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为本命,可为良人否

2017-12-12 字号:

摘要: 三年前,她回他:既为本命,岂为良人。 三年后,他回她:既为本命,岂非良人。 -1- 2014年九月初,宋清澜丢下生活中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个人跑去了上海,并没有特意想去见谁,只是忽然想去一个谁也不认识谁的地方的时候,恰好在一个人的直播音乐会上听到了这个地名...

三年前,她回他:既为本命,岂为良人。

三年后,他回她:既为本命,岂非良人。

-1-

2014年九月初,宋清澜丢下生活中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个人跑去了上海,并没有特意想去见谁,只是忽然想去一个谁也不认识谁的地方的时候,恰好在一个人的直播音乐会上听到了这个地名,所以突发奇想就决定了这个目的地。

到了上海的第二天,想起之前朋友推荐过的地方,特意挑了个离住处比较近的地方,遂起意去了豫园。在去的路上,宋清澜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这个豫园,发现真的挺符合自己对江南园林的想象,立马来了兴趣。大约逛了两个小时左右,觉得差不多了,才从里面出来。

出来已是中午十二点半,站在路口正想着要去哪儿的时候,忽然从背后出现一个大约一米八的男生站在她面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你好,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个忙。”

宋清澜简单地打量了一下他,一件白T加牛仔裤,是正常人的装扮,心里考量了一番才回道:“什么事?”

只见那男生用手指了指她背后,宋清澜半扭着身子顺着他的指向看去,是一个身穿正装的高个儿外国人,他正好对上了宋清澜的视线,随即回了一个微笑,宋清澜在疑惑地同时,也礼貌性地回了一个微笑。然后转过头问那个男生:“他怎么了?”

那男生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片一边解释道:“是这样的,你能帮我把这张纸上的话用英语告诉他吗?”

宋清澜并没有接过那张纸片,只听是要用英语说,立马回绝:“不好意思,我英语不好,帮不了你。”

那男生看见宋清澜直接拒绝,再次真诚地请求:“不是,你就简单地把这个意思表达给他就行,不用特别准确。”宋清澜还想拒绝,只是还没等她把拒绝的话说出口,那个男生又补充道:“你的程度肯定要比我好,我照着读也读不出来,一看你就是特别有文化的人,就帮我这个忙呗。”

宋清澜看着那个男生一眨一眨的眼睛,她才意识到,这个家伙是在给自己卖萌,明明他比自己大好吧。还有她最受不了这种眼睛特别好看的人装可怜的样子,心里立马做出妥协,最后无奈道:“我可以试试,但是说错了你不能怪我。”

这才拿过男生手里的纸条看了看,按照纸条上说的,大概就是让这个外国大叔去一个没听过的大酒店去开个会。可是这个会议的英文是“meeting”还是用高级一点的词汇“conference”,还有这个酒店名字和后面这些事情该怎么表达他才能听得懂呢。宋清澜现在有点儿后悔当初在学校没有好好练口语了,要不然这会儿也不会硬着头皮帮别人忙了。

不过答应了人家要帮忙,自然要守信,只能走到那外国大叔面前没有底气地说:“Hello,my English is poor, so I hope you can…can…”说到一半,宋清澜突然想不出来这个“包容”的英文该怎么说了,这下惨了,她不由自主地看着站在她旁边的男生,然后问道:“包容的英文怎么说?”

那男生挠了挠头,笑着说:“我不知道。”

宋清澜其实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要不是这会儿是在大街上,她早就想给自己翻个白眼了,只能再次说:“My English is poor,so I hope you can forgive me.He ask me to tell you something.You need to have a …meeting at … hotel…

好不容易结结巴巴说完了一大段话,宋清澜尴尬得脸都憋红了,当她抬头确认那个外国大叔是不是听懂的时候,外国大叔再次对她笑了笑,然后语速很慢地夸奖道:“You’re brilliant.I can see.Where am I going?

宋清澜听到外国大叔的夸奖也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他在问自己他要去哪儿,她很确定这个酒店名字没办法让他理解,只能另想办法,然后对那个男生说:“你打个车送他过去吧,这个地方我没办法告诉他,其它的我已经给他说了。”

那男生听到宋清澜这么说,很高兴地表达了感谢,之后让宋清澜等她一分钟。在街边拦了辆车,送走了外国大叔后,又拐了个方向,然后不见了人影。不一会儿再次出现,只是这次手里拿了个浅绿色的冰淇淋,他走到宋清澜面前递给她,然后热情地说:“今天很感谢你,请你吃冰淇淋。”

宋清澜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么温和的声音似乎在那儿听过,但是又记不起来,便也作罢,接过他递过来的冰淇淋,之后两人便说了再见。

-2-

傍晚时分,街上大多数灯已经亮了起来,有了点那种夜上海的意思。宋清澜选了条临江的街道走着,路边时不时会出现酒吧,还有酒吧里乐器演奏的声音,各种摇滚流行歌,听过的没听过的都充斥在耳边,唯独有一家酒馆里传出的声音很独特,随着脚步的趋近,声音也慢慢大了起来,是自己之前特别喜欢听的一首古风歌:“折千朵红莲,换得南珠与金线,饰我嫁衣之上针针缀连……

等那首歌结束,宋清澜才发现已在这家酒馆门口驻留了半分钟,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突然又响起了另外一首歌,正是那个自己喜欢了好多年的网络歌手,也就是本命翻唱的一首古风歌,这才放弃犹豫,抬脚走了进去。

酒馆东侧是吧台,靠西侧是一个小舞台,上面有人正在演唱。宋清澜随便点了杯喝的,然后找了一个比较靠近舞台的桌子坐了下来,认真地欣赏着那个主唱唱的歌。真得很不错,和本命唱得很相似,不过他还是差点儿,声音没有本命那么清澈和穿透力,宋清澜心里评价着。

待到一曲终结,宋清澜傻愣愣地鼓起了掌,掌声在这个人很少的酒馆里显得是那么突兀,也正是这份突兀让戴着黑色鸭舌帽的主唱现出了脸,一瞬间的对视,不得不让宋清澜感慨“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因为这个人就是之前让她帮忙的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当然也看到了宋清澜,站在台上对着她笑了笑,然后转身好像对后面的人说了些什么,之后跳下了舞台,朝着宋清澜这边走了过来。

坐在宋清澜对面的男生貌似兴致很好,开玩笑地说道:“又见到你了啊,咱俩今天真的是太有缘分了。”

宋清澜万分同意地点了点头,喝了口手边的饮料,然后沉默。

“你好,我叫季嘉聿。”宋清澜倒没想到他会直接自我介绍,听到他的名字的那一瞬间也是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季嘉聿看着眼前的姑娘疑惑的眼神,好心解释道:“既然第二次见面了,认识一下吧。”

宋清澜点了点头,然后告诉了季嘉聿自己的名字。只是没想到季嘉聿会追问哪个qing、哪个lan的问题,只能老老实实地给他解释道:“清水的清,波澜的澜”。

季嘉聿听了宋清澜的解释开玩笑道:“你命中缺水吗?怎么都和水有关。”

宋清澜对于这个问题倒没有想过,毕竟名字是父母起的,便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许吧。”

季嘉聿跳过了这个问题,直接说:“把你的手摊开,放桌上。”

宋清澜照做了,然后就看到季嘉聿伸出右手食指在宋清澜掌心一笔一画地写着“季嘉聿”这三个大字。手心里痒痒的,宋清澜有点儿想躲,只是刚躲开一点,季嘉聿就用左手固定住了她的手腕,写完之后才放开了她的手。

宋清澜这才意识到刚才两人之间的暧昧,随即眼神闪烁掩饰地说道:“原来是这两个字啊,我还以为是其它的呢。”

季嘉聿松开宋清澜的手之后便坐在对面笑着看着她的反应,不想令她为难,索性转移了话题:“那怎么来这里了?”

宋清澜很自然地接道:“我在外面逛了逛,听到里面在唱我喜欢的歌,就进来了。”

季嘉聿听了解释点头再问道:“你喜欢刚才唱的那种类型的歌?”

说到了熟悉的话题,宋清澜慢慢放下戒备心,很开心地说:“对啊,特别喜欢那种古风类型的,或者中国风的。”

“那我刚才唱的歌你喜欢吗?”

“很喜欢啊,不过还是更喜欢我本命唱的。本命你懂吗,这个好像是混圈的人才懂的词,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替你解释解释,本命就是如果你特别特别喜欢那个歌手或者漫画家,就可以叫做本命……”

“你特别喜欢你的本命吗?”

“对啊,他的声音特别好听,唱的歌更好听,基本上每首歌我都听过,还有他配音的广播剧,还有他的为人。”

“你怎么知道他的为人?”

“他的粉丝都知道啊,之前看见粉丝们留言都看哭了,他鼓励了好多好多人,但是自己为人却很低调,虽然没见过他,但是很喜欢很喜欢他。”

……

季嘉聿和宋清澜在这种一问一答的模式中慢慢熟络了起来,从古风圈说到个人喜好,再从个人喜好说到了生活。后知后觉两人才发现,彼此之间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宋清澜还发现,对于自己的本命,季嘉聿好像知道的东西比自己还要多,这让她很不服气,不过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