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金矿引发的命案

2017-12-20 字号:

摘要: 我有个姐夫,叫胡来,真是对得起他的名字,简直是胡乱来,胡作非为。也不知姐姐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一个混球。 他1米8的个头,身材颀长,浓眉大眼,脸长的挺白净,模样倒是一表人才,放在今天那也是小鲜肉一枚。 我估计姐姐是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当初哭着闹着,甚...

我有个姐夫,叫胡来,真是对得起他的名字,简直是胡乱来,胡作非为。也不知姐姐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一个混球。

他1米8的个头,身材颀长,浓眉大眼,脸长的挺白净,模样倒是一表人才,放在今天那也是小鲜肉一枚。

我估计姐姐是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当初哭着闹着,甚至是不惜和家里人断绝关系,非要嫁给他。没办法,爹娘只能依了她。

婚后,两个人生活的很甜蜜,小两口亲亲我我,日子过得也不错。可是,时间长了,姐夫就厌恶了这种平淡无味,白开水般的生活,开始寻思着怎么样才能一夜暴富,发一笔横财。

“胡来同志,你小子是叫花子睡土地庙,竟做些是白日梦!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就算有,也轮不到你!”一个满脸麻子,肥头大耳的胖子调侃道。

“王麻子,我看你是狗眼看人低吧!胡来同志,一表人才,说不定那天时来运转,飞来一笔横财,你我兄弟都不跟着吃香的,喝辣的!”一个身材干瘦,只有一只眼睛的低个男子,不赞同的说道。

“嗯,一只眼,你可算说句人话了!胡来同志从面相上看,就是富贵相,只是时候未到!不过,最近我听说,村里的潘驼背一夜之间发财了,还娶了个水嫩水嫩的小娘们,细皮嫩肉的,让老子看的心里直痒痒!”算命的孙半仙,满脸淫笑的说道。

“看你那熊样,跟没碰过女人似得!快说说,他怎么发财的?”王麻子迫不及待的拽住他问道。

孙半仙撇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姐夫胡来听说,有一夜暴富的机会,也忍不住的问道:“半仙,你赶紧跟大伙说说,那个潘驼背是抢劫了,还是偷人了?我说他这几天,怎么跟换了个人似得,风光的不得了,这鳖孙就会闷声发大财!”

“都不是!”他卖起关子,否定道。

“那是啥?赶紧的,你想急死我们!”一只眼挤着眼睛,咧着嘴,催促道。

“是啊!赶紧说说,也好让兄弟们发财!”其他人也跟着说道。

他看了看大家,摆手让他们走近一点,神秘的小声说道:“我打听到这潘驼背,暗地里背着大伙,借了一笔钱,带着几个人去了咱们村的老鸦山挖金矿。最后炼出了一个婴儿般大小的金疙瘩,那家伙老值钱了!”

大家伙听他这么一说,都两眼冒着精光,嘴巴都流出哈喇子了。姐夫胡来一把抓住他,兴奋的质问道:“孙半仙,你没有忽悠我们吧!那老鸦山荒凉的很,不毛之地,能挖出金疙瘩?”

“哼,胡来,我就知道你不信,你看!”他拿出一小片金色的东西,得意道。

“哎呦妈呀!这是金子,你哪儿来的?”王麻子,瞪大眼睛,恨不得吞了它。

“这是,我从潘驼背家门口捡的,这下你们信了吧!”他晃了晃手中的金子,一脸嘚瑟的说道。

姐夫胡来,听着心动了,就一个劲的缠着他,让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明白。随后,他对大家高兴的说道:“兄弟们,我们发财的机会来了,这潘驼背能挖的了金子,那我们也能挖。明天咱们就动身去老鸦山。”

“别急,这挖金矿是需要本钱的啊!炸药,雷管,人手,还需要拖拉机……。这些,我们都没有,怎么挖。”孙半仙连忙阻止道。

“大概需要多少钱?”他看着孙半仙问道。

孙半仙心里估算了一下,伸出三个手指头。

“三百?”姐夫胡来心里疑惑的问道。

他摇了摇头,否定道。

“三千?”一只眼眯着眼睛问道。

他又摇了摇头,叹气的说道:“三万!”

“什么,三万?你不会忽悠我们吧!万元户就是放眼咱们整个村,也找不到几个。”王麻子张大嘴巴,惊讶道。

“没错,就是三万!听说,潘驼背砸锅卖铁,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往里面砸了四万块钱,才回本的!”他不慌不忙的说道。

“日他祖宗的,咋这么多钱,万一挖不到咋办?”姐夫胡来叫骂着,问道。

“胡来同志,这挖金矿就好比赌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看你胆儿肥不。这潘驼背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才回本翻身的。”他继续说道。

“娘的,干它,老子也要风光一次!”姐夫胡来咬咬牙,狠心道。

最后,他们四个人经过商量,王麻子拿出两千块钱,一只眼拿出三千块钱,孙半仙拿出五千块钱,剩下的二万块钱就交给姐夫胡来了。

他为了凑齐二万块钱上老鸦山挖金矿,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好好的一个家让他折腾的七零八散。姐姐和他大吵一架后,气不过,就哭着跑回娘家了。

找所有的亲朋好友借过钱之后,还差五千块钱,他就恬不知耻的跑到我们家,还没等我们家人质问他时,他竟然开口向我们家借钱。

“老丈人,我这不也是为了让玉梅过上好日子,才冒险去老鸦山挖金矿的,这穷日子我是过怕了!”他张开解释道。

“不行,爹,你别他听信口雌黄。他是满嘴跑火车,骗死人不偿命!”我姐玉梅指着他,生气的说道。

“你,你别打岔,我在和爹说话呢!”他急得阻止道。

“胡来,你两口的日子过得不错!为啥,非要趟这趟浑水,万一赔了,你后悔都来不及!”我爹苦口婆心的劝道。

“爹,那我万一发财了呢!你看村里的潘驼背,真是风光。他能干的,为啥我不能干!你分明是不想借给我钱!”他鬼迷心窍的说道。

“人家是人家,你是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我姐插话道。

“够了,我一干点事,你就阻拦,我们是不是一家人!”他生气的吼道。

“好了,好了!你两也别争了,我借给你。不过,丑话说在前,不管你挣钱还是赔钱,都要对玉梅好一点。”我爹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好,好,自然是!”他哈巴狗似得,点头答应道。

他们凑齐三万块钱,就开始大量的采购挖金矿的物品,甚至还买了一辆拖拉机,找了几个帮手,就准备去老鸦山挖金矿。

由于,没有经验,一帮人进到老鸦山后,看见山脉就安放炸药,雷管,疯狂的炸山,把矿石用拖拉机拉回去,开始冶炼金子。

忙碌了两个月,连个金子的影子,都没见着。姐夫胡来点燃炸药,炸完一座小山,气喘吁吁的抱怨道:“半仙,这都两个月了,我们炸了十几座山,别说金子了,连个金毛都没看见。”

“胡来,要稳住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你着急也没有用啊!”他劝解道。

“怎么能不着急,我们养着一大帮人,钱都快花完了。咱们四个就我投的最多,你说我能不着急吗?”姐夫心痛的说道。

“是啊!我把娶媳妇的钱都拿出来了,也是出了血本啊!”一只眼也着急的说道。

“着急也没有用,既然走到这一步,只能继续接着炸山,老子就不信这个邪!”王麻子点燃一根雷管说道。

第三个月,在他们快要弹尽粮绝的时候,终于炸出了金矿。他们火急火燎的拉回去,冶炼出一个西瓜大小般的金子。他们不仅回了本,每个人还多挣了五千块钱。

姐夫胡来看着手里的一沓钞票,红着眼说道:“兄弟们,想不想干大一点!我觉得老鸦山应该还有更大的金矿等着我们呢。”

“干它丫的,这块肥肉不能让别人吃了吧!我们赶紧准备。”一只眼兴奋的催促道。

“我们见好就收吧!上次差点赔了!”孙半仙极不情愿的说道。

“半仙,既然我们能开挖出一座金矿,肯定还有两座,三座,甚至是更多座。难道,你就不想挣大钱吗?”王麻子盯着他,质问道。

“是啊!麻子说的没错。这次,我们要翻遍整座老鸦山,一定能冶炼出一个金人。你想想,那得要多少钱。”姐夫胡来,情绪激动的说道。

他们四个人一合计,这次一共往里面砸了十五万块钱,姐夫胡来又拿了大头,一个人出了十万。因为他想要更多的分成。

在老鸦山深处,接连半年的炸山挖矿,差不多把整座老鸦山都炸平了,愣是没有挖出一块金矿石。

他们不甘心,眼看着投出去的钱要打水漂了,就索性钻进老鸦山日夜筛选矿石。最后,只冶炼出了黄豆般大小的金豆。

这次,老鸦山挖金矿,姐夫胡来是赔的血本无归。后来,他又借钱,指望能东山再起。可是,投出去的钱,如同石沉大海,不见踪影。

从此,他一蹶不振,家门口整天有要债的讨上门来。他受够了这种日子,就吞老鼠药自杀了,留下姐姐一人终日以泪洗面,独自守活寡,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被他折腾没了。

姐夫胡来挖金矿败家的消息,在村子里越传越广,以至于后来村里的人都不敢再碰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