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妖

2017-12-14 字号:

摘要: 妖精她姐经常在妖精耳边絮叨,世间男人全是浪荡子,每一个好的。 妖精懵懂着眼,说道,我不信,这人世间男人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没有一个真心的? 她姐呵呵笑了两声,带她来到山下,用手指了个单身男人给她,挑眉道,不信,你试试看。 1. 妖精名字就叫妖精,她姐名字叫阿她...

妖精她姐经常在妖精耳边絮叨,世间男人全是浪荡子,每一个好的。

妖精懵懂着眼,说道,我不信,这人世间男人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没有一个真心的?

她姐呵呵笑了两声,带她来到山下,用手指了个单身男人给她,挑眉道,不信,你试试看。

1.

妖精名字就叫妖精,她姐名字叫阿她,二人是山中的野妖怪,拾得日月精华,可化作人形。两人最喜围着山上到处乱飞,你追我打,日子过得乐趣十足。

人间轮回,山上的树叶掉了一阵又一阵,阿她跟妖精在山上已经待了几千年。

有一天,阿她下了了人间,流着泪回来。山上足足下了两个月的雨。从那以后,阿她再没出过山。

这么多年,从来没什么新鲜玩意,妖精对于男人兴致颇高。人间之事浸淫不少,她计上心头,装作受伤的十六岁少女,扑通一声掉到了男人的门口。

门口写着男人的名字,李尔。

她大声敲门,试图叫醒房间中沉睡的男人,外面天色阴冷,夜色还未从这座村庄中撤去,所有人在黑暗中安然入睡。

妖精下了狠劲敲那个门,李尔正睡得香,听见敲门声,急急忙忙往外面跑。打开门,面前是个腿上摔伤的女孩子。

意识立即清明。妖精被冻得几乎没了知觉,隐隐约约察觉到有人抱她进了温暖的房间。

李尔熬了一碗姜汤,送到妖精嘴边服下,妖精很快恢复知觉。

睁开眼睛,环顾四周,是个收拾十分整洁干净的屋子,白漆刷的墙反着清晨的阳光,平添一抹亮色。屋内简单的摆设了几张木质桌椅,上面放着一个破了口的白瓷碗。

妖精从寒冷中暖过身子来,正欲问些什么,面前的男人突然从床上抱起她来,用粗嘎的嗓音说:“姑娘,我送你去医院。”

妖精以为男人立马要干些什么时,没成想,男人竟然是送她去医院。

她愣了愣,猛地一下子笑出声。

这个男人,倒是跟阿她说的大不相同。

阿她曾经跟她说过,男人但凡见到美貌,没有不动心的。

她们妖精山间生活千年,想要任何人的脸都可以。当下她的这张脸,是那个世界上最妖媚的狐狸精妲己的。一颦一笑间,皆是风情。

可这个男人,跟个木头似的。

妖精被李尔背到医院以后,医生很快处理好了妖精腿上的伤口。上了年纪的医生看到李尔如此心焦气急,开了个玩笑道:“小伙子,这是女朋友?”

李尔摇摇头,气喘吁吁说道:“不···不是的,是昨天晚上倒在我家门口的女孩子。”

老医生笑得开怀,一边收拾台面上的手术器械,一边说道:“还说不是女朋友,陌生人那里有你这么着急的。”

李尔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妖精全程笑眯眯的盯着他俩,心里面乐开了花,回头,老医生还不往调侃几句:“小伙子,找了个漂亮的姑娘做老婆啊。”

李尔推着妖精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从前我妈妈也是这样子,腿受伤了,但是家里面没钱治病,人就没了。看到你这副模样,我不能我给你治。”

妖精正开心的把玩着手中的物品,听到李尔这么一说,心中猛地涌过一股歉意。她不想欺骗这个男人了。

想起阿她让她第二天上午回去的事情,随便编排了个理由说:“嘿,谢谢你啊,我家人应该在旅馆等我,我昨天跟他们吵架,所以离家出走了,没想到路上被一块石头刮伤了腿,没力气走路。现在我得回家去了,谢谢你啊。”

李二弯了眼睛,回道:“用不用我送你回家?我今天没有工作。”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走的。”妖精摆摆手,消失在医院街角,李尔不放心跟上去,看见一辆出租车面朝着她驶过来,救过的那个女孩子朝他露出一个大笑脸。

李尔向她招了招手,注意安全。

妖精化作了原身回到山间,阿她正坐在石板上出生。去了下边的葡萄架那里,摘了些葡萄,洗了拿碗盛过去,坐在了阿她的身边。

阿她看见妖精端着一盘葡萄过来了,挪了个位置让她坐下,问:“男人怎么样。”

妖精咧了嘴角,笑嘻嘻说道:“男人没你想的那么不堪,这个李尔人很好呢,我喜欢他。”

妖精把人间发生的事情如数告知,阿她哼了一声:“男人没你想的那么好,不信你就再试试看。”说完,用手剥了葡萄的皮,丢进嘴里。

还没吃完,可劲儿的往外跑。在溪水边漱了好几口水。

“想死是不是?”阿她指着在一旁笑的直不起腰的妖精疏说道。

妖精回道:“不想死,每回你都被骗了,也对,谁叫你懒。”

阿她被齁得直不起腰,刚刚的葡萄太酸。

脑子闪过喜欢二字,嘲讽之意涌上来,不信是吗?

“那你就再试试看啊,我们来打个赌,看三次之后男人会不会上钩,如果你赢了,我从此不再管你,随便你去哪里,我都不再管。”

这消息一出,妖精想到又可以见到李尔了,心下更是开心,随即开口应承下来。

她们妖精,灵魂生生世世囿于山上,除非真的能够得到族中某些人的真正祝福,不然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深山。

2.妖精这回化作了一个美貌的年轻少妇,拿的是古代四大美人,西施的脸,我见犹怜,任何一张美人的脸放到李尔这个年代都不会过时,妖精这回兴致更浓了。

在这回开始动手之前,妖精已经调查清楚李尔所有的情况,三十年光棍的独身男人,长着一张五官极为漂亮的脸,美人给他介绍了多少好姑娘,统统以不结婚为理由拒之门外。

凝视着李尔,妖精反倒庆幸,幸好没结婚。

不然这不解风情,跟根木头似的男人去哪里找。

李尔生活的地方虽是现代,也不是个经济特别发达的地方。

胜在环境清幽,山野间全是一片森林,葱葱茏茏,生意盎然,李尔居住的地方有座山,每天会上山打柴。

妖精乘势从路边的一块石头钻出来,装作十分焦急的模样,四处奔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里?”

李二听见女人呼喊的声音,连忙回头看是谁。

回头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在路边呼喊,仔细一听,似乎是个小孩子不见了?

连忙丢下放在肩膀上的斧头,上前察看情况。

妖精勾了勾嘴角,上钩了。写得好的

装作更加焦急的模样,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喊得更加大声:“我的孩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

看见李二来了,上前抓住的手,焦急说道:“请问你有没有一个男孩,大概这么高?”

妖精比了个到大腿的位置,眼泪流的更凶,:“他不听话,我打了他一巴掌,这皮孩子一下子突然就跑出去了,找了一个上午也看不见人,把我急死了。”

妖精泪流满面的样子刺激了他,李尔放下柴刀,安慰她道:“夫人你别着急,我马上去帮你找。”

妖精暗自玩了弯嘴角。

妖精戏份足,眼泪说掉就掉,泪眼婆娑的看着李尔哭泣道:“我的孩子还是没有找到吗?”

李尔摇摇头,表示没有。妖精哭得更凶,两只手捶打路边的石头,一边锤一边喊:“我的孩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妈妈担心你!”

李尔突然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没有见过女人哭,只好拿着衣袖给女人擦干净泪水,再一次说道:“妇人,你别着急,我帮你继续找。”

天已经黑了,路边已经完全看不清人影。

“我回家拿个手电筒,这路边看不清人,你在这里等等。”李尔说。

听到回家儿子,妖精笑了,暗自思忖着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试一试男人。

见到男人脱下身上的外套,温柔说道:“天冷,小心着凉,你在这里等着,我家就在不远处。”

妖精傻了眼,外套的温度透过衣物传过来,妖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李尔很快回来了,手里拿着手电筒,径直就上了山。

妖精不忍心再玩弄李尔了,变了路边成精的花朵做孩子,微笑道,帮个忙。

在梦中沉睡的花朵看到妖精惊艳的面容,不由得也羞红了脸,连忙点头答应。

李尔从山上转了一圈回来,仍然没有看见孩子的踪影。妖精吩咐花朵在路边等着,李尔看见孩子蹲在路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算找到他了。

牵着孩子的手回到妖精身边,花朵哭哭啼啼的往妖精怀里钻,样子装的十分像。

李尔突然大了嗓子,:“你知不知道你妈妈有多担心你!你怎么这么不听话。知不知道你妈妈找你找了一天!”

这一嗓子吼得妖精跟花朵都愣住了。

李尔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摆手打算要回家,妖精扯过旁边的树叶,变作了一把厚厚的钱递给李尔,李尔推了她的手,说了声:“不用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没解释为何失态的问题,把手电筒递给妖精,让她早点回家。

妖精抱着花朵,久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刚刚他碰到他的手,抱着好奇心窥探了他的记忆,

七岁的李尔在路边哭着找妈妈,但是他妈妈再也没有回来过。从天亮哭到天黑,他妈妈自从那个夜晚过后,再也没有回来。

忽然间,妖精十分心疼李尔

告别花朵,飞回了山间中,阿她正躺在云做的躺椅上沉睡,她轻轻伏在阿她的耳边说道:“阿她,我想我是喜欢上李尔了。”

梦中的阿她说着梦话,别走,别走,伸手往空中抓东西,抓住的是一片虚无。

睁开眼睛迎上妖精的笑脸,她问妖精,你说什么?

妖精笑得灿烂,摇摇头,没什么,从背后掏出从人间摘的葡萄,在阿她面前晃了晃:“吃不吃,人间带回来的。”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阿她扯开一个勉强的微笑,摆摆手。

妖精最终瞒着阿她下了山,山上一日,人间一年。

3.她有个心愿,希望跟李尔在一起。

妖精是个说干就干的实干派,化作人形,变作原来的模样,找到当初给李尔说媒的媒人,说要嫁给他。

美人自然眉开眼笑,挑了个好日子,欢喜的介绍两人见面了。

李尔看着妖精一双杏眼,不由得动了心,高高兴兴的媒人说:“嬷嬷,这门亲事我应承下来了。”

媒人拍着板说好嘞,择个好日子就把婚礼给办了唉,一定给你们办得热热闹闹的,生活幸福美满。

李尔望着妖精红了脸,妖精盈盈一笑,眼睛潋滟着光,迷了李尔的眼,看到他他第一眼,他便确定就是她了。

妖精抬起头盯住他,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地问:“以后,你就是我相公了?”

李尔点点头,问她:“你有名字吗?”

妖精摇摇头,行于世间的妖,怎会有名。

“我给你取个名,叫小幺可好?”李二勾了勾嘴角。

妖精跟李尔在村子便办了个热闹的婚礼,从那以后,两人便在李尔的家中住下来。

两人的日子过得还算安宁。

某天早晨。妖精笑嘻嘻得扯过李尔的手,指着门前的一棵竹子问:“李尔,你看你看,这虫子真可爱。”

李尔从内室探出来,指着那虫子说开玩笑道:“这是毛毛虫,专门来咬你的。”

妖精吓得连忙往它怀里躲,妖精抬起头问他:“李尔,你喜欢我不?”

李尔双手揽住她,抱的死紧,在她耳边悄声道:“喜欢啊,怎么不喜欢,最喜欢了。

妖精望着远方出了神,也许从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她便喜欢上了她,不然,怎么会心甘情愿化作人形,嫁给他,还给她生个孩子呢?她们妖精,一生居无定所,在这山上,人间游荡,看上心仪的男子便嫁了,运气好的幸福美满一生,等着另一方离去了,又继续寻找下一个。她姐一生,找的尽是些薄情寡性的男子,满腔真心,最后落得个你给我滚的结局。

妖精从来都搞不懂,为什么阿她会对于男人那么的嫉恨。她跟李尔,不是现在也很生活的很幸福吗?

想到这里,妖精想到她来到人间已经两年,也不知道阿她在山间过得怎么样了,会不会寂寞,会不会想她,会不会再看到她这样子的场面之后勃然大怒。

她不敢再想,钻进李尔的怀里,拼命汲取温暖。她问李尔,“李尔,你以后会抛弃我吗?”

李尔悄叹一声,轻点她的额头。

“我永远也不会抛弃你。”

没过些日子,妖精怀孕了,两人心中乐开了花。

李尔把妖精搂在怀里说道:“你说这是个儿子还是女儿?”妖精嗔怪,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是儿子是女儿还不知道呢,还是说,你喜欢儿子?”

李尔大声笑起来,狠狠的亲了妖精一口。

“是儿子是女儿我都爱,反正都是你生的。”

正当两人浓情蜜意之时,阿她却忽地出现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两人你侬我侬的场面刺痛了阿她的眼。

一觉从虚无中醒来,却发现身边的妖精不见踪影,发觉到自己已经睡了两三天之时,阿她才意识到问题,她被下迷药了。

四处去找,才发现妖精去了人间,找了当初的那个男人。

心中血气翻涌,阿她怒喊了几声:“妖精,马上跟我回去。”

滔天的怒意冲过来,震得李尔跟妖精连连退后了好几步,看到李尔跟妖精两人手牵着手的场景刺激地阿她心中怒火更甚,她化作了人形,一步步朝着李尔跟妖精的房子里面去。

李尔害怕身边的妖精受伤害,让妖精赶快进屋,他来应付这个突如其来,闯进他家的怪物。

可是阿她怎么会让他成功,一把抓过妖精过来,威胁李尔道:“好啊,你敢引诱山间妖精啊,看我敢不敢杀你?”

妖精急忙抱着阿她的肩膀,哭泣道:“阿她,住···住手,我是真的喜欢他。别动手。不要。”

阿她看妖精,软了语气,说道:“世间男人一个个都是浪荡子,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谁敢保证,他一生只会爱你一人?”

可妖精说:“他说过最喜欢我了。”

“而且我们生活很幸福,我们很快还会有一个孩子。”

阿她被妖精的话惊呆了,怒意突然间无处发泄,睁大了眼,孩子,竟然有了孩子吗?

妖精跪在地上求阿她给她跟李尔一个机会,拼命磕头。夜色凉,阴风阵阵,很快妖精就体力不支倒在地上,李尔被阿她束缚着手脚,动弹不得。拼命挣扎,身上的绳子越绑越紧,看到妖精倒在地上,心疼的不得了。

使出浑身的劲儿挣脱了绳子,差一点就能够到妖精的手时,阿她一把搙过妖精的身子,扯了路边的竹叶化作厚厚的外衣。

俯视着李尔:“如果你想要找回妖精,那么你就去山间找我。”

说完便消失在他面前,连一点讯息也没给他留下。

李尔大声哀嚎起来,小幺,你在哪里?身边的一草一木无不为之动容。

身形憔悴,满脸倦容的年轻男子逢人便问:“你有没有见过住在山间的妖精带着一个20岁的女孩?”人们都以为他疯了,他嘴里面永远只重复一句话。

“你有没有进过山间,看到两个年轻女子,其中一个怀着孕?”

李尔如孤魂野鬼般游荡着,小幺是妖精,他知道,从始至终一直知道。

我不在乎你是人是妖,只要你能回来,我把这条命给你我也愿意。

4.妖精跟阿她回了山间,妖精整日以泪洗面,阿她什么法子都没有,只好整日整日待在山顶上,终日无所事事。妖精的肚子逐渐大起来,却吃不进任何一点东西,整个人形销骨立。连平素里最爱的葡萄园再未曾踏足,有朝一日在竹林中游荡,一本画册掉下来,砸在她脑袋上。

好奇的打开来看,里面是她熟悉的人跟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她起来兴致,打开画册仔细看了起来,看完全部,她才知道阿她为何在知道他与人相恋时为何会那么发怒。

十年前的这座山上,年轻的男子爱上了唱着歌的妖精,两人相知相恋,最后准备结婚。最后妖精忍不住告知男人自己是妖精的事实,没成想,男人一个转身,迅速离开。

回头只留下一句:“山间野妖,还想跟人类结婚生子,真是晦气。”

妖精独自垂泪到天明,男人再也没出现过。

这妖精,就是阿她。

她们妖精,一生居无定所,在这山上,人间游荡,极少机会碰到合心意的伴侣,大多数孤魂野鬼的度过一辈子。而阿她,好不容易碰见了人,却遇见了个薄情寡性的男子,满腔真心错付,落得个谁也不是的结局。

她的李尔,会不是也是这样子。

妖精捂住眼睛,不敢再看。把画册收进柜子里,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4.媒人最终看不过去李尔整日游魂的样子,便叫了他过来说道:“老祖宗说啊,往最北边走,是极北之地,老人家我不确定说的对,你去看看,把老婆跟孩子都还回来。”

李尔应了一声,宽大的衣服盖在竹竿般的骨架上面,瘦成了鬼。他嘴里念得最多的一句话依旧是:“你有没有见过怀着孕的年轻女子?”

听到媒人这话,抱着最后一丝必死的决心,出发去了北方。

一路颠簸,舟车劳顿,看见路边流离失所的母子,掏出包里几片饼干,递给她们,祈祷那抓走他的妖精能够对他的小幺好一点。

终于看见了一片茂盛的竹林,心中忽然有股强烈的预感,李尔兴奋起来,李尔大声喊了几声:“小幺,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

山林中回声阵阵,没有任何人应答。

李尔大了胆子,喊得更大声。

“小幺,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来找你了!”

阿她睡得浅,听见了人声,探出头来看,看到是李尔不由得也吃了一惊。正欲离开,李尔似乎发现了他的身影,匆匆跑过来,拦在她面前,诉求道:“可以把小幺还给我吗?”

阿她不打算理睬李尔,李尔抓了她的腿,压着嗓子哀求:“你让我见她一面可以吗?”

男人仙风道骨,骨瘦如柴的样子刺弯了她的眼,她甩开李尔质问:“你凭什么见她?”

李尔弯下身,说话声音极轻却带着无尽的力量,镇住了阿她。

“我喜欢她,她是我的妻子,为什么不能带她回家呢?”

以往被遗弃之事涌上心头,阿她心头一窒。扬了手,说道:“留在这吧。”

李尔喜极而泣。心中满满的都是妖精的身影,我的小幺,你终于要回来了吗?我终于能见到了你吗?

在内室沉睡的妖精睡梦中似乎迷迷糊糊听到了李尔的声音,看见阿她进来,便问:“有谁来到这里了吗?”

阿她勾了勾嘴角,翘起二郎腿,说道:“那个男人上来了,没想到他还真有胆量找上门来啊?”

妖精急红了眼,急忙冲出去想去找梨儿,一下被阿她拦住,转身迎上阿她瑞利的目光。

“他说他喜欢你啊,好啊,那就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啊?”望着妖精七个月大的肚子,阿她说道。

妖精站立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画册的结局涌入脑海,她不敢多想。

而李尔,则是做了一件更加极端的事情,他跪在阿她经过的路边上,一个劲儿的朝着上方磕头。

神啊,如果你能够听到我的呼喊,请把我的小幺还给我。

请把她还给我。

一个头一个头磕着,脑袋下的石板见了血,开了花。

阿她将李尔的所作所为全部放在眼里,最终忍不住,出门见了李尔。

男人已经昏死过去,梦中念念有词,“求你,把我的小幺还给我,”,双手使劲在空中挥舞,抓住的只有空气。

他躺在青石板上,凉意冻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阿她严肃的脸。

他对他说:“既然。你想要妖精,不如我们就来赌一赌怎么样?”

李尔呆了眼,无奈应承下来。

李尔来到了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地方,一片竹林造的内室,藏在山间深处,难怪找遍整座山上也找不到。阿她推开门,妖精正坐在凳子上盯着远方出神

李尔心尖一痛。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小幺?”望着远方出神的小幺以为听见了幻觉,没有回头看。直到李尔再喊了一声:“小幺,我来找你了。”

妖精这才回头看,看见形销骨立的李尔,眼泪立马掉下来,啪嗒打在地上。

扑进李尔怀里,几个突出的肋骨咯得妖精身子疼。

她问:“是你吗?是你来找我了吗?”

李尔眼泪滴进妖精衣服里面,滚烫滚烫。

他点点头:“嗯,我来找你了,我来找你了。”

妖精跟李尔团聚的场面最终让阿她有所动容,让她怀疑是不是从始至终,就是她错了。

她摇摇头,晃晃脑袋,事情不到最后的结局,谁也无法决定剧情的走向。

谁能说,到最后,他选择的一定会是你?

阿她朝李尔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动手。

怀间温暖的身体让他舍不得放手。他亲了亲妖精的耳朵,对她说道:“小幺,我们两个从此以后会生活的很幸福对不对?”

妖精以为阿她放过了李尔,开心的说道:“当然啊,我们肯定会很幸福,我们还要生一窝的孩子。”

李尔点点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放开她。

冲他笑道:“嗯嗯嗯嗯,两男两女你说好不好。”

妖精拼命的点头,“我们还会有一辈子”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眨个眼的瞬间,李尔忽地从背后掏出一把刀子捅进自己的心脏。

明晃晃的白刀子,硬生生捅进了妖精的心。

她大声喊:“李尔!”

身子显怀,动作笨拙不少,她一把抱住李尔,猛地呼喊起来:“李尔,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

李尔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不这样做,你怎么能继续活下去?”

他跟阿她下了个赌约,赌约内容是:“她跟孩子,你只能带走一个,要么你在这里等着妖精生下孩子,你把孩子带走,我不拦着。要么你用这把刀直接杀了你孩子,不然,你永远也带不走她。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待在这里。”

李尔挤出一个笑容,我看见她在,看见她安好就好了。

李尔眼睛盯着妖精的眼睛,笑着说:“别哭了,真难看,跟只土狗似的。”

他身上的血越流越多,染红了两人身上的衣裳,妖精擦干眼泪,默默拿起旁边的尖石头攥在手心,说道:“别怕,我来陪你。”

李尔摸着她的脸,把她手中藏着的石头拿出来,说了声:“别傻,听我说。”

妖精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点头。

“我只要看见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其他的,我别无所求。

阿她把一切尽收眼底,当初的那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从始至终,是她错了。

她不幸,碰上了不良人。却以为整个世间的男子都罪该万死,到最后,也许还会残害一条无辜的生命。

顾不得其他,阿她直接闯进了李尔跟妖精在的地方。

李尔已经闭上眼睛,妖精抱着李尔的尸体眼泪一滴滴的掉在地上,整个房间血色弥漫,一片仓皇。

妖精望着阿她的身影,质问他:“你满意了吗?这下子你满意了吗?”

阿她抱住妖精的身体,抱得死紧。说不出一句重话。

“从头到尾,是我不对。原谅我。”

说完,阿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起来,妖精放下李尔冰凉的身子,被阿她吓到了。

猛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妖精试图抓住阿她的身子,手中全是碎片,她问:“阿她,你干什么?”妖精泪眼婆娑。

阿她弯了嘴角,回她一句:“我还给你,把完整的一个家还给你。”

妖精忽然想到,她们妖精有使人复活的能力,代价就是消亡于世间,再无踪迹。

她问:“为什么,为什么?”

阿她笑的更开心了,告诉她:“这人世间,我也待得厌烦了。爱过,恨过,释怀过,便也没什么期待的了。”

语毕,阿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面前,让妖精说不出一句话。

阿她从小一直保护她来着,两人一起长大,然后她出去了,失落的回来了。然后她们又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后来她爱上了一个男人,跟她反目成仇,暗自下山。然后被抓回来,两人再也亲密不起来。

好不容易见到李尔,李尔突然死了,然后阿她也不见了。

一切,是不是又是她的错。

5.李尔悠悠转醒,看到哭泣的妖精,妖精看见李二醒了,猛地扑进她的怀里:“李尔,阿她她走了,她走了,她走了。”

妖精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李尔意外发现自己恢复了原先身强体壮的模样,他拉起妖精。

朦胧中听到阿她对他说:“我把一切都还给你,希望你好好的对待妖精。她也许会为我的突然离去而难过,但是这一切,不是她的错。错得是命运。你在她耳边念个咒,喊一声阿她不见了。从此,世间上便再也没了阿她这人。”

李尔轻轻喊了一声,“阿她不见了。”

妖精昏睡过去,李尔环顾周围,狼藉满地,一片破败之相。把小幺放在内室的床上,拿了扫把,扫起了屋子。

桃花纷纷扬扬落下,一片艳丽之色。

一阵清风拂过,吹起树叶的裙摆,山间有鬼怪,人间有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