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够了没有

2018-02-02 字号:

摘要: 楔子 “想不到多年后再见,她是他的,尽管眼神里还有为我归来的光彩,但那光彩是那么淡那么淡,淡得我都发现自己的心情只能是灰白。 “很抱歉,我和她要结婚了,虽然她是刚答应我的,但我有把握让她这一生都安安心心被我呵护着,永远不离她而去。”骆杨嘴角带着浅笑,是幸福和...

楔子

“想不到多年后再见,她是他的,尽管眼神里还有为我归来的光彩,但那光彩是那么淡那么淡,淡得我都发现自己的心情只能是灰白。

“很抱歉,我和她要结婚了,虽然她是刚答应我的,但我有把握让她这一生都安安心心被我呵护着,永远不离她而去。”骆杨嘴角带着浅笑,是幸福和笃定的味道,更是胜利者的骄傲。一旁的我看不清表情,只是在听他说出“永远不离她而去的时候”嘴角抽动了一下,是的,我是想解释的,可我又有什么好解释的,而且还是在她的未婚夫面前,我凭什么去跟他解释,那跟她解释不呢,她会听么,现在的自己真的就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么,我犹豫着,丝毫没感觉到背后那双表情复杂的眼睛。

“你居然舍得回来”安然多年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在最最孤独的时候我常常回想今后再见她的各种情景:她看着我不说话,她抱着我哭,她把孩子带到面前叫他喊我叔叔或者是像第一次见我时那样轻轻招招手,但都不是现在这样,她站在我背后,我坐在她未婚夫面前,她笑着说你居然舍得回来,因为即使是那家伙说他们要结婚了的时候我都还觉得她仍然可以是我的,但当我转身看着现在的她,我就知道,这辈子,我永远地失去她了。

Part.1

“我曾以为你是我小心呵护着的梦,可就在我打了个盹,你已然绚烂在别人的天空了”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有点奇怪,你明明没有我期待中的漂亮,不瓜子脸白皮肤高挑身材,但就是让我想要好好呵护你。想起真可笑,我怎么会突然这么想呢,可能是你眼神里的澄澈吧,那是我好久都没见过的东西了,我一直以为那是小孩子的玩意儿,那时却在一个二十岁的姑娘眼中看到了。多年以后我在一个流连花间的哥们儿口中得知,那可能是一见钟情的感觉,而那时的我正自以为为未来奔忙,暂别了所有的风花雪月,无从告诉你,那一刻我心中的窃喜和想念。

你的QQ总是不在线,空间里也没有最近更新的心情,可能我也是偶尔才在,所以错过了许多的关于你,好几次我想点进去看看,但真的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让所有之前的努力都没有了意义。现在的你应该懂得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懂得把老虎宝典下在手机里,懂得宁可喝牛奶也不吃泡面,那样才好,其实我一直搞不懂,你嘴那么刁,怎么就能允许泡面这种垃圾在嘴里过。后来我因为工作忙得没时间吃饭,饿得胃疼把同事储存的泡面快速扫荡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你曾这样,而我现今才能明白。

今天阳光真好,生意快走上正轨,意味着我回去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这一阵我老是梦见第一次见你的情景:你穿着夸张的橘黄色灯芯绒鞋子,鞋尖上有一个毛茸茸的大花球,右肩背着一个天蓝色的猫咪头像的大包,一蹦一跳的,长直发在你肩头滑过,有点像一只圆咕噜的长毛兔,哈哈,你最近一定经常失眠。老是跟客户在外面应酬,喝酒喝酒还是喝酒,今天我说有私事叫秘书把行程全都推掉。早上起来穿着T恤沙滩裤去超市,我推着车,拿起土豆,突然想起你好像最不喜欢吃那个了,放下,又走过去看见豆芽,笑了笑,想当年有的人因为只会做这个居然吃了快两个月的豆芽丸子汤,想起毕业季的那个夏天你在我面前吃丸子汤的样子,黄花黄瓜西红柿,你那么稀奇的看着我然后很嫌弃地看着保温桶里的它们最后还是全都吃完了,瓜兮兮啊。于是最后我买了肉和豆芽,拿回家自己剁了做丸子汤,味道不错,我猜我做的肯定是比你做的好吃,只是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去证明。

辗转三年,我终于在别人的空间看见现在的你,没想到你还是那个样子,略长的斜刘海,疯狂的格子以及多高多高的鞋子,我记得你好像说那叫松糕鞋,又高又好走。以前的卷发终于被你剪掉了,齐刷刷的,你在我面前咬牙切齿抱怨了几回现在终究是剪掉了。有时候我都觉得你决绝的时候让人觉得可怕。我还看见你头上比着一个细长潇洒的二,是的,那是一个男人的手,那么骄傲地举在你头上,你依然笑得没心没肺。我想是时候回去了,因为你的没心没肺,我想都揽着。

三年了,我终于回了M城,像以前每次回来一样,没人同行没人等候,只是这次,我有了想要去见的人。

“你好,请问编辑部安然在么,我是她朋友,麻烦通知一下我找她,谢谢”我用许久不用的家乡话和保安讲,边说还给他递了支香烟,然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方力吧,我是骆阳,安然的男朋友”,我是先看见那只手的,我知道是他,可是我很诧异他怎么会认识我。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我看过你的照片,你不帅不特别,可就因为曾经那么自信地站在她身边我记住了你”他居然看出了我的心思,这人城府好深,连一个解释都不忘打击我一番,“没什么,可能只是职业病吧。”他再一次看穿了我,他看得出我在说他么,职业病,他难道是……“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方先生,一起喝杯咖啡吧!”我服了,没敢再想什么,跟着他走了,我们就在附近的咖啡厅的靠窗位置坐下来,服务员是个20岁左右的小姑娘,她咧嘴问他还是老规矩的时候我仔细打量了她,长直发,扎着高高的马尾,他肯定经常来,或者说他们肯定经常来,我一晃神,没听见那姑娘问我点什么,看着menu的我突然念出草莓奶昔,他们都笑了,我也只好尴尬笑笑,说就这个吧。

“你怎么会回来”他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句,手里的烟差点抖掉,他凭什么这么问我。

“别惊讶,如果我说安然昨天才答应我的求婚,而现在的你回来只会让我们彼此很尴尬”。

“求婚!!!”她居然答应了他的求婚,“我们只是……”我有些语塞。

“别说什么你们只是朋友的话,因为除了你们自己,没有人相信。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安然的时候她给我的感觉么,这姑娘肯定受过很重的伤,她的淡漠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有一种禁欲的味道,一个刚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姑娘,哪会伤成那样,我承认,刚开始接近她,只是因为好奇。她什么都是淡淡的,只是那双眼睛,就像一汪清泉,清澈却怎么都看不到底。接近她才发现,她好迷糊,有点像小孩子却又更固执一点。我是她闺蜜叶离的同事,第一次见她是在我们诊所外的路边,她穿一件红黑格子的大衣,端着一个花盆,不晓得是太瘦还是太冷,我觉得她有些发抖,叶离高兴地跑出来揽着她往外走,刚好撞见我便打了个招呼,近距离看她觉得她好淡,和朋友出去玩都淡淡的感觉,生平第一次觉得很好奇。事后我半开玩笑地问叶离要她的电话,她只说要玩儿找别人,她这朋友我碰不得,让我对她更加好奇了,于是经常在她来找叶离的时候厚脸皮跑去搭讪,慢慢地大家才混熟了,只是,她是把我当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一顿饭都不愿让我请的。也就是那段时间我开始从叶离的口中半打听半猜出她现在这种状况的原因,开始知道有你这么个人存在。”

“我?”我很诧异,我怎么会是她淡漠的原因。

“是啊,你,那时候应该是你刚走几个月后吧,叶离说安然是个固执的女孩,她认定的人和事是很难改变的,那时她认定你们俩只是很好的朋友可就在你选择离开后她发现一切都不如她所想的时候便悄悄把自己的心关了起来,因为如果没有人再走进去那就不会担心再有人离开。”

没想到,我知道她对我的真实感觉居然是从她“未婚夫”嘴里。

“也是那时候起,我开始真正怜惜这个女孩儿,我羡慕那个懦弱的家伙,既痛恨他却又庆幸他走了。从那时候起我认真跟她讲了我心中对她的感觉,然后告诉她,我喜欢她,不管她喜不喜欢我,我想在没有人能照顾她的时候好好照顾她,她没说什么就走了,但转身的那一瞬我分明见她的眼眶是红的。晚上她给我发了一张你们以前一起拍的照片,我看照片里的她笑得那样没心没肺,一旁的你笃定骄傲的样子突然间明白了一切,她说,‘再没有人能让我这样笑了,骆阳,我不适合你,所以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说第二天天中午去见她,到时再说。第二天我给她带了我的厨房处女作——皮蛋瘦肉粥,叶离说她喜欢会做饭的男人,我不是,但我可以是。她没吃,让我走,她说我没必要再那么做,因为我不是你。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多傻,居然在复制别人,但我没放弃,我学了好多菜,一遍一遍地试,试出感觉了再拿给她吃,我真无比庆幸她是个吃货,她没答应我,却也再没赶我走,就那么过了两年,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俩是情侣,其实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除了上次她在家摔倒我抱她去擦药,我们根本连手都没牵过,她甚至私底下还给我介绍过女朋友,直到上一次我们一起去亚丁,徒步很久累得不行队友提议说歇歇拍两张照片,我在旁边给她的头上比了个耶,当我看见那张照片觉得或许是时候了,我拿给她看,‘安然,我现在也能让你这么笑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你居然还记得……’于是我们俩就那么在一起了,前两天我策划了一场求婚,她答应我了,但我看得出她眼底有忧伤,我妒忌,是的,那忧伤一定是关于你,她都答应我了,可是你为什么又要回来”。我一时语塞,似乎此时的我似被人唾弃的小三。

“咦,你怎么舍得回来”,我转身看见她,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

“你们俩怎么认识的?!”她看着骆阳笑得有些尴尬,她应该是怕骆阳会把那些都跟我讲吧,“我们怎么就不能认识了?”骆阳用问题回答问题,我也只是故作轻松说,“想家了啊,就回来看看。”“噢噢……”她还是一如既往随意搭了腔。我们去吃了饭,我和骆阳抢着买单,结果是她把卡递给了waiter。她问我回了M城住哪儿呢,没地方可以和骆阳一起,我说去一个朋友那儿,她还想问什么,想想后来又没说话了。其实我所谓的朋友是指酒店,饭后骆阳送她,我和她只是互相留了个电话说空了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