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上车

2018-01-18 字号:

摘要: 沉寂 “南南,你醒了。”看见妈妈哭红的双眼,爸爸在一旁眉头紧锁的抽着烟。司南的事无疑给这个本来不富裕的家庭增加了更沉重的负担。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他在村里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父母正打算在镇上买套房子让他在镇上上学。 和往常一样在村里过暑假,他...

沉寂

“南南,你醒了。”看见妈妈哭红的双眼,爸爸在一旁眉头紧锁的抽着烟。司南的事无疑给这个本来不富裕的家庭增加了更沉重的负担。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他在村里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父母正打算在镇上买套房子让他在镇上上学。

和往常一样在村里过暑假,他和村里的小孩一起骑着家里那辆二八大梁车去地里玩,几个村里的小伙伴商量着看谁先骑到村口大路边上的新架的高架子下面。从小就好动的司南蹬上大梁车不一会儿就甩其他人很远,看见新架起的高压线架子他忍不住爬了上去,因为是新架的高压线还没来完工没来得及安装围栏,司南还没爬到一半,小手刚好抓到带电的高压线猛的一下强大的电流把司南击昏过去,在架子上直直的载下去落到空地的一块儿宣土上,不省人事了。村里的小孩吓得赶紧去叫大人们。大人们赶紧以最快速度联系医院,司南被紧急送往医院才得以保住小命。

医院里的无数个日夜,司南像在一片黑海的漩涡里面挣扎,有一天挣扎累的要沉下去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亮光,寻着亮光他醒了,慢慢睁开眼睛竟看到爸爸妈妈在他身边他开心极了,“妈妈,你哭什么”他刚想摸摸妈妈的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没了胳膊,纱布紧紧的缠满了上半部分身体,司南大哭起来,张春分强忍住眼泪躬下身子赶紧抱住他“小南,不怕不怕,妈妈照顾你再也不离开你了,咱们会慢慢好起来的。”司南哭的更厉害了,像是把所有的眼泪都要哭干。

司南需要精心护理,妈妈就留在身边照顾他,爸爸外出打工也要暂时停止了,本来打算去镇上上学的计划也推迟了。司南的家人和村里的人都认为孩子爬高压线架子是不对,但是电力部门和政府相关部门也是有责任的,司南爸爸开始了漫长的维权之路,镇政府对司南的事情也表示关注,但维权是举步维艰的。司南爸爸有个同学在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他实在没办法才找到老同学,通过他才得到电力部门和民政部门的些许资金援助,并答应司南长大后如果找不到工作可以帮忙安排工作,最后司南爸爸要到一份盖章文书才放心继续外出打工。

司南失去双臂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适应并习惯了没有双臂的生活,只是由原来开朗的性格变得沉默寡言。到了上学的年龄他在学校也很少与同学沟通,老师和同学们都想帮助他,怎奈他从来都是冰冷冷的状态,渐渐的同学们也就疏远了他。表面看上去司南与其他同学一样按时上下课,私下里司南的努力程度远远超过其他同学,但是成绩上总是不温不火,司南也不知道内心在抗争着什么,就这样一边努力一边拧巴着,勉勉强强在县里读完高中。

司南爸爸和小南妈商量了一下,小南刚好成年,恐怕当年签下的文书不作数,趁早去找政府给司南安排个工作。“你忘了当时全国知名的专家会诊给小南看病,说成年以后可能会有转机。”“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药没少吃,哪看到什么转机。”妈妈本想让他试试考大学,司南爸爸却认为他这样的状况上了大学也没什么用,没了双臂找工作也是一样很困难,听那些医生不确定的话,不如早点找政府解决工作的事。司南没有理由和家人抗争,答应了。司建军带着司南拿着当年的文书去政府,他的老同学已经调到省城齐川工作了。政府履行当年的承诺结合司南的实际情况给司南在齐川市安排了一份国企电子厂的保安工作,工作内容主要是厂区的监控观察和设备维护。

齐川很大,大概比10个县城还要大,是他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来到这么大的城市。因为没了手臂做事不方便,司南都过着家校两点一线的生活。坐在公交车上他从来没有这么兴奋,原来大城市可以这么繁华。路边大型商业广场、街心花园逐个路过,公交车一直走着,好像永远到不了目的地一样,他很享受这个过程,阳光照在他瘦但棱角分明的脸上,强烈的光耀的眼睛睁不开,他闭上眼睛也不必在乎别人看他的眼光,随着公交车晃晃悠悠,他睡着了,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的他长出了三头六臂“““。

“小南,到站了。”爸爸叫醒了他。“龙达电子厂站到了请下车”,踩着公交车报站声他和爸爸下了车。爸爸帮小南办好入职手续和厂里安保部门的经理聊了几句,叮嘱小南几句便离开去了他打工的城市,送走爸爸后,司南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司南工作的地方是新厂区,宿舍在市内老厂,下了班要坐一整趟公交车才可以到达,从起点到终点要差不多一个小时。这正合司南的意,他喜欢坐公交车,享受着那种在路上的过程,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车里上上下下的人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痛苦。

“司南,以后安保部开始倒班制,明天开始上夜班。”“哦,知道了。”司南应声回复。什么时间山班对他来说都一样,一个被上天拿去双臂的人还苛求什么,有一份工作可以独立养活自己剩余还可以贴补家用,不再拖累家人,他已知足。

齐川市的夏天多数是湿热的气候,人们盼着雨季把湿热的暑气带走。八月份的一天,傍晚的时候天空就黑压压的乌云压得人透不过气,雨一直没下来,人们像期待难产的婴儿一样企盼着这场雨的降临。晚上8点30分,司南坐上末班公交车后这场雨终于下来了,雨点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车窗的玻璃震得异常响,听声音雨里夹杂着小雹子。雷声越来越大,雨由密集的雨点变成倾盆而泄的大雨。狂风也肆虐而来,刮的车身都微微颤抖。天边时不时的闪着电光,把漆黑的雨夜照的白天一样,给人乾坤颠倒的错觉。要不是公交车老司机对这段路的每个节点烂熟于心,这鬼天气让人以为到了另一个地方。这样形似末日的天气任谁都惧怕几分,公交车里的人虽然没有交谈看得出都很紧张,唯独司南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他儿时已经承受了那么大的人生变故还有什么能比那更让人恐惧和无助的,再想想儿时摔破膝盖等等那些小磕小碰简直不值一提,司南看了看外面脑袋倚靠在车窗边上竟然还能睡着。

公交车在老司机手里紧握的方向盘指引下艰难前行,突然,一个云团席卷着闪电击中了公交车。瞬间,整个公交车被雷击成燃烧的铁架子········

诡异

“喂,小伙子,到最后一站了,该下车了。”一位售票员用手轻轻推了下他的肩膀,一边说着叫醒了在最后排熟睡的小伙子。司南四下看看车内环境很陌生问道“哦,这是几路车”“102路”“什么?不是783?”“江城没有783路小伙子”售票员大姐用带有异地口音的普通话笃定的告诉他。他一愣不禁寒毛都要竖起来了,想起了他坐的是末班车,再联想到那个恐怖的末班车故事,莫不是撞了鬼了。他下车后看了看路边的商铺“江城市商业银行”从他所在的齐川市距离江城坐高铁也要8个小时。更吃惊的是,他发现自己双臂恢复了并且活动自如,他又惊又喜。因为假肢只能勉强看起来有手而已,平常不太看的手机的他轻巧的用手划开手机看了下头条新闻最热门的第一条“齐川市一辆公交车被闪电击中车内人员无一幸免”再仔细定神看了看确定是他平常上班经常坐的那趟783路公交车。司南吓得魂都颤了,他是唯一的幸存者并且还恢复了双臂,但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幸存下来的,最后的记忆是他在车上颠簸,只记得雨越下越大,车被闪电击中的事他在睡梦中完全不知道,醒来竟然坐在异地的公交车上,事实上他应该已经死了,诡异极了,怎么说都是鬼话。关于这个诡异的事情,他决定自己寻找答案。

司南身无分文,刚上班不到一个月还没到发工资的时间。他不想给家里添麻烦平常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只能找个地方先挣够回齐川的路费。在街上走了大半天,看到一家酒店贴着招聘海报更重要的是可以包食宿,进店从酒店勤杂工做起,就这样在江城暂时住了下来。酒店工作起初还不适应,每天的饭点是最忙的,早晨10点一直忙到晚上11点,吃饭时间要根据工作时间调整,不饿的时候也要吃,不然饿的时候就没时间吃了。每天忙的浑身酸疼,至少有吃住,发了薪水就可以回老家了,让父母看看现在的自己,他们一定高兴极了。司南想想就有了干活的动力。他抽空也会上网查询关于公车如何让他来到异地和手臂恢复的资料,但都没有进展。

“嘿,司南,咱们店的招牌牛肉不够了,你去总店取一下,从门口右侧的站牌坐3路直接到阳光路口东就是。”厨师长用浓重的海蛎子味儿的江城普通话对司南说,“好的,马上去。”司南稍事准备就坐上3路公交车,查看了一下8站地,看着窗外的路边景色摇摇晃晃他又开始范困了,一个猛烈急刹车惊醒了司南,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看见别人都着急逃命似的下车他也跟着下了。下车一看惊出一身冷汗,他竟然来到了邯城,“邯城汽车站”的牌子醒目的立在他对面的站前广场最高的大楼中间。回头再看看他坐的公交车没了踪影,马路正常车来车往那辆公交车像从未来过这个地方。他竟然再一次坐着公交车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打听了一下大概在江城南面800公里的一个县级城市。这下打乱了他的计划,一个谜团未解另一个接着又来,上天是要给他出多少谜题才肯罢休,他的思绪乱成一团,先前在酒店打工的工资也泡汤了,只能重新打工挣够回家路费。

“嘿,老兄这是我的地盘,你少在这撒野。”

“看吧你能的,我就在这遛弯了怎么着。”

“想打架是吧,来啊。”他分明看到的是两只狗在掐架。这就是传说中的“读狗心术吗”司南觉得这个世界越来越可怕,“我的老天爷啊”他下意识口头语恰好被旁边的狗狗听到。

“喂,这位帅哥,拐角有家店招聘学徒,你去试试吧,我去洗澡的时候经常弄得不舒服正好你能听懂汪星语。”一只金毛犬向他叫道。“不,我的天,你别冲我叫。”主人以为金毛的叫声吓到司南,一个劲儿道歉“对不起啊,他平常很温顺的。”

司南走到拐角,真的看到金毛说的那家店——巴菲宠物,招聘学徒月薪3000包吃住,工资和酒店差不多,赚够路费还能有富余,现在这个状况的他决定接受那只狗的建议。他走进店里,店主诧异的看着他“我们没叫外卖啊”“哦,我不是送外卖的,我来应聘学徒。”打量下自己的一身酒店工作服圆场说“我钱包丢了,借了件朋友的工作服穿,我很勤快的,我养过狗理解动物们的意思。”“好吧,你可以先试试,开始发80%,试用期过后会给你发正常工资。”“太好了。”第二天,一只白色泰迪来美容。“我还剪上次那个发型。”司南把泰迪的想法转达给美容师“它还想剪上次的款式。”“好的。”每次狗狗们提的要求他都会正确转达,不长时间这个消息传遍了市里的汪星人圈子,狗狗们路过这个店都主动要进去,有的狗狗进去干脆不走了,很多狗狗喜欢和司南聊天,店里也越来越忙,老板非常开心,没想到司南还真有两下子。生意太火爆了,在顾客的强烈要求下老板决定开分店,分店的店长让司南担任,但是由于他没有管理经验老板决定重用他,派他去省城总部学习。忙忙碌碌的生活让司南渐渐忘记了他先前的经历,白天忙店里的事情,晚上在店旁边的宿舍学习狗狗美容款式和一些宠物医学的知识加强业务能力,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有用的人,生活每天忙碌而充实,实在没时间他想暂且放一放先前的事。

店长培训迅速提上日程,司南要坐火车去省城,他心里有些担心,会不会再一次回到原点打破现在的工作状态,一下车又不知道会怎样。这段时间他的内心非常纠结,原来那么喜欢坐车的人开始害怕坐任何交通工具,老板再三的诚意请求他不好拒绝,经过再三考虑和顾客狗狗们的劝说他决定搏一搏。

遇见

翌日,司南带着行李来到火车站,正点上车,他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新闻,偶然抬头与一个在车厢寻找座位的女孩四目相对,女孩梳着马尾清丽的学生模样,四目相对后司南像中电一样立马躲闪了一下那目光,故意望着窗外半天不敢回头。后来他才明白当时那就是怦然心动的感觉,女孩越走越近刚好在他对面坐下,看着女孩旁边还有另一个男生,他猜想他们应该是情侣吧。

“嗨,你好,你戴的这个项链是那个电影忠犬零零里面的那个叫零零的狗吧。”女孩对司南胸前挂的金属狗狗项链很感兴趣。

“是的,你也喜欢那个电影。”

“嗯,那个电影里的狗狗太可爱了。”

“是的,狗狗的世界比人单纯的多。”

“你们这是去旅游吗?”

“不是,我舅妈在省城医院住院,我和我哥去看她。”

“哦,这样。”原来旁边男生是她的哥哥,司南心里突然有一种庆幸,她没有男朋友的机会又大了些。“你呢?你在哪下车?”“我去省城公司总部培训。”“哦,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正好和动物们打交道,美容、治疗都涉及。”“邯城有家巴菲宠物非常火。”“我就是在那家店工作。”“哇塞,要不是因为那家店离的远我就带嘻哈去那家。”“你也养狗啊”“嗯,嘻哈是土狗但是很聪明的。”女孩说起、来她的狗充满宠溺的爱,声音都高了一个调。“袁梦莹,小点声说话。”坐在旁边的哥哥严肃的呵斥她“哦,小点声就小点嘛干吗那么凶。”“不用理他,这人就是这样的。”迫于哥哥的压力两人不再你一言我一语,而是间歇的谈论宠物话题。袁梦莹,原来她叫这个名字,这是他听过最好听的名字。5个小时过去了,到了下车的时间,车厢广播播送着站名和对省城的介绍,两人互加了微信。

“再见,我们走了。”“再见,有任何宠物问题可以随时微信联系。”“ok”下车后,司南好好看了看这个城市,唯恐不是他要到的地方。火车站的站名告诉他没有错,果然是省城禹州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

原来只要不是坐公交车就可以,这一点他也没有想到。他找到了总部基地,为期一周的培训每天安排的日程满满的。该回去的时候他才想起联系下那个女孩,不知道她有没有回邯城。

“最近很忙,也没联系你,那次从火车上碰到的司南,你还记得吧。”

“记得记得”“你回邯城了吗”

“回来了,我们第三天回来的。”

“哦,还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回去,看来不必了。”

“谢谢”对方发了一个俏皮的表情。

“不用谢,我也没帮什么。”

火车到站,司南下车后骑共享单车到了邯城店里,狗狗们都扑向司南。“老大(司南的狗圈昵称),跟我们讲讲你的经历呗。”“好,老大就给你们讲讲,我学的内容是怎么修理不听话的狗狗,哈哈。”“骗人,坏老大。”狗狗们也和他逗趣。他一本正经的讲起来,老板看他自言自语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他还真挺有狗缘的。

司南一回来就忙着开新店的事情,开业第一天忙忙碌碌,一天下来他的胳膊都要抬不起来了。忽地,他才联想到公交车诡异事件梦魇般的经历,胳膊疼的要断掉一样他实在睡不着觉。“开业大吉。”看到袁梦莹给他发的微信,也没看时间司南就回了过去“你怎么知道的?”半天回了过来。

“你夜猫子啊,好巧不巧你店就在我家旁边的小区下面。”

“啊?太巧了,有空带你家嘻哈来玩。”

“嗯,现在是半夜3点老大。”

“哦,你怎么知道我叫老大。”

“什么?”

“没事,一般狗狗们这么叫我。”

“你骂我是小狗”

“哈哈,对不起啦,误会。”

“没看出来什么误会”

“改天向你解释。”

化解

第二天袁梦莹来到店里,“司南在吗?”

“老大,有人找你。”

寄养在店里的牧羊犬老约翰给在库房忙碌的司南传达信息。

“知道了,马上来。”

“哦,原来是你啊,怎么没带狗狗一起来。”

“今天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真没有骂你的意思,你哥那么凶我怎么敢,说来话长了,我下班后你带着嘻哈过来我让他帮我一起解释。”

“好,我看你怎么给我完美的解释。

”说完袁梦莹走出店里。“老大,你还能撑得住吗?”老约翰看着司南瘦的没血色的瘦脸。“应该还好,只是胳膊还是疼的要命,暂时靠止疼药维持吧。”司南的很多事情老约翰知道的最清楚,他们就像无话不谈的老友。“这些天我查阅各种资料,最靠谱的就是被高压电击后我的体内发生了电磁场变化,当天的恶劣天气下的形成的电磁场激发出了身体内的强电磁场,雷电形成的电磁场与我身体的电磁场形成对峙最终我被移出那个强电空间,就这样从齐川转移到江城,而这一切竟然在我睡觉的时候发生的,截肢的胳膊再生也是我一直疑惑的谜题。不过我之前从未出现疼痛,来到邯城后才慢慢开始的。”

“会不会和公交车有关?”

“我也不确定,确实很久没有坐公交车了。”

“我担心我一坐公交车又会离开你们,离开现在的生活。”

“难道公交车有特定的磁场转移环境?”

“自从雷击事件后,我坐上公交车都会困,一打盹就变样了。下次我试着清醒着,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眼下你好好想想下班后怎么和那个美女解释吧。”

“嗯,我会让她的嘻哈帮我证明。”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司南下班时间,袁梦莹准时带着嘻哈来到店里。

扔了一块狗狗饼干给嘻哈,“嘿,小伙子,你叫嘻哈。”

“对啊,你就是气我主人的司南?”

“我可不敢,我和你说啊,是你主人误会我了。你帮我解释下,他们都叫我老大,不信你问问老约翰。”

老约翰在旁边附和着“对啊,嘻哈,他就是我们的老大。”

“我怎么帮你啊,她也听不懂我的意思。”

“我让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好吧。”

司南提前和嘻哈沟通好转向袁梦莹“你看嘻哈都理解我了,不信你看我让它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

“在地上打个滚,站起来转三圈,冲着你主人叫两下。”嘻哈没想到他的要求这么麻烦,为了解除误会也照做了。

“哇塞,嘻哈你好聪明啊。”袁梦莹还是认为是嘻哈聪明。

“其实每只正常的狗狗都不傻,嘻哈,我是老大吧,是就叫三声。”

“汪汪汪”嘻哈很配合。“你给狗狗们吃了什么迷魂药啊他们怎么都那么听你的话。”袁梦莹也很惊讶嘻哈这么听司南的话。

“我有一种特异功能,能和狗狗对话,厉害吧。”司南微微嘴角上扬,这样解释或许更容易理解,而且事实也是如此。

“特异功能?瞎说,你是为你的出言不逊找借口。”“哎呀,你还不相信我,那我问问嘻哈一个问题再证明一下。”“嘻哈,你主人有没有交男朋友?”听到司南问这个问题袁梦莹脸都红了。“没有,你还有机会哦。”“嗯,知道了。”“嘻哈说你没有男朋友。怎么样,信了吧。”“嘻哈,你怎么什么都说啊。”袁梦莹这次有些信了特异功能这件事。“好吧,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原谅你了,走了嘻哈。”袁梦莹有点害羞牵着嘻哈出门了。“欢迎下次再来。”司南回应道。

成功

熟悉的电话铃声响了,竟然是妈妈打来的接起电话“小南,怎么厂里的人说你辞职了。”

“嗯,还没给你们说,我现在不在齐川了,在邯城找到了新工作,现在都很好。”

“那就好,你的身体还好吧,有没有不一样的感觉。”

“嗯,我······都还好。不用担心我。”司南怕吓到妈妈虽然想把双臂恢复的事情告诉她又忍住了。

“有没有交女朋友啊。”“没有,不着急。”“好吧,有事跟妈说,别自己扛着。”“嗯,知道了,你们都注意身体。”挂断电话他的心情五味杂陈,从小妈妈陪伴他,照顾他,现在却离家远走他乡,他要风风光光的回去,成为妈妈的骄傲。

国际犬类大赛即将开始,对他来说是个证明自己的好机会,他决定培养一个出色的狗一举夺魁。在比赛的筹备过程中,司南决定选择聪明的嘻哈去参加这个国际大赛。袁梦莹正好毕业找工作的空档可以先投入时间一起训练,在训练嘻哈的过程中司南经常与袁梦莹朝夕相处,加上嘻哈从中撮合两人关系发展迅速。

比赛前一天在店里准备物品“唉,司南,别忘了带嘻哈最喜欢的饼干。”“知道了,嘻哈比赛你紧张什么。”“当然紧张了,嘻哈是我的宝贝啊。”“那我呢?”司南暧昧问道。“你啊,你是宝贝的老师啊。”“就完了?那还不如嘻哈呢,不同意。”司南假装生气停下手中的工作。“哎呀,你是我的小鲜肉行了吧,你这人连狗的醋也吃。”“这还差不多。”司南转头在她的粉粉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加油!嘻哈,你能行。”最后关头嘻哈靠着司南的引导赢得了冠军,实现了这个参赛犬种的零突破。“我就知道嘻哈一定能行。”袁梦莹非常激动,这个荣誉也是他们几个月共同努力训练的结果。他们的胜利在国内外引起反响和轰动,很多媒体争相报道,这种比赛从冷门一下成了热门头条。

戛然

司南和嘻哈成了热门人物,司南妈妈张春分在电视上看到司南接受访问激动的哭了起来。“你看见电视上的小南了吗?你看见他的胳膊了吗?”“看到了,看到了,这孩子怎么也不给家里说啊。十几年前那次手术那个专家真的救了小南。”“嗯,这件事我们瞒了这么多年以为是不可能的事没想到还真发生奇迹了。”

张春分忍不住给小南打了电话“小南,我是妈妈,你的手好了怎么也不给妈说。”“啊,妈,你知道了,我怕你害怕没敢说。”“这件事我和你爸答应了给你治病的专家,那年你截肢有个从国外回来的张灿医生主动与我们联系说研发了一种从动物基因内提炼出的药直接注入到你的身体里面,多年后可能会长出新的胳膊,但是这个在国际上也没有先例,只能试试看,可能有不良反应但不至死,我们一听愿意冒险尝试一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啊!你们怎么都没告诉我”“我们怕你失望没告诉你”“现在这个事估计也瞒不住了。”“嗯,我知道了,你们注意身体,不用担心我。”这边刚挂断电话几个笔挺西装的黑衣人来到店里,前台小李来不及问领头的黑衣人说道“我们来找司南。”

司南没想到他们这么快找到他的精确位置“张灿医生叫你们来的吧。”“是的,请你跟我们去博士那里协助一下调研。”说着带头的黑衣人从兜里拿出一个金属扣子样的东西扣在司南的手腕上“好的,等我和老板说一下。”司南假装打电话,拉着旁边的袁梦莹赶紧往外跑,跑到最近一个公交车站司南他们赶紧上车甩掉了后面追来的人。

司南说:“来不及解释了,你一会儿和我一起下车,一定要抓紧我的手。”“怎么回事,他们是谁,为什么抓你?”“他们想带我去做研究,我7岁的时候身体里注射了一种东西,如果我在他们手里肯定成了小白鼠。”“你坐公交车他们很快就追上来了。”“我有办法,下车吧。”下车的时候司南紧紧抓着袁梦莹的手,司南如愿的来到另一个城市可是尽管他抓的很紧袁梦莹没能一起跟来。司南难过极了,从此他的生活又变回不安,心爱的女孩也不能在一起。

袁梦莹下了车,可司南却不见了,她急了给他打电话“你去哪了?怎么下车就没看见你了。”“说来话长,我来到了其他城市。你快躲起来别让那些人找到你。”“司南,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你这个骗子,我再也不相信你了。”袁梦莹挂断了电话,原来这个人是个骗子来的,如果有卖后悔药的她要买上8瓶才解气,她也不想惹事上身,躲起来看见那些人走后便打车回家了。

司南后悔没有早点告诉她这些事情,眼下那些人会不会继续追上来。一个女士的声音从身边响起“司南,我是张灿。”“你在哪?怎么找到我的?”“你手腕上的是便携通讯器。”“找到你是想让你协助我完善我的科研数据,把这一研究运用到更广泛的地方。”“能听懂狗叫也是你们的研究成果吧,想让我当小白鼠,我不会答应的。”“你说什么?这个项目已经立项多年很多被治疗的人还没有成功先例你是唯一一个,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我们不会为难你······”没听张灿说完,司南把通讯器扯掉丢在垃圾桶。

司南一下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或许他的人生就是上天在开的一个玩笑,他苦笑着漫无目的的走了一段路后上了一辆公交车,或许在公交车的上的感觉才是最让人舒服的,他看着路边的风景,回想着他的过去,父母、袁梦莹、老约翰······他坐到最后一站这一次他没有来到其他城市,路对面一辆失控的货车冲了过来司南来不及躲闪被重重碾压在车轮下,他的胳膊也压断从身体分离。司南站在路边看到自己的身体,对眼前的一幕惊得哆嗦,他分明听见一辆车缓缓开来,里面的人说着“等你上车·······“

原创文,鄙视任何形式的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