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离婚事件

2018-02-26 字号:

摘要: 星期一来上班的时候,我们财务部的八卦集散中心、“中年少女”芳芳姐一脸神清气爽,好像憋了许久没有散播重量级消息,现在终于等到了机会,心情也释放了许多。 我一来办公室,就发现芳芳姐身边聚集了几个同事,神神秘秘、鬼鬼祟祟地讨论着什么,“中年油腻男”老吴眉飞色舞地...

星期一来上班的时候,我们财务部的八卦集散中心、“中年少女”芳芳姐一脸神清气爽,好像憋了许久没有散播重量级消息,现在终于等到了机会,心情也释放了许多。

我一来办公室,就发现芳芳姐身边聚集了几个同事,神神秘秘、鬼鬼祟祟地讨论着什么,“中年油腻男”老吴眉飞色舞地发表观点,“小年轻”娇娇一惊一乍地一会儿张大了鲜红的嘴唇,一会儿捂紧了胸口。我赶着有个报表要填,便没有凑上去打听。

不久,一群人意味深长地散了,回到了各自的工位上。芳芳姐正好坐在我的对面。她三番两次地看着我,好像希望我问她点儿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偏偏没让她如愿,一直在忙自己的活儿。

后来,她实在忍不住了,便迫不及待地挪到我这里,一边用右手随意地拨了拨刘海,一边刻意压低了音量,告诉了我一个的确出人意料的大新闻:“嘿,听说了吗?企划部的鞠艳秋离婚了……别到处传哦。”

我有种瞬间石化的震惊感,瞪大了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鞠艳秋是我们公司公认的女神,也是企划部当之无愧的骨干,无论是外貌气质,还是智商、情商,都令人钦羡。据说她从本科到研究生,谈了5年恋爱,毕业后就结婚了,丈夫也是精英人士。朋友圈里虽然没有俗气地秀过恩爱,但随处流露的都是幸福,参加过他们婚礼的人都称郎才女貌、才子佳人,怎么会说离就离呢?

芳芳姐伸出一根食指,在嘴边“嘘”了一声,我马上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虽然将信将疑,但一想到芳芳姐过去的八卦大多都得到验证,就不免产生了代入感,心里也颇感唏嘘。

鞠艳秋和我交往不多,但这么耀眼的女神级姐姐,再加上有的人添油加醋的吹捧,便带有了传奇色彩,私生活难免惹人关注。根据之前的几次接触,我对她是由衷的喜欢。因为她是名副其实的女神,不但没有公主病的娇气,而且待人十分谦和,从来不摆架子。

如果真如芳芳姐所说,她遭遇了离婚这样的悲剧,我会感到十分惋惜。离婚的打击不知道会有多么痛苦,我暗地里想,这大概会成为她完美人生的一个拐点吧。

02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企划部的阿敏坐在一起,她也主动和我聊起了女神离婚的事。

“鞠艳秋离婚的事,看来是真的。南南说,上周五下班的时候,她亲眼看见鞠艳秋把离婚证放抽屉里了。她本来怀疑自己看错了,现在看艳秋这个状态,那么落寞,一定是离了。”

我们俩都有些郁闷,就好像是自己家的烦心事一样,就好像偶像被侵犯了一样,我们都有点儿义愤填膺地想为艳秋分担,想做些什么让艳秋振作起来。

然后,我和阿敏出去逛了会儿,晒了晒太阳,一人买了一杯奶茶,并决定再多买一杯给鞠艳秋带回去。

下午回到工位上之前,我特意跟阿敏绕到了她们企划部的范围,亲手把奶茶放到了鞠艳秋的面前。

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非常同情又充满鼓励地看了她一眼。艳秋今天的妆也化得淡,眼妆基本看不出来,一双大眼睛也没有精神,看起来很疲惫。她双手捧着奶茶,抬起脸,略带感激地面对我的目光,非常客气却勉强地微笑了一下,轻轻地说了声“谢谢”。我心照不宣地摆了摆手,也友好地笑了笑。

当天刷朋友圈,我看到阿敏更新了一条消息:“世界为你打开一扇门,也会为你关上另一扇门。没有人能奢求事事都顺心如意,命运总是在冥冥中趋向于平衡。”老吴转发了一篇热门文章“姑娘们,有十种男人绝对不能碰”。

03

周二早上,我正在核对账单,听到芳芳姐在对面跟销售部的丹丹低声耳语,不过我距离近,基本上都听清楚了。

他们说,鞠艳秋离婚,是因为丈夫出轨,和一个更年轻的女大学生搞在了一起,好像是学妹,被鞠艳秋通过手机发现了蛛丝马迹。不过丹丹对芳芳姐辩解说,艳秋的丈夫绝对不可能跟学妹上床,肯定是逢场作戏。芳芳姐则坚称“没有不偷腥的猫”,男人都是先肉体出轨,然后才精神出轨。

那天我特意远远地观察了鞠艳秋,她一直在埋头工作,看起来很专心,举止也没什么非同寻常的地方。不过中午她借口不饿,没有跟大家去吃饭。后来我发现她拿着一份吃过的一次性饭盒扔到了垃圾桶,大概是从楼下便利店买来的。

下午空闲时,我在朋友圈看到芳芳姐转发了一篇文章“杨澜、乐嘉送给所有女人的爱情忠告,句句戳心!”,数十位同事点赞,丹丹评论:“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周三非常忙,一大早部门总监就召集大家开会。任务布置了之后,我又跑了一趟银行,业务对接完成已经是下午3点了,一直没有功夫关注鞠艳秋的最新进展。

快要下班前,我的电脑系统出了问题,无法正常开机。因为急着向领导汇报一份数据,只好找技术部的小姜来帮忙。小姜是个健谈的人,但做事却磨磨蹭蹭的,全部弄好都将近6点了。我客套地说请他一起吃晚饭,结果他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我虽暗自后悔,却也无可奈何。

在饭桌上,小姜含沙射影地讲了一番话:“现在漂亮又优秀的女孩子,往往表面上冰清玉洁,背后却沦为了金钱的奴隶,我真的快不相信爱情了。”

我意识到他话里有话,联想最近发生的事,立刻get到了他的弦外之音:“你说的,莫非是我们的女神鞠艳秋吗?”

小姜故作深沉地冷笑一下,一脸不屑地说:“就她还女神?我不止三次看见她乘坐同一辆豪车,跟一个纨绔子弟在一起。现在东窗事发了,她老公要是不离婚,这绿帽子戴定了。”

我惊讶得张大了嘴,这么快就有新版本了。凭鞠艳秋和她老公的家境,肯定是买不起豪车,那么她是“择良木而栖”、另寻金主了吗?

周四一整天我都没看见鞠艳秋,听阿敏说她请假了。虽然没听她亲口说明理由,但阿敏觉得完全能理解。

“肯定是心理压力太大,请假疗伤去了。”阿敏瞥了瞥嘴唇,无限悲伤地说,“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也挺可怜的。”

我揣摩着她的心思,大概这是她第一次有机会这么大义凛然地可怜我们无所不能的女神了。

04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周五早上,鞠艳秋竟然准时来公司了。而且有目共睹的是,这天她粉妆玉琢、容光焕发、满面春风,较之平时更加超尘脱俗、明艳动人。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坏事都翻篇了,她依然是那个人生像开了挂一样碾压众人的女神。

而且她跟周围人的互动也明显多了起来,脸上还挂着自然得体的笑容。她什么也不解释,也没有人贸然去问。毕竟所有的议论和传闻都还停留在不确定的猜测阶段,没有哪一条坐实,然而也没有人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招惹是非之人。

我本来无所谓什么真相,对八卦消息一向采取旁观者的态度,既不参与也不发表意见。但那天偏偏赶巧,鞠艳秋有事情来找我,但仅仅公事公办地问了些报销上的问题。不过,她约了我下班后一起吃饭,说要跟我请教一下财务方面的政策。

下班后,我们一起去了一家日料餐厅。我并不打算窥探她个人的隐私,如果她主动提起的话,我当然也会善意地开导她。我想她之所以被有的人恶意揣测,多半是因为过于出众,引人嫉妒罢了。可是命运本来无常,她如果向来就一帆风顺,那也没什么好心理不平衡的。因为只要稍微把人际圈子拓宽,就知道这类人在社会上比比皆是。

她果然跟我讲起了她的遭遇。但真相与所有的版本都不相同,要是跟同事们公布,他们可能会不愿意相信,因为听起来实在很乏味无趣。

她坦承前段时间的确心情不好,是因为跟丈夫大吵了一架。原因是她丈夫想要生一个小孩,但她处在事业的上升期,不愿意这么早牺牲自我,把宝贵的青春奉献给家庭,引起了两个人激烈的争论。后来误解不断升级,双方都甩了狠话,决定一刀两断。

于是,他们上周五就拿着户口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她丈夫二话不说净身出户,什么财产也没要,所以手续办得很简单。据我所知,他们的财产也不复杂,也就一套房、一辆车。

可戏剧化的是,他们离完婚以后,可能都有点后悔。两个人这个星期又频繁地用微信、电话开始联系,虽然表面上堵着气,实际上却渐渐理解和原谅了对方。所以周四那天,她便请假和老公去办复婚手续了,办完还好好休息了一场,跟老公甜蜜地吃了顿烛光晚餐,一扫过往恩怨。

我略有点尴尬地听完,为之前那几个版本的想象力惊叹不已,但我什么也没有说,毕竟同事之间的团结友好才最重要。

周一那天,我试探着将鞠艳秋的事跟芳芳姐提了一下,重点只说她复婚了。

没想到,上周那么操心女神的芳芳姐,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云淡风轻地说了声:“现在的年轻人,哼,离个婚就跟玩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