到无比的压迫,仿佛下一秒,我就会崩溃。

“我,我来看看你,看看你好不好,”

我嗤笑一声,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凶狠的眼神,“怎么,毁了我,还不够吗,”“还想看着我,走向毁灭吗。”

“对不起,冉冉。”

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情绪,“别叫我的名字,我嫌恶心。”

我走了几步回过头,“如果让我知道,有第三个人知道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爸爸”,我冰冷的声音让他蓦然一抖,微颤了几下,顿住了身体。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我的后爸,我的妈妈,和爸爸离婚后,找的男人,我恍惚的想起那天晚上,他喝醉酒叫的那个名字,是我的母亲。

而一个12岁的女孩,也是毁在了这张有几分和母亲相似的脸庞上。

母亲和父亲离婚后嫁给他,却没想父亲会把我托付给母亲照顾,而那天,那个女人,又正好不在家。只能托付给这个男人,但其实我什么都知道,我知道父亲是因为要和别的女人幽会,不想让我打扰,才想把我送到他家。

原来,千疮百孔,却还想着过正常人的生活啊,

我努力和父亲维持着表面的关系,因为我到底知道,他还是爱我的,在他戳破之前,我会装作不知,这,便是我心底的第三个秘密。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我看似有家,但其实没有家,看似是再普通平凡不过的少女,但其实内心早已千疮百孔,看似没心没肺,其实,那是我最后的伪装。

我每时每刻都在担惊受怕,害怕自己的秘密被戳破,暴露于阳光之下,蒸发成泡沫。

那晚的话题没有再继续,我和临沂,仿佛心照不宣,只是他偶尔看似无意瞟过来的眼光,成了我心里唯一的慰藉。

我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男人,一个月后,我从父亲那里,得知了他的死讯,听说他死于车祸,我没有意料之中的狂喜,也没有突然解脱般的轻松,只是木然的扒着嘴里的饭菜,却丝毫没有味道。

“听说他临时前,一直喃喃的说着对不起,”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让他临死前,都如此放不下,父亲叹了口气,我顿住,咽下嘴里的饭菜,无言,但心里还是有什么被戳破了般,生疼。

我心底里最不为人知的秘密,从此,就真的变成我一个人的秘密了。

我将带着这个秘密,过完自己的余生,直到,可以彻底遗忘的那一天。

父亲收回目光,带着丝小心翼翼的试探,不安的挫着手,“冉冉,我,给你找个母亲,怎么样,”我停下吞咽的动作,笑着望向父亲,“只要你喜欢就好,”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放心,不管我结不结婚,在我心里,你都是最重要的,”,父亲突然放松了神情,笑着给我夹菜。我看着窗外,小鸟扑腾着翅膀飞向天空,透着自由的色彩。

04

依然是漆黑的夜,只是心境已经有所不同,临沂走在身旁,突然的拉住我的手,“冉冉,”

我顿住,他深呼吸了口气,顿了顿说,“那天你说的话,我当真了,我,我喜欢你,”我看着他涨红的脸色,荒芜的心里,有什么在破土而出,生出萌芽,我笑了,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笑的像个16岁的少女。

你,你别笑,我,我说真的,不是开玩笑,“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可以有自己的秘密,可以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有不告诉我的事,但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可以有自己的秘密。”

我只听见了这一句,若不是经历太多,此时,我应该会无比感动吧,但眼前的少年,是我爱的人,这点不可否认,人生那么长,我无法确定我的将来,但是现在,我想和他在一起,就是全部。

我抱住他,感受着他身上的体温,放缓自己的心跳,沉声说,“好。”

这是我这几年以来,感觉最安心的一个夜晚。

05

我去了他的墓前,照片上,男人依稀有着少年时的光影,我说不出话来,天空淅沥沥的下着雨,但雨后,总会天晴,而我,也唯有彻底遗忘过去,才能开始崭新的人生。

“我原谅你了,唯有原谅你,才能放过自己。”

我转身离开,没有回头,不远处,我喜欢的少年,正在姗姗向我走来。

天,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