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起别人的手

2018-01-17 字号:

摘要: 咖啡店里客人寥寥,我叫了一杯红酒卡布奇诺,她喜欢拿铁。她用小勺在咖啡里来回的搅动,垂着眼不说话,我亦静静地坐着。打电话约我的时候,她的声音是颤抖的,我知道她遇到了难事。我们认识二十几年了,关系不咸不淡,偶尔通通电话,偶尔在微信里几句交流。她的朋友圈里常发的是...

咖啡店里客人寥寥,我叫了一杯红酒卡布奇诺,她喜欢拿铁。她用小勺在咖啡里来回的搅动,垂着眼不说话,我亦静静地坐着。打电话约我的时候,她的声音是颤抖的,我知道她遇到了难事。我们认识二十几年了,关系不咸不淡,偶尔通通电话,偶尔在微信里几句交流。她的朋友圈里常发的是励志的故事,偶尔也会发点小感慨。今天打电话约我,真的有点意外。

“你还是老样子,身材依旧这么好,真好!”她终于抬起头,她的眼睛有点红,我突然意识到她刚才是强压下眼泪。

“我更喜欢你的丰腴。”我笑着回应她。

“算了,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体态臃肿,满脸皱纹,邋遢的女人。”她自嘲的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会突然约你?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还有你那么爱写,你把它写下来给那些无耻的人看看,让他们的丑行曝光。”她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有些发福的脸也微微涨红了。我不置可否,收起浅浅的笑意,一脸凝重的看着她,我知道她受伤了,也许她讲的故事涉及到她的隐私。

“他出轨了,就他!你也知道的其貌不扬,个子不高,要家庭没家庭,要钱没钱的。想当初我也是个窈窕淑女,喜欢的男生排着长队,我怎么就选了他。无非想着他勤奋诚实可靠,将来会对我一心一意,不会像我爸那样不着正调。可是小蝶,你看我选了什么,就他竟然也能出轨!”

“……”我欲言又止,也许她并不想听我的看法和意见。她一直都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大学时我们是同校不同系,因为她是朋友的朋友,所以我们相识的。年轻时明清目秀性格柔和,有两个喜欢她的男孩子,一个是他们系里才华横溢系草,一个是普通踏实的她的现任老公。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大家都看好系草,长相其次,那个男孩做事稳妥勤奋上进,只是性格有点内向不善言辞。她的老公相貌普通学业平平,待人随和踏实诚恳。我们都以为她会选择系草,可是她却偏偏在一个寒假回来后,和现任老公走到一起了。她的理由是不想选个太过招摇的人过日子,整天防贼防盗防小三的。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我们一致送上了祝福。

真是世事难料,当初很放心的一个人竟然也出轨了。

前几年老公跟一个朋友炒股,赚了不少,一个小康之家突然暴富起来,着实幸福了一段时光。这可真应了一句老话,男人有钱就学坏。

我的脑中电光火石之间,她开始给我描述了他老公出轨的恶行。我端正了态度坐正了身子,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语气回应她。同情怕她自尊心受伤,态度平淡怕她认为我缺乏同情心。显然我的思虑是多余的,她只是需要一个发泄的方式。

“今年夏天有晚我闲着没事,就约了个朋友吃饭,吃完饭我们又一起去看场电影。我两去的早,提前在场内侯着。开始放映正片前的广告,这时有个女的进了场,我注意到她是因为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和窈窕的身材,在略黑的影院里那个剪影真的挺好看的。我正默默地欣赏着,有个男人走了进来,我当时还一愣,以为他是来找我的,我还寻思他怎么知道我在看电影。他进来却直奔那个女人走过去,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我当时直接就懵逼了,任何一个女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电光火石之间,我想冲过去直接扇他们几巴掌,但是我发现我的手脚已经软掉了,我的腿打起战,心突突地跳,我完全没有冲过去的力量,我竟然一滴泪也没有,相反我渐渐地冷静下来。我给那个混蛋发了一条微信,问他在哪了。我看着他,他似乎在看电影,好长时间之后,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又把手机收起。那个女人和他耳语了几句,他再次拿起手机回了几个字和朋友喝酒呢。对,喝酒,这几年他几乎天天在外喝酒。家里衣食无忧,也都奔五的人了,我不觉得会有什么不妥。每天回家了原来做的家务依旧做,工资卡在我手里,儿子上了大学。我也放松放松,和朋友打打牌,做做瑜伽,日子从来没有的安逸舒适。我怎么会想到还是出事了。”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她突然笑了,“小蝶,我从来不知道我那么能忍!回到家之后,我竟然一个字没提,那天电影演到一半我以身体不适为由,从另一个小门出来了。朋友把我送回家,我进了家门开始打扫卫生,把屋子从里到外一顿擦,擦了一遍又一遍。电影早该散场了,他还没回来,我开始换床单被罩,全部洗了,午夜十一点半,他终于打开了房门。我刚回家时我相等他进门我就质问他,因为我拍了他们;我也想和他讲共度的岁月,”      她再次停下来,眼睛充满了血丝,她只看了我一眼,就又侧过头去,又手指轻拭眼角溢出的泪痕。我及时的递给她一张纸巾,她接了过去,没有拭泪,用手指将那张纸在两手之间绞着,绞成麻花劲,头依旧看向窗外,我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窗外,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街道,她的眼神空洞。

“我也想破口大骂他的背叛他的无情,我每想一种方法就把要说的话在脑中过一遍。当他打开房门时,他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安安,你怎么还不睡,大半夜的还干呢?我老婆就是能干家里家外一把手。’”“我想到他的手刚刚摸完那个女人,我就觉得很脏,我冷着脸问他怎么这么晚回来,他说和朋友喝完酒又去打牌了,对不起啊老婆。我突然凑到他跟前,嗅了嗅鼻子,不会去找小姐了吧?他的眼神突然闪过一丝慌乱,怎么会,安安,你连我都不信了吗?他装的一脸无辜。妈的,出轨的人演戏都能拿小金人。我要是没亲眼看到一定以为是真的。然后我就笑了,笑的泪流满面,我说李旭你看看我的手机相册,我今晚拍的景色可美了。他看着我奇怪的样子,迟疑着不动,安安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我没怎么,我让你看手机。我突然就咆哮起来,他拿起我的手机翻开相册,然后看到了他和那个女人的背影,他的脸色难看极了,盯着手机一动不动。说话呀李旭?你不一直能说吗?你怎么不说话了!安安,我是逢场作戏,我错了。你听我解释。”

“好,我听你怎么说。”

“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她是牌局上认识的,我有啥困难我经常帮帮她,今晚她为了感谢我,请我吃饭然后又去看了场电影。真的没什么”

“没什么你那么紧张?”

“那晚他解释我质问,就这样进入了循环怪圈。最后他向我保证和那个女人断绝来往,以后不出去喝酒,若有迫不得已的酒局让我一起去。小蝶,我是爱他的,我也爱这个家,我不想让它支离破碎。我竟然忍下来了!接下来的几个月他真的按时按点回家,有饭局都告诉我时间地点。我也偷着去看几次,他确实没说谎。渐渐地我试着忘却这件事,能和他像以前那样相处。

“但是就在前几天,那个小三竟然来找我了!小蝶,你能相信吗?这个世界真是黑白颠倒了,人都不要脸了吗?她生就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有好身材好脸蛋,难道这就有权利来破坏别人的家庭吗?”

“那天她站在我家小区的大门口,来来往往人流如梭。我想给她一耳光,可是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下丢人。她说她没想和我抢丈夫,她只想有个依靠,有困难的时候能有个人帮她,她说她爱李旭,她从没见过像李旭这么踏实值得信任的男人。她的老公是个混混,因为和人合伙做生意,分红利少分了一千多块,争吵中竟杀了对方,背叛死刑。那时孩子刚七岁,这些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过着艰难的日子。她年轻时不懂事,嫁了这样的人,自己又没固定的工作,只能依靠男人,但是每个男人想要攫取的都是她的美色,从没一个人真心待她,只有李旭爱她疼她,让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个女人。她边流泪边企求我。我边听边斥责她破坏别人家庭,她无理取闹。可是无论我怎么损她,她一口一个姐,一口一个对不起,但回过头来还是求我给她和李旭一个机会。她说她愿意和我娥皇女英共侍一夫。我们站在门口讲,躲到角落角落吵,最后我给李旭打电话,我要他给我一个答案。当李旭来时,他看那个的眼神让我很绝望,那是年轻时看我的眼神,满满的怜惜与爱,他满眼祈求的看着我说那个女人真的不易。我告诉他你选择一个,他说安安,你那么善解人意,你别逼我,我爱你也疼惜她。原来这几个月他们的联系压根没断。我看着李旭那左右为难懦弱的样子,我告诉他我们完了。然后我和他一直冷战到现在,李旭试图缓解,但是我告诉他不离开那个女人,我们是不可能和好的。然后就是僵持,他信守着之前的承诺到点回家,但是我知道他的心不在家里,每次他看手机我就特别愤怒,我知道他们又在聊天。”

“那你是要离婚?”    我看她忧郁的脸轻生问到。

“才不!我为什么离婚,二十几年的经营,容易吗?我的青春热情爱都给了他和这个家,我为什么要离婚?”她很激烈的回应着我。

我沉默地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

“我想过离婚,我让他净身出户,我看那个女人还爱不爱他。可我一想到这个家就这么散了,我就不甘。我的儿子没了爸,把他爸爸让给别人。我爱过和他共渡大半生的男人凭什么给了别人?我这个年纪孤独一人,让那个女人名正言顺的得到一个爱她呵护她的人,凭什么给她机会。我想好了,小蝶,我就这么耗下去。我对李旭失望透顶,我已经不在爱他,但我就要这么耗着。”她看了看手表,“那个混蛋快下班了,我得回家,我的要求就是下班就回家,至于白天干什么我不稀得管。我看谁耗得起谁!”她脸上的表情有点狰狞。

我想劝劝她,但我知道她今天只是找我诉说,并不想听我的意见。我和她一起出去,看着她开车离开,心情突然无比沉重,为她也为诸多这份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