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下课

2018-02-26 字号:

摘要: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天青色的天空在昨夜骤雨的洗刷下分外晴明,八胡巷里刚开的早餐店开始了一日之计在于晨的生计,可能是周末 ,刚开业的店里还是冷清清的。紧挨着店门口的一个流动小摊却丝毫不在意这冷清的局面,铲子和铁板叮铃地碰...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天青色的天空在昨夜骤雨的洗刷下分外晴明,八胡巷里刚开的早餐店开始了一日之计在于晨的生计,可能是周末 ,刚开业的店里还是冷清清的。紧挨着店门口的一个流动小摊却丝毫不在意这冷清的局面,铲子和铁板叮铃地碰撞几下,铲子再在空中飘舞几下,很快一份蛋饼就带着热气出炉了。

流动小摊的主人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耳朵里塞着个微型耳机,嘴里哼着歌在那捣拾着的他的小摊。尽管时间已经接近七点了,可是巷子里还是没有出现什么人,店里冷冷清清的。可他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手里的铲子在那上下飞舞,看得出来他做蛋饼很熟悉,但是在这个巷子里做蛋饼对他来说却很陌生。叮铃一声,又一个冒着热气的蛋饼新鲜出炉了。

早晨的阳光掐着整点的时间走进了有些阴冷的八胡巷,暖和的气息在催促着一个个饥饿的人拖着慵懒的身体去解决自己肚子的要求。很快巷子里的人就慢慢地多了起来,豆浆油条包子开始在店里络绎不绝的出现,蛋饼摊前也开始多了些客人。八胡巷里的住户们看着他抓着铲子的手在快速翻转中却一丝不乱都不禁地发出一阵赞叹:小子,这手艺不赖嘛!年轻人只是点头微笑便继续投入到自己的蛋饼上了。

时间有节奏地踩着自己的步伐一点一点地走向前方,店里的人渐渐少了,不过店里的嘈杂声还是告诉所有的人早晨的时光还没有淡去。蛋饼摊前的生意依旧不错,可能是大家都觉得第一次见到新面孔都应当给些鼓励,也可能大家真的为蛋饼的味道着迷。

“你好,我要一个蛋饼,再放点辣椒酱。”又一个顾客光顾了年轻人的的小摊。

摊主带着歉意的笑了笑:“抱歉,材料都用完了,今天就做到这了。”说着又对后面排队和打算排队的人说了下自己的情况。

不过那名客人还是不甘心的问道:“可是你的摊上不是还有些材料吗?都够做好几个了。”说着还指了下铁板旁篮子里的材料。

“那些是我留着等会儿做给一个特别的人吃的,实在是对不住了。”

顾客见状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好和其他的顾客一样作鱼鸟状散了“那行吧,那我明天早些时辰再过来。”

年轻摊主调了调铁板的温度,保证温度能够满足在第一时间就做好一个蛋饼,紧接着就开始紧盯着西巷旁的一个巷子口,每次没过多少分钟就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脸上的汗珠不断冒出,他却只是用脏兮兮的手擦了下,连掏出手纸擦汗都不肯,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一个对他来说无比重要的东西,那直勾勾的眼睛中透露出的是一种等待已久的期待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好像发现了自己的目标,可是他没有冲出去,而是连忙站了起来,慌乱地拿起了剩下的材料开始做蛋饼。虽然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差错,但是那不断颤抖的双手充分的表现了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他想,等下“她”走进早餐店时,他就马上递给她自己用心做好的蛋饼,他想她一定会感动的。可是那道身影没有做任何停留地经过了早餐店,一转身就走出了巷子,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有一个等了自己许久许久的人。

早餐店的老板看着还呆立在摊前的摊主,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看了,她是不吃早餐的。”说完,店长叹了口气就默默地离开了。

他在那呆立了约么着有十来分钟,才转过身收摊子。拿着自己的东西,他忽而走进巷子内唯一的一座公寓。这是他在她住的巷子里租的一间公寓,为的是想与她不期而遇。

躺着床上,直视着公寓的天花板,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包括他自己。

我曾十步杀一人,却败给你一个眼神。我曾百里探飞花,却趴在你的笑容下。天青色的天空下一袭白裙不经意的和微风碰了个面,白裙轻转飘飞。那一天一个男生看到了一个戴着耳机一袭白裙的身影,在人行道上踩着阳光洒下的树影,像一头雪白的麋鹿,行走在广袤的树林里,一步一步地踏在了男生的心头。她在笑,就在那一瞬间,男生心中就这样多出了点什么。男生好像突然相信了一见钟情,一见钟情不是两个陌生的人第一次相见时,便爱上了对方,而是在某一个瞬间,我们就这样突然喜欢上了一个人。

那一天,喜欢就这样钻进了他脑海里。可是他们的距离就像是天际线一般,在天地一线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天和地连成一体,但是事实总是在告诉我们天和地永远都不会交织在一起。那一天他没有去要任何的联系方式,他就站在那呆呆的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

梧桐的树叶撞上了二月天的微风,微风轻抚,那是二月天带来的醉花香,杂糅着无数迷人的香气迎着风扑上那枝微颤的枝杈。微风一吹一迎,树叶在空中打了个旋就沉醉在了西风里了。元旦那天他组织班上的元旦汇演节目,当他们的小品表演完后,下一个节目就是女生的跳舞,那个女生就在台上,悦耳的《青花瓷》下她一袭青色旗袍手拿油纸伞,像一位丁香一样的姑娘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秀颜青衫,青丝墨染,素伞飘逸,若灵若仙,水的精灵般从梦境走来。天上一轮明月开宫镜,月下的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的素伞收拢握起,轻点慢拨,玉袖生风,典雅矫健。乐声清泠于耳畔,体态悠缠于娥眉。

他马上跑到后台向负责节目的学生会要了节目单,节目单上显示表演曲目《起舞青花瓷》,表演人高二,李许染…等。当他实在没办法打算亲自去问时,却被所有的同学和团队拉走了。最后他用微信和QQ加了整个年级所有的班级的班长,几番询问,方才知道她的名字,也拿到了女生的微信和QQ,可是他始终鼓不起勇气去加她,每次他都凝视着手机备忘录里唯一的一条备忘信息,可是看得再久也无法看出一条姻缘线啊。

当他有一次在操场再看到她时,他拿出了手机,输入了一串的数字。便没有再打开手机了,或许是因为害怕吧,害怕被拒绝。

当他第二天打开手机时,却惊喜的发现他被同意为好友了。

“你好,我叫叶斯浩我是六班的,你可能不认识我,o(* ̄) ̄*)o”——斯人

“我知道是你,我听说你到处找我,有什么事吗?”——沁月

“emmm,没有什么事,我只是想跟你说,你上次跳的舞真好看。”——斯人

“(#^.^#),谢谢哈”——沁月

……

就这样两个陌生的人终于互相认识起来了。

很快的他们成为了朋友,因为一方的付出,所以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好,可是也只能是朋友。

“斯浩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女生看着背着手的男生,问道。

“那个……许玥,我……等你下课一起走好吗?”男生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许玥快来,老师让我们过去。”一个女生突然出现在了他们中间,不由分说地就把许玥给拉走了。

男生看着她们走远了才将背着的手拿到眼前,手上拿着一封信,信角有点湿,看样子是被男生手心的汗水打湿的。男生捏着信转身回到了自己的班级,坐在座子上,拆开了信,看了看后就亲手将它撕了。

那是一份情书

给沁月:

从今天起就是四月了,是林徽因笔下最美的四月天,也是我真正感受到那爱、暖还有希望的四月天。有些时光因为你而炫彩,有些笑容因你而绽放。我曾心心念念一个美好的星空,星空下一对璧人背靠背互相依偎,那是时光最应该停留下来的时刻,可是突然梦就碎了。我希望的是梦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刻,可是时光总是流动,梦总会苏醒,那么你能够给我一个这样美好的现实吗?我的每一刻因你而美好,你的每一个笑容总能击中我的新房。在这个四月我希望和你共同感受有爱和暖的四月天。我喜欢春天的风,夏天的雨,秋天的叶,冬天的雪以及四季里的你。我喜欢的是你。

——一个呆瓜写的信

垃圾桶里躺着一颗炽热的心。

季节偷偷披上了冬天的棉袄,肆意地向人们吹着寒冷的风。男生跑到了操场上,衣服的口袋里揣着一封信,那是他写的不知道第几封情书了,也是他没有送出去的不知道第几封情书了。男生在操场一圈又一圈,直到他累了,才停下来走到草坪上坐着,呆呆的看着天上的云,现在的他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他觉得其实生活还是应该那样,浑浑噩噩的总比什么都清楚好。

那天以后,男生原本有些起色的成绩又如同死水一般掉了回去,再也惊不起半点涟漪。男生也不再给女生发早安晚安了,再也不会尬聊的时候主动找话题了,他删掉了所有的记录,只留下她的名字在通讯录上,可是也只是个名字。他知道她的生活没有他并不会改变多少,只是他固执的认为他对她很重要。他知道对她重要的人已经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了。

夏季悄然到来,百日时间短促而满,高考的那天,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一切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所有烦恼,专心于这张关系他们所有努力的试卷,只有那个男孩不时地走神,并没有放太多的心思在所有人都看重的高考上,对他来说,这个时间上还有比自己前途更重要的,那就是爱情。

两天决定了成败,当所有人都将心思放在几个月后才会出来的成绩上时,男生已经悄然离开了,他知道自己的结果并不好,所以他并不关心。他去到了一个城市,一个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会去的那个城市。

以前有人总是感叹时光飞逝时光飞逝,而时光真的很快就溜走了。一年时间,所有原本同一所高中的人就全部四散到了不同的学校和城市。许玥来到了她心中的学校,像所有的大一新生一样开始适应着自己的大学生活。许玥原来的男朋友去了自己心中的学校,两个人也在高考的那天和平分手了,可是说是和平分手,但每当许玥在宿舍里说起自己的感情经历时,总会骂自己的前男友是个混蛋。可能女生的心里总不存在说放手就放手这件事吧,对于感情,女生总是比男生更执着,而这种执着也让她们被伤的越深。

许玥依旧是那个女学霸,每天晚上都还是会泡在图书馆或者教室里。直到很晚才从教室里出来。元旦汇演的前天,许玥报名上去跳舞,可能是害羞,也可能是觉得已经没有让她跳舞的对象了。元旦那天早晨,她带着耳机穿过了还在那排练的歌舞团,她不经意的走过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个她应该很熟悉的人在她的身后默默地看着她。

斯浩来到了许玥的那座城市,在这个城市里打工,做过厨师,服务员还有酒吧驻唱歌手,他说他羡慕那些电影里的剧情,男主角总能用一首歌唤回女主角的心,所以他攒下了抽烟喝酒的钱买了把吉他,每天在宿舍里独自弹唱,最后终于有了能上台的资格,成为了自己打兼职的又一个方式了。

他来参加元旦汇演的资格是他跟组织演出的导演求过来的,其实他每次都会来她的学校转悠,但他从来没有主动进去找过她,他永远都是在背后默默的看着她,尽管他知道她的身边已经没有谁了。在知道许玥的学校有表演活动时,他就主动请求导演,愿意免费唱歌。

元旦汇演的前一天,他来到她学校的操场,那是他无数次来到的地方,因为那总能看到许玥自习的教室。斯浩躺在学校的操场看星空,教室里的灯还亮着她却还没走,他总有一种冲过去问:等下一起走好吗。可是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他想这样或许会吓到他。

到了元旦汇演的那天,他在唱《青花瓷》的时候她没有回头就这样经过了舞台离开了。到了汇演开始的那天晚上,他临时换歌,换了他从来没有勇气唱的一首歌:《告白气球》。在高中的时候,他问她:你每天戴着耳机,那你耳机到底听什么?她回答道:是告白气球啊。

“塞纳河畔 ,左岸咖啡。我手一杯,品尝你的美……”刚巧被舍友叫来看元旦汇演的她终于在这一刻回了头,她看着台上的他,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因为他的歌有好几个不在调上,但是总归不算太难听。尽管已经听过了无数遍了,可是没有唱过自然不会一下子就唱标准。而当他看到她笑起来时,唱得就更加卖力了,可是这样就更加不在调上了,台下的观众总归是大学生,还是很有素质的,没有骂人等过激行为,只是在心里祈祷这首歌赶快唱完,这样他们也解放了。等到他一首歌毕,抬头看去,却已经没有再看到她的身影了。他知道她并没有认出他,他们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舞台的灯光又那么亮,她自然认不出他。失望的他低着头走下了台,想着着演汇演结束就离开。可是当他掏出手机播放自己刚刚唱的那首《告白气球》时,他好像突然放下了什么,但是放下的绝不是他对她的爱,而是他自己的过分执着,他希望的是她能够有像《告白气球》一样美好的爱情,而不是知道自己纠缠而产生的苦恼。随后他向导演借了一支笔,写下了他写给她的最后一封情书,将这封第一次送出去的情书交给了自己刚刚见到和她在一起的室友。随后向所有的工作人员到了个歉就消失在夜色中了。当许玥收到情书的时候,就代表他已经走远了。

斯浩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在卫生间洗了个脸后终于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这次他是因为在一次班会上打听到许玥离婚了,才决定过来给她煮蛋饼的。因为他听说在她离婚以前,她最喜欢吃的就是蛋饼了,但是没想到现在的她已经不吃早餐了。斯浩不知道的是许玥喜欢吃的是他丈夫以前为她煎的蛋饼,但自从她离婚了,她就对任何早餐失去了食欲。

天色慢慢昏暗了,斯浩拿起钥匙出门,准备在超市买点速食品当做今晚的晚饭。当他在柜台挑挑捡捡的时候,那个他日日想念的女生正在背后望着他呢。

“斯浩?”

“你……”