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玺

2018-02-01 字号:

摘要: 文|幽幽一梦Yolanda “Mary是你么?”一声呼唤打破了夜的寂静。 一身黑色风衣,头戴黑色帽子,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刚要拉下口罩就被人认了出来,他倒想看看是何人有这个火眼金睛。 “咳咳咳,你……?”Mary惊讶的把刚点燃的烟扔在地上,皮...

文|幽幽一梦Yolanda

“Mary是你么?”一声呼唤打破了夜的寂静。

一身黑色风衣,头戴黑色帽子,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刚要拉下口罩就被人认了出来,他倒想看看是何人有这个火眼金睛。

“咳咳咳,你……?”Mary惊讶的把刚点燃的烟扔在地上,皮靴撵灭了这点光亮,

“Mary你真的看的到我?太棒了,这里只有你能看见我”原来是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好友Tracy阿花

“你……为什么会成为这样?”Mary皱着眉头

“当初一起工作时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这回请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知道你让别人叫你Mary,只是为了融入这个时代,你不是这时代的人。”

Mary皱着眉头盯着阿花,拍了拍衣服的尘土,“好吧,你说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真实身份,但是我知道你可以救我,我现在已经这个模样了,但是我不想受制于人,我的灵魂被一个人压制,已经不受控制,成为他杀人的工具。”说罢阿花叹了口气,“铁生是我曾经深爱的男人,没想到他接近我只因我纯阴的体质是最好的器皿……”阿花对Mary娓娓道来。

原来那人想要49个至阴之人炼成鬼钥,打开哪通往异世界的大门。“不好,他召唤我了,我控制不了自己了”此时的阿花突然消失,不留一点时间给Mary。看着阿花消失的地方,再次点燃了一根烟,回忆涌上心头。


我,贾黎民,原是鲁国的一个诸侯,只因手中拥有可召唤阴兵的鬼玺被鲁国公封为鲁殇王。由于常年征战,功高盖主被忌惮,不得已进行了假死躲过追杀。不成想再次苏醒时已经是21世纪,为了掩藏身份不得已进入一家外资超市学习现代的知识,为的只是寻找一个人,挚爱-瑶光。

那时的阿花便起名Tracy,阿花是我第一个认识的现代人,一个出身农村,质朴而内向的小女生,阿花用她有限的英文帮我起名Mary,虽然后来才知道Mary是个女生名字,我还是继续使用了一年,不为其他,只因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是自己作为现代人的第一个朋友。

关于英文名字,也许她是故意的,只为了看我窘迫的表情。

因为名字也闹出了不少笑话,原本对我有仰慕之情的女生知道了我的名字都会摇头、望而却步,这倒也帮我解决了一些麻烦。唯一比较头痛的就是这个时代,好男色的男人也不在少数,让我哭笑不得。

一年后,我离职了,就再也没见过阿花。

今天原本来寻找转世的瑶光,没想到居然碰到了在游荡的阿花,不,准确的说是阿花的魂魄。皱着眉头深深的吸了口烟,随后吐了个烟圈,阿花,哪个狠心的人居然杀了你!


我叫阿花,来自大凉山。

中专毕业后来到了济南这个城市,因为我心爱的人在这里,为了他,我进了一家外资超市做导购。而我心爱的人帅气、俊朗,身上总有一股古人的书卷气,尤其那颗泪痣,让人着迷。

铁生说我就像百合花一样纯洁、高贵。我自己知道,其实我只是个狗尾巴草。

可是,我爱他,我愿意努力变成那朵白百合。

来到超市工作的第三天,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身材魁梧,面容清冷,可是他居然不会用手机,也不认识电脑,而他被安排与我成为一组,我们要一起上下班。不知道他给了领班什么好处,连基本的商品都不认识,就能进入超市。以后,我们要一起如何工作才好。

第一件事就是要给这个奇怪的人起个英文名字,看他这么高冷,就叫他Mary好了,听说这个名字就像中国的“小翠”一样俗气,心中偷笑。

他写字也很奇怪。弯弯曲曲的,看上去很丑,他却嘲笑我没文化,不懂艺术。

他说他叫黎民,他有超能力,可以看到灵魂,召唤阴兵,我称呼他为吹牛大王。如果他有超能力还会来一个超市打工么?

他很聪明。任何东西只要看一遍就能记住,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过目不忘?老天太不公平了。

他很有才学,古诗词信手捏来,还都是我没学过的。而且他很爱看书,历史书,地理书都被他买来看。

无事时,他就摩挲着一块黑色的破石头,时而双眉紧戚,时而傻笑。真是一个怪人!

一年后,他离职了,我一个人也更加无趣。

在这里我没有朋友,而我最爱的男朋友,他却要了我的命。


黎民在阿花消失前,已在她的灵魂钉入了印记,只要阿花再次出现在一公里内,灵魂的印记便会让它不由自主的来找自己。

烟,快要燃尽,夜又快迎来黎明。扔掉手中的烟头,彻底融入到黑夜中。

阿花被召回,神情茫然,眼前的男人看着阿花的魂魄,诡异的笑着“阿花,今天你的任务是取一名住在黄泉区世华公寓三门404的女子性命,去吧”阿花木然的点头,消失了。这名叫男子,相貌极好。一张漂亮的瓜子脸,细眉丹凤眼,眼角一抹泪痣,让他看上去略显美艳。鼻梁高挺却不显得突兀,薄唇略微苍白。看上去像是个病弱美男。但是这个看起来病弱的人,此刻却邪魅的笑着。他等待阿花取来第49人的性命,鬼钥,很快就可以炼成。

此时的阿花来到了世华公寓,原是要进入404,魂魄却不受控制的来到304……


黎民低头正在看报,没想到阿花就这样飘到了他跟前,刚喝进去的茶水,被阿花的到来惊的喷了出来,“咳咳咳,阿花你这么快就来了?”阿花不搭话,手指着楼上,黎民放下水杯,看着木然的阿花,看来阿花今天是来执行铁生的任务。

黎民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玉块,对着阿花拍了过去,物理攻击对灵体是产生不了伤害的,

没想到这个黑色的小玉块却结结实实的把阿花拍醒了,“啊,好痛……诶,Mary你怎么在这”阿花揉着额头,此时的黎民满脸黑线“阿花以后别再叫我Mary了,还是叫我黎民吧”放下报纸对着刚清醒的阿花,再次重申了自己名字。“好,黎民,我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你……”“应该是铁生派你来做任务了,正好我也住在这附近,看来今天你的任务是我的楼上邻居……”黎民手托腮,抿着嘴,小酒窝若隐若现。一拍桌子“走,我们去楼上看看”

“叮咚……叮咚”

屋内传出一个温柔的声音“谁呀”黎民咳嗽了一声,对着阿花眨眨眼,阿花便藏在了黎民身后,虽然一般人是看不到她的。“你好,我是楼下的,我家卫生间滴水,应该是你家卫生间漏水了,我过来看一下”大门应声而开“是么?我都没发现。你进来看看吧”黎民看着眼前的长发女生,这不就是他日思夜想、每日寻找的瑶光嘛!他克制着自己想要冲过去一把抱住她的冲动,攥了攥拳头,暗暗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保护好她!“进来啊”瑶光的声音把黎民的思绪拉了回来,在黎民迈入房间的时候,阿花却被弹了出去,“啊,黎民我进不去!”黎民看了看瑶光的房间,原来是被特意布置过的。示意阿花在门外等候,“我看看,应该是这个水管有点滴水,你这有扳手么,我来帮你修修。”“啊有,太谢谢你了。”“你好,我叫黎民,你怎么称呼?”“叫我瑶光就好”黎民有一瞬的呆滞。

阿花在外面开始催促起来,“黎民,黎民快点,我感觉铁生过来了!”阿花在门外焦急的喊叫。黎民苦笑着起身,眼睛不住的打量着这个女子,看来要先去解决外面的麻烦才有机会再确认。

“铁生要过来了,你快躲起来吧,他很厉害的”

阿花想推走黎民,却奈何这灵体根本无法触碰他。“没事的。我正要会会他,我去楼下等他,不要惊扰了瑶光”阿花也无奈的跟着来到楼下。


“阿花你个贱人!竟然不听我的指挥”远远的声音传来,阿花一个机灵,便躲在了黎民身后。

黎民抽了最后一口烟,弹掉火星,看了看这个炼鬼钥的人,深情一滞。“怎么是你”铁生与黎民同时说道。原来这个铁生是当初黎民作为鲁殇王时候的一个军师,人称铁面生,没想到他也活在了现代。

铁生邪魅的笑着“好久不见啊鲁殇王,没想到你居然会醒过来。”“瑶光之死与我的假死是不是你做了手脚”黎民皱着眉头。“没错,都是我。”“当初我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这样做”“自是为那可操控阴兵的鬼玺,本想着设计瑶光背叛你,没成想她对你用情至深,宁死不屈。设计你假死本想可夺走鬼玺,不想它随着你的假死也消失不见。为了阴兵只得另谋它法。今日只需最后一人性命便可以炼成鬼钥。哈哈哈哈”扭曲的脸青筋可见。“如果你交出鬼玺,我会放你一命”“哦?是吗?”黎民不紧不慢的抖了抖衣服,“你说的是这个么?”

只见黎民的手上有一块小小的黑玉,铁生看着黑玉眼泛金光。“阿花,快点抢来给我”铁生向阿花传递着命令,阿花又再次不受控制的袭向黎民,被黎民一个转身轻轻带过,阿花被黎民的衣角碰到却一下清醒了过来,不愿再攻击黎民,黎民见阿花不再行动,气的铁生只得再召唤出另外的48名至阴体,对黎民进行了新一轮的攻击。

原本轻松应对攻击的黎民,余光却撇到瑶光出来倒垃圾,看着独自跳舞般的黎民,走了过去,“黎民,你在干什么”黎民却心说不好,“瑶光快回去!”铁生看着这个与前世瑶光一样容颜的女子,突然狂笑了起来“天助我也!快去取了此女子的性命!”阿花想要保护瑶光却被生生定住。48名至阴体又开始袭击瑶光,瑶光不明原因,只觉得阴风阵阵,长发飞舞,突然嗓子像被人掐住,呼吸不上来,手中的垃圾袋掉落在地。黎民见瑶光已被控制,眉头紧皱,停止了进攻。

“放了她,我把鬼玺给你”黎民把鬼玺交了出去,一把把瑶光拉了过去。“哈哈哈,鬼玺,鬼玺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你们去取了她的性命,一旦鬼钥在手,我将打开异世界大门,鬼玺召唤阴兵,我将天下无敌,这个世界就是我的啦,哈哈哈哈”48至阴体不遗余力的攻击黎民与瑶光,黎民精神的分散给了它们可乘之机,此时的黎民一边与至阴体打斗,一边保护着瑶光,不慎肩膀被铁生的飞镖所伤,血液溅到了瑶光的胸前,突然瑶光的全身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那些至阴体被金光照射后尖叫着灰飞烟灭。被定住的阿花突然可以行动,她冲向了面部扭曲的铁生,望着他那张原本魅惑众生的脸,叹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结束这混沌的日子!

铁生看着冲向自己打算同归于尽、燃爆自己的阿花,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只听砰的一声,四周尘土飞扬,气流横撞。

黎民挡住瑶光,鬼玺又重回到黎民身前。

幸好瑶光你,这次没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