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强撩我的妹子们

2018-02-21 字号:

摘要: (初恋部分,篇幅较长,请谅解) 我的初恋是在学前班,一栋简陋的居民楼里。 那时候,我们上课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她是半道才来的。我们当时正在上课,是语文课还是数学课我记不清了,有可能当时上着的是语文,之后又上了数学课。她是被她奶奶带来的,她走在前面,她奶奶跟在...

(初恋部分,篇幅较长,请谅解)

我的初恋是在学前班,一栋简陋的居民楼里。

那时候,我们上课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她是半道才来的。我们当时正在上课,是语文课还是数学课我记不清了,有可能当时上着的是语文,之后又上了数学课。她是被她奶奶带来的,她走在前面,她奶奶跟在后面,手里拿着她的书包。她一进来就吸引了我,尽管那天是个阴天,而且屋里还没开灯,有点昏暗。

她扎着两个俏皮的小辫子,身穿一件白底带图案的衣服,在我们这堆小孩里穿着算是比较时髦,比较讲究的了。

她的眉目清秀,鼻梁挺直,这在人群中是很显眼的特征,也是我喜欢她的点。她习惯微抿着嘴,目光灵动,印象里不是太爱笑,至少在我的印象里是没有,用我们现在的词的话,就是“高冷”了。

老师一看,新来了一个学生,前排的位置已经满了,只有后排还空着一些座位,恰巧我身边就有一个座空着,于是老师安排她坐到我旁边。我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用心花怒放来形容一点不为过,我怎么就这么幸运呢,我在心里暗自嘀咕。

她一声不吭地坐到我旁边,我只敢用余光偷偷观察她。她奶奶赶紧伺候着她,把她的文具盒,铅笔,本子,橡皮都一一拿出来,亲手将她的本子翻到第一页,摆好在她面前,然后把她的书包轻轻塞进桌洞里,所有动作迅速而老练,一气呵成,之后默默退到后面,双臂下垂,两手交握,像是个随时等候主人支派的老管家。有好几个家长都习惯在孩子上课的时候站在后面陪读,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开班的人也从不阻拦。

我看着她的那些学习用具,都很漂亮精致,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堪称高级,而我的就要相形见绌了,都是些最便宜的地摊货。

老师继续讲课,我的心思却在她身上。我自打第一次上课以来,就十分认真听讲,这恐怕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上课的时候心有旁骛吧。

由于学习的内容非常简单,所以即便溜号也不影响实际听课效果,我的注意力始终在黑板老师,作业本,还有她之间徘徊,不停地循环往复,当然,停留在她身上的时候比较多,且这并不源自我的故意。

我暗暗留意着她的本子,希望她有什么不会的可以来问我,毕竟她是新来的,可这个希望到底是落空了。

中间下课的时候,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包已经拆开的手指饼干,里面差不多还剩半包。她从里面抽出一根,犹豫了好半天才下定决心似的,向我递了过来。“给我的么?”她点点头。我伸手接过,内心无比激动,像是接过来的不是饼干而是一把尚方宝剑。

我胡乱的塞到嘴里,完全尝不出任何味道,她也拿起一根在吃,样子很优雅(这样形容觉得比较贴切),见我的已经吃完,就又递过来一根,我照例吃完。我每吃完一根,她就又会递过来一根,直到我们把整包饼干都吃完,想想,这也是我第一次被投食的经历。

吃完以后,她抖抖手里的空包装,像是在对我展示一样,说:“吃完了。”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包永远吃不完的饼干,我和她便可以就这样一直分享下去。

“明天我还带吃的来给你吃,你要吗?”她注视着我,问。

我满脸通红,没敢与她对视,只是点点头。

果然,她第二天又带吃的来给我,而且之后的每次上课都是如此。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长时间,我就被老妈强行逼着上了小学,后来就再也没见过她。

我的初恋便这样的无疾而终了。

2

她是个很漂亮,很活泼的女孩子,像极了《挪威的森林》中刚登场的绿子,同样也是留着短发。

她是我隔壁班的,我忘了是在具体什么时候认识她的,总之,不早于小学三年级。

她是主动上来认识我的,确切地说,是撩。具体情景我也记不得了,反正是很快地便与她熟络了起来,三言两语就到了能够互相开玩笑的程度,进展极快,这也像是《挪威的森林》主人公与绿子相识的情节。

她每次遇到我,都会愉快地跟我挥手打招呼,哪怕周围都是别的同学,也全然不顾及别人的眼光,为此我没少被同班男生拿来开玩笑。

她每一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身后的背景永远是那么的鲜艳多彩,像是为我的世界增添了新的颜色。她的笑容永远是那么的温暖明亮,像是洒在我记忆里的阳光。

最难忘的一次,是在四年级。有一天早自习快要上课的时候,我负责打扫卫生,正在水房里涮拖布以结束早上课前的最后一项工作,这时,学生老师们都在教室里,走廊也好,水房也好,都空荡无人。她忽然间闪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块抹布,原来她也恰好在值日。她打开水龙头,在水流下麻利地拧着抹布,边拧边看着我,还对我笑,我也对着她笑。她的目光此时突然停留在我的腰部以下,笑容变得有些凝固,我正自奇怪,她坏笑着指了指,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我的裤门开了,拉链完全敞开。

“你想趁没人的时候对我做什么?”她笑意盈盈的说。

“我没想做什么呀。”我想要如此回答。

可没等我开口,她却步步紧逼过来,样子完全不像个受害者好吗。

“你想对我做什么,赶快老实交代。”她表现得如此理直气壮,相形之下我如同真的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我一步一步退着,她一步一步跟进,直到把我逼到墙角,我们的脸越来越近,这完全就像是她在逼我对她做什么一样!直到我们彼此间的距离近到不能再近,她才停下。她直视着我的双眸,我把目光移向别处,不敢看她。良久,她撤开身子,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意思。”我听她的语气里似乎带着些许失望。

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后来她去了哪个初中我就不知道了,之后也没再遇见过她,希望她能过得很好。

3

提起这个就比较血腥了。

还是小学时的事。我和她,还有她哥哥在一个班。她家是开肉铺的,她跟她哥哥都长的人高马大,尤其是她哥哥,胳膊比我腿都粗,浑身肌肉,整个人像个小山丘般壮硕。

我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居然被她喜欢上,而且她还告诉了她哥。我是不喜欢她的,可她哥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一意孤行的认为我要对他妹妹负责。他张口闭口就是“妹夫”,我痛不欲生,想要反抗,却遭受了惨痛的代价。

“你以后娶我妹妹不?”

“不娶。”

噗呲。

“哎呦。”

4

初中以后,我有个很好的朋友,我一直拿她当哥们。

强调一下,是真的拿她当哥们,完全没有非分之想。

至今回想起来她曾经几次三番的向我进行暗示,我却毫无知觉,也根本没往那方面想。有一次,她算是比较“露骨”的问我:“我喜欢你,你信吗?”

我看了看她,不削地笑一笑,说:“不信。”

后来,她终于鼓起勇气向我告白,那程度使我不得不相信。我被震惊的无以复加,就好像有人告诉我其实越南是欧洲国家,我之前一直记错了。

结果,当然,我们还是好朋友。

5

她是隔壁班的,属于校花级别,这是很多人公认的。

我有一天放学跑到她们班教室的门口,等她们班的一个男生一起回家。

她一眼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我,指着我,当着很多人的面,大声说:“我的天啊,你们快看,这是哪个班的男生,长的这么帅啊?”

我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很囧,很不好意思。

后来,她每次见到我都会全程盯着我猛看,还会把我指给身边的女生说我有多帅,而且毫不顾忌被我听见。每次搞得我很不好意思。

我后来挺后悔当初没对她采取行动,不然成功的几率应该会有一些吧?我只能告诉自己,算了,反正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其实,就算再来一次,我猜我也不大敢行动,因为我这方面的胆子,有点小。

6

她是隔壁另一个班的,样子我只从远处瞥见过一次,长的还行。

我跟她好像基本没什么交集,我也不清楚自己是何时进入她视野的,仔细想想这也挺有意思的。

她与我的唯一接触,就是几封通过别人递来的信,俗称“情书”。

情书写的不能说是情真意切吧, 倒也中规中矩,甚至还有些类似于外交辞令。我当然一封也没回,想来有些绝情,可我觉得她不能算是喜欢我吧,充其量就是有些好感罢了,我又能怎么样呢。

信下面的落款是隔壁班的某某,有同学告诉我说他认识这女生,知道是谁,我就让这个同学在上课间操全校列队的时候给我指一指,旁边队列里哪个是她,就这么的我看了她一眼。她皮肤不算白,留着齐耳短发,样子长得还行。

7

高中开学以前的暑假,老妈给我报了个班,就高中的内容提前进行学习。

这段课程可以说是枯燥,乏味,无聊。因为不仅讲课进度特别慢,而且课堂秩序又差,再加上上课老师的水平也很糟糕。

反正,这课让我上的有点怀疑人生。

正当百无聊赖之际,一个女生进入了我的视野。当时我身边有好多朋友已经开启了同异性交往的旅途,我却迟迟未找到合适的目标,不觉有些心灰意懒。恰好当时正在上课,这个女生迟到,补习班的每个人基本都有固定的位置,虽然这不是强行安排的,而是按自己的习惯随便坐,她坐在前面第二排比较显眼的位置,而我坐在靠窗一侧最末位的墙角,我们彼此距离很远。正当她入座的时候,我看到她的侧脸,长的还不错,在我内心标准的及格线以上。我在心里默想:“如果是她当我女朋友倒也还可以。”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第二天上课,我来的还算早,依旧坐在我的老位置上。她稍后也来了,哪知她没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而是径直往后走,最后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我目瞪口呆,教室里那么多位置空着她不坐,包括她自己的位置,却选择坐到了我旁边,这显然是故意的,难道她是女巫,能探知到别人的想法不成?

她坐下以后,显然是有些紧张,我也很紧张,预感到要发生些什么。过了一会,她从包里拿出一块糖,剥开糖纸,递给我。我有些莫名其妙,可还是伸手接住,想了想,放进了嘴里。

后来,她告诉我,她注意我很久了(我怎么不知道),很喜欢我的样子,想做我女朋友,问我有没有可能。想来人也真是够奇怪的,我之前明明有过一瞬这种想法,可当它真的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竟退缩了。我近距离地看清了她的样貌,众多远处看不到的瑕疵毫无保留地浮现在眼前,我内心的标准不自觉地升高了一些,把她排在了及格线以下。我委婉的拒绝了她,这其中不乏我对这件事感到很唐突的排斥,可能是出于人的一种本能上的自我保护吧。

她也没再说些什么。

8

再后来,我有了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